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中小學生網購「寫字機器人」多悲哀

高考前,大陸多地高三生瘋狂撕書釋放壓力。大陸學生不喜歡讀書嗎?圖為2018年7月海南一中學撕書後的情景。(AFP)
人氣: 180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18日訊】近日,陸媒有報導稱,「新學期臨近,許多中小學生開始了瘋狂補作業的節奏,一款黑科技產品悄然在網上熱銷——『寫字機器人』,據說能模仿孩子的筆跡幫忙寫作業」。

十分意外的是,對於「熊孩子」們普遍使用「抄寫神器」的欺騙行為,家長和老師們都並未苛責。有家長反映,「老師布置了太多抄寫作業」,又「不會認真批改」,何況「十遍二十遍的抄寫,本身是低質量、無意義的機械式作業」,「有機器人代寫再好不過了」。某省教育廳領導也對此表示,「這是無聊的作業逼的」,「大量的低級重複的所謂學習任務,實在沒有必要」。連布置作業的老師們都說,「如今抄寫作業不僅限於語文生詞和英語單詞的抄寫,連數學、化學公式也要抄」;「機械式、無選擇性布置抄寫作業」,「帶有『懲罰』性質」。

不難看出,大量的「機械式作業」不僅讓學生痛苦、鬱悶,也讓陪作業的家長以及布置作業的老師反感、厭倦。有專業人士透露,「寫字機器人」本來就只能完成「對書寫要求不高、重複類的抄寫」任務。可見,大量的抄寫作業是多麼低能的體力活。難道中國教育就是為了培養這種只會抄寫的低能兒嗎?從學生們乾脆用「寫字機器人」來抄作業就足以窺見,如今中國的中小學到底都幹了些啥。

有家長在斥責孩子不該用此機器代抄作業時,一語戳中了40年來中國教育的軟肋。這位母親怒斥道,「它能替你寫作業,能替你考試嗎?」可見,寫這些無聊、無效、無意義的作業,就是為了應付大大小小同樣無聊的考試以及多年後同樣機械、腦殘的高考。沒有唯分數論的考試,又怎會有死記硬背、機械式的抄寫?沒有把自由扼殺在搖籃裡、洗腦從娃娃做起的教學任務、教育體制,又怎會有高分低能、缺乏創造力以及思考能力的學生?

對此,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曾勾勒出這樣一幅畫像:(中國)學生們失去了自我,失去了獨立思考能力,失去了創造自己的天地並悠遊其中的能力,失去了把自己當作獨特的人正視自身價值的能力。他們變成了某種人生生產線上一台被組裝起來的機器,惟一需要努力的就是……成績比別人好。成績的標準答案是現成的,不需要任何獨立思考的能力,反覆做題、反覆背誦、直到拿到高分。任何不同答案的思考,都是一種罪過。

不需要思考、只需要反覆;可見中國「奮筆疾書」的學生們如今所缺的,還真就是一台「寫字機器人」了。然而,將「黑科技」應用到孩子身上,不僅彰顯不出任何科技實力,反而只能讓人看到,中國孩子在洗腦教育下早已淪為抄寫機器。從考試機器、答題機器,再到抄寫機器,這些與機器無異的孩子就是中共一手打造的。中共不惜把人活生生的變為機器,其無人性的程度足以令世界譁然。

即便出產的是機器,中共也在不斷地增加「教育經費」。最近,中共官媒宣稱,「我國教育經費總支出一直處於上漲狀態」,「從2004年起,以每年千億元的增長速度逐年向前發展」;從2005年,「一般公共預算教育經費支出」和「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都「開始以千億元的增長量逐年發展」。尤其是財政性教育經費占全國教育總支出的比例,「從70%到80%僅用了4年」。此外,小學、初中、高中、職業中學的預算支出費用也都「一直增長」。

錢沒少花,結果卻不盡人意,看來納稅人的錢都被中共這個致力於「愚民」的教育者給糟踐了。不過就是布置個作業、對個答案,發個卷子、改個卷子的事兒,至於花那麼多經費嗎?更何況,不少城鎮還在發生教師集體抗議被拖欠工資的事件,可見這些經費就更沒用在刀刃上了。正如大筆的科研經費花下去,卻搞不出科研一樣,教育經費花下去,也只能培養少數在各領域都毫無建樹的所謂「高考狀元」以及大量的只為抄作業、對答案而活的非正常孩子。

中國的校外培訓為何如此火爆?父母們被迫向其投入巨資,不是為了讓孩子擺脫洗腦教育,成為更有思考、創新能力的人,而只是為了讓孩子獲取被洗腦、被機械化的資格。沒有提前在培訓機構學的那些唬人的才藝、才能,都過不了「幼升小」、「小升初」這幾道高、大、上的門檻兒。把創造力、想像力、才藝都培養出來的孩子,再送回「愚民」的學校去接受機械的教育,這才是中國受教育者最大的悲哀。

若連小學生都能找到「抄寫神器」來幫自己寫作業,可見其智商和想像力都並不差。但要是將這樣的才智用來耍小聰明,甚至對父母撒謊、在課業上造假,那這樣的孩子也就算是被毀了。照此來看,中共除了毀人不倦,再無其它。 #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2-19 1: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