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親歷者:爆炸第一聲天花板掉下來 第二聲牆塌了

3月21日下午,江蘇一化工廠爆炸後的現場視頻顯示,現場爆炸聲不斷,濃煙滾滾。(視頻截圖)
人氣: 94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文樸報導)江蘇響水縣生態化工園區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天嘉宜)3月21日發生爆炸後,半徑500米內的房屋基本被摧毀,有的廠房被掩埋,有的只剩下框架。

遇難者在爆炸中可能汽化了

據官方通報,截至24日中午,已造成至少64人死亡,600多人受傷,其中107人危重或重傷,還不少人失蹤。

爆炸發生後,中共地震台測得當地發生3.0級地震,疑是爆炸所致。這相當於30噸TNT爆炸產生的威力。

在本次爆炸中,包括天嘉宜在內化工園區的17家單位遭到重創。江蘇省消防救援總隊參謀長陸軍3月24日接受陸媒採訪時透露,化工園區17家單位中,已有11家排查完畢,餘下6家是排查重點。

他說:「不排除有遇難者在爆炸中汽化的可能。」這意味著一些失蹤者可能已屍骨無存。

固廢倉庫著火

爆炸發生後,多名天嘉宜員工及其家人向新京報記者講述了當時爆炸的情景。

天嘉宜安全員付明池,是天嘉宜固廢倉庫著火的目擊者,而災難或許正是從固廢倉庫著火引發的。付明池稱,事故發生時,他曾接到過一個火警電話,有人告訴他著火了,他一看,固廢倉庫正在燃燒。

固廢倉庫位於廠區的最西側,與天然氣站和焚燒爐相鄰,現在該地已被炸出一個直徑約百米的大坑,大坑周邊幾乎沒有完好的建築物。

氣罐車車頭直接被掀掉

負責向天嘉宜運送天然氣罐的張偉(化名)當時正在現場,看到了固廢倉庫著火的這一幕。

3月21日下午兩點多,張偉正將一輛天然氣罐車開進天嘉宜廠區大門。他將罐車停在了位於廠區西側的天然氣站門口,正要讓管理員打開氣站的大門時,突然發現大約六十米外一個三四十米長的大鐵棚(固廢倉庫)著火了。

他的第一反應「保車」,他趕快指揮天然氣罐車後退,但爆炸聲很快傳來,氣罐車的車頭被直接掀掉,張偉也被甩了出去,但駕駛室內倒車的司機至今下落不明。

張偉回憶,他逃生時看到,身後有三個高約十米、直徑十多米的不鏽鋼圓柱形儲存罐正在燃燒。而三個大儲罐中,兩個儲存著液態苯,一個儲存著甲醇。

第二聲爆炸牆就塌了

頭部、手部等多處受傷的天嘉宜氫化車間的還原操作工趙磊(化名)也親歷了21日的爆炸。

「第一聲爆炸的時候天花板掉下來了,第二聲爆炸牆就塌了」,趙磊說,當時他正在位於焚燒爐東側的氫化車間,第一次爆炸時還沒反應過來,短短幾秒鐘後,第二次更大的爆炸就來了,「聽起來就在很近的地方,我抬頭看見(廠區西邊的)焚燒爐已經成廢墟了。」

趙磊逃出車間後發現到處是煙,其他受傷人員紛紛往外跑。除了被燒成廢墟的焚燒爐外,同樣位於廠區西側、與氣站距離更近的固廢倉庫也在燃燒。

致命安全隱患

報導說,固廢倉庫裡有對硝基甲苯、間硝基苯甲酸、甲醇、焦油等易燃、易爆物;天嘉宜安全員劉冰(化名)介紹了固廢倉庫與焚燒爐、天然氣站之間的安全隱患。

陳平介紹,天嘉宜的天然氣站才剛剛啟用一個多月,它的兩條管道,一條通往油爐制氫,另一條往西北方向的焚燒爐,焚燒爐與固廢倉庫僅有一條馬路之隔。天然氣距地面約有兩層樓高,經過固廢倉庫北門附近到達焚燒爐。

「天然氣管道與固廢倉庫北門非常近,幾乎是貼著走過」,陳平說,一旦其中一方起火,另一方極容易隨之點燃。

小命保住就不錯了

天嘉宜文職人員龔琪琪(化名),負責銷售方面工作,今年33歲。一個月前,她才休完產假回到廠裡工作,如今又被這一場意外送回到醫院。

爆炸發生時,她所在的辦公樓在工廠的東南角,與固廢倉庫隔著分析室、配電房、氫化車間等,算是廠區裡距離爆炸點最遠的地方之一,她只受了輕傷:臉上留下大大小小的傷口,左眼眉毛處最嚴重,縫了三針;胳膊、肋骨和腿上,也都是樓板砸傷的血跡和淤青;咳嗽時,胸腔和腹腔會有痛感。

23日下午3點,父母把她從床上扶起來,到門診部做CT和B超。路過人多的地方,總會有陌生人朝她看,也有人湊過來問一句,「是化工廠爆炸弄的吧?」也有人問她後續的補償問題。

龔琪琪說:「什麼錢不錢,小命保住就不錯了。」

失聯48小時的父親 遺體被找到

響水縣王商村的龔同山,3月21日中午像往常一樣回到小女兒家吃午飯,飯後還睡了半個鐘頭。差不多一點時,他才去上班。

爆炸發生後,大女兒龔白蓮給父親打了無數次電話,電話卻一直沒人接。他們家人從當天下午就開始在響水縣、濱海縣、鹽城市以及鄰近的連雲港市找,找遍了大大小小的醫院,依然不見龔同山的蹤影。

他們甚至去了附近的殯儀館,工作人員稱遺體辨認工作仍在進行,讓他們先登記信息。

23日下午三點半,龔白蓮接到鎮派出所的電話,通知她到特警大隊,「說找到遺體了」。等了5個多小時後,她最終收到了DNA匹配成功的消息。

600米外的村民家中遇難

蔡志軍和龔同山同村,他在天嘉宜旁邊的聯化公司做土建維修。蔡家與天嘉宜只隔了一片田和一條路,直線距離僅600米左右。

爆炸發生後,蔡志軍從廠子裡跑了出來,趕回家時發現父母住的磚瓦房已經大面積坍塌。79歲的父親頭被砸中,不幸遇難;老母親當時剛好走到門口,躲過一劫。

六崗村位於天嘉宜的東偏南方向,有幾處房屋距離天嘉宜僅500米左右。

事發時,村裡的家具店老闆劉湘(化名)的母親,被落下的屋頂所砸,不幸遇難。他的父親在屋後的鄰居家串門,倒塌的時候迅速跑出屋子,受了點輕傷。

62歲的朱寶貴就住在距天嘉宜500米左右。他當時正在菜地裡除草,突然聽到爆炸聲響和房屋垮塌的聲音,一抬頭發現鄰居家整個屋頂塌了下來。朱寶貴的妻子在鄰居家串門,也被壓倒在廢墟下。

朱寶貴立馬沖了上去幫忙救人,但最終屋子裡的四人有兩人遇難,其中包括他的妻子。

8年前扛著兒子逃 8年後抱著女兒跑

另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爆炸發生時,響水縣陳港鎮的居民張麗(化名)家也處於衝擊波的核心地帶,她當時抱著不到2歲的女兒往外沖,逃離了危險區域。

21日午飯過後,張麗正陪著小女兒睡午覺。14時48分,「砰」,突然傳來的爆炸聲令孩子有些驚覺,張麗耐心地在旁撫慰孩子。「砰」,第二聲爆炸的分貝和能量明顯大於第一次,沒等她反應過來,爆炸的衝擊波就已經將整個窗簾、框架、玻璃碎片砸到她身上。不到2米的床上全是玻璃碎渣、金屬碎片。

張麗抱起孩子就往外沖,幾乎用上了生平最快的奔跑速度。當時,所有門和窗被炸飛,玻璃全部震碎,斷裂的窗框和碎玻璃滿地都是,天花板都要塌下來……

「砰」,第三聲爆炸聲時,張麗與女兒從後門逃離了危險之地,並在路上看見了她的老公。此時的她眼睛紅腫,滿臉是血,額頭還有直徑二公分的傷口。張麗的老公趕緊把她扶上車。

「跑!往沒有煙的地方開!」張麗老公緊緊抓著方向盤,一腳油門踩到底。10分鐘左右,他們就到達了陳港鎮。當時的陳家港已經擠滿了逃離的人。

相比於別人,張麗是幸運的。「我聽說我婆婆親戚的女兒為了搶救,脾臟被割。還有她哥哥的頭受傷了,聽說是爆炸時玻璃渣嵌進了大腦,現在腦子裡有淤血。他現在還沒脫離生命危險……他們都在化工廠打工。」張麗說。

這已經是張麗經歷的第二場風暴。8年前的2011年正月初七,因為流傳響水生態化工園區要爆炸的謠言,她曾扛著17個月的兒子逃跑。

據《中國青年報》當時描述,陳港鎮的人往響水縣城逃,響水的人往小尖鎮逃,小尖的人往濱海縣逃,濱海的人往鹽城市逃。更遠的,逃到了連雲港,逃到了南京,甚至逃到了蘇州。204國道堵滿了,316省道堵滿了。

而當時,張麗也抱著17個月的兒子加入了出逃的隊伍。

頭甲村3人遇難5人失聯

響水縣頭甲村,雖然距離天嘉宜8公里,但是巨大的衝擊波還是擊碎了很多人家的玻璃。

據《北京青年報》報導,被影響的,不僅僅是村裡的幾塊玻璃。發生爆炸時,頭甲村東邊的村一組,共有11位村民或村民家屬正在天嘉宜內做雜工。截至3月24日下午,已確認在這11個人中有3人遇難,5人處於失聯狀態。

遇難者包括兩位60歲的畢林昌和沈梅夫婦,67歲的蘇玉榮;失聯的包括田勇的大女兒、大女婿、他的姐夫和他小舅子的媳婦。

田勇被村民稱為是「包工頭」,因為是他叫了這11人到天嘉宜打零工。

事發當天,田勇也在天嘉宜的廠區內,好在距離廢料倉庫和天然氣罐的位置比較遠,除了臉上被飛濺的碎玻璃和小石子打到後造成的外傷外,身體並沒有什麼大礙。

但他心理備受煎熬,田勇說,「我知道女兒和女婿都在爆炸核心區附近工作,發生爆炸以後,我試著回去找,但是漫天的大火和濃煙,根本就找不到,我只能從廠區爬了出來。」

事發後,田勇及家人一直在事發現場、醫院、殯儀館,找他的大女兒、大女婿,一家一家醫院,一個樓層一個樓層,不放過一張床位,但是依然沒有消息。大女兒、大女婿有兩個孩子,一個4歲,一個13歲。

但田勇的二女婿朱文說,他22日曾在現場尋找自己愛人的大姐和姐夫,他看到廢料倉庫和天然氣罐整個被炸掉了,很多消防隊員在往外抬人。

朱文說:「我隱約看到了我愛人的姐夫,那個人當時已經不行了,這些天,我也沒有敢把這個消息告訴家裡的其他人,我自己希望是看錯了。」

朱文也在天嘉宜裡面做叉車工,負責運原料、運廢料等,但爆炸當天剛好不上班,休假在家,「算是逃過一劫」。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9-03-25 6: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