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理大校內專訪議員張超雄: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張超雄:「他們(港府)自己的政治責任不負,政治的事件不用政治的工具去解決,不是通過溝通,通過商量,而是通過警察的暴力,所以我們覺得沒有暴徒只有暴政。」(駱亞/大紀元)
人氣: 248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周慧心採訪報導)11月21日晚間,在香港理工大學內,為抗爭學生提供幫助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博士對大紀元記者說,「反送中」運動是政治訴求,港府應該政治解決,但卻使用警察暴力鎮壓,如今警察已不受控制,香港已變成一個警察社會。

張超雄表示,理工大學事件發生後,他們非常擔心,也痛心,很多年輕人為香港的自由而戰,但是現在的情況是非常危險的。

他們十幾位議員18日就試圖進入校園與學生溝通,但是幾個入口都被警察封住,不讓他們進入。直到20日他們才得以進到校園內。

張超雄說,「我們進來的主要目的,是跟年輕人談話,了解他們的情況,希望他們知道外面有很多人關心他們,如果他們想離開的話,我們可以協助,檢查整個過程,不讓他們面對進一步的暴力。如果他們不想離開,看他們有什麼需要,至少我們給他們一些精神上的支持。」

他認為,這個運動是全體香港人的運動,他希望目前還留守在理工大學的人不要害怕,「我們有社工、律師、校長,也有我們議員,我們都是自願的,我們不是要勸你們做什麼,我們是因為關心你們,希望給你們一點支持,或者是大家可以談談話。」

他說:「最後你們的決定是怎樣,我們一定是尊重的。我們最終的目的,是和平解決事件的危機,我們不希望有進一步的流血。」

保安局局長的講話激化矛盾

11月20日上午,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稱,所有現時離開理工大學的人,都會被以涉嫌暴動罪拘捕,又指18歲以下的未成年抗爭者只會被登記個人資料,不會被捕,但警方事後會調查什麼人參與暴動並予以檢控。

對於李家超的說法,張超雄認為那是一種很錯誤的做法,「作為一個保安局的局長,他在危機面前竟然說出這種話,好像是在恐嚇。」

他表示,李家超強硬的態度,讓裡邊的人更不會走出來,本來可以解決的危機,他這樣一說,反而更難解決了。

「所以我們覺得,他應該向香港所有的人道歉,收回他的言論,也應該清楚表明,這裡的人不一定參與什麼暴動,你要有證據,才可以去控訴,還有法庭,這個司法的制度,可以保障香港人。所以不要恐嚇,而是要解決問題。」

青年人是「暴徒」?

港府、親共媒體一直將學生稱為「暴徒」,對此張超雄解釋說,這個運動開始的時候是很和平的,但是這個政權告訴年輕人,你和平理性地去爭取是沒有用的,他們用警察來打壓,暴力越來越強。年輕人對警察的暴力當然是很抗拒,然後自己也武裝起來,雙方的暴力都提高了。「但是整體來說,警察的武器、火藥,跟年輕人的武器,是不能比的,是不相稱的,警察的(武器)強民眾的100倍,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怎麼能責怪學生呢?」

他說:「我們只能責怪當權的人,他們有權、有能力、有資源、有武器,但是他們將武器越來越升級,他們對自己的政治責任不負責任,政治的事件不用政治的工具去解決,不是通過溝通,通過商量,而是通過警察的暴力,所以我們覺得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警方釋放催淚彈無節制

對於警方大量發射催淚彈,張超雄說,「很明顯,警方放催淚彈已經沒有規矩了,他就是隨便地放,好像是越放越快了。」他指責警方,不把市民的安全放在眼裡,他們已經忘記不要影響到無辜市民的原則,「他們就是要打壓,就是要報仇。」

他說:「現在(警察)已經沒有控制了,失控了,而且我們的政府也不能管,明顯警察的權力已經超越了最高的特首,特首也害怕,警察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特首不敢去成立。」

張超雄認為,林鄭月娥明顯知道,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將會解決一部分問題,但是她也不敢,所以現在對警察沒有制衡。

香港《明報》25日評論文章指,林鄭日前暗示可能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後,建制陣營馬上批評林鄭「橋未過已抽板,跌死的人一定有你」。

11月17日,前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接受法國獨立媒體Mediapart專訪時表示,他曾在會議上建議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若要與民眾對話,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林鄭說不可能,原因是港警反對。#◇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11-23 6: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