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體驗

作者:張卉中
天使

眼見為實的觀念,造成人的靈性越來越消減,和先天的神性失去聯繫。(pxhere)

  人氣: 924
【字號】    
   標籤: tags: , ,

兒子五歲時跟父母去美國,在當地入小學。他沒有英語基礎,但由於孩子們很純真,玩在一起自然而然地溝通了起來,他很快就學會了英語。這讓我聯想起一件事。

在美國,有個獨生女出生於農莊,她的玩伴是森林裡的動物,還有精靈,他們很自然地互相溝通。上中學時,她到城裡上學住校,談到自己和動物、精靈之間的互動,被那些城裡的孩子取笑,說她瞎編,她就不再說了。等她回到農莊,已經不能像過去那樣和森林裡的老朋友溝通,也沒再看到精靈。

我自己曾有過一些超常的體驗,因此相信精靈還在,依舊存在於另外的空間,只是我們喪失了先天的本能。我們的「天眼」,或稱第三眼,可以看到另外空間的東西,但被後天「眼見為實」的觀念所封閉,所以才看不見。

回想起幼年時,天未亮前,有時會被廚房和浴室裡傳出的炒菜聲、洗衣聲、說話聲吵醒,有些納悶,怎麼天黑黑的大人就那麼忙碌,而且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因為年紀小,沒有多想就再度入眠,等到天亮醒來時,那一切都已終止,也就忘了這碼子事。因為反覆發生,實際上已深印腦海,因此長大後回想起來,依然清晰。

教書之初,兼育幼兒,忙碌不堪,神經緊繃,身體僵硬。有一天,翻閱一篇瑜珈放鬆法的相關報導,就照著做。平躺地板上,四肢攤開放鬆,未料瞬間意識竟脫開身體,感覺在高處,有種新奇感。隨即想到自己還有許多事要做,但卻連繫不上也指揮不動自己的身體。試著動一動指頭,無效,動動身體哪個部位,可是都關聯不起來,感到著急。後來想起,人活著就一口氣,於是使勁想使自己吸一口氣,一再使勁,一試再試,終於在吸進一口氣的瞬間,意識回到身體。後來發現這種現象即所謂的「靈魂出竅」。

也曾在半夜,被一種彷彿來自天際非常遼闊遙遠洪亮的聲音吵醒,感覺整個大地籠罩其中,不自覺地走到落地窗前,抬頭遙望天空許久,不明白其中奧妙。多年後聽到國樂「天籟」,才恍然大悟,雖然比自己聽到的那種來自天際的感受相差甚遠。這和我們一般形容人唱歌如天籟之音是兩回事。事實上這種聲音並非一般的耳朵所能聽得到,是所謂「天耳」,聽到的是另外空間的聲音。

其實,這種超常的現象在古書中記載很多,古時的環境比較單純,人心純淨很多,越是久遠之前,人們越覺得這是自然不過的事。然而隨著物質文明的發展,人的這種先天本能漸漸喪失,對於古人的體驗只當是虛擬出來的神話故事。眼見為實的觀念,造成人的靈性越來越消減,和先天的神性失去聯繫,成了失根的人,以致道德淪喪,為所欲為,是當今社會的寫照。

物極必反,人們在尋求人間失落的靈性,意圖擺脫全球化的劃一、繁複、浪費,追求小社區小農式的個性化生活,反璞歸真。即使在城市中,現在有越來越多個性化工作坊。或許大部分人的心中都潛藏著這樣的渴求,因為那才是人過的生活。期許靈性復甦,珍惜上天的恩賜,恢復失落的先天本能。@*#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瞬間自己和地板上的身體失去聯繫,感覺好像在高處,意識和身體徹底分離。新鮮感終於不敵家庭和工作的呼喚,卻一時關聯不上自己的身體。無論多強的意念,身體依舊不聽使喚,任何部位都動不了。
  • 美國女子霍克斯(Joyce Hawkes)是一名生物物理學家,她自稱在年輕時曾因為被東西砸到頭而靈魂出竅,見到另外空間的奇景,而這個特殊經歷改變了她往後的生活。
  •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活著的人經歷過靈魂出竅,他們的這些經歷對其他人來說會覺得匪夷所思,但他們卻實實在在親身經歷了。他們在靈魂出竅後看到聽到了什麼?做了什麼呢?一起來聽聽他們怎麼說吧!
  • 當人們欣賞自然界的生物時,會認為那些罕見和奇異的動物更加美麗。而自然也非常有創意,可以奇蹟般地讓一個平凡的生物變得很非凡!
  • 美麗可愛的精靈——一隻小鹿,怎麼跑到人家的門廊裡來了?還非常不幸地卡在了門廊柵欄的空隙裡!看看誰來解救牠。
  • 33年前,金伯利‧克拉克‧夏普(Kimberly Clark Sharp)女士創建了國際瀕死體驗研究協會(IANDS)的西雅圖分會,此後一直從事醫療服務與科研工作的她,在護理「瀕死體驗者」方面積累了豐富經驗。聽了她在近日落幕的IANDS年會上講述的親身經歷,讀者在莞爾之餘也會驚奇不已:在一次心臟驟停經歷中,她不但去了一方天堂,和光構成的神、和茵茵小草溝通,神還向她展現了她未來生活的地域,並讓她見到了素未謀面的未來密友、同事和鄰居。
  • 「當他們送我到醫院時,我已經死過去了——那是我的身體;我呢,我上了天,向下看到我的轎車著火了,我的身體在那裡。我說,如果那是我的身體,我是誰?耳邊傳來疾速的風聲,我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光明美麗的地方……我轉向神,說:『我才不想離開這兒。』他看看我,向我傳達了這樣的訊息:『你其實一直在這裡,只是你不知道。』……」神學博士愛德華.薩利斯貝里(P. Edward Salisbury)有過好幾次瀕死體驗,在近日於德州聖安東尼奧落幕的國際瀕死體驗研究協會(IANDS)年會期間,他向記者回溯了其中的兩次經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