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中華文化‧書法‧名家名帖

顏真卿《祭姪文稿》至情至性震動千古

作者:踏雪飛鴻
唐 顏真卿書《祭姪季明文稿》。臺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76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顏真卿祭姪文稿》是「天下三大行書」之一。有人將此書跡與另外二大行書的風格作比評,說王羲之《蘭亭序》是超凡雅士的風格,顏真卿《祭姪文稿》是忠義聖哲的風格,蘇東坡《寒食帖》則是學士才子的風格。這天下三大行書各自在中國書法史上展露璀璨的亮點。

顏真卿與《祭姪文稿

《祭姪文稿》是唐朝忠義聖哲顏真卿為年輕殉國的姪子寫的祭文草稿。《祭姪文稿》是行草體的書跡,乍看之下通篇字跡潦草、凌亂,處處塗改、圈改,卻被元朝書法家鮮于樞評為「天下第二行書」,也揚名到海外,倍受到後世推崇。《祭姪文稿》為何會有這樣美好崇高的令譽?因為《祭姪文稿》在表面的拙與亂之下,掩映的是亂世忠臣義士的哀傷、血淚──對壯烈殉義的姪子至情至性的哀悼!顏真卿心中經年累月潛藏壓抑的哀與痛,就在書寫祭文的這一瞬間,猛烈迸發!他錐心刺骨的悲慟付諸祭文,宛然化成聲聲霹靂、道道閃電,震顫心顏,震動千古!

顏真卿版刻像,取自明天然撰贊,弘治十一年重刻本《歷代古人像贊》。(公有領域)

顏真卿五十歲時寫了《祭姪文稿》,祭文背景起因是「安史之亂」(起於唐玄宗天寶十四年,歷時九年)。在這場導致大唐衰落的大亂中,顏真卿與從兄顏杲卿首唱義兵,發動正義的討伐。顏真卿與顏杲卿同五世祖,出於文儒世家。在文天祥的《正氣歌》中說到忠臣義士氣節,在唐朝「為顏常山舌」,所說顏常山就是常山太守顏杲卿。顏真卿的姪子顏季明是顏杲卿的少子。

國難當前  殉義忘身

天寶十四年安祿山亂起,當大唐各地將領節節敗退、東京洛陽之時,顏杲卿與長史袁履謙設計擒殺賊將李欽湊,並將賊將何千年、高邈送京師,並且攻克趙州、鉅鹿、廣平……等等十四郡,大大震懾了安祿山。顏杲卿曾令季明傳言顏真卿密謀共同討逆。該年年底,顏真卿在平原郡(今山東省陵縣)起義兵,奮戰克逆賊。

後來逆賊史思明和蔡希德合攻常山郡(今河北定縣)時,杲卿日夜激戰,然而城中兵少,求援於之前共謀討逆的河東將軍王承業,王承業私心想邀功,不願出兵相救。「賊臣不救,孤城圍逼」,戰到最後,孤城中井水枯竭,糧食和箭矢全部用盡。後來城陷,顏杲卿被抓。

逆賊以他少子季明的生命要脅他投降時,顏杲卿看著凶刀架在季明的脖子上,依然絲毫不為所動。逆賊斷了季明頭顱,把顏杲卿俘至洛陽。安祿山見了他時,就罵他不肯為其效忠,顏杲卿義憤說道:「我世唐臣,守忠義,恨不斬汝以謝上。」怒不可抑的安祿山把他捆綁在天津橋柱上,把他的肉一段一段割下來吃。顏杲卿旁若無人盡屬逆賊安祿山的罪狀,罵不絕口,逆賊就鈎斷他的舌頭。顏杲卿形體陷於鋒刃,忠義行於顏色,巍巍立於天地。

這一天,顏杲卿悲壯殉國,長子和近屬皆被害,死亡幾十人。唐肅宗乾元元年,季明的兄長泉明攻陷常山之後,攜回季明靈柩(首襯),然而頭以外的屍骨仍不得尋。顏真卿摧肝痛骨,就在蕭索催人的九月之秋,寫下「撫念摧切,震悼心顏」的《祭姪文稿》。

撫念摧切 震悼心顏

文中說姪子季明自幼就品德出眾,家族都很欣慰有這個瑩潔似寶玉、德馨如芝蘭的後代。季明在家族的眼中有如「宗廟瑚璉(*祭祀重器),階庭蘭玉」,將來必當能承擔重任。年紀輕輕的他,與父兄死守常山,遽然間遭逆賊荼毒,又遇「逆臣不救,孤城圍逼,父陷子死」,死時還屍首不全。顏真卿思念即此──「念爾遘殘,百身何贖?」嗚呼哀哉!感天動地!那時的國家社稷,也處在「巢傾卵覆」的危機中,「誰為荼毒?」是誰危害了天下蒼生和各戶家庭?顏真卿對姪子淒淒楚楚的哀悼,對亂臣賊子震天動地的義憤,都化入斯文,至情至性的哀憐和忠義氣節穿透時空,感動世世代代的人。

《祭姪文稿》書跡之美

唐朝書法家顏真卿行書《祭姪文稿》,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元代書法家鮮于樞評贊:「祭姪季明文稿(*《祭姪文稿》),天下行書第二。」

乍看《祭姪文稿》,紛亂、雜沓,匆忙倉促起稿的痕跡顯露,文間情感迸肆赫然在目。從書跡用筆的墨色枯淡,可以推想其一氣呵成的情境。一般行草宜燥潤相雜,潤以取妍,燥以取險,然而,本文完全不在此規矩內。文中迸然發散、沛不可抑的情感潤飾著枯筆、燥墨一瀉千里。顏公「撫念摧切」的心緒,讓沾墨都顯得多餘,他以大量枯墨的筆觸自然表現了自己「哀悼心顏」,文章、筆墨與心思合一,達到了至高的境界。

其實,細看之下,會發現顏公驅策枯筆猷然表現出各種筆致的變化,字裡行間,肌骨豐神具足,行書的速度與靈動力十足,遒勁流麗自然流露。這也是顏公的功力根底的實現。我們看到文中「父陷子死」用了重墨,一直連貫到「巢傾卵覆」,這也是本祭文中情感最濃稠之處,在枯筆淡墨的基礎底蘊上,得見穠纖間出,血肉相連。

「父陷子死」在《祭姪文稿》中用墨特別深重。《祭姪文稿》局部(公有領域)

人們一般對顏真卿的楷書(即真書)印象深刻,《書斷列傳》說張旭書得筆法,傳崔邈、顏真卿。明代書法、書論家項穆評《祭姪文稿》說:「舒和遒勁、豐麗超動,上擬逸少」(*《書法雅言》),讚賞顏真卿的行草上追王羲之。

明代張紳《法書通釋》說顏真卿是「書中得仙手」,得法後,自變其體以傳後世。宋人姜夔《續書譜·用筆》說:「歐陽率更(*歐陽詢)、顏平原(*顏真卿)輩以真為草」,也就是說顏真卿以真書的用筆法作草書、行草,「熟習精通,心手相應,斯為美矣。」在《祭姪文稿》中我們也看到了顏公以中鋒用筆貫串全篇,一氣呵成,筋骨老健,風神灑落。

古人品書跡格調,貴在「人品高」。顏公清高忠烈傳頌千古,顏氏一門光風霽月的亮節貫穿《祭姪文稿》一文,感動千古後人。

附:《祭姪文稿》文

《祭姪文稿》是顏真卿留下的真跡手稿,也稱《祭姪稿》、《祭姪帖》全文共二十三行、二百三十四字。全文如下:

維乾元元年,歲次戊戌,九月庚午朔三日壬申,第十三叔、銀青光祿(脫字「大」)夫、使持節蒲州諸軍事、蒲州刺史、上輕車都尉、丹陽縣開國侯真卿,以清酌庶羞,祭於亡姪贈贊善大夫季明之靈:惟爾挺生,夙標幼德,宗廟瑚璉,階庭蘭玉。每慰人心,方期戩穀,何圖逆賊間舋(*同「釁」)稱兵犯順。爾父謁誠,常山作郡;余時受命,亦在平原。仁兄愛我,俾爾傳言。爾既歸止,爰開土門,土門既開,凶威大蹙。賊臣不救,孤城圍逼,父陷子死,巢傾卵覆。天不悔禍,誰為荼毒?念爾遘殘,百身何贖?嗚呼哀哉!吾承天澤,移牧河關。泉明比者,再陷常山,攜爾首櫬,及茲同還。撫念摧切,震悼心顏。方俟遠日,卜爾幽宅,魂而有知,無嗟久客。嗚呼哀哉!尚饗!

參考資料

《全唐文》
《舊唐書》
《新唐書》
《書斷列傳》
《書法雅言》
《法書通釋》
《續書譜》
@*#

-點閱【 璀璨中華文化 】的亮點系列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為了追尋人類存在的真相,李奧納多從人體外在的生理形式回歸到人類的心靈層次。他在研究過肌肉骨骼系統之後,推測如果深入研究神經系統,應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釋情緒對人體表情的影響。然而,研究過神經系統後發現,仍不足以證明神經系統是影響人類情緒最主要的原因,李奧納多知道還有更深層的東西直接負責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的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水溝邊的竹蔭下,有一大群落的蜘蛛百合正盛開著花。這些花平日乏人照顧,沒人整理,因此就沒秩沒序的恣意亂長;加上葉片粗厚,且混有些許的腐葉味道,因此也沒有人多加理會。就像現在,它們正忙著開花,有濃郁的香氣襲來,只是它們又像是有毒的植物,就無法吸引路人的眼光。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