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習近平6年「全民脫貧」期限近 各地政府忙造假

1月13日,貴州女大學生吳花燕因貧病離世,年僅24歲。(視頻截圖)

人氣: 1370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2月05日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015年11月提出「2020年全民脫貧」的政綱。如今2020年將至,許多地方官員擔心因無法達到要求遭到問責,而紛紛演戲造假。外媒質疑,所謂2020年消滅絕對貧困人口,是否夢一場呢?

官員演戲 應付檢查

中共官員在扶貧中造假被指是官場常態,連在官方的通報中也屢見不鮮。在12月1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通報的典型案例中,其中一例是江西省萍鄉市蓮花縣委原書記劉鄉,弄虛作假應對「貧困縣脫貧摘帽驗收檢查」受到處分,引發關注。

通報稱,劉鄉公開在會上總結了四條忽悠脫貧檢查組的「過關訣竅」,即人為控制抽檢比例、提前規劃迎檢路線、電話查訪確保百分百滿意率、配齊舊用品避免「穿幫」等。劉鄉又耗資153萬餘元為貧困戶購買舊的生活用品。

圖為被中紀委通報的劉鄉(中),在一次貧困戶走訪中。她的做法,也被指僅僅是官場常態。(蓮花縣官方發布/2017年3月)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來自甘肅的馬先生的話表示,劉鄉的做法只是所有地方政府共同的做法。中共鼓吹和進行了六年的所謂精準扶貧,對絕大多地區根本沒有帶來什麼實質性的變化。

一份來自四川達州體制內的「迎檢」消息顯示,當地官員們將上級檢查人員的做法,快速傳給相關人員。這些扶貧人員被要求嚴格對照上級檢查標準,不得馬虎。比如他們會檢查吃(包括油、鹽、米、肉、蛋、菜)、穿(過冬的棉衣)、蓋(床以上的被蓋),還要求裝米必須用米缸,盒子必須在合適的位置,包括家電,衣櫃內外、廚房、廁所等都會被拍照。

來自汕頭市區的郎先生披露,身邊很多人都下崗了,這邊工業區很多工廠都關掉了,「就他們說,要什麼達到小康水準啊,然後什麼上級的人來檢查,然後他們就會給他們發衣服,給他們打掃乾淨,讓他們演這場戲,所以他們的宣傳實際上都是演戲的。」

他說,即便是汕頭這樣的東部發達地區,因經濟下行,當地更多人陷入困境。像他這樣常年有病的城市貧民,得不到低保,更無人關注。一家兩人只有未成年的女兒有400元低保生活津貼。

郎先生表示,自己在城市裡生活,常年生病,找工作人家都不要,低保也沒有,但其女兒一個月有400多塊錢(低保)。

因拆遷、迫害等致貧情況 官方禁報

除了大批農村和城市貧困人口之外,自由亞洲報導說,還有一批因政府拆遷、迫害等而迅速跌落貧窮線之下的基層民眾,則一直被中共官方禁止提及。

山東臨沂蘭山區七里溝村遭強拆的維權人士王一雯說,「我們村總共是四千多口人,百分之八九十的我覺得都達不到吧。小康水平一個家庭的收入應該是三十萬左右啊,我們連三萬也達不到呀。」

她說,政府大範圍強拆開始後,原來村民們有的福利都漸漸消失,很多失去土地的村民也失去了經濟來源。而像他們這種拒絕妥協的人,不但得不到扶貧幫助,甚至連基本的生存條件都被剝奪,也不允許媒體報導他們的處境。而且這樣的情況很多。

王一雯說︰「我們拆遷已經接近五年了,這五年我們都是沒有工作的,他們不讓我們幹。你想我弟弟的這個病花了接近八十萬,全是問我舅舅、我姨湊的。村裡、辦事處裡任何救濟都沒有的,村裡發點油、面,一個月一個人也就幾十塊錢吧,還有煤氣票三年沒有給發了。」

同為七里溝村村民的鄭女士也證實了這個說法。她表示,自己家族中四十多口人,都因為官方強拆而陷入困境。

各地政府採取各種手段「強制脫貧」

據世界銀行(WB)數據,截至2017年,依中共官方貧困線的標準,中國還有3.1%的人口處於貧困線以下,人數逾3000萬,這些人口的年均收入在2300元以下。

習近平2015年11月提出,2020年所有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邁入全面小康社會;2018年新年再表示,2020年「徹底脫貧」。今年11月29日,中共國務院扶貧辦洪天雲在一次研討會上宣稱,到今年底95%貧困人口將脫貧,90%以上的貧困縣摘帽。

外界輿論認為,多少人脫貧,民間無數據可查,而披露出的個例顯示地方官員只關心應付上面檢查,並沒有實際幫助貧困戶脫貧。

據《寒冬》報導,為完成習近平2020年全面脫貧計劃,中共各地政府採取各種荒唐手段企圖令當地貧困戶「強制脫貧」,使得貧困戶負債累累,更有老人因此自殺身亡。

報導舉例,2019年2月21日,河南省商水縣譚莊鎮某村一些村民發現一名九旬老人在自己的小屋裡上吊自盡。由於當地政府為實現脫貧定額,命令她搬出小屋與子女住,但老人跟兒子合不來,因此絕望而死。

再如,河北省的一位農民敘述她「被脫貧」的慘痛經歷。她因丈夫臥病在床,一兒一女也都有病,家裡負債累累,無止盡的醫療費和高利貸讓她幾近精神崩潰。2016年,他們一家被列入貧困戶。當地政府多次逼他們搬離窯洞,住進新房以完成脫貧任務,但新房連窗戶都沒有,之後他們舉債裝修。新房牆上掛著一張2018年政府幫扶補貼項目的卡片,包括醫療保險,養老保險交費補貼,醫療保險交費補貼等,但其實他們一分補貼都沒拿到。

舊債加新債,生活更加困難。村長還要求他們,遇上級檢查就說年收入幾萬,生活和孩子上學都有政府補貼。就這樣,他們成為又一個「成功脫貧」的家庭。#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9-12-05 7: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