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揭秘你看不見的玄機

【西遊漫注】(36)奇怪的二郎神

作者:挪威龍王

清彩繪《西遊記》插圖。(公有領域)

  人氣: 172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2月20日訊】

(36)奇怪的二郎神

二郎神楊戩的出場,也挺有趣的。還沒有聞其聲見其人的時候,觀音菩薩要舉薦他的話裡就已經透露出了他小哥兒的高傲個性。

菩薩道:「乃陛下令甥顯聖二郎真君,現居灌洲灌江口,享受下方香火。他昔日曾力誅六怪,又有梅山兄弟與帳前一千二百草頭神,神通廣大。奈他只是聽調不聽宣,陛下可降一道調兵旨意,著他助力,便可擒也。」

「奈他只是聽調不聽宣」,你就知道,二郎神是多麼的在乎名分了。雖然你玉皇大帝是比我更高級一點的大神,但是我就是不肯承認你的尊貴;雖然你比我還要高大,我只肯聽從你的調遣,別給我來居高臨下那一套。這就是心比天高、堪比孫悟空的高傲性情。但是孫悟空只是單純的對名渴求的慾望,在孫悟空眼裡,估計名聲、桃子、仙丹都是用來滿足嘴巴的味覺的。

在二郎神兄弟們來到花果山之後,他跟李天王開出的條件是什麼呢,不管成功、還是失敗,都不要李天王他們一干天兵天將出手,成功了我來搞定一切,失敗了兄弟們來搞定一切。總之是你們這幫傢伙就只有旁觀的份兒。多麼的心高氣傲,並且很有輕視李天王他們的意思。他讓李天王幹什麼呢?只立一個照妖鏡,人家一個天庭的大元帥,幫自己算是打打下手。

不過這時候的李天王,反而顯示出一個天王的大度來了。緊要關頭、李天王不計較二郎神什麼態度,並且認真的配合,畢竟是重大關頭嘛。或許有人說,李天王這不是顧不得那麼多嘛,如果是平日、如果不是他這麼狼狽的話,他肯定不會跟二郎神這麼客氣。或許吧,我從這一回的小說中,看不出李天王的這個意思。

再說了,在眾神抓住了孫悟空之後,二郎神也沒有居功自傲的態度,他說道:「此乃天尊洪福,眾神威權,我何功之有?」或許是李天王等人無怨無悔的積極配合態度、也感動了二郎神。但是無論如何,二郎神的這個謙虛的話說明了——我以為——說明了二郎神傲歸傲,但是他傲的有分寸、有禮節,雖然他領著一千二百草頭神、但人家並不是一個草莽之輩。

二郎神他作為一個天神,卻不居於天宮,混跡於人間凡世。或許有人想到,那菩提老祖、如來佛祖、觀音菩薩不也是都在凡間有自己的小天地嗎?菩提老祖、如來觀音他們是在自己演化的一個世界裡,他們是度人的,並且人家在天上有自己的世界。二郎神並不度人,在天上也沒有自己的世界,他是全部身家都在凡間。

如來佛他們雖然度人,但是並不直接跟凡人接觸的;二郎神不同,他每天面對的就是凡世的人們。你看孫悟空變作真君模樣來到二郎神的廟宇,他坐中間,點查香火:見李虎拜還的三牲,張龍許下的保福,趙甲求子的文書,錢丙告病的良願。

你看二郎神多大的神通啊,連幾乎證悟到了佛境界的孫悟空都打不過他。但是他卻不在乎天上的福分,搬家到凡間,整天面對一群又一群的凡夫俗子、面對這些庸俗的生老病死的事情。我覺得這是二郎神的可敬之處,這個人世間,不是哪個神仙都敢在這兒長期呆著的。

並且,據說,二郎神是肉身成聖。什麼是肉身成聖?或許有人立刻想到了六祖慧能、想到了歷史上一些修佛者的不腐肉身。是的,本來麼,佛教是講涅槃的,就是不要、脫掉肉身,但是偏偏歷史上有人就修行得能夠把肉身也一起轉化,成為不滅的神奇物質。這個是不符合佛教的教義的,或者說,不是佛教的教義所涵蓋的。這是歷史上一些奇特的修煉者,他們用自己的修為表明了,人類的肉身可以轉化成更高級的物質,並且人家沒有虹化掉這個身體,特意留下來給後人以啟發。當然了,結果你知道,千百年來哪有幾個人看懂的?

但是他們這不算作肉身成聖,肉身成聖,就是這個肉身修成了,走到哪裡、走到哪個時空中去,顯現的就是這唯一的肉身。這個才是真正厲害的。這個太厲害了,厲害得還是不要多說為妙。

二郎神的出身,跟西方希臘神話中的一些神一樣,父母一個是神、一個是人。只是西方的半神半人沒有修煉這回事兒,而東方有,二郎神本來出身就好,然後還走入了修煉的路途,成就大得不得了,我想一定是超越了奧林匹斯宮殿中的宙斯大神。

當然了、無論是二郎神、靈山、普陀山,都是在凡人的三界之中,只是不跟人在一個空間。所以一般的人應該是看不見的。

孫悟空的隱身法,連厲害的二郎神都能看不見。按道理說,他們這個層面的法器,應該也看不見隱身了的孫悟空的。但是李天王他們架設起來的照妖鏡,卻能把孫悟空給顯現出來。照妖鏡,能照出來天神們都看不見的更微觀的東西,應該是更高層的大神給他們的法器吧?(待續)@#

(本文在作者重新修訂後,授權大紀元獨家連載,轉載需經大紀元授權)

點閱【西遊漫注】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朱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深度揭祕你看不見的玄機,《西遊記》。
  • 深度揭秘你看不見的玄機,西遊記。
  • 深度揭秘你看不見的玄機,西遊記。
  • 《紅樓夢》後四十回的文字氣象,是一個沒有經歷過富貴和抄家劇變的讀書人寫出來的。最鮮明的例子就是賈母。高鶚筆下的賈母和曹公筆下的賈母,是對不上的。其本質上的心性、志趣不是同一個層次的,人格落差劇烈到有雲泥之別。
  • 寶玉的婚事其實是有派系之別的,賈母和鳳姐是贊成木石前緣的;而王夫人和賈妃母女,更加看好薛寶釵。說起來,賈母的審美裡,她喜歡王熙鳳、黛玉和晴雯這一類的女孩子,才貌出眾,伶牙俐齒,談吐間趣味橫生。
  • 疫劫襲來,再怎樣的功名利祿也無能為力。直面殘酷的現實,人在生死一線間的省思感悟,往往比安逸年景來得深刻,影響深遠。英國作家毛姆的小說《面紗》(The Painted Veil)講述的就是霍亂中女性精神覺醒的故事。
  • 《紅樓夢》的迷人之處,其中之一就在於這種日常生活細節的描寫,充滿了過日子的情味、意趣,這是我們漢文化裡動人之處的一種,過日子是一切的墊底,似乎人生的一切輝煌和滄桑巨變,最初都從這裡出發,然後最終又都會回到這裡。日子也是紅樓夢的著筆之處,一茶一酒,一飯一食,充滿了好看的儀式和講究的細節,春花秋月,笙歌管弦,四季的生活起居裡自有情韻。
  • 黛玉來到賈府後,是個極其乖順的女孩兒,生怕給人添麻煩。可到後來,闔府上下都說黛玉心眼小,言詞刻薄,似乎成了一種共識。這個變故,是從何而起呢?這裡我們就要從金玉良緣說起。
  • 而寶玉和黛玉,是整本書中最甜蜜、最美好、最深情、最純粹的部分,也是我們有情眾生讀這本書,視之心動,思之心酸的部分。寶玉和黛玉以外的世界,是人情的冷和暖,世態的熱和涼,繁華的聚和散⋯⋯
  • 寶玉的痴情,就如同一個愛山水的人時刻心懷遠意,對於天下的山水,這輩子沒機會去的,都懷著一種愛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