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嬤的中途之家

作者:張卉中

小媽媽們在老師的寬容理解下,逐漸開懷,學會了照顧自己與寶寶,並學得一手生活技能,建立起自信,重返社會。示意圖。(Shutterstock)

  人氣: 4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去年11月,到台南參訪「麻二甲之家」,這裡收容18歲以下受暴虐、弱勢未婚媽媽,在此待產、育兒,接受心理及就業輔導。當天,創辦人黃越綏女士在國道上塞車八個小時,從台北趕來與我們會面。黃老師一走進大門,期盼已久的大大小小的孩子們簇湧而上,與「先生嬤」熱情擁抱。

「如果孩子咬你,你回手的話,走的是你,不是孩子」,這裡的老師沒有一個不被這些心靈受創的孩子咬過,手臂都還留著痕跡。小媽媽們在老師的寬容理解下,逐漸開懷,學會了照顧自己與寶寶,並學得一手生活技能,建立起自信,重返社會。

台南「麻二甲之家」創辦人黃越綏女士。(李歐/大紀元)

黃老師曾蒞臨台北南德扶輪社演講,分享她的「幽默人生」,句句幽默,社友們笑聲連連。然而,這其中盡是她在血淚交織的人生困頓中所粹煉出的精華。她的愛心與豁達,撫平了孩子們內心的創傷。

黃老師跟隨夫婿僑居菲律賓十五年後,全家返鄉之際,夫婿竟遭綁架撕票,財產被移轉,瞬間由貴婦變成無產的單親媽媽。她隻身帶著三個孩子回台謀生,在企業界從事諮商輔導。由於語言隔閡,孩子在校遭霸凌,加上不堪負荷的高昂生活費,於是送孩子回出生地,她獨自在台打拼,供應孩子生活求學所需。

黃老師深切體會到,單親家長和子女在社會上所遭受的歧視與經濟困境。有感於本身雖具學識和社會歷練上的優勢仍備覺艱困,更何況那些弱勢無助者,於回台拼搏十年後,黃老師以人饑己饑的胸襟,成立「國際單親兒童基金會」,並設立保護和教養機構,照顧那些淪落社會邊緣的家長,以及因而墮落、糟蹋自己的孩子。迄今受惠的單親家庭已超過十萬戶,稱她「先生嬤」的孩子已逾兩百。

黃老師成立基金會之初,有善心人士表示,妳籌到多少錢,我就再多加一百萬贊助。於是她傾盡所有的積蓄,包括賣書所得,拿出1500萬,加上善心人士的捐贈,以3000多萬作為基金,歷經二十多年苦心經營,打下了相當堅實的基礎。黃老師年事已高,本打算將基金會交給政府,由於冥冥中的神啟,她打消退休念頭,繼續經營並擴大規模。

黃老師以七十高齡,一如既往的到處奔波、演講、募款,為弱勢及受暴虐的單親媽媽及子女開創光明前途,令人由衷敬佩。南德扶輪社已連續三年贊助基金會,這次參訪更是深有所感,改變孩子們命運的同時,也在改變著社會整體的命運。契盼更多社會人士共襄盛舉。@*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的創辦人黃越綏,20日抵洛杉磯和曹長青同臺演講。黃越綏表示,此行特來感謝義助「麻二甲之家」的鄉親們。「基金會」下屬臺南市私立「麻二甲之家」,專門收容18歲以下受暴虐、弱勢之未婚媽媽。
  • 阿公和外公一生惜福愛物,樂善好施,受人敬重,是兒孫們的好榜樣,也遞蔭著子孫的平安和成就。兩位祖父都獲高壽、去世時都呈現瑞相,令人稱奇。
  • 生命軌跡 老夫婦 夫妻
    其實舅舅和舅媽曾遭喪女之痛,但是歷經這段傷痛,舅舅和舅媽日後卻又那麼豁達,不僅僅因為他們將情感轉移,如常的為社會奉獻,相信他們對人生也有了進一步的體悟。
  • 父親 悲苦人生
    命運的安排真令人情何以堪!二戰中,父親在殖民國的首都東京,保護學生不被敵人(祖國的盟軍)炸死,而台灣被祖國光復後,又在祖國的臨時首都台北,保護學生不被祖國的國軍處決。
  • 媽媽十歲喪母,對我們無條件付出她所嚮往的母愛,照顧孩子無微不至,克盡母職無怨無悔。媽媽以無形的身教給予我們全心的愛。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服刑過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謀生的途中見到「真善忍好」條幅,非常激動,不由想起那些被關押在同一監獄裡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堅定信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卻遭到監獄殘酷迫害。通過和他們接觸,這位人士有機會了解了法輪功並從中受益。如今意外見到這個條幅,一下沖散了疫情帶給他的恐懼、煩惱。
  • 「這裡沒有痛苦,沒有沉悶空虛的時間,沒有對於過去的恐懼,也沒有對於未來的驚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滿神之美,沒有空間留給微不足道的個人希望或經歷。」——約翰·繆爾(自然作家)
  • 在時間與空間的縱軸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續起之生命,延延繁繁裡,即尊尋仰祀,於焉動念法輪。法輪常轉,勤化萬物,蓋育天地,澤沐四方,善之循環遂可不息。
  • 不久前我畫了一幅圖,腦海不由地就隨線條流轉,那是行旅時搭火車從花蓮到台東的窗外所見-一大片一大片望似無垠的黃橙橙油麻菜田。後來在畫作空白處,我臨筆一揮,題上「陽光下的油麻菜田」。
  • 讀國小時,每天穿「皮鞋」沿牛車路到學校,牛車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過兩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減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雖然農田主人好心的將田埂做得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