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驚奇】面對強權 港人還有兩樣「武器」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發文想要重新推動23條立法,但是當局忽略了民間隱藏的巨大力量。(新唐人合成)
人氣: 61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12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天的節目內容很豐富,在串講部分,我們會講到《時代》年度風雲人物的評選,香港政府可能面臨撤換的四個高官,還有台灣當局對香港事件的最新表態。

在新拍探討部分,我們還有一個深度探討,就是有關張曉明想要重新推動23條立法的表態,以及當局忽略的民間隱藏的巨大力量。最後在互動部分,我們會分享觀眾留言的精采內容。

~~~新拍串講~~~

港人入選《時代》風雲人物前五名

12月11號,美國《時代》雜誌公布,被稱為環保少女的瑞典人格蕾塔·通貝里(Greta Thunberg),獲得該雜誌評選的2019年度「風雲人物」。但在評選的前5名裡,還有香港示威者、美國總統川普、美國眾議院議長等人。

通貝里入選的理由是,在她2018年8月為對抗氣候變化罷課之後,吸引更大規模的人群參與,後來成為對抗氣候變化的代表性人物。這個評選結果,如果放在美國,很多共和黨選民會認為,這是徹頭徹尾的左派操作,因為雖然氣候暖化問題被炒得很熱,但包括川普政府在內的相當一部分人,認為這是左派利用來推動政治綱領的「氣候騙局」,川普本人是極不相信氣候暖化之說的。

而在美國一家主流媒體的民調中,人們對列入時代人物前五的人投票。截至我們發稿,排名第一的是香港示威者,支持率高達96%。如果按這個民調數字,《時代》的年度人物結果,是難以服眾的。不過,香港示威者能進入前五名,也很說明問題了。

《時代》的年度人物從1927年開始評選,無論人物是善是惡,只要有影響,都可能被選入。但是美國的歷任總統,是《時代》雜誌風雲人物的常客。例如川普2016年就登上了《時代》的封面。

鄭若驊等港府四高官烏紗難保

我們《新聞拍案驚奇》在12月6號的節目中,曾經分析說,鄭若驊等一眾港府高官可能被撤換。果不其然,近日英國《金融時報》引述三個消息來源,說香港政務司司長鄭若驊11月在倫敦跌倒後,希望辭職,但被北京攔下。

而香港《蘋果日報》10號的消息說,林鄭12月中旬會去北京述職,撤換一批香港政府高官將是議題之一,並可能在聖誕節前後決定。涉及的「最高危」的四個人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民政局局長劉江華。

說到這,順便給我們節目打打廣告,除了有關鄭若驊可能被撤換,我們之前有分析到;有關12月8號香港人遊行的出席人數,我們也在12月7號的節目裡,分析說,會有100到150萬人之間,這與後來很多港人親身參與遊行後,報出的數字範圍是吻合的。

方仲賢為批民進黨言論道歉 台灣一如既往支持香港

香港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近日在臉書發帖,認為台灣當局以現有的「港澳條例」對待香港需要幫助的政治難民,而不是修訂難民法,炮轟台灣蔡英文和民進黨是用港人鮮血換選票。此番言論一出,被眾多台灣和香港網友批評,很多香港人認為,台灣當局已經在盡力協助香港不同政見的市民,而蔡英文的說法並沒有嚴重問題,甚至在台灣的邊境執法上,有人認為當局可能已經對香港人網開一面。

面對反彈,很快方仲賢再發帖,向台灣當局道歉,稱港人和台灣人一同站在「赤納粹入侵、中共滲透」的最前線,而「反送中一役,香港人被世界各地相信民主自由價值的國家聲援,台灣及台灣人亦首當其衝,香港人對台灣人民的支持絕對是無盡感激。」

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10號接受美聯社專訪,表達了一如既往支持香港人的立場。他說如果北京加強鎮壓香港,例如武力介入,台灣當局會與國際社會合作,幫助流離失所的香港人。但他講得很謹慎,指台灣無意介入香港事務,但現行法律足以應付少數想在台灣定居的香港人。

~~~新拍探討~~~

面對持續半年的抗爭大潮 張曉明再提23條

12月11號,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做了比較明確的表態。他說隨著「一國兩制實踐的不斷深入」,要進一步完善特區相關制度和機制,法律上,需要有進一步的制定、修改和廢除;制度上,要有補充;機制上,有要求完善「配套」。張曉明的原話說的是一套一套的,我們給概括了一下。那他的這一套說辭到底指的是什麼呢?主要包括以下幾點。

第一,特首和立法會雙普選,都必須遵守基本法和831決定,必須確保特首是中央信任的「愛國者」擔任。這個「愛國者」我們上週在談到栗戰書和張曉明的講話時就提到過,他們呼籲香港向澳門學習,因為澳門的關鍵官職都是所謂愛國者擔任,那這個「愛國者」愛國不愛黨行不行啊?不行,你看他自己說的,要「中央」信任。

張曉明這句話也間接回應了五大訴求中最關鍵的一點:真雙普選,就是特首和立法會的普選。張曉明說要遵守831決定,但我們知道,近年有關香港普選的矛盾,很直接的就來自2014年這個831決定。這一決定要解讀需要一點時間,我們簡單說,就是香港泛民主派擔心,通過831決定的辦法選出來的特首人選,立場都會是親北京的,民主派沒機會上位,所以群起反對。現在張曉明重申831決定,等於是堅持原判,不向香港人的抗爭讓步。

第二,維護國家安全是「一國兩制」核心要求,而23條未完成立法,是「港獨」等本土激進勢力活動加劇的主因,因此張曉明重複了四中全會「公報」中的一句話: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對於四中全會「公報」,我們在10月31號的節目裡做了比較詳細的「解讀」。

那張曉明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繼續推動23條立法,這個做法在2003年,觸發50萬港人上街遊行反對,最終不了了之。反對23條的主要觀點是,這項「國家安全法」一旦確立,香港人擔心沒法自由地指出政府的施政問題,當局會藉助這個法律打壓「異見人士」,公民權利也受影響,根本原因是因為,有專家解釋說,大陸是個較為專制的體制,普遍缺乏民主,不能用同一邏輯理解「以法律維護國家主權」的概念。總之,2003年這條法律出來的時候,引發激烈反對,現在這個時期,相信更難以獲得民心。

第三,張曉明在《人民日報》的文章還提到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稱這是激進勢力保護傘,認為是外部勢力干預,當局要「針鋒相對」。對於為什麼中共當局總會把一些問題歸結於外界干預,最近我看到一篇文章,提到美國前中情局分析師彼得·馬蒂斯(Peter Mattis)和詹姆士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的學者馬修·布拉吉爾(Matthew Brazil)的新書《中共間諜活動:情報入門》。

這本書中有提到,中共情報工作還受馬列思想影響,他們的情報分析會使用馬列主義的「客觀科學規律」衍生出的方法,來判定政策失誤是「外部干預」的結果。因此,他們即使面對真相,面對得到的真切情報,也會透過馬列思想分析後,以此指導推斷,得出一個與真相大相徑庭的結論。

小結一下,張曉明的《人民日報》表態,至少三個重點:一是香港特首人選必須中央認可,二是透露想要再推動23條立法,三是至少在香港人權法上,與美國對抗到底。

這很顯然,這是當局的左派強硬路線。面對香港風起雲湧、持續半年的抗爭大潮,當局在港人的關鍵訴求上,沒有任何妥協姿態。這一整部看上去強大的國家機器,對香港人的訴求,看上去是「不屑一顧」的樣子。

中共忽略兩個重要因素:良知和勇敢

不過,歷史上的所有強權,似乎都忽略了兩個重要的因素:人性中的「良知」,還有面對恐怖被激發出的勇敢,在兵書裡叫「置之死地而後生」,而用《道德經》裡的一句話就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在香港人的抗爭標語裡,我們也看過這句話。

香港人現在的堅持,就很好詮釋了以上兩點。他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情況呢?根據香港警方12月9號公布的數據,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警方拘捕6,022人,各種鎮暴彈加在一起,接近3萬枚。而警方呢,監警會接到了1784宗涉及警員的投訴,但是,因此被處罰的警員至今是0。如此懸殊的對比,實屬不正常現象。

香港人的五大訴求之一,就是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主要調查方向之一,就是調查警察暴力,但是香港政府不接受,堅持以「監警會」調查。

近日,香港「監警會」內的國際專家小組集體請辭,打臉香港政府。為什麼說打臉呢?因為他們全體證實辭職的理由是:缺乏必要的調查權力,無法完成巨大的調查任務,並且建議政府另設「獨立調查」。雖然監警會主席梁定邦否認他們是辭職,而只是退出階段性工作,但國際專家們的態度已經很明顯。大家可以去查,國際專家小組裡的人,個個都是司法界有名有姓的精英,絕不是感情用事的人,所以,這對當局不能正面回應民間訴求,是一種提醒,也是警告。

我們通過以上這些事例,可以了解到,香港抗爭者,面對的是這樣一個鐵板一樣的強權政府,那是什麼力量支撐他們「堅持到底」呢?

12月8號,2019「人道中國」年會,兩名香港年輕女性出席發言,她們都是「勇武派」抗爭者。其中化名「克莉絲」的女孩說,自己出身不關心政治的家庭,只有19歲,性格內向,在班上從不主動發言。8月以前她還是個「和理非」,但8月以後,就變成「勇武派」,是因為警方強化了對示威者的鎮壓,而北京和港府拒絕做任何讓步。

與她一同發言的另一位年輕女孩「愛麗絲」說:「我們的反抗很卑微,我們的力量很微小……如果我們在有民主的地方,我們就不需要用看起來很暴力的方法去抗爭。」愛麗絲形容,11月17號,她在理大面對距離自己只有十幾米的裝甲車時,感到猶如在天安門廣場,裝甲車要殺死他們,只需十幾秒,當時他們很害怕,但沒有想過後退。她表示,作為香港人,他們已經沒有退路。最後再說剛才提到的第一位女生克莉絲,她表示自己在今年8月後,開始變成「勇武派」,因為覺得之前的自己「那樣無用」,不管誰都不能去救。

過去半年,不知有多少香港人像這兩名女生一樣,被「逼上梁山」。

過去半年,當局嘗試過強硬,但是沒成功,接下來,繼續強硬,就會成功嗎?

極端惡毒,會激發人們心中的「善」;極端恐懼,會激發人們心中的「勇」。相生相剋,物極必反!當這兩樣東西占據了人們的心靈,對強權來說,將是災難性的。

宗教中所說的「大審判」,難道現在不是正在測量,每個人心中善與惡的尺度嗎?

~~~新拍互動~~~

現在我們進入「新拍互動」環節。

有一位香港觀眾Tabasu,給我們《新聞拍案驚奇》的臉書留言,傳來一段他在12月8號遊行的時候,於灣仔地鐵站附近,拍攝的一段手機視頻,內容是現場有人播放《願榮光歸香港》這首歌的配樂,然後大家跟著唱,現在我們一起來欣賞一下。

還有一位台灣觀眾,應該是一位有影響力的音樂製作人,最近聯繫我們《新聞拍案驚奇》節目,他計劃在本週,聯合一眾音樂精英,演唱台語版的《願榮光歸香港》,是有品質的專業製作,將在近期於《新聞拍案驚奇》節目中全球首播。請大家留意我們的節目,感謝這位台灣朋友,還有參與者的付出,我相信觀眾一定會很喜歡!有關這部作品的具體細節和背景,我們會在播放這部作品的時候,跟大家介紹。

在週一的節目中,我們提到了有關香港的,當時大家探討比較多的兩件事,一個是12月8日到底有多少人,還有當天在法院門外放火的是不是示威者。現在再說,有一點過時,沒必要說太多了,香港市民的聲音,全世界都聽到了。現在就分享幾則觀眾的有關留言。

觀眾Chau Ada說:大宇,有沒有人說,警察在12點左右封了兩條隧道的5條線,只剩一條線,車龍很長,過海巴士上全部滿人,在車上都等了40分鐘,過了海轉地鐵,都出不了地鐵,去不了維園,我女兒帶兩孩子出維園都等了2個鍾頭,我上完廁所後,走到橫巷遊行沒有走主幹道,都走了2小時,最少有145萬人。

觀眾「香港哈比小妹」說:大宇你好! 其實12.8當天的80萬人說法上,要搞清楚的是字眼上。民陣點算的80萬人,說的是從維園進後出發的人數,那個點算方法該是以維園草坪的空間來作為度量衡的。所以,12.8當天明明街道上可以媲美6月9日那天的103萬,但為何反而人流量少了?主要原因是沒點算從附近插隊加入的人流,如:天后、銅鑼灣、灣仔等等。

我在個人的推特上@newspeterli上,之前也發了一個有關投票,今天剛好截止。我的推特上人還比較少,但也有47位朋友參與投票,在我列的三個問題中,超過一半的人,51%,投給第二個選項,「不少於6月9號的103萬」,第二多的是第三個選項,差不多150萬,有38%的人投票,只有11%的人投給了第一個選項。

好了,這個問題不多說了。

我們週一的節目還提到在香港的法院門外縱火的人,是什麼人?很多我們節目的觀眾留言,都否定是示威者所為。

觀眾Jacqueline說:那些黑衣人一看就知是平日有健身的人。幾乎肯定是警察,香港的抗爭者個個很廋,我次次看視頻看警察追示威者都很難過,跑不過那些黑警,年輕人一定要練好身手。

還有一位Alexc觀眾提醒,說後來還有另一件案子,是警方發現「可遙控引爆」的土製炸彈,位置在灣仔的「華仁書院」外,12月9號發現,爆炸可達100米外,很危險。炸彈裡有十公斤炸藥,有鐵釘,還有能用電話遙控引爆的「電路板」。「華仁書院」校方說,沒有證據顯示這個炸彈是學校師生做的,也不宜立即聯想到任何社會事件。但《南華早報》10號引述警方消息說:這是陰謀炸彈攻擊案,原本要在12月8號遊行中使用,攻擊警察。

但截至發稿,案子還沒有定案,觀眾Alexc的留言提出疑點說:警察說發現了「可遙控引爆」的土製炸彈,卻在沒有引爆的情況下帶回警署裡,假如真的是抗爭者所為,那怎可能會錯過這個引爆機會呢?你說是不是?黑警冒認勇武做事的案例太多了,甚至在每天4點的警謊記者會上說漏了嘴,大紀元有片段,你可以找找看。

Alexc指的是這段影片:(***播放影片***)

另外,在前幾天的留言裡,又有幾位觀眾留言提到如何排除,可能因為催淚煙遺留在體內的毒素,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都是民間方子,大家還是謹慎對待,我們只是提供參考。

觀眾ah tong說:大宇,你是不是想知道怎樣清理身體內的二噁英,巨藻保健品可以清理,如果找不到,藍綠藻,或純綠藻也可以,最好是巨藻。

觀眾Dungdung Fei說:本人研究易醫已久,確實認同《生白蘿蔔榨汁加冰糖》這個偏方對排毒有效。我自小就知道吸了煤毒後,咽喉給悶著了,口含一勺子砂糖,迅即就舒暢。總之糖可以排毒,白蘿蔔有振肺氣之效,即如五行中的脾土生肺金,糖類歸脾潤肺。肺又主皮,所以因吸入催淚煙產生的皮膚問題,也可用甜品滋肺潤膚。

上次留言的Carmen說:大宇,白蘿蔔榨汁的確是一位老中醫告訴我的方法,在這兩年己救我多次,這方希望可以幫吸了催淚煙的市民排走毒素啊!謝謝你的報導!

在這裡再次感謝這幾位熱心觀眾的分享。

最後,分享一位持不同觀點觀眾的留言。

觀眾朱先生說:希望客觀一點報導,我看這節目說得比較主觀,基本上都是在各個方面找警察的不對,你們這樣和大陸的媒體有什麼不一樣。他們是不斷找抗爭者的問題和毛病,你們是不斷找警察的問題和毛病。這只是顯示你們各自的利益立場。真正客觀理性的報導才是民眾喜歡的和想要的!

我非常贊同朱先生最後一句,「真正客觀理性的報道才是民眾喜歡的和想要的」。至於其它的,我自己不評判。我相信,不同的觀眾,會對我們節目有不同的觀感和評價。其實朱先生說的只「找警察的不對」,我們還真沒有這樣做,事情是什麼就是什麼,擺出來大家自己看。您在我們的節目中可以看到大陸一樣的畫面,抗爭者堵路、在個別地方有使用汽油彈,但是在大陸的報導中,您絕不會看到警察追著抗爭者,在對方毫無還手之力的情況下,打頭,看不到,警察在抓捕女性抗爭者時的「鹹豬手」等等。我們把事情都擺出來給大家看,您看到後得出了什麼結論,可能事情就是那樣。有時找尋真相,可是真相就在那,我們自己卻不敢接受了,原因是,可能「真相」刺傷了自己「先入為主」的判斷,或是對一件事物的感性期待。也就是說,有時找到了真相,可是接受真相卻成了一件難事。

好,最後,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新唐人《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評論
2019-12-12 12: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