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美中貿易談判近乎面子工程

謝田

人氣 1028

【大紀元2019年12月11日訊】註:本文是根據筆者11月下旬在新唐人電視臺、明鏡電視臺和美國之音廣播電臺接受採訪的內容整理而成。

美中貿易談判走到今天,幾乎成了一根「雞肋」和一項「面子工程」。雞肋的典故,讀過《三國演義》的人應該都很熟悉,曹操和劉備在漢中相持不下,曹軍糧草將盡,又無法取勝,心裡煩惱的時候,士兵問晚間口令,曹操看著晚餐殘餘中的雞骨頭隨口說:雞肋!口令傳到謀士楊修那裡時,他分析說,「雞肋雞肋,食之無肉,棄之有味」,丞相肯定退兵。曹操最後真的退兵了,只是可惜了主簿楊修。

習近平特朗普此前都先後表態,希望能達成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但也各自有所保留。美國媒體報導劉鶴邀美方代表去北京,美方卻興致缺缺不願前往。現在國會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特朗普也高調簽署,貿易協議的進展更是前途未卜。美中貿易協議到底有沒有戲?這是人們普遍問的問題。

為什麼說美中貿易談判如今快成「雞肋」或「面子工程」?因為雙方可能都已看到,最終各自要求的目標,可能都達不成,但又都不願放棄,就像雞肋一樣;出於各自不同的考量,又不願扔掉這塊雞骨頭。因此,就像在建造面子工程一樣,維持著打打談談、談談打打的格局。

新唐人主持人方菲問到,習近平會見鮑爾森、基辛格時說:希望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說達不成也不怕,不願意打但也不怕打,這是否是一種求和信號?

習的這個表態,是中共最高層的第一次,肯定是一種「求和」的姿態。至於說中國不怕打貿易戰,那是老調常談,沒有新意。中共在求和,但也不敢太過於示弱,因為那樣可能會為中共內鬥的另一方提供籌碼。

特朗普說第一階段協議很接近,但他不喜歡習說的那種什麼平等的協議。這再一次告訴中共,開始貿易戰時就是因為不平等,中美立場開始就差得太大。美國所謂貿易戰,實際上是要求把一些原來搞錯的、中共一直占美國便宜的這些東西,把它糾正過來,所以當然不存在對等的問題。

美中怎麼能對等?一方在偷,在占便宜,另一方在吃虧,不可能對等。中共的對等還有一點,是出於文本上的對等,是為了平息國內反對派的攻擊,這樣習看起來就不那麼「喪權辱國」。特朗普有提到另外一點,說他沒有忘記,美國會跟香港站在一起,很有趣的,是他也提到要跟習站在一起。這讓很多人覺得難以理解,但也不難理解。

特朗普通過跟習個人的交往,他可能可以把習和中國共產黨區分開來。人們都知道特朗普對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態度非常明確,他在許多國家、國際論壇都強烈譴責共產主義。他當然知道習是共黨頭子,現在美國政府也開始不再稱習是總統,而是稱他共產黨總書記,特朗普當然清楚這一點。他可能覺得在習身上也許還有一點點人的東西,人性的東西,也許他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內情。特朗普跟習有很多個人密切的接觸。所以,特朗普跟習站在一起之說,是出於外交上的考慮,給習一些面子,讓他不至於下不來臺。但特朗普在貿易問題上,在香港人權上,是毫不含糊的。

如今,特朗普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並且智慧和技巧的說是出於「對中國人民、對習近平的尊重」而簽署,更證明了特朗普及其團隊的外交長才和政治智慧。特朗普團隊當然把貿易戰的因素考慮在香港人權法案之中。特朗普簽署之前,是其貿易顧問納瓦羅在說,正在評估法案的意義,而不是國務卿或人權大使在對外發話,就說明了這個問題。

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前,很多人認為特朗普對人權不熱心,美國有的媒體甚至說:特朗普可能會否決這個法案。否決之說來自《華盛頓郵報》的報導。 《華郵》是一個非常左傾、並強力攻擊特朗普的媒體。那篇文章用心險惡,在利用香港事件挑起美國民眾反特朗普的情緒。當然,特朗普毫無保留的簽署了法案,堅決支持香港民眾的自由和人權,也響亮的回擊了《華郵》這類的左派媒體。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雖然被美國左派試圖用做攻擊的武器,但法案對特朗普來說實際上是一個「windfall」,「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給美國在貿易戰中加了一個籌碼。特朗普成功的利用他的力量,阻止了中共上百萬武裝力量進入香港實施大屠殺,也成功的利用談判藝術,強力對中共施壓。這也是為什麼中共會越來越覺得對貿易談判感到無望,感到是在面對一塊雞肋,雖有味但吃不到肉,這樣一種惶恐的絕望!

中共其實很愚蠢,它在找基辛格、鮑爾森這些過氣政客或華爾街人物來遊說美國政府。中共還陷在這種以前的、舊的思維習慣裡。鮑爾森等這些政客在美國社會都是骨董式、恐龍級的人物,他們對現政權特朗普政府沒有任何影響力,特朗普也不會聽這些民主黨前任高官的說詞。

中共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恐懼顯而易見。中共說《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一張廢紙」,然後它又說這是「對全中國人民的嚴重挑釁」。換句話說,美國的一張廢紙,就可以嚴重的挑釁中共政權!

有關美中貿易協議,外界還在關注12月15日,本來一千多億的中國商品要加徵15%的關稅,它到底會不會加徵?《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中共應該會有報復性的反應,那這個關稅可能有九成的機會會加上去。

美中雙方現在看來,對達成協議失去了大部分的興趣和信心。他們可能都清楚,幾乎不可能達成任何協議了。經過十四、十五輪的談判,雙方的底線、雙方真正的目的,都應該非常清楚。中共已經意識到它不可能真正達到美國真正的目標。它原來想的來一個第一階段協議,然後再慢慢拖,是不可能實現的。特朗普早已正式否決,說如果沒有真正有效的實施保證、實施機制,他不會答應。

如今,加上香港因素,雙方達成協議的可能更加渺茫。對中共來說,它繼續能拖一天算一天,它拖過了自己的七十年大劫,可能還希望拖過2019,拖過香港選舉,拖過臺灣大選,有很多坎它都希望盡量的拖。對美國和特朗普來說,只要關稅繼續徵收,收的錢可以補貼美國農民,美國農民也沒反彈,還可以安撫華爾街,特朗普也不會介意繼續耗下去。

但這種拖延是有限的,不是中共希望的把脖子上的關稅解套。美國關稅還在,美國還在持續保持壓力,並且還可能繼續加徵更高的關稅。最終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幾乎消耗殆盡。雞肋,最終會被拋棄;面子工程,最終也會破滅。 ◇

本文轉自662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責任編輯:劉菁

相關新聞
洪達:大疫前的抉擇
【疫情透視】紐約為何成為重災區?
【內幕】中共「網格化」抗疫的真相
談馨:醫生感染武漢肺炎 念真言康復 不奇怪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現場視頻】成都一男子持刀被警開槍擊傷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蹤:歐洲疫情現緩和跡象
【直播】4.6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13萬
【紀元播報】楊寧:替中共撇罪 美國病毒獵手確診
【紀元播報】中共隱瞞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約華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