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上海囚徒求救信再揭中共奴工黑幕

人氣 2905

【大紀元2019年12月23日訊】12月22日,《星期日泰晤士報》報導了來自中國監獄的求救信息。倫敦南部的6歲女孩弗洛倫斯·維迪科姆在一張聖誕卡上發現,一組大寫英文字母寫道:「我們是在中國上海青浦監獄裡的外國囚犯。我們被強制勞動。請幫助我們,並通知人權組織。」寫信者還請收卡人聯絡英國記者韓飛龍(彼得·漢弗萊,Peter Humphrey)。

維迪科姆一家與彼得·漢弗萊取得聯繫,漢弗萊於是撰寫了那篇獨家報導。他表示,雖然無法確定求救信作者的身分和國籍,但他確信,「他們是在我2015年6月獲釋前認識我的青浦監獄的犯人。」漢弗萊曾在大陸被關押過23個月,其中9個月被拘禁在青浦監獄,他認為自己當年的案件是冤情似海。

求救信見諸媒體的同一天,卡片銷售商、英國最大零售商樂購(Tesco)(或譯「特易購」)迅速做出回應,宣布暫時停止在中國的一家工廠的生產,並展開調查。樂購發言人稱對這些指稱感到震驚,並說,「我們對使用監獄勞工深惡痛絕,絕不會允許其出現在我們的供應鏈中。」據悉,那張聖誕卡由浙江雲廣印業有限公司(Zhejiang Yunguang Printing)印刷,該廠距上海青浦監獄100公里。

求救信涉及重大問題 關乎世界

近年來,類似的求救信幾次在海外出現,引起國際關注,與之相連的法輪功受迫害案等人權侵害罪行也被一些媒體和人權機構披露。中共監獄奴工涉及幾個重大問題,事關全世界。

第一,大批囚犯在中共監獄中被逼長時間勞作,他們必須忍受惡劣的生產和生活條件,沒有報酬或酬金極低,有些人無奈自殺或因超負荷苦役致死。

2012年9月,一封來自中國青島監獄的求救信被一位住在美國的澳大利亞人發現。寫信人說,他在監獄工廠被強迫製造購物袋,每天工作13小時。2014年6月,北愛爾蘭時裝連鎖店的一名顧客在所購服裝中發現一張中文字條,上面寫著:「我們是中國湖北襄南監獄囚犯,長期生產出口服裝,每天勞動15小時,吃的是豬狗不如的飯菜,幹的是牛馬一樣的活。」字條頂端標著三個「SOS!」

第二,中共操控司法和監獄系統,刻意製造「罪犯」,買賣囚犯。例如,大批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被非法關押,他們根本沒有犯罪,卻被判勞教或判刑,因而成為中共製造業的「奴隸」。此外,奴工還可能包括異議人士、訪民、少數族裔等其他良心犯。中共通過奴工產品攫取巨額利潤,反過來利用這些資金加大迫害力度,加速發展奴工產業,不斷地擴大其奴工資源,形成惡性循環。因此,調查中共奴工黑幕,還必須調查淪為作惡工具的腐敗中共司法和監獄體系,調查與奴工相連的大範圍的人權迫害。

第三,中共以極低成本甚至是零成本在全國各地監獄發展奴工生產,將所產出的大批各類廉價產品向全球傾銷,以不公平的手段排擠掉其它僱用普通工人的競爭對手,破壞了正常的經濟秩序和交易原則。奴工產品在全球供應鏈中占有重要地位,因此,在與中共進行經濟貿易活動時,人們必須審視其背後可能隱藏的種種黑幕。

中共奴工產品調查報告

1. 中共在貿易戰中的祕密武器

2019年6月25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布了《中共國家監獄奴工產業》調查報告,副標題為:「中共在貿易戰中的祕密武器」。

報告指出,中國30個省、市、自治區目前至少有681家國有監獄企業,其「受害的主體有法輪功學員,還有正義律師等人權義士」。它們「是由監獄企業系統轉變成中共全國統一軍事化管理、司法機構直接領導、國家財政支持的國家奴工產業」。這些企業規模巨大,獲得國家經濟信息資源、經貿外交的支持和優惠政策,「形成了超級強大的、超越限制的經濟貿易實體,為中共的國際貿易經濟侵略提供了威力巨大的戰略武器」,「給國際勞工市場和經濟市場帶來巨大衝擊,」「打亂了市場經濟的正常次序」。

2. 中共奴工產品的危害

2018年3月26日,「追查國際」曾公布了《對中共監獄、勞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生產奴工產品的調查報告》,詳細介紹了大陸生產奴工產品的形式、規模(包括不同的生產地點)以及多種危害,例如:直接破壞了國內外人工市場和經濟市場的正常運作;巨額利潤的誘惑進一步加深了對在押人員的迫害;奴工產品嚴重威脅著消費者的人身健康等。

據報告所述,大陸產奴工產品逾上百種,遍及吃、穿、住、行、休閒娛樂等生活領域,包括名牌時尚商品。產品遠銷亞洲、歐洲、非洲、北美、澳洲、港澳、台灣等地。

報告還引用了明慧網對中國大陸36家奴工場所(包含監獄、看守所、戒毒所和已經解體的勞教所)進行統計後發表的《中共監獄奴工勞動調查報告》的部分內容,其中提到,在中國大陸,在押人員每天被強制工作時間10~19小時不等,「生產任務繁重」時,甚至連續幾天幾夜不得睡眠。拒絕勞動或完不成定量者經常遭受毆打、電擊等酷刑。

中國奴工的證詞

來自長春的法輪功學員馬海燕於2000年被關押在黑嘴子勞教所,她告訴大紀元記者,在那期間,她從早上6點起床做奴工,一直工作到晚上9點,中間沒有休息,上廁所都是集體去、集體回,也沒有休息日。她說:「一點報酬都沒有,我們幹得越多,勞教所的大隊長分得越多,我們白幹。」

湖南郴州法輪功學員王福花告訴記者:「我去過的看守所全部都會押著我們去做奴工。」在郴州的看守所,她們被要求製作放在聖誕樹上的小燈泡,女工人被規定平均每天最少要完成4000個,年輕人平均一天要做五六千個。她說:「燈絲都是很細的,穿不好的話很容易把手的皮磨破,會很痛。我們從天剛亮就開始穿,一直要穿到晚上八九點,中間都不會有休息。」

在廣州的一個收容所裡,王女士被逼串珠子,「要串很多很多,有人不做的話就會被電棒電。我聽到過悽慘的叫聲。」

大連法輪功學員王春彥曾被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後來逃亡美國。她回憶說,「在監獄,奴工沒有報酬,完不成任務時還要扣分、罰款,直至用鐵錐子扎頭、用電棍電頸部、用皮鞭打,還被禁止買生活用品、不許洗澡等。」

王春彥曾在三監區(也叫「出口監區」)生產出口歐美的服裝,她說:「三監區經常有自殺的,我在那裡時就有一個叫陳小麗的,是一個25歲的女孩子,因為經常完不成產值壓力很大,過度失望的她於2004年上吊自盡。」

結語

中共這些年高調吹噓「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成績」,事實上,所謂經濟「奇蹟」的一大部分就來自壓榨數百萬奴工的「血汗工廠」。中共迫害人權在先,再以迫害和剝削所得利誘外國政府和商企,換取它們對中國的人權問題默不作聲,尤其對數千萬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視而不見,成為邪惡幫凶。這是在踐踏人類的道德良知。

由於中共竭力掩蓋犯罪事實,目前關於大陸監獄奴工的調查資料僅是冰山一角。一再出現的跨海求救信應當引起人們更加嚴肅的關注,國際社會應當即時採取行動,杜絕中共監獄奴工產品,制止中共人權迫害,共同維護正義、恢復全球正常的商業運作。#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追查國際調查報告 揭中共監獄奴役法輪功學員
中共「奴工」買賣的罪惡(2)
追查國際主席:中共奴工產業危害美國及世界
《求救信》引發西澳人關注中國人權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李克強為何去三星堆 侵台有時間表?
【秦鵬直播】反擊黨媒圍攻 特斯拉拋「黑匣子」
【有冇搞錯】博鰲論壇越來越冷 習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視界】海外餐館爆竊密 習自曝7致命弱點
【時事縱橫】氣候峰會成吹牛會?蓬佩奧發警告
【探索時分】蝙蝠俠戰艦:朱姆沃爾特號驅逐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