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太陽花:家鄉怎麼了?

人氣: 6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愛新疆,她是生養我的地方。

好久沒有很認真地去寫一篇文章了,執筆的時候就顯得尤為生疏,這只是一個開始,控訴的開始,我不會說一些「經典」的腐敗案,達到讓大家覺得以前信任的政府原來有這樣險惡的目的。我只用發生在我自己的身上的最真實的事,讓大家自己心裡去評判。

這是好久以前,我上中學的時候,我在偶然的一次和同樣也是兵團出生的同學交流時發現他的願望也是在國內上個農業大學,然後回到我們的小團場當一名普通的技術員,然後渾渾噩噩地和其他共產黨員一樣過魚肉百姓的日子,然後升連長,最後到年紀幹到團長,最後就是享受天倫之樂、安享晚年。

難道這是巧合嗎?還是就只是我看到了這條路?為什麼會這麼想?因為只要你去到我們那個時候的那些團場連隊,隨便拿一個出來,房子最好看的、有小車開的肯定就是連長家!他們可以每月拿著穩定的工資,再利用手上的權力給自己的家裡人安排很多的土地,然後收成的時候和自己分成。最可笑的是連自己的土地裡放水這麼一件很自然的事都要給連長賄賂,可以先放,甚至達到想放就放的地步。

所以我和我的同學們有這樣的想法不為過,大家都是這樣,都有追逐自由幸福的權利。因此你們能就此可以批判這種魚肉百姓的想法嗎?我認為不!歸根結底我們要看到是什麼催生了我們有這樣的想法。在一心一意上學的年代,飽受共產主義摧殘也不自知,深知這是腐敗也不覺得什麼,共產黨的教育體制下就不會讓你有自己的思想,以前我和我的同學有的是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價值觀,那不是真的。這就是它的邪惡。

我甚至還和我的同學一起嘲笑金三胖子,說他搞愚民政策。老百姓真傻。反過頭看看我們自己,難道共產黨對你就是開放的嗎?每年60多億美金的網絡防火牆就是給我們建立的啊!現在看來我們都只是共產黨為家族利益牟利的稻草,還不如三胖!朝鮮現在的狀態雖然人們還是愚昧無知,但是醫療教育及住房都是國家分配!老百姓只用勞動就行,雖然這個比喻不恰當,同是一丘之貉,但是現在壓在中國人頭上的三座大山是你說搬走就能搬走的嗎?中共不是在愚民嗎?從一定的程度上講,中國老百姓的幸福感還不一定超得過朝鮮。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大街上全都是安檢設備,超市、車站、飛機場,滿滿當當。一次我從南京站回學校報到,當我進入安檢口拿出身分證以後,一名穿制服的女孩就拿著對講機高呼:隊長,隊長!我這裡有一個人是65開頭的新疆人!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四五個穿制服的彪形大漢就已經將我圍住,不予以展示任何證件就要求我站好不許動,等待配合。於是打開了我所有的箱子,那一刻我失望透頂了。我心裡難過極了,給我的影響非常深刻,也給我帶來了巨大的心理打擊。至於我最後再所有公開場合怕被問及到你是哪人?我相信這也不是我一個人有的現象,每一個新疆的人民都能體會得到。中共這樣的做法,嚴重打擊了我們地區人民的自信心和尊嚴,我們的人權在被肆意的踐踏和價值觀的扭曲。你還願意你的孩子和你一樣經歷你所經歷的一切嗎?

轉眼到我大學畢業,看見了志願邊疆的告示,懷著一腔熱血的我選擇回到生養我的地方,為我的土地我的家園做點什麼,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大多數人都不願意再回到那個現在好似空城、大監獄的地方,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我們突然有一天就生活在了監獄附近,莫名其妙地多了好多監獄,招獄警的帖子告示鋪天蓋地。誘人的條件驚動了這片土地上的每一位父母,我的父母也不例外。但他們沒能如願。

我去報到的第一天就被接到了烏魯木齊師範大學的溫泉校區,每年都是這樣,有條件的你們可以去在每年的7月20號左右去採訪,是完全封閉的,完全保密的。到後來才明白過來,這其實就是一場洗腦大會。讓我們換上統一的電話卡,停用蘋果手機。確保進來的人以後能在出任的崗位上面做到「有黨性,講政治」這樣你就不難看出共產主義的邪惡了吧!

到單位的第二天,我的領導就告訴我說,不行你就寫封入黨申請書吧!我這邊還有很好的姑娘,到時候你要願意在這工作我肯定介紹給你!不難看出這是什麼吧?典型的腐蝕拉攏,裙帶關係!什麼哥哥弟弟、女婿等等,機關就變成了親上親!從小唱「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那都是做夢!那些個處級幹部,哪個不是老爹以前是老科長的?甚至官位更高!平民百姓哪個不是熬到快退休了,才給個副處待遇?這一點也不是我認為的政府該有的形象,於是沒待多久,我就辭職了。一方面是體制腐敗,裙帶關係、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猖獗;另一方面是對待人民和民族政策,讓我覺得這是一個即將要土崩瓦解的體制。也就在前不久終於也迎來美國制裁新疆九名高官的名單,很可惜的是大陸「五毛」根本就不知道!我還不幸地聽過陳全國的視頻會議,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感受!

我工作的那一年正好開十九大。全新疆大小單位要求員工「大幹一百天」,不休息,確保「大事不出,中事不出,小事也不出」。對待上訪群眾的要求是「貼身穩控」,絕不允許自由活動,更有甚者在開會期間進行「軟禁學習班學習再教育」。

對民族政策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見證者,從開始的對維吾爾族和其它少數民族的嚴格排查到後來的收取他們的護照;從限制他們離開村莊到多數家庭連坐制度,一家中含有一個人不遵守中共制定的這些制度,捆綁家庭同樣要受懲罰或者監禁。一個村莊集體打亂搬遷至其它漢族人口居多的城市中,大多給安排環衛工這樣的收入微薄的工作。

再到把南疆維吾爾青壯年人口居多的城市設置成重點規劃城市,大規模抓捕青壯年男性,只留下少數老弱婦孺,沒有被抓捕的和被安排到其它城市的市政各個單位派人,美名其曰「結親入戶,同吃同住同勞動」實際上是有計劃有針對性的監視。在強勢的武力鎮壓下拉攏文化水平較低、會說漢語的維吾爾人作為安保人員,給予一定的特權去管理和排查被關押或者沒被關押的老弱婦孺。我曾在喀什登慕士塔格峰的時候聽當地導遊說:「我們原來人口120多萬,現在90萬不到,基本壯勞力都被抓進去了。」

同時規定全疆各地區的行政單位實行人口增援計劃,每個人都有落戶任務,在一年中要完成上級部門分配的落戶指標,完不成的話對其實行經濟懲罰。目的是使維吾爾等其它少數民族在新疆也變成真正的少數民族。挑撥本地維吾爾等民族的對漢矛盾。

與此同時帶來了新疆土地改革,把原本的本地人用與農墾的土地進行再配置,掠奪了本地人原本有的資源,導致耕地緊張,原本靠土地維持生活的家庭,收入一再降低。落戶的人口多數是青海西藏四川等地的災民,普遍文化水平較差、素質偏低,嚴重影響當地交通秩序和社會秩序。以上表述都是我親身經歷和親眼目睹的。

回頭看我們這個援疆計劃其實也是整個新疆落戶的計劃之一,因為有很多的學生在這邊工作,政府給分配公寓介紹對象,因此很多就在此成家立業了。然後會對每一位落戶的人進行一系列的生物樣本的採集,從指紋、掌紋到虹膜和血液,以前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會這麼多的採集,依據派出所的說法是辦理三代身分證,時隔一年多了,也沒見到被採集信息的任何一個人用上了三代身分證。那就說明了一個問題,當你的血型碰上了領導的血型的時候也離你「被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不遠了,領導此時的生命安全問題也就成了你的問題。至此我不再相信中共政府,反對一切對疆政策和對待民族政策。這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反對共產黨,並不是人云亦與,更不是盲目的。

工作期間的保密工作我也經手過,基本都是腐敗案和特大腐敗案,被要求進行嚴格保密,也有涉及民族官員的,由於濫用私權,放走了被抓的無辜的維吾爾族群眾,被定為「勾結三股勢力,企圖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死緩!這都是血淋淋的事實。

我就在深深地反思,為什麼我們地方的官員要由北京來選派?外地的幹部他能有本地人了解情況嗎?在歐洲學習期間我認識了一位台灣的朋友,他告訴我台灣會在上學期間讓你選修當地民族的語言,講究性平教育。我也告訴了他我的看法,在中共執政下的新疆從來沒有說進行民族融合!文化不同、語言不通,時刻挑撥著我們各民族間的矛盾,這就是這個從骨子裡就萬惡的體制和共產主義獨裁思想。難道同時期的台灣和香港不是同時期的中國人嗎?我們要走民主共和這條路還是會像今天的這個悲慘世界的局面嗎?當然歷史沒有假設,所以我們才更應該避免類似於毒奶粉、假疫苗、紅黃藍幼兒園這樣的揭露人性和社會黑暗的事,而避免這些最好的做法就是齊心協力推翻這個奴役百姓嗜血的邪惡政權!

我也看到過推特上有說全體新疆漢族應該被制裁的話語,我覺得這種人就極其的沒有政治頭腦和清晰的思路!一場大雨瓢潑而至,你能說淹了白螞蟻窩而紅螞蟻和黑螞蟻窩安然無恙嗎?魚就一定會歡呼雀躍嗎?如果魚也高興就不會因為氣壓的變化不停在水面上難受得翻打了!蛇蟲鼠貓也就不會找地方躲雨了!正是因為新疆在中國境內,在中共嚴密的管控下,我們漢族沒有能為這場政治運動發聲,導致了現在溫水煮青蛙的局面,中共加大了火候,所以也必然不會倖免。默不作聲只會導致中共會越來愈壓迫你,壓迫你的神經!你孩子的神經!壓迫你追求幸福的權利!壓迫你嚮往自由的權利!現在新疆西藏基本被這個人權惡棍陳全國血腥鎮壓得淪陷了,香港此刻也正在面臨這一步,但我依然堅定地相信香港同胞會取得勝利!這也是給內地人敲響的最後一遍的警鐘!你們要再不有所行動和準備,聲援香港和支持香港的話,專制的大棒敲在你們頭上的時候你們就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沒有什麼時候會比今天更重要!#

2019年10月26日

責任編輯:李同德

評論
2019-11-12 8: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