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現代思潮主導 家庭概念消失?美學者憂心

哲學教授愛德華·費澤(Edward Feser)表示,在自由個人主義思想影響下,傳統家庭觀的墮落會引來社會主義革命,社會主義又加劇著家庭的破裂,這些思想已然在共產主義國家實踐失敗,但西方社會卻不乏倡議者追崇。(林樂予/大紀元)

人氣: 16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樂予華盛頓DC報導)試想有一天,「自由主義」成為人人遵從的國教;無論是否傷害他人,每個人都有權利按照自己的想法隨心所欲;孩子是公共財產,父母只能按照國家規定的食譜「養」而不能「教」,必須在校統一學習女權主義、性解放和同性戀相關知識,敢於告訴孩子傳統家庭觀和傳統生活方式的老師會被定為「虐待兒童罪」;所有的女性國民必須和男性從事相同的工作,絕不允許作為家庭主婦照顧家人……

保守派哲學家擔憂,隨著現代思潮擴張,上述場景可能成為人類的未來。

從去年11月以來,位於華盛頓DC的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舉辦了一系列有關社會主義危害的講座。2月11日,來自加州帕薩迪納市立學院(Pasadena City College)的哲學教授愛德華·費澤(Edward Feser)表示,在自由個人主義思想影響下,傳統家庭觀的墮落會引來社會主義革命,社會主義又加劇著家庭的破裂,這些思想已然在共產主義國家實踐失敗,但西方社會卻不乏倡議者追崇。

費澤將傳統思想下家庭的定義和現代觀念對於家庭的定位進行對比,他認為現代觀念從根本上毀壞傳統家庭觀,以政府取代父母在家庭中的天職,使男女認知錯位,破壞傳統生活方式,對孩子的成長更是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影響。

傳統思想和現代觀念對「家庭」的不同定義

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傳統理念對於家庭的定義都是相似的——以血緣為基礎,「家庭」的內涵遠超「婚姻」,是社會的基本組成單位,夫妻各司其職、相互支撐,共同享有財產的私有權和對子女的教育權。

撫育子女需要可以自由支配的物質財富,私有制是保障家庭的基礎;作為最了解孩子的人,父母更要提供知識和道德層面的精神教育,這既是義務也是權利——社會主義思想與這兩點保障恰恰相悖。

費澤表示,孕育和照料孩子需要大量時間,以女性的自然條件,妻子更適合擔當這一工作,負責「持家」(Homemaker);孩子成長需要物質財富,外出賺錢的擔子就落到了丈夫肩頭,負責「養家」(Breadwinner)。

這種天然形成的分工跨越種族文化,得以持續數千年,正因為其符合了人類的天性。無論是生物學,還是心理學、社會科學研究,也都承認男女客觀存在的不同。

「差別只是差別,無所謂優劣」,費澤說。夫妻之間互為補充,不存在競爭的關係。丈夫外出掙錢,是為了全家生活,而不是為了滿足私慾,照顧家庭的妻子付出的也並不少。每個成員都對家庭有所貢獻,家庭是社會的有機單位。

傳統思想認為,家庭是社會的分子,人人都有社會屬性,缺少家庭依託的個體是難以完整的,政府為保障家庭而存在。作為家庭中的成員,互相都是為了彼此,有著天然的義務和連結。

而現代思想認為,「人是自己的主人」,將家庭關係視為可以隨時毀棄的合約——情投意合時則有義務,兩看相厭時便可背棄。無論追求的是什麼,政府都應保障個人追求自由的權利,而一切阻礙達成個人追求的規則都是「不公平的」阻礙。人人為了自己而存在,自然而然地擁有了一切,男女之間不存在天然的不同,萬事要求平等。

家庭觀毀壞 引發變相社會主義革命

費澤表示,即使在沒有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西方國家,社會主義思想滲透對傳統家庭的破壞也是致命的,更使得整個社會朝著共產國家方向的發展,可以從三個方面來分析。

首先是對於個人權利的無上追求。上世紀六十年代,約翰·密爾(John Miller)的自由主義論說在西方社會得到追捧,掀起了激進女權主義和性解放運動,引發了一系列社會革命,從婦女要求獨立,到離婚潮、墮胎潮的出現,再到同性、變性者爭取合法婚姻……

對於個人自由的追求,向著極端的方向演變:無論什麼工種,都要求僱用同等數量的男女職員,其實是對雇主權利的損害,在很多行業更是難以實現;要求保障女性擁有墮胎的自由和能力,基礎醫保必須包含這一項目,卻對神職人員造成了侵犯;強調同性戀者的婚姻自由,而拒絕為同性戀者婚姻提供服務的人則成為輿論唾棄的對象……

其次,傳統婚姻破裂加劇,沒有能力撫養子女的單親往往會依賴於政府支援,無形中加強了政府的影響力。

在選舉調查中,有一個專門的詞「婚姻差距」(Marriage Gap)形容這種狀況:已婚男女更願意選擇保守派,未婚男女傾向激進派,離異單親則大概率會投票給激進派。

最終,人們在思想上接納社會主義,並且深受其害。儘管受到自由主義影響,人類的本性決定了「社會動物」(Social Animal)的特質,無論哪個時代的人,都會傾向於從屬某個集體取暖,沒有了穩定的家庭,人們會尋找新的載體,而社會主義此時就顯得格外有吸引力。

另一方面,性解放改變了人們的思想,為尋歡作樂找到了理由,喪失自律和原則,不再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淪落為慾望的奴隸。

若社會主義得以實現 家庭可能徹底消失

一旦社會主義得以「完全實現」,家庭的概念可能面臨徹底的消失。夫妻關係被改變,互相不再倚靠,等於將家庭的控制權拱手讓人,政府取而代之成為「大家長」,夫妻淪為家庭生活中政府命令的執行者,成了照顧孩子的保姆。

其實在當今西方社會,政府干預家庭教育的跡象已見端倪。在物質層面,為了預防兒童發胖而移除食譜中的垃圾食品,要求強制注射疫苗等;在精神層面對孩子的影響會更大,通過抑制私立學校發展,制定統一教育標準,控制教學內容和方式,逐步滲透孩子的思想,填滿現代觀念,摒棄傳統價值觀,從「社會動物」變成「社會主義動物」。

費澤表示,人們普遍認同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的荒唐,而社會主義給家庭帶來的毀滅影響更是深遠,從根本上違反了人類的天性。在奉行社會主義的國家,比如前蘇聯、中國和委內瑞拉等,實踐的失敗已經顯而易見,可是西方社會的許多倡導者卻拒絕承認事實,反而鼓吹需要更大力度地推進,實當引起人們的警惕。#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9-02-13 4: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