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柏林牆寫歷史啟示 中共紅牆眾人推

2019年德國隆重紀念柏林牆被推倒30周年。圖為2019年11月6日,遊客們走過殘餘的柏林牆段落。(Gallup/Getty Images)

人氣: 11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08日訊】本週,德國隆重紀念柏林牆倒塌30年,世界共回首。當年,戲劇性的轉折改變了國際格局,粉碎了共產主義「天堂」之欺世大謊,帶給世界重大啟示。

誰推倒了柏林牆

1961年8月13日,東德政府開始修建柏林牆,目的是阻止居民逃往「自由世界的櫥窗」——西柏林。這道工事全長167.8公里,環繞西柏林邊境,為全封閉邊防系統,東德當局稱之為「反法西斯防衛牆」。

1963年6月26日,肯尼迪總統在西柏林發表演講說:「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

1987年6月12日,里根總統在勃蘭登堡門前表示,他在柏林覺察到了希望的訊息:「即便是這堵牆的巨大陰影,也遮蔽不住勝利的曙光。」

1989年1月19日,東德領導人、修建柏林牆的決策者埃里希·昂納克強硬地說:「如果建立的原因還沒消除,柏林牆將會屹立大約50年,甚至100年!」

1989年10月7日,戈爾巴喬夫敦促昂納克實行改革,他提醒道,「生活會懲罰那些遲到的人。」

兩天後,10月9日,近7萬德國人在萊比錫舉行了前所未有的大遊行,他們高呼口號:「我們是人民」,「自由選舉」、「不要暴力」。出人意料地,約6千名部署在街邊的武裝警察和便衣沒有向群眾開槍。兩名攝影記者拍攝了抗議場景,次日,西德電視台播出了萬人上街的壯觀畫面。很快,示威擴散到整個東德。

前東德異見人士施瓦貝(Uwe Schwabe)對BBC回憶當時的社會狀況說,「東德人快要忍無可忍了,永遠生活在謊言、宣傳中。」

11月4日,至少50萬人在柏林亞歷山大廣場上舉行示威,要求言論和新聞自由。

11月9日晚,東德官員沙博夫斯基在新聞發布會上犯了「技術性錯誤」,宣布東德公民恢復出行自由,新規即刻生效。於是,成千上萬東柏林人湧向邊檢站,邊境柵欄被打開,柏林牆倒了。

1991年3月13日,昂納克夫婦飛往莫斯科,後流亡於智利大使館。1992年7月29日,因聯邦德國發出逮捕令,昂納克被遣返回德國,因其對兩德邊界的逃亡者開槍射擊的命令而受審,但由於他的健康不佳,審判被擱置。1994年,昂納克在智利去世。

不久前,88歲的戈爾巴喬夫接受BBC專訪,談到蘇聯在柏林牆倒塌時決定不進行干預,他說:「這件事太大,我們決不能讓流血事件發生。」

前蘇聯外交部發言人傑拉斯諾夫( Gennady Gerasimov)曾對一家美國電視台表示,「我們採用了弗蘭克·辛那特拉(Frank Sinatra,美國著名歌手)的方法。他有一首歌叫『我走自己的路』,所以就讓各個國家決定自己的路吧。」

人民的力量,歷史的浪潮,推倒了柏林牆。

安德里亞斯·弗朗格(Andreas Falge)於1989年11月9日晚與成千上萬東柏林人一起跨過邊境,進入西柏林。圖為2019年10月1日,他在展示當年情景的圖片前留影。(JOHN MACDOUGALL/AFP via Getty Images)

自由陣營VS共產極權

當柏林牆剛被建起時,美國表現出的謹慎態度令許多人失望,肯尼迪總統因此受到了西德民眾和國內兩黨的批評。後來,肯尼迪接受建議,向西柏林增兵,表達了捍衛西柏林的決心,漸漸挽回民意。上個世紀,肯尼迪和里根總統關於柏林牆的演說載入史冊,判定了共產主義的失敗,把自由之聲傳向全球。

兩德統一,蘇共垮台,東歐諸國經歷了民主變革。今天,另一座紅牆依然高聳。中共死撐紅旗,監控和迫害大陸民眾,以暴力壓制香港抗爭,並且大舉向西方滲透。

2019年9月9日,香港社運青年黃之鋒在德國演講時提出,「如果我們在新冷戰時期,香港就是新的柏林。現在香港是兩個對立意識形態的戰場:自由,民主和人權對抗壓制基本權利的專制制度。」

黃之鋒代表了堅決抗拒暴政的新一代,他遭到中共官媒的謾罵,並被無理剝奪了參選區議員的資格。東方之珠的風暴確實讓人聯想到30年前的東德,當自由的空間被步步壓縮,民眾忍無可忍。

從香港看大陸,鐵幕隔離下的中原大地,不正是一個放大版本的「東柏林」嗎?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我們管)中共的防火牆叫『北京牆』,網絡翻牆我們能感受到的是,牆越築越高,而且一年要拔高好幾次、加厚好幾次,就是北京牆比柏林牆要厚。」

幾十年來,西方對中共採取綏靖政策,滋長了邪惡的氣焰,令中共得以增長經濟實力,從而收緊鐵拳,變本加厲地壓迫人民。川普總統上任後,公開抗擊中共,不向恐怖勢力妥協。透過貿易戰、科技戰、人權戰、網絡信息戰,中共的擴張軌跡和精心部署被逐步曝光,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要摧毀人類的道德、毀滅人類。新的「柏林牆」展示了更為觸目驚心的事實。

在此,我們有必要重溫另一次世紀演說——1983年3月8日,里根總統在福音教派全國聯合會的年會上發表演講,闡述了宗教根基與傳統價值觀對於美國的重要意義,促請人們勇敢地回應來自共產邪惡勢力的挑戰:「我們今天所面臨的真正危機是精神上的;從根本上說,它是對道德意志和信仰的檢驗。」「我相信我們能夠迎接這種挑戰。我相信共產主義是人類歷史上一個悲慘而詭異的篇章——即使這一章已經臨近終結。我相信這個是因為我們探求自由的力量源泉不是物質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2019年11月4日,柏林政府紀念柏林牆倒塌慶祝30周年活動首日,遊客走過殘餘的柏林牆。(Carsten Koall/Getty Images)

共產主義是災難

2007年6月12日,在里根總統「推倒這堵牆」演講20年之後,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在美國華府揭幕。小布什總統出席儀式並發表講話,他譴責共產主義說:「這一意識形態奪走了估計高達一億無辜的男人、女人和孩子的生命。」「共產黨政權不僅奪走了受難者的生命,他們還企圖盜竊他們的人性,抹殺他們的記憶。隨著這個紀念碑的落成,我們要恢復受害者的人性,恢復對他們的記憶。」「我們有義務讓未來子孫記錄下20世紀的罪行,並保證未來不再重蹈覆轍。」

今年11月7日是美國政府設立的「全國紀念共產主義受害者日」,川普總統在當天的「總統聲明」中說,「1989年11月9日,人們堅定地將羅納德·里根總統的話付諸行動,推翻了極權主義的象徵(柏林牆),告訴全世界『民主和法治將戰勝壓迫和暴政』。」「我們紀念這一天,向受害者致敬,同時我們必須下定決心捍衛珍貴的自由,只有自由才能產生和平和釋放繁榮。讓我們一起建立一個沒有邪惡共產主義的未來。」

勇者應翻牆

自柏林牆建起至倒塌,大約5000東柏林人以各種方法翻牆,其中136至245人不幸被槍殺,遇難者的相片被陳列起來、供人追念。那一道牆,標誌著恐怖高壓,又見證了感人至深的追尋,觸發深刻的反思。

11月7日,「德國之聲」發表了對索羅尼婭·格寧的採訪,她曾是東德祕密警察「史塔西」的線人,為他們提供情報。格寧的家人在二戰時為了逃避對猶太人的屠殺,移民至澳大利亞,而格寧在60年代受歸屬感的驅使回到德國,想要為把東德建成反法西斯國家效力。

1982年,格寧終於意識到,她生活在一個警察國家,她痛悔自己的所作所為,與「史塔西」脫離了關係。她說:「所謂『反法西斯』是一塊遮羞布。」那段過去「摧毀了我的生活」,她用了很長時間修復自己。

格寧的經歷描繪出共產暴政的危害——它不僅禁錮和傷害肉體,也摧殘心靈,而後者的傷痕更難痊癒。一百年來,共產主義在全球鼓吹暴力鬥爭,誘騙人們為了黨出賣親友、背棄良知,還把此類醜行宣揚為「愛黨」的「義舉」。那些跟黨走的積極分子等於把靈魂交付魔鬼,失去了精神的自由和聖潔。

2019年10月31日,一名遊客在穿越柏林牆遇難者的相片前觀看。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2005年,在悉尼的「六四」集會上,原中共駐悉尼總領館領事陳用林公開退出中共,引起轟動。美國華府律師葉寧稱讚他率先跨越中共的「柏林牆」。陳用林於2006年接受希望之聲電台採訪時說:「中國人民五十多年受到中共的這種洗腦,精神、好多這種思維邏輯都是共產黨的思維邏輯,現在中國社會道德淪喪已經是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在這種情況下,我想,每個人首先退出中國共產黨,本身就是拯救自己。」

2009年3月15日,前中共國安部對外諜報官李鳳智在華盛頓D.C.公開與中共決裂。李鳳智說:「中國無以計數的受難者的遭遇令我心痛,中國的弱勢民眾的悲慘現狀也讓我的良心受到衝擊。」「共產黨並不是中國,共產黨損害了中國,包括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和文化。所以,反黨應該是愛國,退黨則是在救國,只有站出來,才是真正地為國盡忠,才是真正底保護我們國家的安全。」

近年,中共官員墜亡的消息接連傳出。跟著黨一條道走到黑,陷入無底深淵,實在是得不償失。中共紅船將要傾覆,體制內的官員不應跳樓,而應翻牆!當機立斷,脫離邪惡,為自己開闢一條生路。

結語

3萬條彩色絲帶,飄動在勃蘭登堡門的上方,傳遞美好的祝福。殘餘的牆體,佇立在自由的土地,提醒人們,勿忘曾經的苦痛,勿忘勇敢的飛越。多少激動人心的瞬間,已被歲月收藏。

今天,數億中國網民,日日翻牆而出,尋找真實的資訊,呼吸自由的空氣。許多中外勇士,正在堅持不懈地拆除謊言的高牆,用智慧、勇氣和真相。柏林紅色工事的興起與潰敗詮釋了一個真理:任何一堵牆,都不能永遠封閉自由。正義必勝。#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11-08 5: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