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抖音海外版助北京審查?前雇員揭內幕

近期抖音海外版TikTok在美國的崛起引發關注。美媒援引公司前美國員工披露,公司的審查政策由北京團隊決定。 (J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人氣: 30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抖音海外版TikTok出人意料地在美國流行,引發美國議員對國安風險的關注。TikTok是否獨立於北京?是否根據北京政策進行內容審查?該公司的美國前雇員揭示了TikTok內部運作的內幕。

TikTok前美國雇員們透露,來自北京的審查人員對內容獲批具有最終決定權。而習慣在網上自由發表看法的美國雇員們,對公司審查命令感到憤怒,他們也不滿公司封殺視頻所採取的一些手段。

TikTok是短視頻應用抖音(Douyin)的海外版,母公司為字節跳動。近年來TikTok迅速成為美國最受歡迎的應用程式之一。這個浮華的、狂熱的視頻遊樂平台特別受到青少年的喜愛。數據公司Sensor Tower的資料顯示,TikTok在全球和美國分別有近15億次和1.22億次下載量。

《紐約時報》稱,這使得公眾更仔細地審視字節跳動。它雖然不是共產黨的正式分支機構,但它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它摸清北京政治走向的能力,以及提供不會觸動審查的膚淺娛樂技巧。

為了應對美國市場急速增長的需求,最近幾個月,該公司開始在紐約,洛杉磯和加州帕羅奧圖(Palo Alto)的辦公室招聘數十名新工程師、戰略家和高管。他們還在華盛頓設置人員。字節跳動還於今年初註冊了第一批聯邦遊說人員。

TikTok在美國的擴張引發國會議員的擔憂。三名參議員要求川普(特朗普)政府對該應用程式構成的潛在國家安全和隱私威脅進行審查。議員們警告說,字節跳動可能會刪除令共產黨不快的內容,比如支持香港民主抗議活動的視頻。

TikTok則否認這些指控。TikTok是否在審查內容?公司管理層和《華盛頓郵報》所採訪的前雇員們給出了兩種說法。

TikTok不會審查敏感內容?前雇員:北京方面有最終決定權

TikTok稱其不會配合中共要求,刪除相關敏感議題的內容。

「中國(共)政府從未要求我們刪除任何內容,並且如果被要求,我們也不會聽從,」TikTok發表聲明稱。

但《華郵》對TikTok在美國的前雇員採訪顯示,TikTok的北京母公司字節跳動對什麼內容可以出現在TikTok應用上,施加嚴格規定,以配合中共對言論的審查。

TikTok的北京母公司字節跳動的logo。(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這些前美國雇員稱,遵循這些規定通常會在公司內部引發衝突。習慣於不受限制在網上表達觀點的美國員工,對公司的一些命令感到憤怒。這些命令就是,限制那些被北京團隊視為具有顛覆性或爭議性的視頻,比如激烈的辯論以及在網絡上廣泛可見的各種政治討論等。

TikTok表示,其在美國的業務不會審查政治內容或接受來自母公司字節跳動的指示。字節跳動也宣稱,TikTok美國平台的審核人員均不在中國。但前美國雇員說,北京的審核人員對視頻的批准擁有「最終決定權」。

這些前員工還說,他們試圖說服中國團隊不要阻止或懲罰某些視頻,但這種努力往往都是徒勞的。中國團隊這樣做是出於謹慎對待中共政府的言論限制,此前字節跳動也曾有過其它應用程式受到中共政府懲罰的例證。

英國《衛報》9月份發布了一系列TikTok的內部指南,指示TikTok審查人員封殺與中共政府審查政策一致的視頻和主題,包括中共政府認為的對「天安門大屠殺」等歷史事件的「歪曲內容」;對國家政策或社會規則的「批評/攻擊」;討論有關西藏和台灣等「高度爭議的話題」等。

中共政府對TikTok的潛在影響,已經促使美國財政部下屬的「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對字節跳動在2017年收購Musical.ly的案例進行審查。收購後,字節跳動在2018年將Musical.ly與TikTok合併,新產品繼承「TikTok」之名。這使得Musical.ly處於字節跳動的控制之下。

TikTok獨立於北京?前雇員:仍被指示聽從北京團隊規定

TikTok的領導層對外宣稱,公司已經更新了內容審查規則,加強了美國團隊相對於中國僱主的獨立性。但是,今年春天還在該公司美國辦事處工作的前雇員們表示,他們被指示遵循字節跳動北京總部經理們制定的規則,例如降級和刪除與社會及政治話題相關的內容,包括那些受到中共政府審查的內容。《華郵》與六名自從那時起離職的員工進行了交談,由於擔心報復,他們要求匿名。

從TikTok美國總經理凡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與《華郵》的交談中也能看出,TikTok並非獨立於北京團隊而運作。帕帕斯說,她的老闆、Musical.ly的聯合創始人朱駿(Alex Zhu)直接向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進行報告。

錢包在中國 所有決定均來自那裡

但帕帕斯在一份聲明中否認TikTok的決策受到中共政府的影響。聲明說,推動或刪除視頻的決定沒有受到外國政府包括中國(共)政府的指示。

她補充說,位於加利福尼亞的團隊現在正在管理美國市場,「該公司知道,沒有10,000英里之外的高管們(指北京的管理人員)參與決策,他們可以做到最好。」

但一名今年離職的前字節跳動經理告訴《華郵》:「他們希望成為一家全球化公司,從數字上來說,他們已經取得了成功。」「但是錢包仍然在中國:資金總是來自那裡,所有的決定也都來自那裡。」

和《華郵》交談的一些前美國員工表示,他們往往要服從於中國經理們和同事的意見,而這些人遵循與美國不同的規則來決定哪些言論可接受。此外,他們往往拒絕解釋為什麼要封殺一些視頻或言論。

帕帕斯在一份聲明中說,她的團隊完全致力於使政策適用於龐大而多樣化用戶群中的每個人。

但前員工說,北京團隊下達的規則經常引起美國辦公室員工的困惑。

技巧封殺不想要的視頻

TikTok的前內容審查員表示,那些被視為不合格的視頻或者被直接刪掉,或者被技巧性阻止出現在醒目的地方。而後者在很大程度上防止了視頻創作者發覺自己的視頻被封殺。

對於字節跳動的海外新聞應用程序TopBuzz,也同樣存在中國經理們對審查施加影響的擔憂。公司的前美國員工表示,TopBuzz封殺任何對中國(共)的譴責帖子,他們也被指示封鎖和刪除不合適的帖子。

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高級研究員、中國問題研究員艾爾莎‧卡尼亞(Elsa B. Kania)表示,隨著中國科技公司正在走向全球,這一現象正在加劇。「它們將遵守共產黨的要求,包括審查制度的要求。」卡尼亞說。

共產黨官員敲門 就必須交出數據

TikTok週一(11月4日)在給美國國會議員的信中強調其獨立於中共政府,但這未能讓喬什‧霍利(Josh Hawley)等參議員信服。霍利在週二主持了關於美國公民個人數據安全性的聽證會,討論TikTok與中共政府的關聯。TikTok官員拒絕出席聽證。

圖為參議員霍利。(Alex Wong/Getty Images)

TikTok美國總經理帕帕斯在週一簽署的信中表示,該公司將所有美國用戶數據存儲在美國,並在新加坡進行備份。但這並未能說服美國議員。霍利週二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小組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說,TikTok聲稱他們不在中國存儲美國用戶的數據,這很好。但如果中共官員敲了一下他們北京母公司的門,並要求把數據轉移到中共政府手中,他們就必須這樣做。

斯坦福大學互聯網觀察台主任、前臉書首席安全官亞歷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也認為,數據儲存在哪兒不是那麼重要,中共政府對那些可以訪問用戶數據的人施加影響力,從而獲得數據,這才是最令人擔憂的。

中共利用TikTok可獲得軍事信息

霍利說,使用TikTok的不僅有青少年,還有為美國政府和軍方工作的人。他認為,除了個人隱私問題之外,這些數據,包括美國年輕軍人用戶的數據有可能被用於中共人工智能和自主武器開發。

霍利向聽證會作證專家之一、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克隆‧科欽(Klon Kitchen)提問說,如果中國(共)可以獲取我們男女軍人的圖像,不管是通過社交媒體,還是類似對聯邦人事管理局黑客襲擊那樣的行動,中國(共)是否就有可能獲得相關信息,幫助他們訓練其人工智能和自主武器?

科欽回答說:「絕對是的。」

霍利在聽證會後回答美國之音提問時說,他很可能建議美國政府和軍方人員停止使用TikTok。

他說:「我認為,現在的安全風險實在是太高了。我想,每個使用TikTok的人,特別是那些處在美國政府和軍方敏感職位的人都必須明白,他們的數據是不安全的,要了解TikTok所收集數據的廣度。」

TikTok的透明度令人質疑

《華郵》稱,TikTok的透明度遠低於其硅谷同行的透明度,這加劇了人們對TikTok的擔憂。該公司一直對其政策保持沉默,很少透露公司如何劃分不合適內容的詳情。

對於TikTok刪除的視頻,公司方面不提供任何信息,也不分享有關決定用戶能看哪些內容所用的人工智能工具的運作細節。這種保密性使該公司能夠擺脫那些負責監督審查的國際組織。

TikTok有時發現,自己已經被硅谷的競爭者臉書、谷歌和推特隔離。後三個巨頭已經團結起來,試圖解決其平台上最棘手的問題。

比如,與三大美國科技巨頭不同,TikTok和字節跳動並非是打擊網絡極端主義國際努力的一部分。全球反恐互聯網論壇(GIFCT),幫助社交媒體公司識別有關重大國際事件的暴力視頻,並實時阻止其在線傳播。但一名知情人士告訴《華郵》,TikTok未獲准加入,因為該公司不符合GIFCT的要求,包括會員公司要滿足一定的人權標準,並且要公布透明度報告。

此外,字節跳動和TikTok都沒有加入全球網絡倡議(GNI)。該組織的成員公司承諾,抵制政府對獲取用戶數據所提出的非法或過於廣泛的要求,旨在保護和促進言論自由和隱私權。

GNI還對包括臉書和谷歌在內的成員進行年度審查,以確保他們信守承諾。但TikTok因沒有加入而不受這種監督。

「民主與技術中心」高級顧問、GNI董事會成員格雷格‧諾吉姆(Greg Nojeim)認為,字節跳動不參與GNI的決定表明,該公司對其可能受到中共政府推動的監控行為「缺乏責任感」。

字節跳動表示,該公司將通過新政策進一步增加透明度,但《華郵》稱其一再拒絕分享相關信息。

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正在督促美國政府調查TikTok的中共審查擔憂。

TikTok的母公司屈服於中共的要求

去年,在中共政府清洗之後,字節跳動被迫拆除其受歡迎的喜劇應用程式「內涵段子」,在此期間,中共監管機構表示該應用程序「導向不正、格調低俗」。

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發布了一份公開信,他在信中表示,「真誠地向監管部門致歉」,他稱產品「走錯了路」,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

在信中,張一鳴還向中共保證,會做到讓「權威聲音有力傳播」。

他的道歉似乎取得了不錯的成效。不到兩週,他就在互聯網監管機構主辦的一次科技大會上發表主題演講,題目是:字節跳動的全球擴張戰略。#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11-10 1: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