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比你想的更勇敢(2)

作者:女王

有一束野花的小女孩在草甸陽光燦爛的夏日。(fotolia)

  人氣: 3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續前文

如何有勇氣去面對人性的黑暗?

談到勇氣的課題,其實我覺得最難的不是面對自己,而是面對別人,尤其來自於他人給予自己的傷害,不管是有意或無意,人性的黑暗是我們成長到現在都要不斷面對的課題。

別人帶給你的傷害可能有:嫉妒、謾罵、嘲弄、貶低、歧視……許多言語、文字,甚至行為上的傷害,人生中總是不免要面對人性的黑暗,許多人過不了這一關,走不出來,就會一直活在痛苦中。

很多人覺得我是個樂觀開朗的人,應該不太會被他人所影響吧?其實我從開始寫文章、出書、成名後,一直不斷面對別人對我的議論、批評、惡意的言論、謠言等各式各樣的攻擊,老實說,我並不是天生勇敢。我從一個膽小懦弱的女生,現在變得比較堅強、陽光,不活在傷害的陰影下,這一路走來,真的非常不容易。

從我開始在網路上寫文章,後來出第一本書後意外暢銷大賣,成為所謂的暢銷作家,其實我內心並沒有準備好要面對這一切的。當初只是想出書,又沒有名、也不是厲害的作家,覺得應該不會有太多人會買我的書。所以一開始面對成名這件事時,我感到很惶恐。

那時候,總會有人損我只是運氣好,以後會江郎才盡,說不定只出了一本暢銷書就不會有下一次了。那時我聽了很難過,不懂為什麼會遭到別人這樣的貶低,或許別人真心覺得我運氣好吧!

但,我還是持續的寫作,我不想要被那些看衰我的人擊敗,我繼續出了第二本、第三本書……大約一年一本的寫下去。當時我開始在我的自介、抬頭上寫了「作家」,也遭到別人的酸言酸語,認為我只是寫書憑什麼自稱作家?當然,不看好我的、看我不順眼的同行(雖然我從未做過傷害同行的事,也未曾批評過同行),也會批評我的文章,甚至酸我、詛咒我的書不會有人買、不再暢銷。

我感謝那些曾不看好我的人,讓我可以堅持下去,寫書寫到現在十年了,維持自己的創作習慣,也是因為我想要證明給自己看,我可以做得到,同時也想讓那些不看好我的人知道(雖然我也沒有在關注他們),我不是隨隨便便就會被打倒的,因為堅持到底、不隨便放棄,是我的人生哲學。

我知道寫作並不是一條容易走的路,我總是努力的希望自己能夠寫得更好,讓文章可以幫助別人,帶給他人一點溫暖和正面的力量。即使再累、再忙,我也會抽空寫文章、更新粉絲頁、回粉絲的信件、找題材創作。努力一年出版一本書,走上了這條路,沒有一刻是停下來的。

但我慢慢的發現,這個社會並不流行走這個路線。當網路越來越發達、言論越來越自由時,許多人可以藉由批評、罵人一炮而紅,用消費名人來自抬身價,我也莫名的常被他人拿來消費、做文章,也容易被與我相似的人當作假想敵,我一直很難理解為什麼。

我從開始寫作到現在十年多,從未批評別人,也不會用消費名人話題的方式去衝點閱率、拉抬自己。當然,你在我的頁面上也不會看到我罵人、嘲弄別人,因為我不想做這樣的事。

有的人好心建議我,讓自己變得更紅、更多人來看、增加更多粉絲數的方式就是去批評、罵人。但我真的完全不想,這條「讓自己更紅」的捷徑不是我想走的路。

我傻傻的相信,長久經營自己應該是要保有創作力、有作品、對別人有好的影響力,如果我只是個製造仇恨、對立、口水的人,我會討厭我自己。

當然,對別人善良,不代表別人會對你善良。我總是要面對一些我所不認識的人對我的誤解(用他們的想像來評論我是什麼樣的人,但我並不認識你啊),製造謠言(也是用他們的想像來造謠,把我說成是一個多麼恐怖的人,但你也並不認識我啊)。一開始,我都會很善意、有禮的去回應他們我並不是這樣的人,但久了之後,我發現,其實他們根本一點也不在意,他們要的只是批評過後的口水高潮、點閱率。而我,只是一個被利用的棋子。

老實說,以前經歷這些都會讓我非常難過,因為我從來不會這樣對人,不懂為什麼別人要這樣對我?

後來我慢慢懂得,原來這就是人性的黑暗!並不是你對他不好、你有傷害過他,而是他就是看你不順眼,因為你有他沒有的,或你看似過得好一點,他就會想辦法拉黑你。

有時候,我會自己在暗夜裡哭泣,我不是一個喜歡把情緒、壓力和不快樂抒發給別人的人,我覺得這樣會造成別人的負擔。所以你也幾乎不會在我的粉絲頁看到我寫什麼太低潮、需要討拍的文字,因為,我也不希望我的讀者擔心我。所以我學會自己去消化、承受。

這些年來,我從一個懦弱的人變得越來越堅強,或許,也要歸功於那些年來日積月累的傷害訓練吧(笑),這真的非常辛苦,我的心臟就是這樣練得越來越強的吧!

最嚴重的謠言傷害應該就是我結婚時,有我不認識的人惡意造謠我的另一半是小開,甚至是日本人。這樣的謠傳,我一開始以為只是惡意謠言,只要澄清就好。但後來發現不是,在媒體想要炒作、許多人想要消費你時,根本沒有人會在意這是不是謠言了,沒有人想要查證(現在的媒體也不查證了,只要說是網友說的就可以報導),所以假的變成真的,甚至也沒人在乎是不是真的,因為他們只想要罵而已!

我一直沒有重提這件事,結婚四年多了,我相信真的就是真的,又何必一再解釋呢?我沒有去攻擊造謠的人(因為我也不認識他),也沒有回罵那些搬弄是非的人(因為我不是個好戰之人),對於那些莫須有的攻擊,我選擇不再回應、淡忘、放下。

但是回想起那時候經歷的風暴,我真的差一點過不了那一關。我覺得自己連累了另一半和他的家人,公婆從沒怪我,甚至還安慰我,讓我覺得很對不起他們。一個老人家看著電視新聞說自己的兒子是日本混血,作何感受?(明明是道地臺灣人啊!)我也很對不起我的另一半,曾想如果他不是跟我結婚該有多好,他就不用去面對這樣的誤解和壓力,好端端的一個自食其力、認真上進的好男兒被誤解,任誰也都很難接受。當時我還曾想過,反正也才剛結婚,如果這時候分開、放另一半一條生路,或許對他才是比較好的。

就在我過著以淚洗面,被謠言攻擊到無言以對的那段時間,我真的很感謝我的另一半、家人都沒有責怪我、給我壓力,我婆婆只跟我說:「要勇敢,要幸福喔!」於是,我放下想要放棄自己、自責自怨的心態,我決定要好好站起來,為自己的幸福人生努力!

即便總是有人會笑我、唱衰我,希望我不幸福、希望我離婚,我還是不能被他們打倒,因為我不能被別人的黑暗所影響,我要往我的陽光之路前進。如果有人希望你過得差,希望你不幸福,你就要如他們所願嗎?我不認為。

於是我好好經營我的婚姻生活,持續創作、寫文章,我不做任何傷害別人的事,也不寫任何負面言論,想要攻擊我的、傷害我的,我都不會反擊、不傷害他,這是我覺得自己能做到的修養。

有人問,能夠對別人給你的傷害微笑以對嗎?我說我現在可以辦到了。我不會有恨,因為我不想讓我的生活充滿了恨,我會理解他們,因為他們需要恨,但我不需要。我只是在心裡笑笑的感謝他們給我的力量—讓自己更好的力量。

最重要的是,我總覺得對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創作」,而不是把自己變成一個是非之人。這才是讀者想要看到的,不是嗎?

面對他人的黑暗,其實並沒有那麼容易走過,我差點走不過,你們也不會再看見我。但是一股不願放棄自己的力量告訴我:「我可以撐得下去!我可以變得更好!」

那並不是一條容易的路,有的人受不了人言可畏、傷害霸凌而選擇輕生,有的人變得低潮憂鬱,有的人一蹶不振。對大部分的人來說,他們沒有這麼強的心臟去面對。

有人問我,要怎麼走出來,像我一樣樂觀?我說,其實你真的要懂得分辨你自己和他人是不同的,你不能控制別人、左右別人想什麼,但你可以控制的是自己,不要因為別人說的一句話而輕易影響自己或活在別人的情緒裡。

這當然不容易,但在多次鍛鍊之下,多被傷害幾次後,你就可以找到快速復原的方式。你會知道,什麼是重要的,什麼不重要!

還有,不要為了不愛你的人傷害自己,而要為了愛你的人好好活下去。

現在想起來,這麼多年來遇到的一些傷害,我以前會責怪、會覺得自己倒楣,現在成長了許多,反倒是感謝人生中曾經有過那麼多不美好的經歷。

如果我沒遇過這些傷害,我不會變成一個更有同理心、更溫暖的人。如果沒有遇到那些人性的黑暗面,我不會去找到我的陽光。

我很喜歡一句話:「做一個懂得世故,卻又不世故的人。」我們懂得人性的黑暗,但我們不用黑暗面去對人。

現在想想,我當時做的選擇是對的,我把專注力放回我的創作上。持續讓自己不斷的努力寫作,把自己的生活經營好,有更多作品,這才是我更應該做的事!不是嗎?

也謝謝你們,親愛的讀者陪我到現在,這也是我持續努力的動力!

願你們也能一同勇敢面對、走過人生的低潮和傷害,只要你不放棄自己,未來的你,會感謝現在的你。◇(待續)

──節錄自《你比你想的更勇敢》/圓神出版公司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個世界沒有愛情是完成的,只有想要完成愛情的過程而已……。那個過程的連續,就是愛情。不過很不幸地,愛情有一部分似乎無法只是單靠努力。
  • 那時自以為文青,喜歡逛書店,某天在中正書局看到《西洋文學欣賞》,作者鍾肇政。隨手翻開書頁,讀到作者開了長長的一串陌生的書單,有如棒喝,忽覺自己像井底之蛙。猶記得書中的一句話:「光是接觸正確的文學,就已經是文學教養的偉大要素。」這一句話,如今變成我鼓勵學生找經典閱讀的啟發。
  • 喜歡我的人,必定又耗費光陰,犧牲了他的歲月。為了不要誤人一生,「不發生」為最安全的辦法。可難道身體外觀跟其他女孩不一樣,我就該如此自我定位嗎?
  • 我一直深信班傑明(W. Benjamin)在《單行道》中所言:「面對自己而不感到惶恐,才是幸福。」也於是,這個「自分の本」,其實就是每天面對自己最好的練習(或許因此就可以不用再焦慮地購閱各種「勇氣」系列暢銷書了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