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妻卻失妻 還金成聘禮 清初三義士成就佳話

文/杜若

圖為明 仇英《寶繪堂軸》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167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夫妻間常說:「在天願做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如果有一天突然發生變故,比翼鳥失去了一方,連理枝缺了一枝,應如何找回另一半?順治初年,就有這麼個傳奇故事,「三位義士」成就了一樁佳話,令人讚佩之餘,又感動連連。

為了尋找妻子,寶婺生也跟著來到華亭,但一無所獲。圖為清 蔡景清《蔡景清畫冊.蓼蕭》。(公有領域)

順治初年,清軍攻破金華。戰亂中,有個金華人寶婺生,與妻子在奔逃中失散了。

寶婺生因倒臥在一堆屍體中,倖免一死,但妻子卻不知去向。原來寶妻被清兵抓走後,隨著大軍移師駐紮於華亭。為了尋找妻子,寶婺生也來到華亭,但一無所獲。

此時的寶婺生既困頓又疲乏,坐在旅館旁邊獨自哀嘆。店主看到他模樣悽慘,不由地心生憐憫,於是跟他攀談了起來。寶婺生將尋妻之事一一盡訴。店主又得知他識字又懂會計,就要他在館中做事。說不定來往四方的旅客,還可以為他提供尋妻線索呢。寶婺生也覺得這主意不錯,就答應了。

還金之義

婺生入館工作,幫著打點,為店主代勞許多事。有這麼勤勉的員工,旅店的生意越做越好,盈利持續翻倍,店主大為高興,有意將女兒嫁給婺生,或許顧慮婺生尋妻之故,遲遲沒敢開口。

一天,店裡剛開門,有一客人匆忙地入館吃飯,用餐後付了錢,便急急忙忙地離開了。寶婺生收拾餐桌,發現那客人落下一個包裹,打開一看,裡面裝著五十兩白銀。

寶婺生告訴店主此事,並等著那人返回。

直到中午,那人果然出現了。見他氣喘吁吁,汗流浹背,一臉茫然,一副失神落魄的模樣,慌慌忙忙地尋找著什麼。

待他走近時,婺生問他在找什麼?那人說丟了許多錢。一問,正好是五十兩。又問這些錢的用途?那人說:「那是聘金,我要拿到軍營中去娶妻。但現在已經丟失,這該怎麼辦才好?」

婺生說:「這些錢都還在,現在就還給您,您不要傷心。」婺生遂即取出銀子,如數歸還。那人歡天喜地地拜謝而去。

破鏡重圓

寶婺生秉主人之命,如約而至,看到失主家原來也是積善之家。圖為明 吳彬《歲華紀勝圖冊.蠶市》。(公有領域)

幾天後,失金之人有感於這場婚姻是婺生所賜,於是拿著兩份請柬,邀請他和店主一起出席婚禮。店主忙著照管生意,無暇赴宴,但又不忍拒絕對方一片盛情,於是請寶婺生前去赴宴。

婺生秉主人之命,如約而至,看到失主家原來也是積善之家。

下午時分,婺生閑來無事,漫步溪邊。遠遠地看見江中有一葉扁舟,人們都說新娘的船來了。他定睛一看,原來那新娘正是自己的妻子啊!

或許,夫妻倆心有靈犀吧。這時新娘也無意中抬頭,看到岸上的寶婺生,正是自己的夫君。兩人雙目對視,寶婺生不由得悲傷痛哭,頓時倒在青草之上;而新娘也是一陣心痛,癱伏在船上。

船行靠岸,眾人催促新娘起身,但是她已無法站立。一問才知,她剛才看到岸上一人,很像是她以前的夫君,因此而悲愴欲絕。

眾人問她夫君的樣貌,娶親者一聽新娘形容的模樣,像極了寶婺生。娶親者趕忙去找尋,只見他悲傷地躺在草地上。

還妻之義

寶婺生看見船上的新娘正式他的妻子。圖為清 焦秉貞 《仕女圖.蓮舟晚泊》,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娶親者問寶婺生為何傷悲,他始終不語,經再三詢問,他才說:「剛才見到的新娘,好像是……」話還沒有說完,寶婺生又哀傷得哭了起來。

娶親者恍然大悟,說到:「噢,我知道了,這個新娘該不會就是您的妻子吧?您既然撿到禮金,那禮金就已屬於您。您再還我禮金,不就是來贖回妻子的嗎!這正是上天命我,為您完成這樁美事啊!您不要傷心,我感念您的仁義,怎能不報答呢!」

寶婺生感到很為難,娶親者就請旅店主人作主。

店主說:「還金之人是義士;還妻之人,他的義也不在還金之下。想娶妻子而失去妻子,這不行。我有一個女兒,若他不嫌棄,就嫁給那名還妻之人吧。」這樣的決定,著實令眾人欽服。眾人有感於店主心胸開闊,割捨愛女成就兩全其美,推崇店主也是位義士,與那兩位義士並稱為「三義士」。

離亂之際,一個「義」字成就了如此完美的結局。@*#


(事據《虞初新志》卷9)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韓玉娘自君別後獨守禪房,日以繼日三十年從不二念;程鵬舉離別新婚妻子之後幾番險海浮沈,三十年守身如玉,這一對亂世中信守情義的夫婦,終於藉著分手時的信物得以重逢。
  • 一對璧人在動盪的亂世遭逢國破家亡,歷經千辛萬苦,什麼因素讓他們終得以「破鏡重圓」?同時演繹了元宵節的重要情素。
  • 廖有方為只有一面之緣病故的陌生書生買了一副棺木,好好地安葬了他,還立了一方沒有姓氏的墓碑。滿朝文武大臣都感佩廖有方的義行,他的義行也受到百姓的尊敬。
  • 回營以後,校尉龐德從箭袋裡掏出一顆人頭,鍾繇仔細一看,原來正是外甥郭援的首級,不覺放聲大哭。龐德也很難過,向鍾繇道歉。鍾繇擦乾淚水,說:「想到我的妹妹(郭援是鍾繇妹妹的兒子),我不免傷心。郭援是國家的賊臣,你殺得對!幹得好!何須向我道歉呢?」
  • 如果是以『義』來祭祀,則盲人樂於助人的俠義襟懷,和陳某的報恩義舉是相等的。
  • 德乃立身之本,重德者自然會見善樂行。行善之人雖然不求他人回報,但天理昭彰,也必定惠賜給善果福報的,有的甚至還會就此改變困頓的命運,出現「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奇報,正如古語云︰「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明朝末年的袁公,重德行善,失子復得的事例就充分說明了這個道理。  
  • 徐德言立即寫下一詩:「鏡與人俱在,鏡歸人未歸。無復嫦娥影,空留明月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