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半夜雞叫》作者去世 中共為鬥地主杜撰周扒皮

中共發動土改運動就是沒收地主的土地,從政治和經濟上徹底打倒了中國農村精英階層,從而達到控制農村政權的目的。(網路照片)

人氣: 81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淨綜合報導)近日,曾經創作出家喻戶曉的地主形象「周扒皮」的作者高玉寳因病去世,引發輿論關注。儘管人們現在逐漸認識到中共教科書上描述的「周扒皮」事蹟是虛構的,但地主剝削雇農的負面形象早已廣為人知。

據封面新聞報導,《半夜雞叫》作者高玉寶因病醫治無效,於2019年12月5日16時12分逝世,享年92歲。

山東籍作家高玉寶,於1955年開始發表作品,1956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曾受到中共黨魁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等多次接見。

《高玉寶》是高玉寶創作的一部自傳性質的單行本小說,據稱該書前13章為中共官方授意郭永江改編。1955年由中國青年出版社首次出版。小說講述中國東北的農村少年高玉寶在周姓地主家受殘酷剝削、虐待,最終參加革命的故事。

在中共當年的「階級鬥爭為綱」的大背景下,《高玉寶》描述的「周扒皮」成為反面地主形象,被中共樹立為典型在全國宣傳。

《高玉寶》第九章節《半夜雞叫》,描述的是地主周扒皮僱用的長工即將完工,但周扒皮不願付給長工薪水,於是他便在半夜躲在雞棚學雞打鳴,迫使長工早起幹活,長工們會因禁不起折騰在發薪之日就提早離開,然而他半夜學雞打鳴之事很快就被發現,自己反而被長工們所算計。

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曾根據高玉寶創作的小說《高玉寶》中情節,改編木偶動畫短片《半夜雞叫》。「周扒皮」成為了地主剝削雇農的形象,從此家喻戶曉。

中共官方編寫的小學教科書曾收錄《半夜雞叫》,直至2000年前後刪除。《高玉寶》雖是自傳體小說,但「周扒皮」的事蹟卻是虛構的,甚至與事實相反。

地主「周扒皮」原型是惡人?

據大陸媒體報導,周扒皮原型周春富,他的家族共有二十多口人,擁有二百多畝土地,油坊、磨房、染坊、粉坊以及一個雜貨鋪。國民政府領導的抗日戰爭勝利後,中共於1946年在其控制的東北地區發動土改運動。土改運動就是沒收地主的土地,從政治和經濟上徹底打倒中國農村精英階層,從而達到控制農村政權的目的。

1947年年底,中共土改工作隊第二次進入黃店屯村,據稱周春富最終在批鬥會上被打死。對於周春富的評價,長工孔兆明被中共幹部要求上台「憶苦思甜」時,孔兆明說走了嘴:「我們當時在周家吃的是啥?吃的都是餅子,苞米粥,還有豆腐,比現在吃得好多了……當時在周家一年能掙8石糧,可養活全家。」中共幹部連忙把孔兆明拉下了台。

據歷史資料顯示,中共剛剛建政,就在全國全面開展土改運動。在農村廣泛劃分階級、設定成分、給全國不下二千萬人帶上「地、富、反、壞」的帽子,使他們在中國社會備受歧視、打擊。中共挑動農民鬥爭地主,致使近十萬地主喪生。更有地區對地主實行滿門抄斬,以達到滅絕其階級的目的。

雷鋒事蹟造假 攝影師於「雷鋒日」猝死

中共炮製的另一典型,雷鋒被塑造成「忠於黨的模範」及專政機器上的「螺絲釘」,幾十年來不斷在媒體上宣傳,甚至中共還將3月5日定為「學雷鋒紀念日」。

就在2013年3月5日,曾在1960年代先後9次為雷鋒拍照的張峻,在瀋陽軍區學雷鋒座談會上發言時,突發心臟病去世。

據微信朋友圈轉發的一條消息稱,張峻在3月5日的座談會上發言即將結束時,向死去的毛澤東發誓:「我今天講的一切都是真實的。要有半句假話,立刻就死。」誰知其一語成讖。

張峻曾跟隨雷鋒到過營區、會場、學校、工地、城鎮、山區等不同的場所,「雷鋒擦汽車」、「雷鋒打小油燈學毛選」、「雷鋒給小學生輔導功課」等照片都出自張峻之手。

不過,其中有一張雷鋒白天打手電筒看《毛澤東選集》的照片,明顯給人造假的感覺,而民眾直到近年網絡的出現才知道其中內情。

2003年,《華西都市報》採訪了當時瀋陽軍區宣傳報導助理員張峻。張峻承認雷鋒做好事的照片是補拍的。張峻先後9次為雷鋒補拍照片222張。張峻說,為雷鋒生前拍照的還有7位軍人。

曾多次撰文揭露雷鋒造假的作者穆正新撰文介紹,雷鋒的許多「助人為樂」的事蹟,都是瀋陽軍區某部宣傳攝影人員張峻、季增等幹部設計場景、調配人員、指定服飾,然後指揮雷鋒和其他「群眾演員」站位、扮姿勢、做笑容等等後拍攝下來的。

中共塑造成「模範」的雷鋒,被民間諷為「影帝」。(網路圖片)

粉飾暴政的文人是中共殺人的幫凶

從1949年到1966年間,中共拍攝了七百多部故事片,全面編造「歷史選擇了中共」的謊言、圖解中共各個時期的政策、正面烘托黨代表人物、貶低傳統文化和傳統人物。

《解體黨文化》一書認為,經過幾十年中共惡黨控制的文人的灌輸,中國人接受了中共的那一套價值觀,仇恨變成了崇高,殺人放火變成了正義,暴君、小人、流寇和暴徒成了崇拜對象,殘忍的黨性代替了人與人互相關愛的善良本性,敬天信神成了迷信愚昧……善惡的標準被顛倒了,文學喪失了陶冶情操的功用,變成了中共可以肆意美化自己罪行、掩蓋罪惡的遮羞布。從這種意義上說,邪黨的文人無疑是中共殺人的同謀和幫凶。

責任編輯:孫芸 #

評論
2019-12-06 8: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