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共同核心標準仍在破壞美國教育

這是探究美國公立教育起源系列文章的第11部分

人氣 747

【大紀元2019年12月29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lex Newman撰寫/原泉編譯)也許沒有什麼比「共同核心標準」(Common Core standards)更能使美國人從對政府教育的麻木狀態中甦醒過來。所謂的「共同核心標準」是由左翼奧巴馬政府悄悄強加給國家的,用稅收的錢來「行賄」,並且是強制性的。人民對此感到憤怒﹐川普(特朗普)稱這些標準是「一場徹底的災難」﹐但憤怒只觸及了問題的表面。

儘管公眾對低標準以及聯邦資助的精英將教育集中化感到憤慨,但這種毒害性的做法已深深滲透全美。常常以各種新名稱出現的「共同核心」嚴重破壞了由集體主義者創建的本已糟糕的教育體系。聯邦政府資助對該計劃的調查顯示﹐破壞還在繼續。

美國選民對該計劃表示強烈的憤慨。2014年,這種憤怒達到頂點,蓋洛普就公立學校的年度民意調查顯示,將近三分之二的美國人反對「共同核心」,只有大約三分之一的人支持。唐納德‧川普總統抓住時機並公開呼籲廢除它,此舉也將他送進白宮。

川普說,從「共同核心」﹑「不讓一個孩子掉隊」(No Child Left Behind)到「力爭上游」(Race to the Top)﹐這些教育計劃剝奪了父母和當地學校董事會的決策權。「這些計劃使教育部的進步派灌輸而不是教育我們的孩子。他們的所為不適合美國的治理模式。我完全反對這些計劃和教育部。這真是一場災難。我們不能繼續辜負孩子們﹐他們是這個國家的未來。」

川普說的當然是對的。他的話能引起眾多美國人的共鳴也就不難理解。老師、父母和納稅人都非常憤怒。在美國公立教育的歷史上,「共同核心」已淪成無與倫比的政治毒物,這是有充分理由的。

首先,該規劃公然違反美國憲法,在國家一級集中控制教育。公眾調查顯示,只有極少數的美國人(約15%)認為聯邦政府應該決定課堂上的教學內容。絕大多數人認為,這應由當地民選的學校董事會負責。

在本系列有關教育的第10部分中,我們探討了聯邦政府逐步接管教育的歷史。「共同核心」不是教育聯邦化的開始,而且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它也不會是終結。實際上,通常將其描述為問題表現出來的「症狀」,而不是問題本身。

*對教育的嘲諷

這些標準的另一個主要問題是,「共同核心」是對真正的教育的嘲諷。事實上﹐「共同核心」驗證委員會中僅有的兩個學科專家都拒絕簽署該計劃,由此從教育的角度可以理解這些標準有多麼低劣。

阿肯色大學(University of Arkansas)教育學榮譽退休教授桑德拉‧斯托茨基(Sandra Stotsky)博士是該委員會的英語文學專家﹐她強烈地拒絕簽字。她說,「共同核心」最大的問題之一是「既減少了文學閱讀,又減少了培養孩子批判性思維能力的機會」。

斯托茨基還抨擊了用奧巴馬簽署的行政令和環保法規作為閱讀材料來取代偉大的文學作品的做法。這位英語專家補充道﹕「這些標準是由那些不在乎寫得有多差的人草率編寫的」,斯托茨基並不反對國家標準本身,但她在美國的立法機構作證反對「共同核心」。

同樣,荒謬的「共同核心」的數學標準一直是無休止的笑話的主題,但不幸的是,在美國青少年中大規模出現這種情況,絕非是件可笑的事。「共同核心」驗證委員會的唯一數學家,斯坦福大學的詹姆斯‧米爾格拉姆(James Milgram)博士明確而有力地反對該標準。

他解釋說﹕「核心數學標準反映了非常低的期望。」他說﹕「它們儘可能不具挑戰性,缺點非常嚴重。」確實,數學中存在「實際誤差」,他補充說,這些標準「在數學上既不正確也不特別清楚」。

甚至有些參與制定標準的人士都站出來發聲。例如,國際知名的閱讀專家路易莎‧莫阿特斯(Louisa Moats)博士曾為「共同核心」的閱讀標準做過貢獻,她不斷警告﹐如果實施這個國家計劃﹐孩子們將不會掌握正確的閱讀方法。莫阿特斯博士在接受採訪時說﹕「當時我的警告和抗議被忽略了。」

然而,儘管有這些以及來自最傑出專家的許多其它警告,但教育機構在財源滾滾的聯邦稅收和微軟億萬富翁比爾‧蓋茨(Bill Gates)數十億美元的支持下,還是繼續在美國施行該計劃。即使在川普政府執政期間,這些標準依舊存在。

「共同核心」在營銷上將自己包裝成使美國人「為大學和職業做好準備」,而事實恰恰相反。例如,今年發布的ACT標準化考試結果表明,想上大學的美國高中生ACT成績史上最差。

正如批評家警告的那樣,隨著「共同核心」加速破壞教育體系,已經比前幾代人蠢笨得多﹑受教育程度低的美國學生在學業上持續退步。最新的國家教育進步評估(NAEP)顯示,超過三分之二的美國八年級學生甚至不精通任何主科。

聯邦政府也很清楚這一點。在今年由「標準﹑統一﹑指導和學習中心」(C-SAIL)進行的一項聯邦政府資助的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了意想不到的結果。簡而言之,調查得出的結論是,「共同核心」對英語文學和數學方面產生了「重大負面影響」。其中一位研究人員宋夢玲(Mengli Song)補充說﹕「共同核心的負面影響程度隨著時間而增加。」

其他專家們強調了灌輸的部分。英語終身教授﹑自由項目學院(FreedomProject Academy)主任杜克‧佩斯塔(Duke Pesta)博士是共同核心的專家之一,他已經在全美就標準問題發表了數百次演講,這些演講在網上已有數百萬次的瀏覽量﹐對他的評估不能再糟糕了。

他告訴《大紀元時報》,「共同核心」制定者的目標之一就是向美國兒童灌輸進步派的意識形態。聚焦教育、頗受歡迎的《杜克博士秀》(Doctor Duke Show)主持人佩斯塔博士解釋說:「共同核心在各個州改頭換面,愚弄人們以為它已被棄用﹐這是他們轉變美國教育的更廣泛運動的關鍵部分。」

「『共同核心』不僅是弱化標準﹐它還與課程﹑教學法﹑教師培訓﹑高水平的標準化測試和數據收集綁定,具有進步和集權主義的典型特徵,旨在推動左翼和社會主義的『社會公正』教育﹐以廢除傳統的基於知識的教育。」他繼續說道﹐「社會公正教育將公立學校的教室變成了宣揚激進政治的場所,這種教育侵蝕家長的權利,並試圖使學生沿著進步主義(progressive)路線而變成社會主義者。」

在演講中,佩斯塔博士列舉了被「共同核心」所規范的教科書和材料中無數此類危險的例子。假歷史、偽科學、出現在數學題中社會公正的宣傳,極其過分的「閱讀」作業。幾乎每個公立學校孩子的部分參與的父母也都看到了這一點。

*「共同核心」的啟源

「共同核心」的歷史也被刻意模糊化。為了規避聯邦法規禁止美國政府直接干預學校的教學內容,「共同核心」正式創建是由聯邦資助的﹑位於DC的貿易組織的指導下進行的,包括全國州長協會(NGA)和州立學校首席官員委員會(CCSSO)。

正如批評家所說,奧巴馬政府隨後從所謂的「刺激計劃」動用資金「行賄」並威脅利誘,甚至廢除布什政府「不讓任何孩子掉隊」的法規,迫使各州接受它。幾乎每個州都屈服了,甚至在少數幾不服從的州中,「共同核心」也通過後門攻陷了這些州。

「共同核心」由「Achieve公司」炮製,該組織由美國和全球精英所控制,其最高領導人公開倡導廢除地方學區,並將所有教育的控制權國有化。該組織還創建了「新一代科學標準」(Next Generation Science Standards),該標準是如此荒謬,甚至都沒有引用所用科學方法的文獻出處。

但是,教育走向國有化甚至全球化的道路並非始於「共同核心」。實際上,在這個想法之前,聯邦政府就已利用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總統的「目標2000」(Goals 2000),隨後喬治‧布什(George W. Bush)總統的「不讓任何孩子掉隊」的法令幫助美國教育集中化。

在這兩個計劃之前,老總統布什推出了被稱為「長期國家戰略」的「美國2000」(America 2000)法案,以實現老布什提出的「教育目標」。在推銷該計劃的峰會之一中,與美國教育部和國家教育協會(NEA)合作的雪莉‧麥庫恩(Shirley McCune)解釋說,這不僅關乎教育,而且關乎「社會全面轉型」。

她說﹕「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新時代。」她吹噓正在進行的「人力資源開發重組」。麥庫恩繼續說,學校的兩個主要功能之一是「讓學生不是為當今社會,而是為20、30、40、50年後的社會做好準備。」

她補充說:「因此,我們必須預見未來,然後回過頭來,想清楚我們今天為此需要做什麼。」她沒有解釋使用哪種預測方法﹐「這就是預期的社會化,或學校的社會變革功能。」

也許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她透露:「課程的革命是我們不再向孩子傳授事實。」這是因為「我們幾乎不可能猜測他們需要哪種事實,」她沒有解釋孩子們在不知道事實的情況下如何思考或有一個參考框架。

在本系列的下一篇文章中,將更深入探討「共同核心」與正在進行的教育全球化之間的聯繫。有趣的是,根據撰寫聯合國全球教育課程的前聯合國助理祕書長羅伯特‧穆勒(Robert Muller)的說法,聯合國的「世界核心課程」正是基於啟用了麥昆和艾利絲‧貝利(Alice Bailey)的同一位玄學學者的教義。

另外,本系列中的另一篇即將發表的文章將研究政府在數據收集和數據挖掘方面的爆炸性增長。如果不了解有關當局和與他們合作的裙帶公司獲取大量兒童的個人信息的做法,就不可能真正了解「共同核心」以及在教育界正在發生的事情。

目前,至關重要的是美國人要了解一些重要事實﹕「共同核心」仍然存在,仍然以工業規模阻礙兒童的發展,推廣者還希望染指非公立學校的學生。目前還沒有能夠很快廢除它的計劃。所有這些都是有據可查的事實。

但是,認識到「共同核心」不是問題本身而是問題的症狀這一點也至關重要﹐這在本系列文章的前10部分中已經探討過了。正如奧巴馬所說,這只是「從根本上改變美利堅合眾國」的下一步。

廢除「共同核心」會很棒。但遺憾的是,它不會解決政府的教育系統的問題﹐這個系統通過毀掉美國兒童而毀掉美國。這需要更根本的改革,從根上解決問題。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亞歷克斯‧紐曼(Alex Newman)是屢獲殊榮的國際新聞工作者、教育家、作家和顧問,並與他人合著了《教育者的罪行:烏托邦人如何利用公立學校摧毀美國兒童》。他還擔任自由前哨媒體(Liberty Sentinel Media)的執行長,並為美國和國外的各種刊物撰寫文章。

本文中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美國中小學共同核心標準再起爭論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19):教育篇(下)
州長坎普希望消除「共同核心」 教育標準
【名家專欄】美媒「政治」被指與中共結盟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電話會議錄音外洩 CNN徹底慌了
【財商天下】中澳開打貿易戰 澳「核彈」在手
【十字路口】Dominion母公司收巨款 中共操控?
【重播】鮑威爾林伍德喬州新聞發布會
【微視頻】巴爾說什麼?美聯社斷章取義下結論
【直播】白宮發言人麥肯納尼新聞發布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