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中共四大部門搞間諜活動 竊美機密

文|橫河

中共在海外收集情報的機構繁多,除了唯一正式的情報機構國安部外,還有公安部,軍隊情報機構以及海外統戰系統。(STR/AFP/Getty Images)

人氣: 126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16日訊】2018年12月20日,美國司法部召開記者會,宣布起訴兩名中共網路駭客。據美國司法部公開的起訴書,這兩名駭客屬於一個名為APT10的駭客組織,和中共國家安全部(簡稱國安部)有關。

國安部是中共政府唯一正式的情報機構,相對中共情報系統,歷史較短。1983年,中共將原公安部一局、中央調查部和其它一些較小的情報機構合併,成立國安部。

公安部一局部分併入國安部後,仍保留少數老弱病殘,且這一機構在1989年六四鎮壓以後逐漸被恢復,到1999年迫害法輪功後更快速膨脹,名字也從政治保衛局改為國內安全保衛局(簡稱國保),成為中共最臭名昭著的迫害異己和宗教信仰的政治警察。

國安部和公安部國保之間有這個淵源,兩者實際分工也不同,國安管外國或與外國有關的情報,而國保分管國內。

國安部

國安部成立兩年後,任部長助理的俞強生叛逃美國,導致中共滲透美國最成功的間諜金無怠被暴露逮捕,並引發國安部內部的清洗和整頓。俞強生就是原政治局常委俞正聲的親哥哥。

自那以後,國安部和美國似乎相安無事,至少沒有在公眾面前曝光。直到去年,美國司法部起訴了一名間諜季超群,幾乎同期遭起訴的還有他的上線情報官徐彥軍以及幾名駭客,徐彥軍被美國從比利時引渡。這讓中共國安部重新進入美國公眾視野。

這三個案子的被告都屬於國安部下屬的江蘇省國安廳,目標都是和美國航空技術有關的部門和承包商。從這三個間諜案可以看出,中共情報部門是如何用不同方式配合完成同一個目標的。

盜竊美國航空技術顯然是江蘇省國安廳的任務,為完成這一任務,江蘇省國安廳使用了多種方法,包括派遣間諜、招募內部專家直接盜竊的傳統間諜手法,以及更高技術的網路駭客盜竊。

另外,這幾個案子至少證實了中共省一級的國安廳也直接對外派遣間諜,而不僅是以前有些人認為的外派間諜只是國安部的事。

軍隊情報系統

2014年,美國曾經起訴過五名中共軍隊駭客,這五名駭客所屬的是較早被發現的駭客組織,在被命名APT駭客系列組織中排名第一,被稱作APT1。這就要提到中共情報的另一個系統,就是軍隊情報系統。

軍情系統是歷史最悠久,經驗最豐富,實力也是最強的,其歷史一直可以追溯到中共紅軍的創建時期。在軍隊體制改革之前主要是總參二部和總參三部。總參二部是傳統間諜,軍隊改革後成為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的情報局。

而被美國司法部起訴的五名駭客所屬的61398部隊,就是(或隸屬於)總參三部二局(二局就在上海),軍隊改革後總參三部(技術偵查部)和總參四部(電子對抗雷達部)合併成了戰略支援部隊網絡系統部。網路攻擊和情報收集主要由這個部門負責。

中共軍隊情報系統還有一個總政聯絡部,現在是軍委政工部聯絡局,這是原來總參聯絡部改建成中央調查部後留下的軍事情報部分演變來的。這些都是屬於軍隊的情報機構,主要是從事對外的軍事間諜活動。

公安廳以及「610」辦公室

此外,中共還有一些非傳統情報機構也會從事情報工作。如原來專門負責鎮壓國內的公安,1999年迫害法輪功開始後,至少有九個省市的公安廳被特許對境外派遣間諜,專事刺探法輪功情報。另外,還有一個和迫害法輪功有關的情報機構很少進入人們的視野,那就是「610」辦公室。

1999年6月7日,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在政治局會議上披露,中共成立了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該小組設立辦公室處理日常事務,該辦公室還有一個以其成立的日子命名的名字:「610」辦公室。一般人只知道610辦公室在國內是法外迫害信仰的工具,但很少人知道,由於在世界範圍內監控和迫害法輪功,610辦公室已經有了廣泛的海外情報能力。

北京奧運前夕,法國調查記者Roger Faligot發表了他的新書《從毛到奧運的中國(中共)情報機構》(The Chinese Secret Service, From mao to the Olympic Games)。作者採訪了很多國家的專家、中共間諜的叛逃者和各國的反間諜機構人員。

書中專門描述了為了預防可能造成的麻煩,羅干(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和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主管的「610」辦公室的情報人員湧向全世界,打擊中共所謂的「五毒」(包括台獨、藏獨、疆獨、法輪功等)。

德國反間諜機構也曾破獲過中共「610」辦公室在德國招募間諜監視德國法輪功學員活動的案件。這個特殊的情報機構雖然主要針對的是中共的政治「敵人」,但必要時也可以用於其它領域。

中共統戰系統

另一個具有情報功能的是中共的統戰系統。和國安、軍隊專業情報機構不同的是,統戰系統更多的使用業餘或非專業間諜人員收集情報,屬於情報的群眾運動類型,方式上也是廣種薄收。

統戰工作的主要方式是確定特定目標並建立友好關係。當特定目標成為朋友以後,可以在政治上代表中共的利益,也可以成為專業間諜收集情報的對象,或直接通過統戰系統提供情報。

由於統戰本身就是個龐大的系統,而涉及的又是定義比較模糊的灰色地帶,如對政界、商界、學界等交朋友、施加政治影響和干涉內政及間諜活動等界線不清的領域,加上其群眾運動的特點,使得反間諜機構的工作非常困難。

統戰系統的核心是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統戰部)。西方有些專家直接將統戰部作為情報部門對待。一部分科學技術情報,如部分千人計劃成員把在美國學校和公司的機密作為到中國大學、公司求職的投名狀的行為,有些就屬於這一類的。

比如2018年12月20日在奧克拉荷馬州被捕的譚鴻進就可能是這類的。他被控下載數百份有關「下游能源市場產品研發」的資料並打算用這些盜竊的商業機密為一家中國公司牟利。這家中國公司已經給他提供了工作。

另一個更典型的案例是旅美中國科學家工程師專業人士協會(Association of Chinese Scientist and Engineers,ACSE)原會長楊春來。ACSE於1992年在芝加哥成立,會員分布在美國二十多個州。

2006年5月底,楊春來到北京參加國務院僑辦舉辦的「第三屆華僑華人社團中青年負責人研習班」。國務院僑辦是中共統戰部在國務院政府系統的分支,2018年機構改革已經公開劃歸中央統戰部。

2007年楊在國務院僑辦舉辦的「第四屆世界華僑華人社團聯誼大會」上發言,說「為國服務並非要回國服務」,「我們現在有1500名註冊會員,大概三分之一具有美國國籍,通過朋友和家庭成員之間的聯繫,估計我們能影響到500張選票」。楊春來本人還擔任中共國務院僑辦海外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足以證明他隸屬於中共統戰部的身分。

2011年7月1日,楊春來被FBI逮捕,這時他已經買好了一週後飛往中國大陸的機票。他被控盜竊自己就職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商業機密,並計劃以此和中國張家口化學電子商品交易所合作。最初估計他的行動可造成CME五千萬美元的損失。

最後法官以最初估計損失過高和楊春來長期對社區,包括華人社區的貢獻為理由從輕判決。事實上,作為中共統戰代表的楊春來,他服務華人社區的目的只是為了積累向中共效忠的資本,這才是他盜竊美國商業機密的根本原因。#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3-16 8: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