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緣筆記:雲遊商旅(下)

作者:塵埃
行走草原,一位老婦人正摘採野生桑葚,順道請雲吃。圖為蒙古大草原。(J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人氣: 356
【字號】    
   標籤: tags: ,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常見一些做小生意的人,處在社會的各個角落,他們或許沒有很高的學歷,卻生命力強韌;他們多數有一些好手藝,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藝品,以服務人群順便換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說,我們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藝;我們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書,而到了我們這一代,好像……什麼都不會。

以下的故事,即是以這些宛如我們上上代的人們——這些小生意人來作為發想,我為他們,特別是遊走四方的小生意人們,取了一個新名詞,叫做雲遊商旅,希望你們會喜歡。

接上文

之五 訂做風波

這其實是位好客人,一次跟雲訂了20個擺飾。雲在一個大節日開始時遇到他,因逢節日開始,雲想請客人直接去煉土廠和前輩訂做,客人覺得麻煩,要從雲這裡訂。因訂做數量多,客人也殺價,雲便也接受了殺價,認為有賺就好,就當幫客人多服務一下。為此,雲特意風塵僕僕地走了一趟煉土廠去購土。前輩知道來意後,驚愕得說不出話來,良久,才說:「你又給人砍價了,而且,這是訂做,必須維持原價,我們手做品必須一個一個做,不是機器打的,況且我煉好的土成本是不會降給你的,算算時間成本,你有賺嗎?」

雲天真地說:「有!」便在前輩擔心的目光下離開,然後沒幾天,發現前輩說的是真的。

雲雖可到處遊走,但這一行大月小月差很多,遇大月時要面對人群努力販賣,才能度小月,而第一次接訂做的雲參不透這個道理,在節日人潮開始多時接了這單訂做,雲要做多久啊!?還得去賣,節日過後商機就沒了,既然白天不能做,就晚上做,累壞了,做好了客人又有要修改的地方,還要加一個特殊的零件,並且希望提前拿,雲只好在人潮最多、生意最好時,為了實現雲對訂做客人的承諾,提前關上雲的小皮箱,又風塵僕僕地跑了煉土廠一趟,購買特殊零件。前輩見雲如此,就語重心長地說:「下次再有這種情形,寧可跟客人說,在煉土廠訂做、在煉土廠取貨。」

客人後來又改了交貨時間與地點,算算節日已快過去,雲再不去賣,鎖在這一單上,節日過後可有小月要度,便不再配合客人的要求。客人見雲不再配合,反而配合了雲的時間,把貨取走了。

事後雲再仔細檢查了一下對客人的報價,才知道自己報給客人的價格為何會讓前輩愕然。因為客人的砍價,雲報給訂做客人20個手做品的價格所賺的利潤,等於雲賣出5個手做品的利潤,在這個大節日中,如果不接受訂做,專心販賣,雲不可能等不到多於五個客人購買手做品,然而,卻為了這單訂做,在人潮最多時跑去煉土廠,扣掉車錢、時間與勞力,整個是沒賺的,不如請客人挑現成的就好,或堅決地請客人直接跑煉土廠訂做,雲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前輩會說訂做要維持原價,為什麼朋友會驅車到處尋找他,為什麼舊橋上的老人家都會告訴雲「該賺的要賺」。

之六 悟

在某年的春末,美麗的白花落了一地,雲駐紮在小溪邊,聆聽附近一座寺院的暮鼓晨鐘,那個時節倒是很多人來此欣賞美景,雲將皮箱打開,等著人們欣賞並購買作品。

美景不長久,只有半月餘,那裡景緻雖美,卻沒什麼吃的,只有一攤賣玉米的雲遊商旅天天出現在那兒,於是,那半月餘,玉米成了雲的主食,曾聽說遠方有些部族以玉米為主食,現在雲相信了。

玉米雲遊商旅天天觀察雲,在雲即將離開時教導了雲一些事,玉米雲遊商旅說:「作為商旅,要有應對客人的能力,不能別人一嫌你,就生氣或不高興。」雲一愣。「不能別人一嫌你,就生氣或不高興」不就是一種「罵不還口」的能力嗎?不也是一種「不覺得氣恨與委曲」的大忍嗎?

這不就是一種修行,屬於雲遊商旅的修行。

雲呆呆地愣在那裡,良久,良久……沒有想到上蒼派下能教導自己的導師會出現在這裡,看起來這麼平凡。

玉米雲遊商旅又教導雲一些應對客人殺價與訂做及介紹自己商品的方法。讓人覺得,人真的應該尊重老師,師願傳授,不一定學得會;而師不傳,自己永遠也不知道。

雲看著老師面對客人柔軟似水的身段,似乎領悟了什麼,自嘆弗如,亦生起敬佩。

之七 地以厚德載萬物

行囊背久了,造成膝蓋受傷,雲調養一陣子才復原。復原後,為免復發,學會用推車,以減輕膝蓋負重。

行走草原,一位老婦人正摘採野生桑葚,順道請雲吃。在不遠處另一位老婦人正蹲於草中,尋找一種只出現在清明節前後的草藥,他們叫它「清明草」,要價不菲卻專治膝蓋酸痛。又巧遇一位曾於世界各地尋找植物提煉的朋友,拿了一罐他特別調製的酸痛按摩油給雲。

望著無盡草原,不知地是否有膝蓋,相比雲提行李的渺小,而大地要有多大的寬容,才能承載數不盡的萬物。

之八 上天的眷顧

如同上天無限呵護,行走四方,雲時常受人照顧,曾有旅人邀他一起撘車同行,一塊分擔車費;雲租攤位販賣時,也有客人看著好玩,跟他一起分租,賣自己的二手物品;曾有懂飛鳥的旅人和雲分享他所知道的知識;也有位賣蔬果的雲遊商旅,在見雲生意不好時,關心地問,要不要學做吃的,他有幾樣拿手好菜可傳授,雲感動到不行,雖然雲沒去轉行,但也學會他一道菜,從此以後旅行菜單上多了一道菜譜,伴雲行走天涯。

另一位賣蕃茄的雲遊商旅堅持要將蕃茄相送,雲不收,覺得那是辛苦錢,怎能白拿,卻擋不住她的堅持。

也曾在山中行走時受了風寒,順手買了蓮藕汁,卻止咳化痰,回頭詢問,才知這蓮藕汁加了特殊的家傳祕方,確有止咳化痰的作用。

也曾經身形勞累,嚇壞一位貴家老夫人,老夫人交待她底下的人,下次見雲來,要對雲好一點……

感謝上天,雲將他們買手做品的錢,撥一小部分為善款,願每位和雲買東西的人們,將來都有福德,就像一路上人們對雲的關照,雲衷心祝福著每位客人與曾幫助他一路走來的人們。

之九 無驚

淡季時雲在前輩的煉土廠小住並幫忙,也曾做過雲遊商旅的前輩經營煉土廠十多年,經歷每個春夏秋冬、大月小月,有著許多故事,曾經,煉土廠一連數日都沒生意,前輩已猶疑要不要繼續,最後還是硬著頭皮開門,而那日,只有一個客人,購買數量之鉅,剛好補過前陣子沒開市的虧損,煉土廠就這樣保留下來。他以這個故事化開雲面對淡季不安的心,人說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原來生意也是這樣,旺季如春夏,淡季如秋冬,只是生意的淡旺季有時會轉換,十多年前,煉土廠的旺季從端午起,至深秋止,十多年後卻轉過來,生意從入冬開始,臘月漸佳,驚蟄後大旺,春末轉緩,夏初消停。

榮耀是暫時的,落魄也是暫時的,前輩認為十年一運,即使雲不太明白,也遵從他的話,在淡季時好生休養、備貨、力所能及地看點書,偶爾彈奏樂器以調劑,等待下一個旺季到來。

之十 後記

曾經,在那有著王者遺風的山城裡,一位也是雲遊商旅出身的老人家,分享著他的經驗,他後來有了店面,又有一對外表平凡的老夫婦走過,和山城中的居民及其他雲遊商旅如多年的老朋友般交談,老人家身上不帶錢,謙虛而隨和,買東西是他後面的隨行人員跟著付錢,老夫婦離開後,聽居民說,雲才知道他們是誰。老夫婦事業做得很大,在本國幾乎家喻戶曉,山城的居民不會因他們的身分而另眼相待,而他們的謙和與隨行人員的傲氣正成對比。

雲感慨頗多,這是真正王者的氣度,雲不知道自己會雲遊到什麼時候,如果有那麼一天事業茁壯發展,願雲也能有那樣的氣度,謙虛、隨和,人們可以沒有壓力地和雲相處。

一位回頭客從遠方走來,說要訂製數月前曾買過的手做品,尋雲頗久,並爽快付清貨款,也配合了雲能製作的時間,願意等待,雲問明細節,做好後第一次以郵寄的方式交給客人,客人十分高興地回信說很滿意。

也給了雲信心。

故事述也述不完,即使如此,很多事情還是要靜待老天安排,雲期待下一個安排的到來,也將安排中的經歷,細細說與有緣人。@*#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一起出生在無垠的宇宙中,一起遊戲、玩耍,在漫長數不盡的歲月裡一同成長,如同同一個體生命上的不同細胞,像是同一身體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 從草原往左看,還有那一片黃花,偶見蜜蜂採蜜,而另一座木質涼亭立在哪兒,提供了另一個人們體悟與聆聽自然詩篇與樂章的歇腳處。
  • 走過嚴寒的肆虐,湖中死去的魚兒以袋計,而春來了,在高堤旁,驚喜地發現小小的漣漪不停的出現,是魚苗!為數眾多的魚苗,在春神的眷顧下長成於湖中,展現了生生不息的生機!
  • 湖面再也聽不到小天鵝淒涼的嘎嘎哭喊,小天鵝也不再悲傷,眼神慢慢慢有了生氣。它多了新朋友,而且一次五隻,都關心牠。
  • 在人生的轉折處,一艘意想不到的,名喚「生意」的船帆,正在逐漸啟航。
  • 一個人給人的印象,即代表他的商譽,他知道扭轉形像需要一段時間,經過這次受傷,可喜的是,他給人的形像漸漸地在轉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