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蕭茗:政治秩序是對「正義」的闡述

人氣: 3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18日訊】最近很多人在討論「傳統文化如何在現實中落地」。我認為「傳統文化如何在現實中落地」不僅限於如何落實到制度設計。它落實在方方面面。社會,政治,文化,倫理中的一切對與錯,秉持傳統價值的人都要給出自己的見解,並且要能身體力行,在社會上成功的實踐這些信念,最終得到普世的認可,這樣才是成功的「落地」。

制度和道德不能完全分開。我認為沒有任何制度能在道德敗壞的情況下成功。所以,在這一點上,道德比制度重要。但是,政治秩序(political order),在西方文化中,本來就是對道德的一種闡述。更具體一點說,政治秩序體現了他們對何為「正義」的理解。柏拉圖的《理想國》不是闡述一個完美城邦應該是什麼樣,他是通過虛構一種政治秩序的方式闡述何謂「正義」。

所以,西方政治制度的設計濃縮了他們在整個歷史過程中對是非,對錯,好壞的理解與實踐。我最近採訪了Hillsdale College的副校長Matthew Spalding。他說,美國建國的根本理念圍繞「作為一個人意味著什麼,什麼樣的政治秩序才能幫助人實現人的終極目的」這些問題。

美國的共和制只有兩百多年的歷史,但是它所基於的理念歷史悠長。從《舊約》,希臘羅馬,一直到基督教,新教。整個西方文化是從哲學和信仰兩條路上探索永恆的真理。最後合而為一。美國就是這兩條路合併的結晶。如果這些理念在漫長的歲月中被證明是正確的,那麼它在今天和以後,也應該是正確的。基於這些理念而建立的國家,只要它能夠回歸這些理念,它就在任何時候都有可能復活並重新變得偉大。這個國家的敵人不是時間,而是理念的失落。但她有一個先天的優勢:制度的建立基於正確的理念。從這個角度說,制度的修復也代表著理念的回歸。

其實東西方古老的信仰和文化處處相通。斯多葛(Stoicism)自然法和老子的「道」幾乎同出一轍。所以說,相同的智慧和美德在東西方都出現了。但確實,在公共領域,東方沒有像西方那樣把對「正義」的理解系統地實施在政治秩序上。也沒有建立「國家的是為了圓滿人之所以為人的終極目的」這樣的理念和實踐。

「中土出大德之士」。我覺得這個文化的真正目的是成就頂級的精神修煉(spiritual refinement)。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3-18 5: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