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我為什麼不相信任正非

人氣 8167
標籤: ,

【大紀元2019年02月23日訊】華為公司創辦人任正非最近頻繁接受中外媒體的採訪,他在採訪中涉及的話題範圍十分廣泛,從去年年底在加拿大被捕並且等待引渡庭訊的他的女兒、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到由美國發起的、正在世界範圍內蔓延的抵制華為產品的浪潮;從5G通訊產品的應用現狀、前途和華為在該產品方面的優勢,到企業基礎研發的實力,甚至社會基礎教育的重要性等等。

作為一個大型的中國科技企業,華為公司和它的高管們深陷多項國際訴訟官司的漩渦中心,又處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科技等衝突的夾縫中,身為公司的掌舵人,任正非在採訪中理所當然地竭力消除世界各國對華為與中國政府特殊關係以及華為產品安全性的疑慮,反覆地強調華為所提供的產品和服務是安全的,並且多次重申華為製造的電子通訊設備沒有「後門」,華為和任正非本人也絕不會接受中國政府的要求提供間諜服務。

對於任正非和華為的背景我不甚了解,在我看來,外國媒體對華為與中國政府特殊機構之間隱祕關係的傳言大多是捕風捉影,中國的官方媒體和華為本身對這一猜測的否認也大多是「王顧左右而言他」,對這些傳言和否認我都無從作出有根據的判斷。但是有一點,任正非說華為和他本人會堅決的拒絕中國政府的指令,不會向中國當局透露產品所攝取的客戶信息,我對他這樣做的可能性和可行性有著高度的懷疑,這種懷疑是依據眾所周知的中國政治、社會現實和正常的思維邏輯。

從中國的政治和社會結構看,沒有任何一個政府機構、社會組織和企業個人等有能力去違反執政黨和最高當局的指令而依然能搆得到發展。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非常短暫的政治體制改革嘗試中,中國曾經試圖進行黨政分開、政企分離的實驗,但是在1989年夏天發生的天安門屠殺之後這類實驗便完全停止了,習近平上台之後又全力推動恢復黨的絕對統治,公開地將「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的說法重新寫進了共產黨章程中最重要的總綱部分。

同一版本的黨章還明確規定:「黨必須保證國家的立法、司法、行政、監察機關,經濟、文化組織和人民團體積極主動地、獨立負責地、協調一致地工作。」這就意味著,華為作為中國國境內的一個經濟組織,必須要與包括情報機構在內的行政部門等「積極主動地」和「協調一致地工作」,假如華為不這樣做,執政的共產黨則「必須保證」它這樣做,保證的手段是什麼則不言而喻。這篇政治地位在憲法之上的黨章如是說,任正非的信誓旦旦又有多少可信度?

在一黨執政的中國,一個對抗執政黨指令的企業是無法得到發展機會的,一個違反執政黨的意志的企業家也是無法得到發展機會的。在這個國家裡,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政府,各級立法和司法機構,主要的金融機構等都是黨的囊中之物,哪家企業不聽話,只要停止貸款就足夠令其死亡,此外還有警察、法庭的強制性干預。華為是否監視和攝取國外客戶的祕密,在本質上講只能取決於中國執政黨和中國政府的意志,任正非作為個人對此根本上是無能為力。

從另一個角度看,任正非本人曾經是一個軍官,中國軍隊的軍官基本上都是黨員,而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列寧主義的極權政治組織,明確規定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始終是黨員的任正非,假如真的有膽量與黨和政府叫板,他就不會是今天的任正非,華為也就不會是今天的華為了。如果他沒有離開這個黨,依然聽從這個黨的指揮,但是卻公開對世人說,他可以不聽從這個黨,而且這個黨還容忍他這樣說,那麼他與這個黨和政府的詭祕關係就更令人疑惑了。

(轉發自「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貞岩:任正非談孟晚舟弦外有音 美回應無情
【新聞看點】任正非為何一反常態頻頻露面?
王友群:任正非的假話救不了孟晚舟
【新聞看點】任正非稱過苦日子 華為大裁員?
最熱視頻
2021預測:全球瘟疫更具毀滅性 善惡大決戰
史前文明:地球上真的生活著三種人?
【新聞看點】武漢封城周年 上海再現隨地倒
【唐青看時事】台海挑釁 習拜川博弈內幕
【微歷史】共產黨利用民主在三個大國奪權(上集)
【珍言真語】何良懋:社交媒體與現代科技壟斷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