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五月康乃馨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白蓮花在晨光中。(fotolia)

  人氣: 40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五月春暉燦爛的日子,大家都在慶祝母親節,慈愛的光輝照耀在每一個孩子心上。早在古希臘就以康乃馨作為母親節的謝禮,象徵偉大,慈祥,溫馨,永不求回報的母親。儘管每個國家的母親節不同天,母愛的光輝,舉世稱頌,還有的人把慈愛散射四周。

一位67歲的阿婆,眼見自己88歲的母親因中風臥床已17年,怕自己步上老媽後塵,那種淒涼悲慘何以堪?所以很注意養生。自從老伴先走黃泉一步,兒女都已成長在外,起居更是格外小心,一切要靠自己。但生命有時是殘酷的,誰都經不起歲月的摧殘。阿婆腰椎間盤退化狹窄而沾黏,使得右腰酸痛麻至小腿,造成生活上很不方便,也很緊張,於是,女兒從南部帶她來看診。

純樸的農村婦女,都有著堅毅的精神。雖然阿婆不曾針灸過,只要病能好,她一概承受,吃苦耐勞的樸質劃在臉的皺紋上。老年人針灸,先補氣補血再論病。老年人補的是陽氣,陽是一種機動力,有陽氣在就有陽壽,陽氣盡了就成陰壽。囑咐阿婆:少吃會耗散陽氣的寒性食物和水果,以及會影響筋骨伸展力的食物:香蕉、竹筍、酸菜、牛奶。教阿婆自行作復健:躺在床上,先空踩腳踏車3下,再抱右膝扳向胸前3次,後放平,量力而為,不要勉強,來回作3次。最好左腿也一齊作,以防右腿不利,左腿受力過多,日後也會出問題。走路要用拐杖,減少腿力耗損。老年人腿的無力,是心氣不足的徵兆,要養心氣。

全交待清楚後,才開始針灸,採俯臥式,針背面。針灸處理:補陽氣,針百會穴;腰部沾黏,針腎俞穴齊下2針、秩邊、環跳、委中、崑崙穴皆針右邊;鬆筋,針兩側陽陵泉穴;補心氣,針內關穴。針了8次,走路已較順,阿婆又問可不可以針健忘?她最近忘東忘西,常在找東西,加針四神聰穴。針15次後,因阿婆各方面配合得很好,腰腿麻的狀況已痊癒。

之後,阿婆定時來保養,又加了眼睛模糊,針睛明、攢竹、養老、太陽穴;有時隨進香團掛香回來,常膝蓋小腿酸痛,針梁丘、犢鼻、足三里、陽陵泉穴。老年人一定要補腎以過晚年,針氣海、關元穴。日後,即使沒什麼症狀,阿婆仍定時來作保養保健,針灸成了她生活的一部份。長時間下來,也在診所交了不少朋友。隨著春去秋來,已過了3年多,阿婆不但常隨團掛香,參加老人會戶外活動,並且頭上的白髮,從後腦髮際開始逐漸向上翻黑,臉上的皺紋也漸漸撫平,鄰居朋友都說她回春了,晚上夜尿3~4次也減到1次,早就不用拐杖了,也自己會坐車來門診,她戲稱自己是快樂的老人。

每次阿婆來針灸,因為車班的關係,她都在門診時間前1個半小時就到了,就到附近市場轉轉吃個點心,有一次吃到好吃的蚵仔麵線,順便帶一碗給我,我跟她說:「太陽那麼大,還要排隊排很久,不要再買給我吃。」可是她那像慈母般的傻笑著說:「你把我的腿治好了,我現在很能走,也很能站了,你那麼辛苦,常忙得沒吃飯,吃個點心!」其實我不喜歡那油膩的食物,但盛情難卻,怕傷了阿婆的慈心,所以每次她來診的時間,一進診間就可以聞到一陣蚵仔麵線的香味。

有一次該到阿婆門診的時間,沒有聞到麵線香味,阿婆也沒出現。以往她若是有事不能來,都會先知會一聲,怎麼就沒消沒息的呢?第2次也是,心裡正惦念這位獨居老人,就接到一封信,是她女兒寫來的,信上說媽媽在過馬路時被汽車撞倒而往生了,因怕我擔心掛念,特別通知我。這突如其來的惡耗,實在很震驚!人生無常啊!讓91歲的老媽送70歲的女兒,結果阿婆比老媽早走!也很感謝她女兒的貼心通告。一束白色康乃馨,遙祝阿婆駕鶴西歸,一路好走。@

選自《明慧針道——運柔成剛》/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針道
明慧針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46歲女性美容師,在牙醫診所處理牙周病後,右側牙齒老刮到舌面,舌痛如針刺如刀割,痛苦不堪。她已找了好幾位牙醫治療,都說無解,只好求助中醫。
  • 一位56歲在公家機關上班的女性職員,身材高大、樂觀、個性急、工作能力強如戰將。健康檢查出患有甲亢而開始服藥。
  • 蓮花
    我對年輕人說:「以前家裡貧苦,無法培養你。你現有能力可以成就自己想要成就的事,你的潛力無限,不要再浪費時間作不必要的抗爭,拿你的實力給大家看,好不好?你知不知道《笑傲江湖》的任我行,他最令人膽戰心驚的,就是他的吸星大法功夫,專門吸取對手的內力,成就自己成為日月神教教主而獨霸一方,你也可以學別人的優點、專長,淬鍊成自己的風格。」他若有所悟的笑了笑!
  • 蓮花
    當蘇東坡在飽覽廬山千姿百態的奇絕後,在西林寺牆壁上題了一首千古流傳的名詩:「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當人在看人的外型時,也會因為角度不同而有天壤之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夜幕低垂時,為自己相貌飲恨啜泣。
  • 蓮花
    現代醫學隨著科技的發達,把疾病的病因、發展過程、癒後都研究得有條有理,醫學浩瀚,可是就有不按醫理進展的病情,是不是醫學遺漏了什麼重要物質?
  • 蓮花
    一位從南部來的45歲的女士,左邊乳房患癌症第一期,經過半年治療,情況算穩定,因經濟因素,回南部治療。
  • 一位59歲面色暗沉的男士,來治療右手右腳較無力的問題,調理一個月後,大致正常。有一天陪同的老婆突然問:「醫生,我先生有個毛病已40年了,一直治不好,可以請你處理嗎?」哇!40多年的病,那是什麼病?怎麼那麼棘手?我回答:「妳說說看。」
  • 蓮花
    一對恩愛的夫妻,從相愛到結婚,每晚是他們促膝談心的生命分享時光,巴山夜雨時,談的都是愛的樂章。可是自從愛的結晶出世,巴山夜雨的情趣就無法再享受了,因為小寶貝一到夜晚,就有好戲登場,怎麼會這樣?
  • 蓮花
    針灸完,我望著這個渴望被愛的小女孩,但願她能早日重回媽媽溫暖的懷抱。當晚我還特別為小女孩和她的媽媽祈禱,祈求上蒼垂憐這對迷失的羔羊!
  • 蓮花
    一位外表黝黑壯實,瘦而走路輕快的採藥人,外表看去約50歲,實際竟已是68歲,單身無親人。瘦瘦的,體重竟達60公斤,身高163公分。以採藥維生,大都為疑難雜症的病人找藥材,穿梭在高山峻嶺、海邊、沙地,甚至是墳場。風吹日曬雨淋,三餐不正常,常是饅頭野果充飢。被樹草割傷刺傷,只用膠布貼著,腫幾天也不理睬,有礙工作時才隨地找藥草外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