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中共殘害致死的十五位醫護人員(下)

(從左至右)北京中醫師杜鵑、原山東濰坊監獄醫院獄醫趙斌、山西省陽泉市平定縣老中醫王繼貴被迫害致死。(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43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7日訊】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發動迫害以來,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傷、致殘、致死。本文講述了十五位修煉法輪功的醫護人員被中共不擇手段殘害致死的案例。

接上文:遭中共殘害致死的十五位醫護人員(上)

北京中醫師杜鵑慘死獄中

杜鵑,女,57歲,大學學歷,中醫師、北京朝陽區法輪功學員。自1999年7月,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杜鵑被非法勞教、兩次判刑,受盡折磨。

杜鵑。(明慧網)

2004年,杜鵑被綁架;2005年被枉判3年,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四分監區。由於杜鵑不「轉化」(不放棄修煉),被隔離在小班,單獨關押嚴管,長達1年之久。

之前,杜鵑還曾被非法勞教過,監獄把她視為眼中釘,安排「幫教組」24小時包夾(監管)她,不讓她睡覺,強迫她長時間站立,或長時間以一種僵硬的姿勢坐在凳子上,由於站立時間過長,她的小腿和大腿都發腫。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明慧網)

四分監區長劉迎春還慫恿犯人張萍等經常體罰虐待她,她的尾椎骨處被吸毒犯踢得潰爛,身上到處是青紫的傷痕。杜鵑還被強迫在惡劣環境下做超時、超負荷的奴役勞動。

2010年5月6日,杜鵑被綁架到朝陽看守所非法關押,再被枉判3年,非法關押到北京市女子監獄,在殘酷的迫害下患乳腺癌,發現時已是晚期。

在她生命垂危之際,其親屬多次要求獄方給她辦理保外就醫,被獄方以種種借口拒絕。杜鵑的八旬老父親是一位退休軍醫,對女兒因信仰「真、善、忍」而遭中共殘忍迫害,以及在生命垂危之際仍不放被釋放,老人唯有垂淚不已。

2011年6月14日,杜鵑在北京市女子監獄離世,終年57歲。家中留有一智障兒,無人照管。

屢遭迫害 合肥工業大學退休校醫蔣翠萍含冤離世

蔣翠萍,女,74歲,安徽省合肥工業大學退休校醫,1993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近20年來,她按照法輪功「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省吃儉用、處處想著別人,默默地付出。

蔣翠萍。(明慧網)

1999年7月,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蔣翠萍在中共人員沒完沒了的騷擾、恐嚇、抄家、綁架中,於2013年2月2日,離開人世。

1999年12月5日,蔣翠萍進京為法輪功鳴冤遭綁架,被非法拘留後,又被劫入洗腦班非法關押了10天。

2007年9月28日晚,蔣翠萍在家中被廬陽區國保大隊、刑警隊、街道一幫人綁架。

2008年5月21日晚,蔣翠萍被合肥市廬陽區國保大隊、芙蓉派出所、工大保衛處共計二十多人綁架。

2012年7月23日,蔣翠萍在合肥工業大學北區(原合肥工學院門口)菜市場給兩個賣瓜的農民講真相時,突遭廬陽區國保大隊綁架、抄家,當晚12點20分由單位接送回家。

2012年8月,廬陽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安慶路派出所和合肥工業大學保衛處以「上門關心」為名騷擾蔣翠萍。

9月下旬,蔣翠萍的家中突然闖進幾個彪形大漢,他們自稱是安慶路派出所的,進門就問她是否認識某某。蔣翠萍說不認識。這些警察們大聲吼叫:「哼,不老實,某某說了,你這是個資料點,說你有電腦、有打印機。」蔣翠萍問:「你們看我像個做資料的人嗎?」

警察們不由分說大聲吼叫,把蔣翠萍連拖帶拽抬下樓,塞進警車,劫持到了安慶路派出所。一部分警察看守著蔣翠萍並審問她,一部分警察開車回頭抄了她的家,把她家翻了個底朝天,搶走所有的法輪功書籍等私人物品。當天深夜,她兒子才把她接回家中。

在中共的恐怖高壓下,蔣翠萍憂心忡忡、提心吊膽,於2012年10月份去醫院檢查,查出患有肺癌。

11月22日,又一批警察突然闖進蔣翠萍家,自稱是包河區「610」配合合工大南區校保衛處的警察,一共十多人,還說:「你不用怕,這次來不抄你家,只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蔣翠萍說:「我哪也不去,這是我的家。」警察們惱羞成怒,一擁而上,把她強行抬下樓,塞進警車,直接送進合肥市「610」辦的洗腦班。

在中共人員持續的恐嚇高壓中,蔣翠萍舊病復發,於2013年2月2日凌晨4時30分,離開人世,終年74歲。

遭九年冤獄摧殘 江蘇老醫生謝仕良被迫害致死

謝仕良,男,68歲,家住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前黃鄉陳家村,於1996年3月開始修煉法輪功。謝醫生生性善良、醫術高超,數十年來助人救急從不計報,深受周圍十多個村的村民的尊敬與愛戴。

修煉法輪功後,他處處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病人。一次,一個農民老大爺來看病,交費時給了他一張50元的假幣。他知道老大爺的錢來之不易,就默默收下,之後悄悄把假票撕掉。

謝仕良。(明慧網)

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謝仕良屢遭武進區公安局副局長劉澤坤等人的迫害,被綁架、抄家、毒打、非法拘留、關洗腦班迫害。

2001年5月12日上午,武進區前黃派出所王雪忠帶著副局長劉澤坤,闖入謝仕良家抄家。謝仕良要求看蒐查證時,被劉澤坤用腳猛踢、搧耳光,被打倒在地,滿臉是血。劉澤坤用雙膝壓在謝仕良身上,再用兩手使勁掐他的喉嚨。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明慧網)

謝仕良老伴王林吇實在看不下去,非常難過,問:「警察怎麼打好人?」劉澤坤就搧王林吇耳光。

謝仕良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獄警天天不讓他睡覺,罰他面壁而立,使其受盡折磨。

2002年4月2日,謝仕良在家中被前黃派出所警察、武進區「610」人員綁架到前黃派出所派出所,後被劫入西太湖五七農場洗腦班非法關押;4月27日,被武進區國保大隊劫入武進看守所非法拘留;5月27日,又被武進國保大隊監視居住;7月26日,被武進區國保大隊再度劫入武進看守所。

2002年11月29日,謝仕良被武進區法院非法判刑10年,後被劫入蘇州監獄繼續迫害。

在蘇州監獄,他被強迫做苦工,雙手銼鐵管,雙手都被磨破。因他不放棄信仰,被獄警長時間關在監獄的「禁閉室」裡,用最殘忍的手段來折磨他。

2006,獄警用減刑做誘餌利用犯人多次毒打謝仕良。他被打得胸骨疼痛了好幾個月,一口牙被折磨得全部掉光,吃東西非常困難,還多次吐血,被送醫院搶救,生命垂危。監獄怕直接承擔其死亡的責任,於2010年底提前釋放他。

2013年6月23日,身心遭受嚴重摧殘的老醫生謝仕良含冤離世。

入獄46天 原山東濰坊監獄獄醫趙斌被活活打死

趙斌,男,終年58歲,原山東濰坊監獄醫院獄醫,授一級警督銜。趙斌在山東濰坊監獄醫院工作期間,無論是獄警還是在押人員找他看病,他對他們一視同仁,贏得了人們的敬重。

趙斌多次在行業雜誌和期刊發表文章並獲獎。正值壯年的他,不幸患上了癌症。在絕望之際,他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癌症不治自癒。

趙斌。(明慧網)

1999年7月,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趙斌身穿警服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煉功請願,遭綁架、暴力洗腦,最後被開除公職。趙斌流離在外,在貨運公司做裝卸工維持生活,後到上海一家公司打工。

2012年4月27日晚9點左右,流落在上海的趙斌被上海市長寧區江蘇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劫入長寧區看守所非法關押。

2013年7月11日,趙斌被上海長寧區法院非法判刑4年;9月3日,被劫入上海市提籃橋監獄迫害;10月19日,在監獄六大隊煉功,被看管犯人毆打致死。10月24日,監獄將趙斌的遺體匆匆火化。

江蘇溧陽市主管藥師黃文琴被迫害致死

黃文琴,女,46歲,江蘇省常州溧陽市清安醫院主管藥師。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黃文琴多次遭受迫害。

2010年6月3日,正在工作的黃文琴被國保大隊及清安派出所警察綁架;7月5日,被從單位綁架到溧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被非法勞教1年後,被劫入江蘇女子勞教所(句東勞教所)迫害。

在夏天裡,「包夾」(監管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經常強迫黃文琴站在烈日下長時間暴晒,不許喝水、不許上廁所,罰站到夜裡12點。不到半個月,她被迫害得又黑又瘦,體重只有40公斤。

2013年11月8日,黃文琴被溧陽市國保大隊、西門派出所警察綁架,第二天深夜被祕密劫入常州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她遭到警察戴腳鐐、虐待、體罰、毆打、抓頭髮、在地上拖著走等各種迫害。

酷刑演示:順地拖著走。(明慧網)

5個月後,黃文琴被迫害得出現尿毒症、高血壓、甲狀腺功能亢進、貧血等多種病症,直到她病情危重,才被送到醫院住院。

2014年4月4日,病重的黃文琴被救護車從醫院拉到溧陽市法院第13庭祕密庭審,後被枉判4年。

她被迫害致命危,被家人接回,送醫院搶救。2014年10月22日下午2點,她被迫害致死,年僅46歲。

老中醫樂善好施 陷冤獄被迫害致死

王繼貴,男,59歲,山西省陽泉市平定縣老中醫,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工作兢兢業業、對人和善,在利益面前不爭不搶;誰有困難,他不計代價地給予幫助;給病人看好病後,人家為感謝他,給錢、給東西、請吃飯,他都拒絕。病人沒辦法,就給他手機存話費,他就去營業廳查話費,病人存了多少,他都退還回去;單位給困難職工捐款,別人捐一二千元,他捐三千元。

王繼貴。(明慧網)

中共害法輪功之後,王繼貴曾兩次被非法關押;2016年6月2日,在山西晉中監獄被迫害致死。

2012年7月18日,王繼貴被綁架到陽泉(三岔口)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被放回家。

2014年8月4日,王繼貴被平定縣東升派出所警察綁架,當天下午被劫入平定縣看守所非法關押;8月15日,被平定縣檢察院非法批捕;12月5日,被非法起訴;2015年2月4日,被平定縣法院非法判刑3年;5月14日,被劫入山西晉中監獄繼續迫害;2016年6月2日,王繼貴被迫害致死。

江蘇南京市主管護師陳春美被藥物迫害致死

陳春美,女,62歲,原江蘇省南京市兒童醫院主管護師,身患多種疾病,1996年7月,與丈夫楊興福(南京軍區政治部文化工作站副師職軍官、主任編輯)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3個月後,病症全無、身心健康。

陳春美堅持修煉屢遭迫害,被非法勞教一次、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六次、非法抄家十次。

尤其在2012年4月20日,她被劫持到南京市看守所,被強制服用不明藥物,導致成危重病人。36天後,她被劫持到玄武區洗腦班繼續迫害40天,體重從120多斤降到80多斤。

同年11月20日,陳春美又被非法勞教1年(所外執行)。從此,她生活在殘酷迫害的陰影和藥物毒害之下,身體每況愈下,於2016年12月24日含冤離世。

2000年9日30日,陳春美在天安門廣場高喊「法輪大法好!」被四個便衣警察追打的照片,當晚在明慧網被刊登出來。

陳春美女士2000年9日30日在天安門廣場高喊「法輪大法好!」被四個便衣警察追擊的現場照片。(明慧網)

三十餘次遭酷刑折磨 安徽五河縣主管醫師王平含冤離世

王平,女,53歲,安徽醫科大學畢業,原安徽省五河縣衛生防疫站、五河縣衛生局衛生監督所衛生主管醫師。自2002年以來,在蚌埠市政法委指揮、操控下,她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洗腦班、精神病院、勞教所、監獄達30多次,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迫害。

2015年5月5日,1年的冤獄期滿時,她身體虛弱,回家後還不斷地被騷擾,送到精神病院繼續迫害,強迫打針,灌輸不明藥物,以致奄奄一息、生活不能自理,於2017年5月含冤離世。

以下是王平自述獄中遭遇的片段:

「入獄的第二天,犯人拿來胸卡讓我戴,我不戴。另一個犯人朝我嘴上砸了一拳,給我強行戴上,並對我說:『 要把胸牌看作是你爸你媽,刑滿了沒有胸牌你都出不去。 』她拿一個縫衣針在我的手背上不停地扎,扎出很多血點來。

「一次,犯人還把我硬拉到庫房去扭我的胳膊……在車間上廁所時,我在前面走,包夾犯人在我後面不時用手掐我的後背。旁邊的劉姓獄警還諷刺地說:『 疼不疼啊,你做好人有好報嗎?』獄警還對犯人說:『 她要煉功你們怎麼搞她都行。』

「我身上被扭得青一塊紫一塊的,我告訴值班獄警孫文此事,她頭都沒抬,說了一句:『誰看見了?』一次獄警找我去辦公室訓話,我說哪有逼人家寫保證的,說她們搞迫害。獄警曹學芝說:『就迫害你啦,怎麼樣?你是不是覺得你刑期短?一年也會整死你的,死在這裡還不如死一條狗呢!』

「獄警和犯人經常找藉口對我實施暴力迫害,我就絕食抗議。獄警曹學芝說:『 一頓不吃就灌。』還使勁捏我的嘴,把我嘴都捏青了,還用電棍電我。

「每天收工後,獄警和犯人就在號房對我進行洗腦,不讓我休息。我不配合,她們就用絲襪把我的雙手綁在床上,用鞋底搗我的嘴,使口腔出血、嘴部腫脹、進食困難。她們拿拖鞋底不停地搗我的嘴,嘴唇很快腫起來,門牙都被搗鬆動了;還用毛巾封我的嘴,不擇手段地折磨我,如限制我上廁所、不給吃飯、不給喝水、不給洗漱等等。」

2014年6月13日,入獄後,為逼迫王平轉化寫「四書」(放棄修煉的所謂「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決心書」),獄警孫文每晚罰站王平到12點,持續四個多月。

王平還經常被「包夾」打罵侮辱。獄警逼迫她去監獄醫院打毒針,強迫她去洗腦班「轉化」。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明慧網)

明慧網評論:中共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已持續20年,由於這場迫害針對的是「真、善、忍」宇宙特性,針對的是一群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者,所以這場迫害更摧毀了中華五千年的傳統文化,泯滅人的良知和普世道德價值觀。

20年來,法輪功學員承受著被迫害的巨難,頂著中共的打壓,義無反顧地走出來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制止迫害。

(完)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

評論
2020-01-22 9: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