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領事館電話騙局」全過程 (上)

人氣: 966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2月05日訊】(編者按:本文作者是一所美國公立大學的華人教授。自從去年9月接到一個自稱「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的電話後,一步步陷入受騙深淵,僅有的存款幾乎被詐騙一空。就在他試圖救助詐騙團夥裡一名他認為「苦難」員工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又陷入一場騙局。他最終驚醒,驚嘆騙徒演技的精湛和老奸巨猾,投書給大紀元轉發此文,目的也是讓更多華人提防不要落入圈套。)

上篇 領事館來電

我因為接了一個陌生電話,失去了46萬人民幣,事情是怎麼發生的?請讀我的故事,讓大家不要受騙。以下故事都是我的親身經歷,內容都是真實的,絕非虛構。

我在國內長大,自小就熱愛科學,重理輕文。我常沉醉在自己的科學世界裡,對外面的世界不聞不問。我的專心致志讓我學業一直很優秀,後來到了美國留學,拿到博士學位,現在在美國一所大學裡當助理教授。但是,我對外面社會的冷漠,對時事新聞的忽略,讓我重重地摔了一跤。

1. 領事館來電

去年(2018)九月初,我剛新搬進一個公寓,家裡只有我一個人。有一天,我記得是星期二,在清晨七點左右,我被一個電話弄醒了。我一看,來電號碼是「347」開頭的。我以前在紐約住過幾年,知道「347」是紐約市的號碼。這可能是我以前認識的人打來的。我接聽後,電話裡一個電子聲音說:「這是中國領事館,你有一個重要公文,請按『1』字查詢」。你們讀到這裡,很多人都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了,但我當時並不知道。紐約的確是有一個中國領事館的,而且我當時在申請綠卡,一直沒消息,這個重要公文可能和我的綠卡有關。於是,我按了「1」字查詢。

有一個女接線員人和我說話,她的聲音很悅耳,就像電台的播音員般好聽。我跟她說,我接到留言,要查詢一個重要文件。她問了我的姓名後,說:「你現在已經被中國海關拒絕入境了。」我很疑惑,問道:「什麼?我被拒絕入境了?發生了什麼事?」她說:「我也不是很清楚,要問一問上級。」

過了一會兒,一把中年男聲在女接線員旁邊加進來了。他的聲音渾厚穩重,一聽就覺得像個高級人員。他態度很和藹,對我說:「上海市海關前幾天在入境處抓到一個女人,在她身上搜到五本假護照,其中一本是用你的資料做的。那女人被抓後,一口咬定說是你把個人資料給她,幫她做假的。她給了你利益,換取你的資料。所以,現在中國海關已經禁止你入境了。」我聽了後,一陣恐慌。我想,我的個人資料什麼時候被人偷了,還拿來做假護照?我該怎麼辦?那被抓的女人肯定是在陷害我,讓自己可以減輕刑罰。我的個人資料是存在網上的,可能真被黑客盜走了,我太不小心了。

那「領事館長官」說了那女人的姓名,然後問我:「你認不認識這個女人?」我立刻說:「我完全不認識她。」他好像相信我了,用關心的口吻問我:「真的?那你的護照是不是以前被人偷過了?」我說:「從來沒有,我的護照一直保存得很好。」他接著問:「那你的護照在家裡嗎?」我說:「對,就在家裡。」他說:「那你把號碼給我核對一下吧。」這長官好像是要幫我的,於是我把護照號碼告訴他了。他又問了我的駕照號碼,我也告訴他了。我當時很傻,那麼輕易地就把個人資料給他了。

我說:「我不認識這女人,我沒幫她造假護照,她在陷害我。」他說:「這樣?那你需要報警,讓警方處理這個案件。」我說:「怎麼報法?」他說:「我們都是通過內部鏈接通知警方的。我們幫你鏈接過去,好不好?」我說:「好,謝謝你。」

2. 兩案合併

電話裡嘟嘟的連線聲音響起了。一個男人接聽了,他用懶洋洋的聲音說:「喂,這裡是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我說:「你好,這是美國打來的。我是來報案的,有人偷了我的資料做假護照。紐約領事館幫我連接到你們這裡來報案。」他說:「喔,你是報案的?那我需要用另一個電話打給你。請你告訴我你的電話號碼。」我覺得有點奇怪,為什們他不能在這線上直接談,需要另外再打電話給我?不過可能他們辦案有他們的規矩,所以我沒質疑,就告訴他我的手機號碼了。

他問:「你能不能夠上網?」我說:「我剛搬到一個新的公寓,家裡還沒網絡,不過我的手機可以上網。」他說:「那你去百度或Google搜查『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電話』。」我照著做了,搜查結果的第一行顯示:「+86 21 6290 6290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 Phone」。他說:「你把電話號碼讀給我聽。」我照著讀給他聽了。他說:「你聽好了,我一會兒會用這個電話打給你。」他掛線後不久,我的手機就響了,來電號碼果然是 +86 21 6290 6290。我這下馬上相信是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打電話給我了。那人繼續說:「你把案件跟我說一下,我們現在在進行電話錄音。」我想,哦,原來他要用這個電話來錄音,記錄我的案件。於是,我就仔細把我和領事館的對話報告給他了。他聽完後就說:「我現在去了解一下情形。」

過了一會兒,他身邊有電話響起,他接聽了。我聽到他對那邊說,「嗯嗯,知道了,好的。」然後,他掛了那邊的電話,接著和我說:「我剛接到通知,你不但被懷疑做假護照,而且還涉及一宗跨國洗錢案。」我吃了一驚,說:「什麼?跨國洗錢案?」他說:「我們現在要進行兩案合併,一起處理。你的案件太大了,我要交給隊長處理。我現在幫你接到隊長那裡。」

3. 跨國洗錢保密案

電話裡嘟嘟的連線聲音響起了。另一個男人接聽了,他的聲音宏厚粗曠,震耳欲聾。他說:「我是徐超,你可以叫我徐隊長。你等等,我現在把我的工作證發給你。」過了一會兒,我收到一個iMessage 短信。那是一張警察證,上面寫著「International Police」,「Chao Xu」,還有一張穿著制服的警察照片。我看到了,並沒有懷疑,反而覺得徐隊長先表明自己的身分,做事很正式。他說:「這事情很機密。你現在找個沒人的地方,我們再談。」我家裡沒人。但他還是堅決要我進到房間裡,關上門來。

徐隊長接著用威嚇的口氣大聲地對我說:「我們這一年來一直在追捕一個跨國洗錢詐騙集團。他們在國內貪污了幾百億,潛逃到美國,在美國開設銀行帳號洗黑錢。我們剛剛在美國抓到主腦人梁麗,在她家中搜到七百多本銀行帳戶,是她用來洗黑錢的。其中一本是用你的名字在紐約工商銀行開的,裡面有96萬美金的帳款。你怎麼解釋?」 他的聲音異常響亮,差點把我的耳膜弄痛了。我被嚇壞了,連忙說:「我不知道,我不認識這個人。」他威嚇我說:「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說:「我從來沒在紐約工商銀行開過戶。」他說:「難道你不知道,銀行開戶是一定要本人親自去銀行辦理的嗎?這工商銀行的帳戶明明是用你的名字開的,你還說你不認識她?」我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接著就扯高嗓子滔滔不絕地說這個案件有多麼多麼的嚴重:「幾百億啊!這是個天文數字!梁麗犯罪集團所犯的罪已經直接地危害到國家的經濟發展了。中央十分注重這個案子,特派了專案檢察官來調查這個案子,還限定日期一定要破案。我們現在已經調查了那七百多個帳號裡的四百多人了,還有三百人正在調查,你就是我們其中一個追查的嫌疑人。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拘捕令,要抓你。」他接著用短信寄了一張國家保密局的發布令給我,裡面寫著我的姓名和駕照號碼,還有梁麗洗錢案的一些資料。他大聲說:「我們現在就要下達網上通緝令抓你了。」

我看到發布令後一臉茫然。我是一個讀書人,與世無爭,怎麼一下子變了通緝犯?我想,國內的政治黑暗,貪污腐敗,冤枉好人的案件多得是,我被這個案件纏住了恐怕很難脫身,我該怎麼辦?我只能一直對徐超說:「我不認識梁麗,我沒做過任何洗黑錢的事。」但徐超越發大聲地威嚇我:「我們證據確鑿,你說你沒做也沒用。」我說:「我真的沒做,你要怎麼才相信?」

我們經過一番對話後,徐隊長好像有點信我了,他的聲調稍微柔和了一點,說:「可是我相信你也沒用。通緝令要發下去,這是上級長官的決定,不是我能改變的。」我問:「那有什麼辦法嗎?」徐超想了一會兒,然後說:「這樣吧,那個中央指派的檢察官現在正好在上海這裡,機會難得。我幫你約他通話,你親自向他解釋清楚,怎麼樣?」 我說:「好的,謝謝你。」

他接著說:「你的入境禁止令,我們可以暫時先撤消。但是你現在的身分還是犯罪嫌疑人,是我們調查的對象,你必須全力配合我們的調查,否者的話,我是不能幫你的。」我聽到他可以撤消我的入境禁止令,就很感激他,說:「好,我會配合你們的。」

他又扯高嗓子問我:「你這個案件屬於保密案。你知道什麼是保密案嗎?」我說:「我不知道。」他說:「保密案就是說,這個案件所有的內容,你都不可以向任何人透露,包括你的家人,愛人,朋友。你如果走了風聲,讓梁麗團夥的其他人知道了,他們就會逃跑,我們的追捕就會更困難了。你在保密期內如果透露了這案件,哪怕你最後證明了無罪,也要承擔法律後果,刑罰可以是三到七年的有期徒刑,並罰人民幣55萬元。」我聽了,覺得懼怕,就答應了一定不會向任何人透露消息的。

徐超接著說:「嗯,那很好。還有,你由現在起,就要一直接受我們的監察。你每隔三個小時就要向我發一個短信,報告你在做什麼。」我有點疑惑,但又不敢問,就答應了。我要靠這個徐隊長幫我聯絡檢察官,我不敢得罪他,只能聽他的。

這一連串的電話,持續了幾個小時,把我弄的頭暈腦脹。對話結束後,我躺在床上,回想著這一路的對話,我在懷疑我是不是被騙了。但電話詐騙都是要騙錢的,剛才的對話完全沒有提到錢,他們要騙我什麼呢?這不像騙我的。而且他們的電話的確是上海市公安局的電話,這讓我不得不信。我後來上網查了一下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的網站,裡面的確有徐超這個人。我還在網站上看到一個檢察官,叫張軍,是個很大的官。這個梁麗的案件好像真的很大,可能是真的。我的資料可能真的被犯罪分子盜了,拿去犯罪了。

我按著徐隊長的命令,每隔三個小時用短信向他報告一次。我的車子壞了,那天下午要出門修車,我就發短信給他:「我現在出門,去吃飯,修車,工作。」他回覆我:「好,注意安全,保持聯繫。」我下午三點修車回來了,就發短信給他:「我三點修車完了,回家休息。我現在要出門去實驗室。」他回我:「好,工作完畢,晚上到家告知。」我晚上八點回家了,就發短信給他:「我現在回家了。」他回我:「好,今日早點休息,明早起來告知匯報。」他們用這個方法一直監視著我,我卻毫不知情。但是我覺得很奇怪,心裡暗想著:「美國的下午,就是中國的深夜。徐超不需要睡覺嗎?他是在通宵辦案?」

我想過打電話問問朋友,但我答應了徐超不可以洩密,所以就沒問他們了。我是個守信的人,而且我不敢觸犯保密條例。他們這招保密案實在很厲害。

4. 資產凍結書與逮捕令

我那一夜睡不好,第二天,就是星期三,我六點多就醒了,心裡想著怎樣可以證明自己沒罪。我發短信給徐超:「我已經起來了。」 徐超回我:「好,你早飯吃過後告知我,我與你聯繫。」我回他:「我昨晚一直想這案件。那兩人說她們認識我。那她們可不可以說出我的特徵,例如,我的聲音是怎樣?說話是怎樣?有沒有電郵或短信記錄?另外,那工商銀行的帳號的聯絡電話和地址是什麼?真是我的地址嗎?開戶日期?」他回我:「待會打理好了,我會詳細了解的。」我沒心情吃早飯,一直躺著沒起來。

七點左右,徐超和我聯絡了。他先發了一個鏈接給我。我打開一看,是2015年一個BBC 的中文新聞,題目是:「中國公開全球通緝百名外逃金融犯罪嫌」。新聞的內容大概說,有百名國家工作人員涉及了重要腐敗案件,帶著巨款逃到國外,逍遙法外。這百名外逃人員近半數曾在黨政機關和企事業單位擔任「一把手」,六成以上涉嫌貪污受賄。中國的國際刑警針對他們下了紅色通緝令,設立了「天網」行動,追捕外逃的貪官。這新聞是真的。徐超是要讓我知道,他們的追捕行動也是真的。

接著,徐超發了兩份文件給我。第一個是北京人民檢察院的強制性資產凍結書,裡面有我的名字,出生日期,駕照號碼,還有一系列涉及犯罪的條款。第二個文件是國際刑事羈押逮捕執行令,裡面也有我的名字和資料,最後一行寫著:「如收到本刑事羈押逮捕執行令,立即動員逮捕,拘留九十天,立即生效」。兩個文件都有中央蓋印和檢察長張軍的簽名。他們要凍結我的帳戶,還要追捕我。我當時是很惶恐,不知該怎麼辦。

徐超說:「我們文件都預備好了,就要發出去了。一發出去,你就是一個通緝犯了。」我連忙說我不認識梁麗,我沒犯罪。他說:「我信你是沒用的。長官要下令抓你,我也沒辦法。你要親自和長官說,讓他明白。我已經幫你約了他了,一會兒就把你連接到他的電話裡。你要好好地說,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就沒了。」我問:「那我該怎麼說?」 徐超說:「你要跟他說你的情況,求他優先調查你。就是說,在那三百多個嫌疑人中,求他優先調查你。他調查清楚了,就不會下這個通緝令。你明白了嗎?」然後徐超接著說:「我們的長官是個很嚴肅的人,你說話得有禮貌。」 然後他就幫我連接電話了。

5. 請求優先調查

電話裡嘟嘟的連線聲音響起了。一個男人說話了:「我是張檢查長。」他的聲音宏厚有力,說話慢條斯理,一聽就像個有身分的人。我想起我在上海公安局的網站上見過那個檢察長張軍,果然是他。我於是把我的情況說了一下,要求他優先調查我。

我還沒說完,他就打斷我,說:「你不用多說了,你願不願意配合我們的調查?」我說:「我願意。」張軍接著那用宏厚的聲線說:「你願意配合?配合可不是嘴上說說而已。你知不知道梁麗這個案件有多嚴重?我們一直在追捕梁麗一夥人。最近終於在她家中逮捕了她。她的刑罰至少是幾十年牢,梁麗當場就嚇暈了。她說她願意配合我們調查,希望能減輕刑罰。我們找到用你名字開的銀行存摺,裡面有96萬美元。我們審問她,她說她認識你,是你開銀行戶口幫她洗錢的,她給了你10%的佣金。證據確實,你還有什麼好說?」

我被他那強大的氣勢壓倒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一直重複說我不認識她。張軍說:「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們可是有實在的證據的。」我不懂中國官場的規矩,又不敢說話冒犯長官,一直說不出話來,像只被老鷹嚇呆了的小雞。

張軍大聲地威嚇說:「你說你不認識她?那好,你現在買一張五天的來回機票,親自回來上海,出庭和她當面對質。你敢不敢?」我被嚇到了。在這種情況下,我絕對不想回國,但不答應又好像是畏罪。我說:「我不會回去的。我可不可以在視頻上和她對質?」張軍不高興了,他說:「那你剛才還說會儘量配合我們調查?」我說不出話來。他說:「那好,你去紐約領事館,我們在那裡安排你和她視頻,怎麼樣?」我還是不願意,說,「我這裡去紐約要坐幾個小時飛機,太遠了。我這裡離洛杉磯比較近,我可以去洛杉磯的領事館。」張軍說:「那好,你現在就去,我會在那裡安排人和你見面,讓你和梁麗視頻對質。我們會仔細觀察你們的對話,判斷你們誰在說謊。」

這個長官蠻不講理,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心裡很惶恐。張軍十分不高興,說道:「至於你要求的優先調查,不必談了,我不考慮。」然後他就掛電了。我一臉委屈。徐超說這機會難得,錯過了就沒有了,而我現在已經錯過了,他們就要下令抓我了,我該怎麼辦?

過了一會兒,我和徐超通話,他問我:「你和長官談得怎樣?」我說:「長官很凶,我不會回答長官的話,他拒絕優先調查我了。他要我回國和梁麗對質。我沒答應,他很不高興,就叫我去洛杉磯領事館,在那裡和梁麗視頻。請你幫我安排,我現在就去洛杉磯。」我真的打算去洛杉磯領事館了。反正我沒犯罪,和她對質一下,事情不就解決了嗎?我相信我肯定能拆破她的謊言,證明自己無罪的。

但徐超聽了,用可憐的聲調說:「你和長官談這些幹嘛?你是要求他優先調查你啊。你不知道他說這樣的話,就是要抓你嗎?你回國對質?那時候,你和梁麗在法庭上各說各的,對你有什麼益處?你一回國,長官把你扣押住,不讓你回美國,你怎麼辦?他可是要調查三百個人喔,什麼時候才輪到你?你隨時可能被關上一年半載的。」

我害怕了,原來這長官那麼陰險,在設局抓我?我說:「我沒答應回國,我只是去領事館。」徐超的聲音變得更悲悽了,好像被通緝的人是他自己,他說:「哎,那還不是一樣嗎?你去到領事館,他肯定是派人在那裡等著你的。你來了,他們就馬上將你逮捕,抓你回國受審。長官說這話,其實就是要抓你啊。」我愣住了,想不到那長官如此狡猾。幸虧徐隊長提醒我,我心裡默默地感謝徐超。雖然徐超很凶,但他相信我是好人,要救我。我說:「徐隊長,那我該怎麼辦,求你幫幫我。」徐超很淒涼地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是唯一一次見長官的機會。你沒把握住,我也無能為力了。」他沉默了一會,說:「你讓我想想辦法吧。」

6. 資金對比

我掛電後,心裡很惶恐,不知怎麼辦。我等了好一會,另一個電話打來了。一把新的男聲向我說話:「你好,我是王威隊長。徐隊長把你的情形告訴我了,我是來幫你的。」他聽起來比徐超年輕很多,聲音清脆悅耳,而且明顯比徐超溫和有禮。王威要求我進到房間裡,關上門來。

他問我:「你是怎麼跟長官說話的?」我就老實把和張軍的對話告訴他了。王威不高興了,說:「徐超他怎麼搞的?他沒教你怎麼和長官說話的嗎?」我說:「長官太凶了,我不知道怎麼和他說話。」王威說:「你把你的情形和我說一下,看我能不能為你再爭取一次見長官的機會。」這個王威隊長就像我在海里抓到的一根救命稻草,於是我把我的情形仔細地告訴他了。他說:「徐超有沒有和你說,要要求長官優先調查你,還要資金對比?」我說:「徐超有告訴我優先調查,但沒有說資金對比。」王威說:「資金對比就是說,我們要調查你銀行裡的存款,看有沒有不正常的收入。如果你和梁麗有錢財的來往,我們在資金對比裡就能查出來。如果我們在資金對比裡沒找到任何非正常的交易,那你就是清白了。你明白嗎?」

這是他們第一次提到我銀行裡的錢。他們在第一天不談我銀行裡的錢,因為那時提起錢的話,我就會懷疑是詐騙。他們等到第二天,在我精神極度緊張,急於想證明清白的時候,他們用幫我的方式,用拯救我的姿態,向我提起資金對比,要調查我的銀行帳號。我的心理防線被徹底打破了。我當時沒想到詐騙,我想到的是,我銀行裡一切的記錄都是正常的,都是乾淨的錢,不怕你們來查。我說:「好,我願意做資金對比。」

王隊長問我:「那你告訴我,你有幾個銀行帳號,裡面有多少錢?我們會調查你所有的帳戶。如果你有銀行帳號沒報告給我們,而後來我們查到了,那你就很難脫罪了。」我因為害怕,不敢隱瞞,就老實說:「我在美國只有一個帳號,是在某某銀行開的,裡面有72,000美元。」王威接著問:「那你在國內或別的地方有沒有銀行帳號?」我如實回答了。我在外地有帳戶,但裡面沒多少錢,王威就沒追問了。他又問:「那你每個月收入多少?」我說:「8250美元」。王威說:「好,這些資料我們都要記錄下來。以後調查你的時候就要做對比。」 王威接著問:「你有沒有房產?這些我們都要記錄。」我如實回答了。我現在正在買一套房子,已經下訂金了,我過一個月就要付首期了。我把房子的價格告訴他了。

騙子就這樣很輕易地把我的所有財產資料拿到了。他們下一步就是要按著我的財政狀況來宰我。我像一隻被人牽去宰殺的羔羊,渾然不知一會兒就要挨刀了。

王隊長接著用親切的態度問了我的個人情況,例如,為什麼你要來美國念書?為什麼你要選這個專業?你的工作是怎樣的?每天作息時間如何?他一直尊稱我作教授,對話裡表達出他十分相信我是清白的。王威了解了我的情況後,就說:「嗯,我看看能不能要求張檢察長再給你一次機會吧。」

王威的態度和粗曠的徐超、凶巴巴的張軍,截然不同,頓時讓我心裡有了依靠,很自然地就信任他了。行騙的成功在於騙取你的信任。他們軟硬兼施,在很短時間內就騙到我的信任了。當你信他們時,他們要你幹什麼,你都會照著做。

王威接著說:「你現在是涉罪嫌疑人,我們一會兒會調查你的手機。你現在把你手機裡的短信全部刪除。」我照著做了,把所有的短信刪除了,包括那些警察證、逮捕令和凍結令。王威接著說:「梁麗的同夥可能會找你。我們為了保護你,請你不要接陌生來電。還有,不要上網!」我有點遲疑了,問道:「那我工作上需要上網怎麼辦?」他說:「工作上網可以,但別的事情就不要上網了,直到我們把你的案件調查完了。」我答應了。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是在銷毀詐騙證據。他們不讓我上網,是怕我去查電話詐騙的新聞。騙子每一步都想得很仔細。

過了一會兒,王威旁邊另一個電話響起了。王威沒掛我的線,去聽這個電話。我聽到他很嚴肅地回答:「對,長官,我是王威。我現在正在了解他的情形。」他停了一會,接著說:「長官,你誤會了。他十分配合,沒有隱瞞任何東西。」然後他又停了一會,說:「嗯,嗯。我知道。長官,我希望你能再給他一次機會。他有話要和你說。」他停了一會,又說:「謝謝長官。」我聽到他在幫我求情,心裡甚是感激。

他掛線後,很高興地和我說:「長官願意再和你談一次。你這次一定要把握住機會,讓他優先調查你。」我心裡害怕張軍,覺得這人蠻不講理。我說:「那這次我該怎麼說?」王威教我:「你要說,長官,我願意完全配合你們的調查。但是我有事不能回國,求長官你優先調查我,還我的清白。」然後他教了我一段話,說我怎樣怎樣地願意完全配合,但是有這樣那樣的情況,所以實在不能回國。我把他的話記下,練了幾遍。然後他就幫我接線到張軍那裡。

7. 馬上行動

電話裡嘟嘟的連線聲音響起了,張軍依舊擺出他那高官的架子,用他那宏厚有力的聲音說:「嗯,我是張檢查長。」我聽到他的聲音心裡就膽怯。我照著王威教我的話,懇求他說,我願意完全配合他的調查,但是我有事不能回國,求他優先調查我,還我的清白。張軍說:「你真的願意配合?」我說:「是的,我願意全力配合。」他又擺著架子說:「我本來不給你這個機會的,但是王隊長為你求情。他是我手下很能幹的人。我看在他的份上,就給你這次機會吧。」我心砰砰地跳,暗暗地感激王威。張軍接著說:「王隊長跟你說過優先調查,資金對比了吧?」我說:「是的,他跟我解釋過了。」他說:「那好,我們現在就開始調查你的銀行戶口。如果我們找到你有不明來歷的收入,就能定你的罪。」我說:「可以。」

張軍接著說:「為了避免你在我們調查期間把錢取走,你先要把你銀行裡所有的錢轉到我們指定的監督戶口,我們才會開始調查。」我一下子愣住了,心想:「什麼?要把我銀行所有的錢轉到另外一個戶口?」我心裡一閃而過一個念頭:「這事有點不妥。」我問:「我不是很懂,為什麼要把我的錢轉走?那是我的所有錢。」張軍突然發怒了,說:「什麼?你在懷疑我們?我們給你這個機會,想不到你竟然懷疑我們。」我怕了,說:「不是不是,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要有這個步驟。」張軍說:「這是我們的程序。我們有我們辦案的規矩,你要信任我們。你是教授,你有你專業的方面。我們談到你的專業就要聽你的;現在辦案是我們的專業,你得相信我們。」

我心裡遲疑,一直不作聲。張軍知道我在懷疑他,就說:「你不是收到我們公安局打來的電話嗎?你沒看到文件上的蓋印嗎?這還能是假的嗎?」我想:「對,電話號碼的確是公安局的號碼。文件很詳細,還有蓋印,應該是真的。」 張軍接著說:「我們收到你的轉帳後,下週一就開始調查你的存款。我們最快兩天,最慢五天就會調查完畢。如果你是清白的,我們就會把錢轉回給你,但如果你戶口裡有一分錢是非法得來的,我們就要定你的罪!」我在巨大的心裡壓力下,終於被攻破了。我說:「好,我願意配合。」

張軍很高興,說道:「很好。那我們事不宜遲,現在馬上開始。你現在就去銀行轉帳。」我愣了一下,說:「現在就去?」他說:「當然了。你不想快點證明自己是清白的嗎?我跟你說,我們對你的逮捕令今天下午四點就會發出去。我們必須馬上行動。」我心裡很猶豫,覺得事情很可疑,但我被逼得著急,並沒有時間冷靜下來好好地想清楚。騙子知道這是最關鍵的時刻,必須不能給我有任何喘息的機會。他們布置了兩天的圈套,就是要把我帶到這一刻,在我心緒煩亂之時,立刻解決我。

我說:「我現在沒車。我的車昨天拿去修理了,要下週一才能拿回來。」張軍愣住了,說:「喔,這樣。那你能不能打車去?」我說:「我不會打車。這裡是美國,大家基本上都開車,不打車的。」我說這話,不是因為我識破了騙局。我是在說實話——我真沒車,而我也真不會打車。張軍沉默了,他在思量該怎麼做。

本來我只要不說什麼,他們的騙局就會功虧一簣了。但騙子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他們控制了我的思想情緒,要我自己也急於轉錢給他們。我當時覺得,最要緊的,已經不是錢了,而是要儘快證明自己的清白。他們只要查清楚,就會把錢還我。所以,我竟然也在想辦法怎樣可以現在去銀行。我說:「長官,我能騎自行車去。」張軍喜出望外,說:「很好。」

張軍接著問我:「如果你去到了銀行,銀行的職員問你為什麼要打這些錢,你該怎麼回答?」我猶豫了一下,回答說:「那我會誠實告訴他們,你們要調查我。」 張軍急忙說:「你咋這麼笨?你知不知道為什麼梁麗可以開那麼多銀行帳號洗錢?那是因為她賄賂了很多銀行裡的人。現在很多銀行的職員都在參與犯罪。你如果告訴他們你在接受調查,他們就會知道這案,就會攔阻你轉帳,不讓你接受調查。」我說:「那我該怎麼說?」張軍說:「那很簡單。你說這些錢是寄回家的。他們就不會懷疑了。」我心裡覺得不妥,想:「這不是明明在說謊嗎?」我是個基督徒,信主以來就一直操練誠實守信,不說謊話。長官現在要我說謊,我是說還是不說呢?我當時心理壓力很大,支支吾吾地答應了。

謊言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如果堅決不說謊,騙子恐怕不會成功;然而我受不住壓力,向銀行說了一句謊言,這讓我損失慘重。

我問他:「銀行裡的錢轉走了,那我這幾天生活怎麼辦?」他說:「我們可以讓你留一點錢在調查期間用。」我很糾結,想,萬一他們調查緩慢,那我這個月的生活怎麼辦?張軍知道我在猶豫,就說:「這樣吧,我讓你留著五千塊,怎麼樣?」我答應了。

張軍接著說:「你現在是在我們的保護底下行動,我們會把你的行動錄音下來,作為在法庭的證據。你現在出發,不要掛線,我會親自陪著你去銀行,確保一切順利。」我於是帶著耳機,騎著自行車穿過校園去銀行了。一路上,張軍不停地問我:「現在情形怎麼樣了?一切正常?」 他的語氣變得親切了很多。我說:「一切正常。」

我到了銀行後,張軍說:「我們的監督戶口在香港。我剛和那邊聯絡好了,我現在把銀行戶口的資料發給你。」我在短信裡收到了戶口資料,那是香港中國銀行的一個外幣帳戶。我記得我的戶口有72,000美元,就叫銀行職員打67,000元過去,按照張軍所說的只剩下五千元。銀行職員問我:「你為什麼匯這些錢?」我說:「這是寄給我家人的。」她沒懷疑,就幫我辦理了。她正在辦理時,我留意到我戶口裡其實有73,000美元。

我問張軍:「我記錯了,戶口裡其實有73,000美元,我要不要改轉帳的數目到68,000美元?」張軍急忙說:「誒,不用了。」這是騙局的關鍵時刻,他們絕對不想冒險出錯。所以,我戶口裡剩下了六千元。張軍一直在電話裡監聽著,確保我照著他的步驟來做。他說:「你要選最快的方法匯錢,費用貴一點無所謂。我們調查後,國家會還你的。」我於是選了最快的選項,一天之內匯到香港。我實在太老實了,傻乎乎地聽著張軍的指揮,毫不知情。

我離開銀行後,按著張軍的吩咐把收據拍照發給他。然後,我依舊戴著耳機,騎著自行車穿過校園回家了。張軍在整個過程裡保持和我對話。我回到家後,張軍說:「我們明天收到你的轉帳後,就會發一份證明給你。你憑著證明就能確定你的錢是安全的。你現在還在我們的調查之下,由現在開始,你每隔三小時就要用短信向我報告一次。」我答應了,他就掛線了。

接著,王威打電話來問我的情況。我說:「謝謝你幫我請求長官。他已經答應優先調查我了。我剛才轉了銀行的錢到他指定的監督戶口,金額是……」我剛想講出轉帳數目,王威急忙喝止我:「不用告訴我。領導辦案我無權干涉。」我覺得很奇怪,就沒說下去了。他接著跟我說:「我們會繼續監察你的手機。你現在把你所有的短信刪除。還有,你不要隨便上網。你現在是在接受我們的調查,一切的行動都要聽我們的。」我照著做了。

對話結束後,我躺在床上,覺得心力交瘁。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我由早上六點多起來,就一直折騰到現在,一點東西都沒吃,現在肚子正咕咕地響著。我想,希望現在問題真過去了。我吃過午飯後,就回學校工作了。我按照他們的指示,每隔三小時就報告一次。張軍和王威都是一接到我的報告,就馬上回我信息。我覺得奇怪,現在是中國時間深夜了,他們難道不用睡覺?他們都在日夜辦案?

8. 保證金

第三天早上(星期四),張軍用短信把證明發給我,說匯款已經收到了,他們下週一就會開始調查我的銀行戶口。我看到證明上寫著「中央銀行監管」,就沒懷疑了。快到中午的時候,王威打電話給我,和我聊了很多情況,想知道我的資料是怎樣被別人偷走的。

他突然說:「我們還是需要你回國出庭,只有這樣你才能真正脫罪。」我愣住了,昨天忙了半天,就是為了讓我不用回國,怎麼你們現在反悔了?我說:「我不能回國。學校的事很多,我走不開。」他說:「你真的不能回來嗎?」我說:「我真的不能回來。」他說:「嗯,這很難辦,讓我想一想怎麼幫你。」他沉默了一會,說:「我有個辦法。我們請個律師替你出庭,他代表你,你就不用回國了。」我說:「這主意好。」他接著說:「但是,你必須交一筆保證金。」我說:「保證金要多少錢?」他說:「梁麗用你名字開的戶口裡有96萬美元。她說給你10%佣金,就是9萬6。你的保證金必須是你涉及贓款的三分之一左右。你要交三萬美元。」

我愣住了,說:「我哪有三萬?我已經把錢都匯給你們了!」王威說:「我知道。但是法律就是這麼規定的,你不交就必須回國出庭。」我說:「那我該怎麼辦?」他說:「你能不能向你朋友借?」我說:「案件是保密的,我朋友問我為什麼借錢時,我就要把案件告訴他,那不也是違法嗎?」他說:「你可以說家裡有急事,要借這些錢。」我一聽到他在教我說謊,就很懊惱,說:「我的朋友恐怕也沒那麼多錢。」他說:「你可以向多個朋友借,每人借一點。我們一收到保證金就幫你處理案件,不用兩週就會辦完,一辦完我們就會把保證金還你,你到時候就可以把錢還他們了。」

我聽了後很惆悵。我一直堅持自力更生,絕不想向別人借錢,更不想騙我的朋友。我說:「涉及的贓款是梁麗的。如果她帳戶裡是幾千萬,那我不是要付幾百萬的保證金?我的朋友也沒那麼多錢。如果真是這樣,國家難道就不管?」王威答不上來,但是繼續說服我,必須馬上借到保證金,否則就必須回國。他說:「如果你不配合,萬一長官要取消你的優先調查,那就糟糕了。」我被他逼得有點瘋了,說:「我認識一個年長的前輩,他也是教授,姓李的,我去問他借吧。」

9. 識破騙局

我掛線後心裡極其煩惱。他們要我的錢,我可以給,但要我說謊騙錢,我實在做不到。我是個基督徒,不算很虔誠,不過一直堅持做人要憑良心而行,不能說謊。現在我實在走投無路了。

三天以來我在這一刻終於想到,我應該為這事向神禱告,求主幫我。於是我跪在地上,求主救我脫離困境。我當時還沒識破騙局,就求主讓我能夠不用說謊,但能解決這個問題。我禱告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有回應,不過既然交給主了,那就不要管那麼多了。於是,我就起來去吃午飯了。

我吃飯時發短信約李教授見面,但他說沒空,要過幾個小時後才能見面。於是,我吃過飯後就回實驗室工作。我在路上遇到一個同事,她拉著我要請教一些研究的問題。我沒心情和她說話,但又沒法推卻,於是就和她談了半小時。在那半小時裡,我因為討論研究,就忘了借錢的事。我們討論完後,我的情緒平靜下來了,頭腦也清晰了很多。我覺得這三天的電話很奇怪,我一定要去查清楚。

如果他們是騙子,我要怎麼證明呢?我去查公安局的網站,裡面的確有張軍,徐超,王威的名字,但我在電話裡看不到他們,不知道他們長什麼樣子,無法證明。我想,張軍是個大官,說不定網上有他的視頻。於是我在百度上搜查,果然找到一個張軍檢察長的視屏。打開一看,他是個老頭,說話聲音單薄,完全不像我在電話裡聽到的那個聲音渾厚的張軍。電話裡的張軍是假冒的!

這下我慌了,我知道被騙了。於是我直接在Google上搜公安詐騙。第一個搜出來的,就是一篇假公安騙在美華人的新聞。新聞裡面說,現在騙子在中國越來越難騙到人了,因為中國人被騙多了,大家都很警惕。他們就轉移目標來騙美國的華人,已經有多人受騙,損失了好幾百萬。我仔細一讀,裡面的詐騙手段和我遇到的一模一樣。我一下子驚呆了。

我馬上趕去銀行,希望可以把錢追回來,但銀行的職員無法幫我, 因為我的錢已經被轉到國外了。我於是打911報案,一個警察來了銀行,幫我記錄案件,但他也無能為力。我很生氣,發短信嚇唬王威:「我已經報警了。如果你夠膽碰我的錢,你就等著坐牢吧。」王威回我:「你瘋了嗎?你跟我說這些,唉!」我說:「6萬7的三分之一是多少?要確保你有足夠的保證金哦,我可不會借你的。」過了一會兒,他回我:「22333,這是三分之一。」騙子得手了,在戲弄我。他們是老江湖,哪會理睬我的氣話?

當天晚上,就是香港的早晨,我打電話到香港中國銀行報告這事,希望他們能幫我,但他們完全不理會我的請求。我找了在香港的朋友,奔波了一整天,才成功報了案。我一直忙到深夜,身心疲累,躺在床上就一直流淚。我知道錢是很難追回來了。但讓我更痛心的是,這三天來我一直被騙子戲弄。他們不但把我的錢騙了,還要我說謊,要我借錢,要我負債。他們實在太可怕了。我這些年來沉醉在自己的學習研究裡,身邊的同事學生都是簡單誠實的人,我已經忘記了戒備人邪惡的一面。現在突然在黑暗中伸出一隻這麼邪惡狠毒的手,一下子把我打倒在地,毫無反抗之力。

10. 痛定思痛

我過了好幾天,心情才平復過來。我問自己,為什麼我會受騙呢?騙子的確很厲害,但我之所以受騙,最關鍵的原因就是,我對電話詐騙一無所知。我多年專心做科學研究,對社會發生的事情很少理會。其實這種騙局在中國已經用了很多年,在美國也開始了一年多,但因為我沒留意時事新聞,所以我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電話詐騙這回事。還有,我當時剛新搬進一個公寓,只有我孤身一人,沒有家人朋友在旁邊提醒我。一個單獨且毫無戒備心的人,哪怕再聰明,也難敵一群經驗豐富、老奸巨猾的騙子。人不可以單獨,更不可以與社會脫節,否則就很容易被吃掉,這是我這一次學到最深的功課了。

這次受騙讓我對電話詐騙產生了很大的興趣。他們的騙局讓我覺得不可思議。他們只用電話,就能控制我,而且在兩天內就把我所有的錢騙走,這是電影裡才會有的橋段,竟然發生在我身上了!作為一個學者,我必須把事情研究清楚。我後來查了很多電話詐騙的資料,一直回想整個騙局。他們的騙局有幾個重點。

第一,他們要取得我的信任,就是要我相信他們是真的警察。這個主要是通過電話號碼、偽造文件和逼真的演技來達到的。騙子用改號軟件設定來電號碼。他們用領事館的電話打給我,又刻意地讓我確認公安局的電話。這一招當時對我都很有用,因為我從來不知道來電號碼是可以改的。我後來才發現改號的科技其實很普遍。有些App,例如SpoofCard,可以讓你用任何設定的號碼撥號。他們又偽造文件,例如警察證、逮捕證、銀行凍結證,等等。我因為從來沒見過假的證件,所以沒有懷疑。

第二,他們用騙得我的信任控制我的情感。當我相信了他們後,他們就圍繞著我的中心利益,就是我在美國的前途,來攻擊我。他們首先說我被禁回國,又說我涉及犯罪,從而推動我急於洗脫罪名,讓我極其恐懼憂慮。一般人以為,智商高的人不會受騙。其實不是,騙局的要點在於控制你的情感。當然人的情感高漲時,理智就不清,就會受騙。我被騙後,才真切地知道我是個情感弱的的人,我的行為是受我的情感控制,而不是受我的理智控制的。他們的騙局其實有邏輯上的漏洞,但當我在恐懼憂慮時,我無法看清事實。

第三,當我的情感被控制了,他們就逼我在短時間之內做重大的決定。我的錢是很重要,但我的前途更重要。當我憂慮前途,急於洗脫罪名時,錢就變得沒那麼重要了。就在那一刻,他們就要我馬上匯錢,我就被攻破了。

所以,他們的騙局大概就是這三個部分:先讓你相信他們,再威脅你最中心的利益,逐漸控制你的情感,然後在你情感蔓延全身時,要你馬上匯錢。最容易受騙的人,有這三個特點:無知,情感弱,性子急。當這種人單獨時,就很容易受騙。而我,很不幸的,就是這種人。人的情感性子是很難改的,但是無知卻可以修補。所以,我決定把我的經歷寫出來,讓大家知道,以免重複我的悲慘經歷。

最後,我要提一下,騙子的演技實在讓我驚嘆不已。他們偽裝上海公安局的警察官員,表現得比真正的警察大官還要有氣派。他們的聲音和扮演的角色實在太配合了。領事館接線員的聲音就像電台播音員般好聽。領事館的長官聲音和藹可親,要幫你報案。公安局的接線員聲音懶洋洋,一聽就知道在當夜班。徐超隊長的聲音粗曠,特別有威嚇力。張軍檢察長的聲音渾厚沉重,很有大官的氣勢。王威的聲音清脆悅耳,一聽就像個正義好人要幫助你。騙子不但是心理學專家,還是專業的編劇、導演和演員。他們的騙局構想精密,演技逼真,我是敗得其所了。我那6萬7千美元,就當是入場費去看了一場頂級話劇吧。他們那麼賣力,總該打賞一下吧。

一般人在被騙後,都會對騙子痛恨至極,更何況我現在被騙了差不多所有的錢。但我這人就是特別傻,也特別善良,我並沒有恨他們,反而同情他們。我對他們的同情讓我們的故事有了出乎意料的發展,我的經歷就有了下篇了。

(待續)#

註:我的故事是真實的。像我這樣受騙的人還有很多。你們可以查一下這些新聞鏈接:
http://www.chinaqw.com/hqhr/2018/06-23/193903.shtml
https://newyork.china-consulate.org/chn/fwzc/zxtz/t1555296.htm
https://www.sydneytoday.com/content-101805163979003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2-05 6: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