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傳真機到微博鏡 港人突破中共審查有妙招

6月16日,200萬港人走街頭,反對送中條例並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蔡雯文/大紀元)

人氣: 112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編譯報導)隨著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持續,中共多年的鎮壓伎倆被重複使用的同時,真相也在一一曝光。香港年輕一代為全球抗共提供靈感的同時,與六四同代的香港人也已走過了30年的反共抗爭。

美國商業新聞網「石英」(Quartz)近期發表了香港大學新聞學副教授傅景華的文章,題為「香港學生曾用傳真機對抗中共對六四屠殺的審查」。傅教授講述了他自己走上突破中共信息封鎖的親身經歷,並告訴民眾,他將繼續為在中國大陸加強真相信息傳遞而貢獻此生。

六四真相感動香港同齡人

1989年春夏之交,大多數香港人看到了北京天安門發生的六四屠殺,大部分中國大陸人卻看不到。2019年春夏之交,大部分中國人依然看不到香港發生的近200萬人的反送中遊行。黃家駒,一名英年早逝的香港歌手於1992年曾創作著名歌曲《長城》,該曲成功唱出一個30年來不變的中共信息封鎖主題:萬里千山牢牢接壤,圍著事實的真相……朦著耳朵,那裡那天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

1989年4月15日,被稱為後毛時代的改革家、1987前被迫離職的前中共領導人胡耀邦去世,引發了一系列紀念活動,學生示威遊行、集會,並聚集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靜坐。5月19日,中共頒布戒嚴令,隨後向廣場及周邊地區派遣部隊和坦克。鎮壓最後導致了1989年6月4日的天安門大屠殺。

胡耀邦去世時,傅教授還是一名普通的大學新生,就讀於香港大學。他描述說:「在4月15日那天,大多數學生都將自己鎖在宿舍裡或留在圖書館準備考試。校園裡的每張桌子前都很安靜。」

不過,香港很快發生了改變。胡耀邦去世後的幾天,在距北京近2000公里的香港,大多數香港人都為北京學生運動的精神所鼓舞,並痴迷於直播電視和報紙上的新聞。

傅教授表示,這與身處大陸的中國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們對六四真相無從知曉,因為在中國,所有黨媒不允許發布有關抗議活動的任何消息。

1989年六四事件中,一名在長安街上隻身阻擋中共解放軍坦克車隊前進的男子。(新唐人電視台視頻截圖)
1989年六四事件中,一名在長安街上隻身阻擋中共解放軍坦克車隊前進的男子。(新唐人電視台視頻截圖)

利用傳真機:成功突破六四信息封鎖

當年,就讀香港大學新聞專業的傅景華和同學們希望有所作為,並決定用自己的專業來打破中共的新聞封鎖。他們採用的是當時最先進的通信技術之一:傳真機。

傅景華和同學們的計劃雖然簡單,卻是雄心壯志:編寫一份在北京發生的每日新聞摘要;獲取中國黃頁上每個傳真號碼;將摘要發送到所有這些傳真機上。

中國行車語音助理:「您好!(測試人員:六四天安門)不如談談別的話題。」(授權影片截圖)

為了獲得足夠的傳真機來完成此任務,他們進行了現在稱為眾包(crowdsourcing)的工作,並成功吸引了500多家公司加入了眾包傳真機活動。傅景華在文中表示,雖然不確定一共發送了多少摘要,或接觸到了多少人,但是偶爾會通過傳真機收到來自中國的反饋。其中一些表示感謝,但也有兩份對他們的「假新聞」表示了憤怒。

2019年6月4日香港維園舉行六四燭光悼念30周年晚會,支聯會宣布有18萬人參加,為雨傘運動後最多人參加。(余鋼/大紀元)

中共鎮壓依舊封鎖亦然 另加假新聞抹黑、洗腦

如今,天安門事件過去30年後,中國大陸大多數人仍然對這一段歷史知之甚少,原因是中共臭名昭著的互聯網審查制度。中共經過30年的苦心經營,更加強了對民眾的控制。審查範圍已從廣播、報紙和電視擴展到了互聯網。中共防火長城網路封鎖,讓大陸民眾沒有知情權。

傅教授指出,互聯網覆蓋了中國近60%的人口,但大多數中國人只能訪問受限制的(被中共審查篩選後的)信息,他們甚至不知道哪些信息無法獲取。位於美國的智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表示,中共被稱為「世界上侵害網路自由最嚴重的國家」。

在世界其它地方,利用Google搜索「1989天安門廣場」,就會從BBC、CNN和《衛報》等西方消息來源,以及中共官方媒體中獲得新聞,從而有一個提供不同觀點的信息「市場」。

但不幸的是,這種多元信息在中國大陸無法獲得。如果在中國的搜索引擎百度中輸入相同的詞組,民眾只能獲得中共官方媒體的相關鏈接,而這些信息大多將89年學生運動描述為「暴動」,並支持中共的鎮壓行動。一些精通技術的中國網民可以使用VPN從世界其它地方訪問互聯網,但是大多數人對尋求外部政治信息資源並不感興趣。

中共當局經常阻止中國大陸民眾訪問各種各樣的網站,利用「防火牆」等審查控制系統限制中國人獲取信息。圖為北京一家網吧裡,警察正在巡邏。(法新社)

「2019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2019 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顯示,中國在180個國家中排名第177位。自2013年以來,中共政府一直在持續加強對媒體的控制。中共的審查制度不僅限於對如六四這樣歷史真相的封鎖,還積極壓制今天正在發生的新聞事件,並擴展到其它媒體,例如電影、真人秀、流行音樂,甚至在線遊戲。

今年6月開始的香港反送中大遊行,人數最多曾達到200萬。但中共封鎖真相,甚至製造假新聞抹黑香港民眾。香港人權律師、國際知名時事評論員桑普指出,這麼多年中共都在封鎖真相,它們也不想把香港反送中訊息傳到內地,而且現在已經從封鎖變成報導假新聞。大家看到央視、抖音平台裡面,都一直在抹黑香港所有的抗議者,中國人接受這些假消息的洗腦,就都被共產黨騙了。

2019年10月31日,香港市民在太子站舉行8.31恐襲兩個月靜坐活動。港警在太子彌敦道又發放催淚彈,圖為道旁的標語。(余天佑/大紀元)

香港教授:反審查利器Weiboscope

在香港的傅教授已經把研究中共審查作為其一生的工作。他表示,作為香港大學新聞與媒體研究中心的教授,他研究了中國的社交媒體和中國(中共)的數字控制策略。

2010年,傅教授的研究團隊設計了一個名為微博鏡(Weiboscope)的系統,以跟蹤在微博上被審查的評論和帖子。他介紹說:「微博鏡工作起來就像機器人軍團一樣,不斷瀏覽來自10萬多個有影響力的微博帳戶推文列表,以查看是否有帖子發布之後又消失了。當找到被審查的帖子時,微博鏡會將其重新發布到我們指定的網站和社交媒體上,以提醒公眾。」

傅教授介紹說,在香港運營的9年中,微博鏡項目已收集了8.1億多個微博帖子,其中70多萬個被確認為受審查的材料,因為當搜索它們時,會得到「禁止訪問」的反饋信息。他舉了一些被中共互聯網審查制度完全刪除的帖子:一個在天安門廣場上騎著坦克玩具的孩子、蠟燭燈、坦克人牆壁卡通畫、撲克牌「8964」的組合照片。

雖然人們知道這些帖子會被刪除,但為什麼還要寫?傅教授相信,很多中國人強烈不同意政府對1989年學生和平運動的鎮壓,以及後來中共官方稱之為「暴亂「的說法。實際上,他們可能如此強烈不同意,而願意接受一定程度的風險,這些風險包括:帳戶被暫停;被警察審訊(被請「喝茶」);被送到拘留所;甚至被判入獄。他們冒著所有這些風險與他人分享看法,或簡單地告知公眾事實,因為許多年輕人不知道為何「六四」如此重要,以及「坦克人」是誰,他們想向其他持不同政見者表明,他們並不孤單。

傅教授還表示,在他看來,中共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將在可預見的將來放鬆對互聯網的審查,因此他將一如既往地進行反審查項目,不辱使命地為世界提供對中國的另一種看法,並使中共的互聯網控制系統更加透明。#◇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11-10 9: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