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國黃背心打砸搶燒香街 著名商店餐廳遭劫

3月16日,黃背心示威者在戴高樂廣場上放置燃燒物,凱旋門前濃煙滾滾。(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黃背心示威者在戴高樂廣場上放置燃燒物,凱旋門前濃煙滾滾。(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人氣: 9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19日訊】(大紀元法國記者站綜合報導)3月16日,第18輪法國黃背心示威運動在巴黎香街演變成一場暴力打砸搶,多家名牌店和著名餐廳Le Fouquet’s被砸搶,一家銀行和兩個報亭被燒毀。17日早上,巴黎警察局表示,16日巴黎有1萬名示威者,其中200名暴力示威者被拘留,包括185名成年人和15名未成年人。政府將採取強硬措施制止暴力再次上演。

據《費加洛報》(Le Figaro)報導,3月16日一大清早,隨著口哨和煙霧,來自法國各地的成千上萬的「黃背心」早早抵達巴黎火車站,步行前往香榭麗舍大街。

數百名抗議者於上午10點左右從Saint-Lazare火車站離開,而超過一千人離開北站,其它幾個巴黎火車站也都有約定集合的人群。 在快速前往戴高樂廣場的遊行隊伍中,有些人穿著黃色背心,但許多身穿黑衣、戴黑帽子或頭盔且蒙面的人也與抗議者混在一起。

3月16日,黃背心示威者集結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上,有些人穿著黃色背心,但許多身穿黑衣、帶黑帽子或頭盔且蒙面的人也與抗議者混在一起。(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黃背心示威者集結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上,有些人穿著黃色背心,但許多身穿黑衣、戴黑帽子或頭盔且蒙面的人也與抗議者混在一起。(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很快,大約上午11點,抗議者和警察之間的第一次過激衝突爆發了,下午晚些時候還是一樣。抗議者向保護凱旋門的憲兵投擲石塊和其它投擲物,這其中很少是「黃背心」,多數是穿黑衣的抗議者。為了驅逐人群,警察使用了催淚瓦斯和水槍。

3月16日,在第18輪黃背心示威活動中,許多身穿黑衣者用石頭攻擊保護凱旋門的憲兵。(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在第18輪黃背心示威活動中,許多身穿黑衣者用石頭攻擊保護凱旋門的憲兵。(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從媒體的電視鏡頭中可以看到,一些黑衣人圍攻憲兵車輛,車上駕駛員險些被拉出來,最後車輛不得不開走;一名落單警員遭圍毆,幾輛警車被燒,場面異常混亂。

著名餐廳、商店被打砸搶燒

香街商人代表向總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介紹,約80家商鋪被砸。幾乎所有象徵資本主義的招牌商店無一倖免,銀行和珠寶店首當其衝。香街很多名牌商店被洗劫一空,有的甚至被燒毀。奢侈品皮具店Longchamp、運動品零售店Foot Locker、比利時連鎖海鮮餐廳Léon de Bruxelles、Hugo Boss店、Lacoste店、國際服裝零售商Celio、Zara、著名巧克力店Jeff de Bruges統統被殃及。還有兩個法國傳統式售報亭被燒毀。

3月16日,在第18輪黃背心示威活動中,巴黎香街上的奢侈品皮具店Longchamp被洗劫燒毀。(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在第18輪黃背心示威活動中,巴黎香街上的奢侈品皮具店Longchamp被洗劫燒毀。(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在第18輪黃背心示威活動中,身穿黑衣的破壞者(casseurs)正在砸毀商店的玻璃窗。(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在第18輪黃背心示威活動中,身穿黑衣的破壞者(casseurs)正在砸毀商店的玻璃窗。(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巴黎香街上被黃背心示威者燒毀的法國傳統式售報亭。圖為消費員正在滅火(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巴黎香街上被黃背心示威者燒毀的法國傳統式售報亭。圖為消費員正在滅火。(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香街上著名的Le Fouquet’s餐廳被洗劫後,門臉被燒,安裝的防護板沒能抵禦破壞者們(casseurs)的攻擊。Le Fouquet’s是一家列入歷史古蹟名單的餐廳,顧客中常有許多演藝界名人或政治人物。前總統薩科齊(Nicolas Sarkozy)在總統大選中獲勝的當晚就曾在這裡慶祝。在焚燒這家餐館之後,有些人高喊:「革命了!」據《費加洛報》記者表示,示威者中有反資本主義者。

3月16日,在第18輪黃背心示威活動中,香街上著名的Le Fouquet's餐廳被洗劫後,門臉被燒。(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在第18輪黃背心示威活動中,香街上著名的Le Fouquet’s餐廳被洗劫後,門臉被燒。(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圖為身穿黑衣、帶黑帽子或頭盔且蒙面的破壞者們(casseurs)正在砸毀Le Fouquet's餐廳的玻璃窗。(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圖為身穿黑衣、帶黑帽子或頭盔且蒙面的破壞者們(casseurs)正在砸毀Le Fouquet’s餐廳的玻璃窗。(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香街一棟樓被縱火 居民聽到示威者說「要燒死富人」

香榭麗舍大道環形交通道(Rond-Point des Champs-Élysées)富蘭克林‧D‧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大道上的一棟樓在當天示威時起火。消防隊表示,共有11人受輕傷,包括兩名警察。一位母親和9個月大的嬰兒獲救。

大火從一樓的一家銀行Tarneaud燃起,三樓的一位母親和她的孩子被大火圍困,幸好消防隊及時趕到。法國內政部長卡斯塔內(Christophe Castaner)當日在推特上表示,「犯下這一罪行的不是抗議者,也不是什麼肇事者,他們是殺人犯。」

這棟建築裡的一位女性居民對《巴黎人報》表示,「我聽到黃背心示威者說,他們要燒死富人。」她表示當時有很多煙,她很害怕,幸運的是後來被消防員營救出來,「我知道在法國,示威是神聖的,我們不能阻止他們,但它變得荒謬。 雖然我愛這個國家,法國人卻是被寵壞了的嬰兒,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有多幸運。」17日早上,巴黎司法警察已經對縱火案展開調查。

3月16日,在第18輪黃背心示威活動中,一家銀行Tarneaud被燒,大火也殃及了這棟建築物。(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3月16日,在第18輪黃背心示威活動中,Tarneaud銀行被燒,大火也殃及了這棟建築物。(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內政部長表示,「裝備好的專業打砸搶和製造混亂者已經混進了遊行隊伍。」據他表示,巴黎有7千到8千名示威者,其中包括「1500名極端暴力者」,這些人「號召採取暴力行動,並在巴黎製造混亂局面」。內政部長在推特上呼籲黃背心應該與這些破壞者們(casseurs)分開。

馬克龍中斷滑雪提前返回巴黎

法國總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16日下午來到香街對維護治安的警察表示全力支持。菲利普表示,暴力是不可接受的。他還表示,原諒和鼓勵暴力行為的人都是同謀。前往法國上比利牛斯省(Hautes-Pyrénées)度週末滑雪的總統馬克龍決定提前返回愛麗舍宮。馬克龍於當晚前往內政部參加「應急工作會議」。

馬克龍表示,去年11月以來,做了很多事情,但16日發生的事情顯示,「對於這些人來說,我們做的還不夠。」他還說,16日到香街的那些人都是幫凶。他承諾,儘快採取措施,做出強有力的決斷,使暴力不再發生。

在3月16日的暴力示威活動後,馬克龍於當晚前往內政部參加「應急工作會議」,與總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左)和內政部長卡斯塔內(Christophe Castaner)(右)商討對策,使暴力不再發生。(CHRISTOPHE PETIT-TESSON/AFP/Getty Images)
在3月16日的暴力示威活動後,馬克龍於當晚前往內政部參加「應急工作會議」,與總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左)和內政部長卡斯塔內(Christophe Castaner)(右)商討對策。馬克龍承諾,要使暴力不再發生。(CHRISTOPHE PETIT-TESSON/AFP/Getty Images)

據法新社表示,黃背心抗爭活動從2018年11月17日至今持續了四個多月。總統馬克龍提議的全民大辯論3月15日正式告一段落。從目前來看,大辯論並沒有平息黃背心對馬克龍推行的社會、財政措施的憤怒。

黃背心運動在第17輪的示威時減弱的趨勢十分明顯,這次他們希望來個暴力總動員,給法國總統馬克龍發「最後通牒」迫他辭職。有黃背心在網上宣稱將在大討論結束之時,「大打一番,要破釜沉舟,將革命進行下去」。

香街暴力辱國 參院週二質詢兩位部長

據法廣報導,16日的嚴重暴力讓法國上下民意沸騰,指責政府失職。右翼占多數的法國參議院法律委員會和經濟委員會決定於19日聯合舉行質詢聽證會,要求負責安全事務的內政部部長卡斯塔內(Christophe Castaner)解釋16日黃背心示威中發生的嚴重暴力局面和實際對策,要求經濟部長勒美爾(Bruno Le Maire)說明如何面對黃背心暴力給法國經濟造成的嚴重損失。在聯合聽證會後,還將繼續舉行分別的聽證會。這兩個委員會的主席都由右翼人士擔任,法國右翼占據參議院多數席位。

黃背心運動曾經要求取消法國參議院,但幾個月以來,以右翼為多數的參議院高調舉行聽證會,受到社會普遍關注。參議院法律委員會曾經多次舉行調查與總統保鏢Benalla違法有關的聽證會,尋找總統府運作中的不合規之處,監督政府活動。作為法國的立法機構,參議院還試圖與總統多數派所占據的國民議會取得平衡。在黃背心示威暴力頻發的背景下,上週參議院通過了在國民議會頗有爭議的《反破壞者法》(loi anticasseurs)法律文本,其原型來自右翼參議員之建議。

已有354名破壞者(casseurs)被監禁

據《巴黎人報》報導,根據司法部提供的最新數據,從黃背心運動開始迄今為止的4個多月中,已有近1550個案例在全國範圍內根據立即出庭(comparution immédiate)程序進行過審理,354名破壞者(casseurs)在庭審後自動被監禁。

在2018年11月的一份通函中,司法部要求檢察官集中註意犯下最嚴重罪行的肇事者,司法部發言人表示,這個數字是不斷變化的,因為有不是最終判決的和上訴的情況。該數字也不包括青少年法官處理的400個少年案件檔案。

被審判者中大約有40%被判入獄,監禁時間從幾個月到3年不等。剩餘的60%是替代監禁的懲處。立即出庭時,法院也常發出附加懲處,主要是在巴黎的居住禁令。

許多調查還在進行中,特別是在預審法官的指導下,查明最嚴重事實的肇事者,例如關於12月1日損壞凱旋門的事件。目前,在這起案件中有14人被起訴,但不是真正的破壞者,只有一名被告被拘留。

破壞者暴力再現 背後原因眾說紛紜

16日的巴黎黃背心示威暴力升級,遊行隊伍中有上千破壞者們(casseurs),在香街進行打砸搶燒等暴力活動,這些暴力行為的慣犯大多身穿全黑衣裝,頭戴頭盔面具全副武裝,外套黃背心加入抗議人群,有的則直接一身黑。他們不僅給香街上的商家造成嚴重損失,縱火行為更是危及市民生命。與此同時在巴黎街頭,特別是香街上的暴力升級也成為了全球各大媒體關注和炒作的噱頭,讓法國的對外形象再次受到衝擊。

馬克龍16日通過推特譴責說,「今天在香街發生的事情顯示出,這已不再是一次抗議運動,這些人希望毀掉共和國,甚至不惜採取殺人的手段。」「所有當時在場的人都對當天的暴行負有責任。」

前兩週黃背心運動與初期相比已明顯減弱,這次暴力重演甚至升級。對此馬克龍表示,「自去年11月以來政府採取了多項措施,但今天發生的事表明我們尚未解決這些問題,我要求儘快採取有力決定,使這些不再發生。」

據法廣報導,值得一提的是,16日同一天,另一個有4萬多人參加的呼籲關注氣候變化的遊行和平進行,這一對比也使部分法國時政評論員們強調,黃背心運動在政府的讓步及時間的推移下已不能代表大多數法國民眾的民生訴求。他們還提出,該運動正在被向來以無政府主義及極左和極右翼分子所組成的破壞者等極端少數團體所綁架利用,成為他們敢於公開上街拋頭露面,並以打砸搶燒等暴力手段謀得私利、發洩極端情緒和影響社會輿論走向的契機。

另一方面,也有的分析人士認為,主流媒體對部分暴力現象的過分聚焦反而蓋過了和平抗議者們的合理民生訴求,間接地消除了該抗議活動在輿論中的合法性。

法廣還說,隨著當局的讓步,黃背心抗議者中因直接民生顧慮而選擇上街的人數正在減少,抗議者中各種各樣不同政治和社會訴求的特點則被進一步被凸顯。儘管他們的觀點大有不同,但希望讓馬克龍下台則是目前黃背心大多數人中都能接受的共識。如此下去,這樣的暴力特徵也會再次降低這一針對馬克龍本人的抗議運動的合法性。

法國政府將禁止混入極端分子的黃背心示威

3月18日,總理菲利普宣布了針對16日的暴力示威,政府所計劃採取的多項措施,其中包括解僱現任巴黎警察局長Michel Delpuech,任命現任吉倫特省(Gironde)省長Didier Lallement為新任巴黎警察局局長;禁止在巴黎、波爾多和圖盧茲的受影響最嚴重的街區舉行混入極端分子的黃背心示威活動;為警察提供更多的保護和法律手段;大幅度提高對參加非法示威者的罰款等。#

責任編輯:關宇寧

評論
2019-03-19 5: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