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3項重大發明 竟然來自夢境

谷歌搜尋引擎的發明,肇始於拉里.佩奇的夢。(EMMANUEL DUNAND / AFP)

  人氣: 43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夢對人類影響很大,一些人通過夢境預知未來,不少科學發現得到夢的啟發,一些重大發明竟也歸功於夢。以下就是其中的三例——Google搜尋引擎、縫紉機,以及被稱為「改變二戰進程」的改良高射砲。

1. Google搜尋引擎的肇始

Google搜尋引擎的發明,來源於拉里.佩奇的一個夢。(pexels)

據美媒「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專文,1996年一天夜半,22歲的斯坦福大學研究生,拉里.佩奇(Larry Page)從夢中驚醒。夢裡,他把整個互聯網都下載下來了,並檢視了網頁之間的關聯。

這讓他以全新方式看待全球網路信息,他記下了這個夢,日後成為一種搜索引擎——BackRub的算法基礎。他將這種算法叫做PageRank,這就是谷歌搜索引擎的肇始。

2. 縫紉機的發明

伊萊亞斯‧豪與他發明的縫紉機。(公有領域/大紀元合成)

伊萊亞斯.豪(Elias Howe)被認為是縫紉機發明者,實際上他很可能是改良了以前的設計,並憑藉其雙線連鎖縫法的設計,獲得美國第一個縫紉機專利,這是現代縫紉機的重要進步。

不過,在他從夢境中獲得啟示而取得突破性進展前,應該把針眼放在甚麼位置,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他。

據豪的家族史記載:

「他最初的想法是按照普通針的樣子,把針眼放在針的尾部,他從未想到針眼要放在針尖位置。假使他沒夢見自己在一陌生國度裡,給一個蠻族的王設計縫紉機的話,可能他根本會以失敗告終。

「像在現實中那樣,陷在針眼問題裡。國王給他24小時做好縫紉機,如若完不成,就只有受死。豪百思不得其解,最後放棄了,他被帶出去行刑。這時,他看到武士們長矛的尖頭上開著孔,問題迎刃而解。

「正當這位發明家苦求再給他一些時間時,他醒了,時間是凌晨4點。他跳下床,跑到車間,到早上9點鐘,針尖帶孔的針已經初步做好了模型。1845年豪的第一台縫紉機模型問世,每分鐘能縫250針。」

3. 改變二戰進程的高射砲

大衛‧B‧帕金森發明的一種裝置能將來自高度變換器、跟踪器及其它信息來源的數據結合在一起,由此產生的電流在二戰中被用來控制高射砲擊落納粹飛機。(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Wikimedia Commons

1940年,新澤西州貝爾電話實驗室的大衛.帕金森(David B. Parkinson)做了個噩夢,夢中,他把守著一台高射砲,每拉動扳機,都打下一架納粹飛機。在砲的一側,他看到一個電位器。

醒來後他意識到,電位器可以改良為高射砲的電動大腦。這種改良高射砲用了沒幾天,德軍就損失了近200架飛機。這項堪稱改變二戰進程的發明,讓帕金森贏得總統獎和富蘭克林獎章。

相關視頻 >>

撰文:張小清,改寫:陳安,製作:李菁,配音:金燕,責任編輯:蘇明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為最黑暗之時期,但余對光復大陸之信心,毫不動搖,且有增無已,因確信上帝與真理和我同在也。
  • 戰史雜誌《Argunners》近日刊出一組照片,向讀者披露了一些有關二戰的有趣事實。
  • 美国两名大学生设计了一種将手语翻译成语音的手套,讓正常人聽明白聋哑人要說什麼。
  • 在澳洲有一個年僅13歲的小男孩,他以一顆天使般善良純淨的心,及4年的韌性堅持,創造了一個令人無比感動的愛心故事。如今他的故事在全球廣為並得到社會各方的讚賞與支持。
  • 刺繡通常是女性擅長的手藝,而印度卻有一名男子擅長刺繡,而且是用縫紉機來刺繡。這名號稱世界唯一的縫紉機藝術家素有針人(Needle Man)之稱,他能以細膩的手法呈現其作品,猶如寫實畫作般逼真。
  • 在服裝業都不斷用「新」時尚推動銷售的今天,據統計每個美國人每年扔掉約30多公斤衣服。而美國猶他州韓裔女子Sarah Tyau卻逆潮流而動,專門翻新舊衣,沒想到因此成爲時尚達人,僅在Instagram就有13萬多粉絲。
  • 在三足鼎立、風雲詭譎的三國時代,機深智遠、智勇雙全的程昱為何會歸到曹營之中呢?程昱好像有特殊的感通能力,知道天命所任。少年時的程昱曾有有個奇偉的夢,預告他的未來。
  • 有一個貧窮的秀才,以教書為生。在馬姓主人的幫助下,秀才成了富翁。主人去世後,他想盡辦法侵占了馬家財產。然而,一個奇異的夢,打破了心中的貪婪;另一個奇異的夢,道出了曲折盡頭,會有福地洞天。
  • 夢與現實,真的分不清了,有人認為現實本身就是一場夢,真的嗎?
  • 1911年辛亥革命後,袁世凱出任民國大總統,開啟了北洋軍閥統治時代。當時,雖然軍閥間混戰不斷、北京政權更迭頻繁,但大多數軍閥都表現出了對民國共和政體的尊重,對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學校自治都不過多干涉,對於知識分子也是相當尊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