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 | 史求真

誰是中華文化的最大破壞者?

——從楊小凱對比蔣介石、毛澤東的文化談起

人氣: 6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20日訊】中華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已經有幾千年的歷史。但是,在歷史的長河中卻遭到巨大的破壞,而在近現代歷史中遭到的破壞更為巨大。因此,認清誰是中華文化、文明的最大破壞者十分重要,只有這樣才能認清其罪行,進而肅清其流毒,讓中華文化、文明得到保護,並且進一步發展、弘揚!

要認清、認準「誰是中華文化、文明的最大破壞者」,著名經濟學家楊小凱有一段對比蔣介石(1887~1975)、毛澤東(1893~1976)各自所代表的文化的名言,可謂破解的關鍵,應當讓廣大中國民眾知曉。

一、楊小凱蔣介石毛澤東代表的文化相差幾個數量級

進入21世紀,筆者偶然看到一本臺灣出版的書,該書收錄了一些作家、學者談中華文化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文章的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一直記憶猶新。它就是楊小凱在《評〈河殤〉代表的「新思潮」》一文中的一段話。

楊小凱寫道:「共產黨的勝利完全是二次大戰造成的軍事問題」,「國民黨敗給共產黨……這種失敗根植於一種深刻的歷史悲劇——高級文化往往在戰爭中打不贏低級文化。蔣介石所代表的文化比毛澤東所代表的文化要高出幾個數量級。」

在看到楊小凱此文此言之前,由於毛澤東已經去世二十多年了,中國大陸在「粉碎四人幫」後又「改革開放、解放思想」,出版了一些講真話的書刊,讓我知道了毛澤東在他執政28個年頭中所做的諸多壞事、所犯下的罪行,但是我還沒有看過如此對比蔣介石與毛澤東的評論,我也沒有思考過這個話題。因此,初看到楊小凱的這番評價、對比,心中頗有些吃驚,好奇!當時,我是第一次知道楊小凱這個名字,覺得他可能是個臺灣學者,這樣的評價是否有些偏激?

然而,我當時也想到,這是楊小凱的一家之言吧,其評價是否正確、恰當,留待以後考察。同時,我也留意查詢了楊小凱此人的經歷。此後我才知道,楊小凱並非臺灣學者,而是大陸的一位「紅二代」。

楊小凱(1948.10.6~2004.7.7),其父母都是當年奔赴延安的愛國青年,其父楊第甫曾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處書記,因1959年同情彭德懷在廬山會議上的觀點被打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文革開始後,在長沙讀高中的楊小凱寫下一篇大字報《中國向何處去?》,引起上上下下的重視。當時的中共湖南省領導人華國鋒認為此文問題嚴重,立即上報中央文革小組。江青、康生即點名批判,康生還放言:此文背後一定有黑手。結果楊小凱被判10年徒刑,其母被誣為幕後黑手,被逼自殺身亡。

在獄中,楊小凱沒有失望、消沉,而是結識了一些被關押的知識分子,跟他們學習英語、數學乃至經濟學,並且對經濟學有所研究。刑滿出獄後,他報考中國社科院研究生,因為沒有平反而被拒,後經于光遠相助,再次報考成功。之後,楊小凱到武漢大學任教,還出版過經濟學方面的著作。

楊小凱在經濟學上的建樹、才華,被當時在武漢大學作訪問學者的一位美籍華裔教授鄒至莊大為欣賞,推薦楊小凱赴美讀博深造,但當時仍因所謂政治問題受阻。時任武大校長的劉道玉先生很同情楊小凱,請那位華裔教授給中央領導寫信反映。很快,趙紫陽辦公室回覆,楊小凱得以在1983年赴美留學,後獲經濟學博士學位。

楊小凱本來與劉道玉先生有個約定,他在美進修後一定回武漢大學任教。但是,劉道玉先生後來被迫離開武大校長的職位,楊小凱也就不再回國任教,而是到了澳大利亞一所大學任教。

由於楊小凱在經濟學上的成就,他被選為該國社科院院士,成為一個對經濟學有獨創性貢獻的大師級人物,並兩次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提名。

在致力於經濟學研究的同時,楊小凱對中國的政治、文化問題依然十分關注。他那篇談《河殤》的文章就是1990年在美國時寫下的,該文中對於蔣、毛所代表文化的評價,是他十分精準的判斷。此後,楊小凱對於文革也有深刻反思。楊小凱把1949年獲勝的那場「革命」也看作是「朝代周期」,「革命產生暴君」。楊小凱甚至斷言:1949年的革命,使中國民主化進程延緩了幾代人的時間。對於毛澤東親自發動和領導的所謂「文化大革命」,楊小凱說:「當時整個中國成了喪失人權、失去自由的大監獄。」楊小凱認為,「毛澤東把我們帶向死亡。」(見游思凱《楊小凱對文革的深刻反思》一文,原載《亞洲週刊》2006年第22期)。

可惜、可嘆的是,就在楊小凱事業輝煌之際,他在2001年9月得了癌症,之後他信奉了基督教,並於2004年3月赴美治療。在美治病時,他與一位朋友的女兒交談時,還念念不忘有關中國大陸的民主政治問題。楊小凱說:「儲安平那時(1949年以前)就說,國民黨的民主是多和少的問題,共產黨的民主是有和無的問題。真是看得透徹!」(見《中國向何處去?——追思楊小凱》一書,明鏡出版社,2004年9月第一版,其中有吳笙寫的《用笑容坦然面對——憶小凱叔叔》一文,記述了此事)

楊小凱1990年寫下了那番對比蔣介石、毛澤東所代表的文化相差幾個數量級的名言,但是他當時和以後沒有對這個評價做進一步的詳細論述,許多人對楊小凱的這段名言並不知曉。現在,楊小凱這番話已寫下了28年,他也去世14年了,越來越多的歷史事實已經證明了楊小凱這番話真是說對了,而且是太精采、太深刻了!因此,筆者特意以楊小凱的這段名言開篇寫下這篇文章,列舉眾多知名人士對蔣介石、毛澤東的評價與楊小凱的名言相吻合,進而論證誰是中華文化的最大破壞者。

二、楊開慧在日記中說毛澤東是「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毛澤東的妻子楊開慧(1901~1930)在日記中評毛澤東的這八個字,是湖南的朋友告訴李銳的,李銳又在接受訪談時轉告給鐵流、裴毅然等人士,這些人事後都寫到文章中發表了。

李銳在《李銳口述往事》一書的「臧否人物」篇中,首先談的就是毛澤東,其中也特意提到楊開慧評毛澤東這件事,李銳說:「前些年湖南修毛的故居,發現了楊開慧藏在房頂夾縫內的日記,楊在日記裡寫毛連自己的堂妹都幹,說毛是政治流氓、生活流氓。」(見該書第410、411頁,該書由香港大山文化出版社出版,2016年5月第二版,即增訂版)

關於楊開慧評毛是雙料流氓這件事,李銳還寫過一首七絕打油詩:「生活流氓政治氓,賢妻早識太心傷。莫予毒也殺成性,培養奴才大黑幫。」(見《李銳期頤集》,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2016年5月初版,第278、279頁)

楊開慧與毛澤東生了三個兒子,但是,毛上井岡山以後不久就拋棄了楊,在1928年5月初與賀子珍結婚了。此時,楊開慧還帶著三個兒子住在長沙附近,毛完全有機會、有辦法把楊與孩子接出來。但毛卻完全不予考慮,最終造成楊開慧被殺。賀子珍後來又重複了楊開慧的命運——1938年11月,毛與江青結婚,拋棄了賀。毛澤東這種對配偶始亂終棄的惡行,完全背離了中華文化中的道德標準,是對中華文化的破壞!而楊開慧當時對毛的八字評價更為後來的歷史事實所證明。「雙料流氓」後來竟成了中國大陸「一個人說了算」的「紅色皇帝」,必然會對中華文化產生巨大破壞!

三、毛澤東的表弟文強說:毛澤東在政治上是一個流氓

曹立群2005年12月26日於美國寫下了《兩個老對頭,誰笑到最後》一文,其中有一段寫道:毛澤東的表弟、早期共產黨領袖,後為國民黨將軍的文強談起1949年之後的毛澤東時說:「毛澤東在政治上是一個流氓。毛澤東寧使他負天下人,不願天下人負他。只要對自己的專權有利,無論什麼手段都可以使出來,對自己出生入死的戰友也可以翻臉不認人,而且可以編出冠冕堂皇的理由騙天下。」

文強對其表哥毛澤東的這段評析,與楊開慧對毛的評價是一致的。文強只是簡要地說了毛的品格,但毛的惡行造成對中華文化的極大破壞!

四、1945年傅斯年就預言:毛澤東若是當政,將會有文化浩劫

1945年7月初,傅斯年、黃培炎、章伯鈞等6人到延安與中共商談國共合作事宜。期間,傅與毛還單獨聊了一個晚上。傅斯年與黃培炎、章伯鈞對毛澤東與延安的風氣的感受幾乎完全相反。傅斯年認為:延安的作風純粹是專制、愚民的作風,也就是反自由、反民主的作風,毛澤東的帝王思想很濃重。返回重慶後,傅發表文章,認為以後若是毛澤東統治中國,很可能會毀滅文化研究、斷送學術前途,會有一場文化浩劫!——這真是傅斯年一流的歷史前瞻性的認識和預言,被十多年後的反右派、二十多年後的「文化大革命」所證實!

五、林彪、彭德懷臨終前,習仲勳在復職後都認為毛澤東是痞子、政治流氓

林彪、彭德懷是為毛澤東打江山立下大功的「開國元勳」,兩人都被授予元帥軍銜。林彪一度還被毛澤東定位接班人並寫入黨章。但是,這兩位在文革中的下場都很慘。

《林彪日記》於2009年9月由明鏡出版社出版,全書1,227頁,約120餘萬字,李德、舒雲編。這裡僅摘要林彪對其妻子、兒子評毛的三段話。

林彪說:「至於獨裁,那是肯定的。毛自己也承認。你們不覺得他像個痞子嗎?太像了!如果我將來輸給他,,只會輸在我痞子勁不夠上。……」

「與一個專門仇恨、輕視、終日算計別人、將責任推卸到別人身上去的人套近乎?我不幹。勾心鬥角、熱衷於傾軋的人,何情可言!我不再對他有多大希望了。」

「中國的禍害是毛。他是主要矛盾。他不掌權了,什麼都好說了。」

1986年之後的幾年間,軍旅作家劉家駒採訪原林辦工作人員和林彪的老部下近百人,記下了二十多篇雜記,足以證明林彪無「反革命」 罪,林彪反黨集團不存在,《571工程紀要》是一篇有先見之明的聲討獨裁暴君的檄文。(見《劉家駒絕筆:我的留言》,原載《當代史鑑》,2017-8-15)

就在《571工程紀要》中對毛的評價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曾任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的方毅在1980年10月公開評價毛澤東:「歷史上最大的暴君要數他。」

彭德懷因為1959年在廬山會議上為民請命,遭到毛澤東的嚴厲打壓。文革前,毛為了清場(把彭趕出北京),騙彭去四川三線,名義上當個副手。文革一開始,彭就被揪回北京批鬥、監禁。彭德懷臨終前在病床上罵毛澤東是「政治流氓、大暴君」,還在他看的很多書上寫下讀後感言。但是,彭去世後,這些書都統統被燒掉了,真可謂焚書坑儒的升級版「焚書坑帥」!

值得一提的是,林彪、彭德懷臨終前對毛澤東的評價,竟然與楊開慧多年前對毛的評價不約而同、不謀而合!這充分說明,毛澤東真是一個政治流氓!這樣的政治流氓掌權,必然對以「仁義禮智信」為道德準則的中華文化造成史無前例的巨大破壞!

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1913~2002)「一輩子沒有整過人,一輩子沒有犯左的錯誤」,卻遭到打壓、迫害。平反後,1979年時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的習仲勳在給廣東省的右派們平反大會上直言不諱地評價毛澤東,他說:「他,善於利用無知人民,這是他一生致勝的法寶。他,最熱衷挑起族派鬥爭。他,是偉大的帽子設計師。

他,一生主張無庸最好,自己卻專攻帝王之術(註:網上另一版本是「飽讀詩書」),學以致用。他,沒有絲毫的法制意識,是典型的痞子。他反科學,糟蹋人類文明的精華。」——習仲勳對毛澤東的這番評價,也佐證了毛澤東是中華文化的最大破壞者。

六、李銳、辛子陵、周有光、宋永毅、周孝正等人對毛澤東、蔣介石的評價

李銳現在是原中共高幹,活到了101歲,曾任毛澤東的兼職祕書、中組部常務副部長,退休後致力於研究中國近代史,特別是對毛澤東的研究更是深刻到位。他在《李銳口述往事》一書中對毛澤東又如下評價:「毛這個人是非常、非常複雜的,屬於一種很極端的個人,一切反常的事情他都敢做。」毛「自己說的,『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什麼事情都敢幹,『大躍進』死了那麼多人,都無所謂,任性到了極點。把國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都不放在眼裡,隨心所欲。」——毛澤東這樣做的結果是什麼?李銳在為辛子陵巨著《千秋功罪毛澤東》一書所寫的序言中概括為四個字:「罪惡滔天」!

李銳在評毛的同時,也順便提到了對蔣介石的評價:「蔣介石辦一些事情,是相當合情合理的。」「蔣是一個很通人情的人,但是有很多規矩。」「蔣介石在宋美齡的影響下,成了基督徒,有所為,有所不為。」

辛子陵先生在《千秋功罪毛澤東》一書以及其後一系列「非毛」文章中,對毛澤東的評價概括起來就是:「他想把人民送進天堂,卻把人民送入了地獄。」「毛澤東晚年心地陰暗,虛偽狡詐,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既要把壞事做絕,又希望萬古流芳。」「盤踞金字塔頂端作威作福,……愚弄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的,不止是那四個人(註:江、張、王、姚),而是『五人幫』,幫主就是毛澤東。」毛澤東晚年還要搞家天下,1976年7月15日曾口授身後政治局常委七人名單:毛遠新、華國鋒、江青、陳錫聯、紀登奎、汪東興、張玉鳳。文革中毛把共產黨變成了黑社會,他就是天字第一號的黑老大。毛澤東完成了《由「大救星」到大災星的蛻變》(見香港「開放網」2018年六月號)

經濟學家茅於軾先生在閱讀了《千秋功罪毛澤東》一書後,寫了一篇讀後感或曰書評《把毛澤東還原成人》。還原成什麼樣的人呢?茅於軾該文最核心的一句話是:毛澤東是人民的公敵!

辛子陵先生還說:「毛是一個具有絕對權威的流氓政治家」「毛澤東玩的是痞子政治,在這一點上,他不如蔣介石。」辛子陵對比了蔣對張學良以及毛對彭德懷處置的極大反差。

從李銳、辛子陵的上述評價中,可以看到,這與楊小凱對比蔣、毛所代表的文化,頗有相通之處。

著名學者周有光活了111歲(1906~2017),他在108歲時曾直言不諱地說:「我經歷過清末、北洋時期、民國、毛澤東時代、鄧小平時代。這五個歷史時期,從文化上看,最好的是民國時期。國家有民氣,民眾有文化,學界有國際一流學術成果,社會有言論自由,教師能教出好人才。現在說大師,都是那個時代出來的,你可以一個一個查,都是。這是事實,清楚得很,不用辯論。」——這其實是對蔣介石政績的評價。

2012年3月,周有光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說:毛澤東「他上臺以後搞了最壞的專制」「毛澤東搞的一塌糊塗。」「毛澤東時代,中國死了8,300萬人,人吃人,還搞什麼經濟學!」

現居美國的歷史學者沈寧於2018年發表文章《搶救真實的歷史:被侮辱了的民國》,其觀點與周有光一致,沈寧說:「現在是21世紀,回過頭來看,從1900年到2000年,100年間,前期的二十、三十、四十年代,那三十多年,即民國期間,實在是中國現代歷史上最輝煌的時期。雖然這三十年間,內憂外患不絕,戰火烽煙不斷,可正是那段期間,中國各行各業都積極轉向現代化,社會空前繁榮,並贏得國際尊敬。」

歷史學家宋永毅於1949年出生,比楊小凱小一歲,可謂是同齡人,兩人的經歷也有相似之處。宋永毅在文革中被監禁五年,他認真學習曾經狂熱信仰過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他後來還不無自豪地說:「毛澤東的『雄文四卷』我至少看了一百遍。」

就是在精讀《毛選》的過程中,宋永毅看出了問題:「比如說,我看出整個抗日戰爭時期,毛澤東根本不想抗戰,他只是想保存實力,將來再打內戰、取得政權。」——這是真正認真讀書並獨立思考後得出的判斷,難能可貴!有關毛澤東假抗日、真擴張,在抗日戰爭中建立了「內戰根據地」以及出賣國軍情報、派潘漢年等人到南京暗中勾結日本侵華司令部,這些漢奸、賣國賊的歷史真相,蘇聯特派員彼得‧弗拉基米洛夫寫的《延安日記》一書以及日本女學者遠籐譽寫的《毛澤東勾結日軍真相——來自日諜的回憶與檔案》一書中有詳細記載(兩本書均有中文版)。1940年10月,毛澤東甚至對王明說:「我知道你會說我執行親日賣國路線。我不怕,我不怕當民族叛徒!」(見王明《中共五十年》一書,第186頁)

文革結束後恢復高考,宋永毅考上了大學,1980年他從上海師範大學中文系畢業後,在上海作家協會搞專業研究。「六四」事件後,他到了美國並取得碩士學位,現任職於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多年來,他對毛澤東時代歷次政治運動的歷史資料進行了徵集、整理,出版了《中國當代史數據庫》(共四個子庫)。同時,宋永毅也在潛心思索,他的結論是:「從1949年到毛澤東逝世的1976年,可以說不僅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災難時期,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災難時期之一。

宋永毅的上述評價與周有光老先生的評價相吻合,也與楊小凱的評價互相印證,也說明了毛澤東給中國、給世界帶來了深重的災難。當然,這中間包括毛對中華文化的深重破壞。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歷史系教授余英時對中國近現代史以及毛澤東也有很精確的評價,他認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中國事實上已擺脫了舊帝國主義的直接壓迫,廢除了不平等條約,而且成為聯合國的 「五強」之一。對於中國人民而言,毛澤東所建立的「新中國」只不過是一個新的政權而已。在中國歷史上,毛澤東具有秦始皇、明太祖的一切負面;在20世紀世界史上,他和希特勒、斯大林是一丘之貉。毛澤東嚴格上講沒有遺產,唯一的遺產就是一黨專政。

英國華裔女作家張戎與其丈夫喬‧哈利戴經過多年在中國、蘇俄查閱歷史檔案、採訪歷史人物,寫下了一本頗有新意的「毛澤東傳」——《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在英國出版三天內,八萬冊精裝本銷售一空,之後又多次再版。還出版了中文版等多語種版本。前香港總督彭定康看了這本書之後曾評論說:「張戎重寫了現代中國歷史,這是一本具有爆炸性的書。誰是二十世界最邪惡的暴君:希特勒?斯大林?波爾布特?讀者在讀了張戎的書後,都會確信:毛澤東是最邪惡的暴君。」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周孝正評價毛澤東:「他是一個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他是一個成功的權謀主義者,他用他的前半生偽造了一個假設——自由民主憲政中國,他用他的整個後半生嘲弄這個假設;他以反對專制收擄民心、取得政權,卻建立了一個更加專制的政權!……他的出生使我中華推遲憲政文明100年……他對我們民族最大的貢獻就是他的死亡!」

毛澤東對中華文化的破壞以他親自發動和領導的「反右」運動和「文化大革命」最為嚴重。2018年5月11日,水煮歷史網發布一文《1957年發生的那件事解密了》:「反右運動檔案近期解祕,原來當年劃的『右派分子』不是五十五萬,而是五十五萬的六倍以上!1958年5月3日,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宣布:定為右派分子3,178,473人。(註:共有9項數據,這裡僅錄其一)」

至於文革中對中華文化的巨大破壞,許多文章與書籍中已有詳述,此不多贅。正因為有這些歷史鐵證,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於華前不久接受搜狐文化訪談時直言不諱地說:「1949年以來,中國知識分子實際上是逐漸被消滅的,尤其是你想要發出一個聲音的話。」「建國以後的教育體制實際上一直是意識形態的工具,教育成為意識形態的工具必然會產生一代一代的腦殘。」——這正是毛澤東破壞中華文化的惡果呀!

七、唐德剛、胡星斗對楊小凱的名言作了較詳細的解讀

著名的歷史學家唐德剛(1920~2009)在晚年評價、對比了毛澤東、蔣介石。他認為,毛澤東潑皮大膽、心狠手辣,帶數分流氓、幾成無賴,建政後一直瞎指揮,「這種怪現象,不獨非洲最落後的部落未嘗有,我國歷史上四百多個皇帝亦未曾一見。」「在世界歷史上,所有暴君所殺的人加在一起,都抵不上毛澤東一個人所幹的啊,他自說『比秦始皇要厲害十倍百倍』,其實他已打破世界紀錄啊!」

臺灣雜誌《傳記文學》2000年1月、2月號上發表了唐德剛的長文《十年浩劫「文化大革命」的前因後果簡述》(上、下),其中對毛澤東的評說有下述四句話:

1. 他是我們歷史中最後一個暴君。

2. 晚年毛澤東是個精神病患者,患有極嚴重的「偏執狂」和「精神分裂症」,才能草菅人命若此。

3. 毛澤東享有絕對權力,也絕對腐化。

4. 他把整個中國弄到廉恥喪盡,幾乎到了萬劫不覆的絕境,三代五代不易恢復也。

唐德剛對蔣介石的評價非常之高:蔣介石「是我民族史上千年難得一遇之曠世豪傑、民族英雄也……五千年來,率全民、禦強寇,生死無悔,百折不撓,終將頑敵驅除,國土重光,我民族史中,尚無第二人也。」

綜合唐先生對毛澤東、蔣介石的評價,可以說就是對楊小凱那段名言的解讀、闡釋。

與唐德剛先生有相同作為的還有一位叫胡星斗,是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他近年來對毛澤東、蔣介石的分析、評價也特別值得一提,請看:

2009年1月7日,胡星斗在觀察網發文《抵制毛邪教,反思人禍教訓》,文中寫道:「毛澤東禍國殃民幾十年,……其教訓是深刻的、悲慘的,也是多方面的。」「烏有之鄉的極左派利用改革開放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創立毛邪教再次掀起全民的個人崇拜運動,把獨裁者美化為人間神。清醒的中國人啊,必須予以強烈的譴責和抵制!」

2013年1月19日,胡星斗的微博在「看中國網」發表,題曰《蔣介石是中國現代第一偉人》,現摘錄如下——

蔣介石是中國現代第一偉人。他立德立功立言,成就超過他的老師王陽明、曾國藩。他終身寫日記,反省邪念淫慾,最為光明磊落;他領導打敗日寇,廢除了近代以來強加給中國的所有不平等條約;他參與組建聯合國,使得中國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奠定了中國不可動搖的大國地位;他制定了堪比美歐的《中華民國憲法》,宣布實行憲政(此憲法如今在臺灣還在實行);他抨擊蘇聯暴政,預言其崩潰;他倡導民生、均富,甚至成為提出「中國經濟學」的第一人(其著作《中國經濟學說》,倡導「中國經濟學」)

蔣介石雖為武夫,卻至為尊重文人,其內閣、省市縣長官多為大學者、留學生、博士,其時教授的薪水是社會平均工資的二十多倍。那時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雖處戰時,但成為中國兩千年歷史上文化最繁榮時期,那時大學一流,大師輩出,群星燦爛,直追先秦百家爭鳴。蔣介石亡命臺灣之際,首先想到的竟然是保存中國學術文化的種子,指示要把一流的學者搶到臺灣。

蔣介石被趕到臺灣後,在那岌岌可危、風雨如磐的年代,他仍然相信只有民主自由才能救中國。1950年他就開始進行民意代表、縣市長直選(註:還有蔣主持的「和平土改」讓勞資雙方成雙贏),三十多年的民主訓練後來終於結成碩果,用事實證明了中華文化並不與民主相悖離。1966年他對抗大陸的文化大革命(註:蔣介石1966年就給蔣經國寫信稱大陸正發生一場文化浩劫!),掀起「中華文化復興運動」,以至於現在新儒家的中心在臺灣。

蔣介石的道路:從軍政威權到憲政民主……是中國通向現代化唯一正確的道路。

尊重歷史,重評蔣介石,重新審視未來中國的方向。深切悼念蔣介石,懷念蔣介石!(摘錄畢)

胡星斗教授的上述論述,進一步證明楊小凱那段名言的正確、睿智!

八、毛澤東是中華文化、文明的最大破壞者

在寫作這篇文章時,筆者在網上看到一些所謂的專家、教授寫的頌毛、吹毛的文章,其中一篇還大吹毛的詩詞寫得多麼多麼好,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頂尖詩詞,還特別對毛的那首《沁園春‧雪》推崇備至,簡直到了五體投地的程度。針對這一荒謬的說辭,筆者特寫下有關史實,敬請讀者辯證:

「新浪博客」上有胡星斗教授的一篇文章「《毛澤東選集》真相」,其中有一段專門談毛的那首《沁園春‧雪》的由來:「根據《炎黃春秋》、《百年潮》以及《胡喬木訪談錄》的報導,這首詞是胡喬木原創於1942年。劉少奇為了包裝毛澤東,就要求原先是自己祕書的胡喬木(後來老毛看中了胡喬木的文才,就從劉少奇手中要過去,成了毛的祕書),把這首《沁園春‧雪》交給毛澤東,毛澤東改動了四個字『原馳蠟像』,就成了毛澤東的詩作。」這首詞的創作實踐也改成1936年。

1945年10月,毛澤東在重慶談判期間把這首詞書贈柳亞子,這首詞便在重慶傳抄開來。當時在重慶《新民報晚刊》任副刊主編的吳祖光(1917~2003)看到了傳抄本,極為讚賞,首先在該報副刊將該詞發表,並且加了編者按稱頌這首毛詞。

吳祖光的這一舉措,讓這首毛詞廣為傳播,引來讚聲一片。然而,也有相反的觀點,有的文人就認為這首毛詞帝王思想頗重,據說蔣介石也這麼看。還有文人也寫了步毛詞原韻的「沁園春」,對該毛詞予以譏諷,而且相當精準。限於篇幅這裡就不具體引用了,感興趣的讀者可上網查閱。

著名作家、詩人聶紺弩(1903~1986)當時也在重慶,他與吳祖光一樣,也極力讚揚這首毛詞,並且對譏諷這首毛詞的文人大為不滿,反駁對毛詞的譏諷——由此可見,當時的吳祖光、聶紺弩都可謂毛澤東的「粉絲」喲!

然而,當毛澤東1949年「打進北京」,並且在1950年慶祝「五一勞動節」的宣傳口號上親自加上「毛主席萬歲」的口號(對此《炎黃春秋》雜誌有文章記述),成為不穿龍袍的「紅色皇帝」後,聶、吳二人和眾多的知識分子一樣,都遭到打壓、迫害,反右中,二人都成了右派,文革中更是被批鬥,家人也遭株連,聶紺弩還被關押近10年。

毛澤東於1976年9月9日去世後,聶紺弩、吳祖光先後得以平反,並且對毛澤東有深刻反思。1978年底,聶紺弩與章詒和女士交談時,聶說出了他對毛澤東結局的定位,即4句16個字:「身敗名裂,家破人亡,眾叛親離,遺臭萬年。」而吳祖光則在全國政協的一個小組會上公開指斥毛澤東為「毛賊」!吳祖光還公開表態:為了清除毛的罪惡、流毒,當局應當將「毛像下牆,毛屍出堂」!

聶紺弩、吳祖光當年是因為追求民主、自由、公平、正義而擁毛、頌毛的,是被權謀蓋世的毛澤東的假象所欺騙、矇蔽。毛死後,二人對毛的評價發生了根本的改變,是因為看到了毛澤東反文化、反文明、反理智、反人性、反民主、反人類的本質真相!曾任新華社高級記者的楊繼繩在退休後,積多年之力寫下巨著《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飢荒紀實》,披露了毛時代大饑荒餓死幾千萬老百姓,以及人吃人的史實。他還針對眾多在青年、中年時被毛欺騙的知識分子到晚年醒悟,提出了「兩頭真」的新名詞。聶紺弩、吳祖光也可謂「兩頭真」人士!

說起「兩頭真」,不僅中國有,外國也有。筆者認為,赫魯曉夫(1894~1971)基本上也算一位「兩頭真」人士。他當過礦工,早年參加蘇共應當有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初心,後來在斯大林的極權恐怖下,他只能隨波逐流,斯大林死後,赫魯曉夫曾任蘇聯最高領導人十一年,他於1956年開始清算斯大林的罪行,使蘇聯的政治氣候空前寬鬆,言論出版有了一定的自由,還試圖大力推進反官僚主義的改革。在外交、國際關係上,他還提出了和平共處、和平競賽、和平過渡。但是,他卻在1964年10月被權貴集團趕下臺。而史實證明,赫執政時期比他的後任者執政時,更顯得社會溫和、民主健康。

更值得一提的是,史實證明:在歷代蘇聯領導人中,從斯大林到戈爾巴喬夫,為中國做好事最多的正是赫魯曉夫(網上有文章介紹,有7件好事,茲不多贅)。然而,極權獨裁的毛澤東則極力反赫,在赫下臺之後的1965年秋,毛澤東在《念奴嬌‧鳥兒問答》一詞中還辱罵赫:「土豆燒熟了,再加牛肉。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在罵赫的同時,毛也為「文革」的即將到來吶喊!

看看赫魯曉夫怎樣評價毛發動和領導的「文革」吧!他在其回憶錄《最後的遺言》中,專闢一章談「文革」。他說:文革是「毛又一次假裝民主和自由發表意見的閘門開放得大大的,目的是毀滅那些不同意毛的意見的任何一個人。」赫魯曉夫更斥責毛澤東:「毛竟會任命自己的妻子負責『文化革命』!」「依我看,所謂『文化革命』根本不是什麼革命,而是一場矛頭指向中國人民和中國黨的反革命。」赫對毛及其文革的評價,已被歷史證明是基本正確的。有位中國學者說:「評毛是塊試金石。」由此可見,赫魯曉夫是一位有良心、有良知、有邏輯的人物,毛澤東則反之!

綜上所述,可以確定:毛澤東是中華文化、文明的最大破壞者!

上述諸位人物對毛澤東、蔣介石的評價判斷,絕非信口開河、私人成見,,而是實事求是,有真憑實據、有歷史鐵證的,是還原歷史真相。特別是一些專家、學者的諸多著作中對毛澤東一生的罪惡有詳實的史料依據,限於篇幅,本文對毛澤東的歷史罪惡不再贅述。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查閱這些書籍、文章,並且可以與大陸官方出版的《毛傳》等書對照著閱讀,以辨別真偽、是非。

九、清除毛毒綜合症

這裡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是毛澤東冥誕125周年,有不少毛左、毛粉仍在極力美化、歌頌崇拜毛澤東以及毛親自發動和領導的文革,甚至有人還鼓吹為江青、張春橋等人翻案。這實在是值得重視的事情。因為,時至21世紀的今日,如果還不能對毛澤東這個禍國殃民、罪惡滔天的歷史罪人有一個正確、清醒的認知,將會給國家、民族帶來很大的災難。

在政治社會學上有一個名詞「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對此症的由來這裡就不講了,讀者可上網查閱)。若是結合中國當今的社會實況,此病症更應當稱之為「毛毒綜合症」,至今仍稱頌、崇拜毛澤東,美化「文化大革命」,反對、抵制普世價值、憲政民主的人們,無論國籍、年齡、職業、文化程度,都可謂「毛毒綜合症患者」。

「毛毒綜合症患者」的病症有輕有重,有的至死不癒,如張春橋、戚本禹、鄧力群等。但是,大多數此症患者應該是可以治療、治癒的。最近,網上傳著資中筠女士的一段話,雖然沒有直接點出「毛毒綜合症」,但卻說出了此症的病因、病情,值得一讀。

資中筠說:「100多年前是少數人在啟蒙,100多年後,還是少數人在啟蒙。100餘年間中國人的思想有變化嗎?除了長袍馬褂換成西裝領帶,頭上沒了辮子外,根本沒有什麼變化!還是一腦袋帝王將相思想,還是一腦袋成王敗寇思想,還是吃好喝好玩好睡好的豬的理想,還是膝蓋發軟,習慣跪拜謝主隆恩的太監醜態。」

為什麼中國大陸會發生資中筠所說的這種極為嚴重的病態?關鍵就是毛澤東此人一生對中國文化、文明的極大破壞!毛是最大的暴君、昏君,他在中國大陸復辟了皇權統治,讓帝王將相、成王敗寇思想氾濫成災,毛澤東的極權獨裁專制的一系列惡政,讓中國大陸的民眾成了奴才、愚民、賤民!而且毛死後其流毒一直在禍害民眾!

辛子陵先生在香港「開放網」2018年4月號上發表文章,題曰《習近平開啟非毛化閘門》,可謂一篇啟蒙佳作。如果中國大陸真的開啟了非毛化閘門,本文上述諸多人士評述毛澤東、蔣介石的著作、文章就可以解禁,封閉多年的歷史檔案就應當解祕,廣大民眾就能夠得知歷史真相,這樣的話,許多「毛毒綜合症」患者就會得到治療並得以康復,進而提高全民族的認識水平、文明水平,有助於中華文化的復興、提升,有助於中國的興盛壯大!

辛子陵先生不斷地與時俱進,在香港《前哨》雜誌218年第11期(總第333期)上公布了一位不知名網友發給他的《鄧小平政治遺囑(全文)》,認為「這個文件是真的,不是偽造。」同時,辛先生還寫了一篇新作《習近平擺脫內外困境的出路是執行鄧小平遺囑》。

《鄧小平政治遺囑》記錄於1992年8月28日,其中很重要的內容是:「我們要學習美國憲法,美國人會不開心嗎?為了民富國強,我們黨讓人民當家做主和富強的理想不變,但名字是否可以考慮改為人民黨、社會黨之類呢?我想名字一改,中美關係馬上會改善。」「制度改革也可以摸著石頭過河。不要急,但也絕不能不去開拓進取。」

辛子陵在該文中說:「天祐習近平……根據鄧公遺囑,改變黨的名稱,學習美國憲法,實行兩黨制、議會制、總統制和聯邦制,把中國帶出毛澤東製造的這個專制死局。使人民真正地得到解放。誰給人民帶來希望人民擁護誰。習近平將成為再造共和的歷史偉人。」

筆者也認為《鄧小平政治遺囑》是真的,不是偽造,並且贊同辛子陵文章中的分析、解讀,同時衷心希望辛先生的解讀能夠得以實現,果能如此,中國必定能民富國強,兩岸也能和平統一,這將是天大的好事也。天祐中國。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9-03-20 10: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