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兒子見到了他未出生的小妹妹

文/孔華
小天使雕像 (fotolia)
  人氣: 30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我結婚後,沒等到准生證就懷孕了,當時也不敢聲張。因為本村有一年輕夫妻,在沒有准生證的情況下懷孕後,被管「計劃生育」的幹部知道了,硬是按「政策」辦事,把已懷孕幾個月的小媳婦拖走做了引產。村裡還有一家媳婦懷了二胎,不得不成天東躲西藏,後來在玉米地裡被人發現了,也被強行拖走做了引產,當時那嬰兒都快足月了。

1997年2月,我在家裡生下了兒子。沒有准生證、出生證上不了戶口,丈夫只好拖關係花錢找人,總算上了戶口。

1998年底,我又意外懷孕,只能去做流產。我選擇了藥物流產,吃藥後三天就能將胎兒流掉。

吃藥的第二天夜裡,肚子疼得我翻來覆去睡不著。半夜我兒子起來要撒尿,我就把他從小床上抱下來把尿。之後我剛要把他放回小床上,他突然指著小床說:「那兒有個小妹妹在哭呢,臉上嘩嘩流血。」

大半夜聽孩子說這話,我和丈夫都嚇得毛骨悚然,這麼小的孩子也不可能說瞎話呀!

吃藥後第三天,那個還沒成形的小胎兒就排出去了。傍晚,兒子在床上蹦來蹦去地玩,突然指著屋子上空說,「媽媽你看,那個小妹妹在飛呢。」後來他又望著上面說:「那小妹妹飛走了。」

兒子居然看到了他的被打掉的小妹妹!老人們常說小孩眼淨,可以看到大人看不到的東西。那時我才相信,墮胎確實就是殺生!可惜無神論的危害,現代很多人都意識不到。中共的「計劃生育」政策,以國家之力,殺害了多少人啊!@*#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講一件我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我25歲,大學剛剛畢業,留在北京工作。我老家在北方一個山巒包圍的狹長盆地中,這裡平均海拔超過1100米,水草豐美,牛羊眾多,從戰國起就是有名的「皮都」,家家也多供奉著各類「地仙精靈」的造像。
  • 1999年8月,我在北京房山看守所,認識了一個房山的大姐,玩牌賭錢進來的。她講了一個自己家的故事:
  • 在房山看守所時,有個當地的中年婦女,大家叫她陳大姨兒,我記得好像是上訪進來的。一天大家閒聊,有個女人抱怨她婆婆如何不好。
  • 在房山看守所時,進來一個哭哭啼啼的女子。因為離婚的財產糾葛,她用刀把前夫弄傷了,其前夫告她故意傷害,她就被抓進來了,她覺得特別不公平。
  • 我父親是山西大學油畫專業的,後來在山西大同當美術教師,經常去雲岡石窟、九龍壁等古蹟臨摹寫生。作為一個無神論者,父親有很多事解釋不了。比如他曾去修復永樂宮壁畫,黃昏收工後,又進大殿臨摹,突然感到身後站著一個人,在他後面吹氣,嚇得他跑出了大殿;父親還喜歡畫佛像,有一次畫好一個佛像,竟看到佛像發出了層層金光。
  • 我出生在一個藝術家庭裡,從小就喜愛畫畫兒,父親常帶我去寺廟臨摹佛菩薩的壁畫。上世紀70年代很少有旅遊的人,我經常一個人在寺院裡跑著玩。有一次跑進一個大殿,看到把門的那些泥塑金剛都瞪著眼睛看我,就跟活了一樣,嚇得我拔腿就往外跑。
  • 一個善念、最純真不求回報的一個善行,多少年後,就在「要命」的時刻,驀然,得到最令人驚喜的意外回報!誰主宰了超時空的連繫呢?報恩,又怎會適時地巧合發生呢?
  • 宣城太守仁心愛護蜜蜂得到了意外的恩報,因為那些小生物竟然「記得」他的善舉;急躁易怒氣的都尉用熱水澆灌蜂巢燙死蜜蜂後,惡報上身意外得讓人懾服;萬物有靈,能感應善惡,在小生物身上也能得證!
  • 二零零三年就在薩斯在中國橫行的時候,俄羅斯《生命與安全》雜誌在二零零三年第三期上刊登了一篇《SARS——遠遠不僅是病毒》的文章。作者名叫固班諾夫·B.B.,是俄羅斯社會生態學國際研究院的學者。
  • 不料,徐栩棄官離開的當天,蝗蟲即刻返飛到小黃縣。刺史豁然意識到,自己幹了一件錯事,滿懷慚愧向徐栩道歉,請他返回縣衙復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