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有一天」和「每一天」

作者:方靜

「有一天」的成功,是奠基於「每一天」的努力!(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303
【字號】    
   標籤: tags: , ,

朋友分享一則故事:鬚髮蒼蒼的男子,在妻子突然病逝後不久,很快的整理好紛亂的心情,背起行囊、踏上旅程,要去完成另一半生前「有一天」要做的事。

在火車上,男子遇見一位年輕小伙子,兩人很投緣的聊了起來。他告訴對方自己最近的遭遇,並訴說夫妻倆的約定:有一天要一起去看翠綠的草原、有一天要一起去看湛藍的海洋、有一天要一起去看精采的博物館……。誰知,如今,這些「有一天」已經不可能了!

一陣噓唏、感慨後,話鋒一轉,他語重心長的表示:不再懊悔、沮喪,從此,要用「每一天」取代「有一天」。「每一天」認識一位新朋友、「每一天」去一個美麗的地方,就算是一個人的旅行,也要懷著兩個人的期待,相信「每一天」都會有奇聞、逸趣發生!

故事既傷感又美麗,更觸動心弦、令人深思。不諱言,我們大多數人都遇過類似「有一天」的情節。「有一天」要攀登百岳、「有一天」要創作小說、「有一天」要環遊世界……,太多太多的「有一天」要做的事,因為繁忙、輕忽,被排擠、延宕,甚至被遺忘了。

當然,許多事並非探囊取物、一蹴可幾,而是要等到「有一天」才可能實現。這時,「有一天」,意味著熱切的嚮往與追求,它像一盞明燈、一個標的,引領著人「每一天」勇往直前、奮發向上。因此,也不難發現:「有一天」的成功,是奠基於「每一天」的努力!

我們都明白:世界並不完美,人生也難免有缺憾,縱使踏踏實實的過「每一天」,也不保證會得到如願以償的「有一天」;然而,生命旅途中,苦難與歡樂交集,不容選擇也無法逃避。泰戈爾曾經說:「天空未留下痕跡,但我已飛過。」這句話在談──重要的是過程。

在平淡的歲月中、在尋常的日子裡,為了夢想、抱負,「每一天」埋頭苦幹、全力以赴;那麼,「有一天」來或不來、成或不成,都無所謂了。@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愛情中一加一還是一的合二為一,那真是需要漫長的愛情時間之旅,彼此包容缺點,欣賞優點,讓生活養成良好的默契,不需言說的分工合作,如此,一加一的結果,「兩個人一顆心」,那真像孟子筆下「充實之謂美」的生命哲學,正如盛滿了甜蜜愛情葡萄酒的酒杯。
  • 羅子昭,少年輟學,28歲成為北京五星級飯店廚師長。人生得意時,卻陷兩年牢獄之災,­如今又在紐約坐鎮世界級廚技大賽。他大起大落的人生又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 她們總是在黃昏裡來到。西天的紅雲薄了,田野遠遠的,溫柔,寂靜得像一方晾曬在風裡的絹。
  • 人世間有許多可貴的精神,堅持就是其中一種。十年如一日地做著一件事,不畏艱難、不懼壓力、始終如一,這是一種境界。無論是人生大事或生活小事,若要做好,都須堅持。
  • 孫開清是哈爾濱師範大學教育系的數學教師,他恐怕一輩子都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成為一個「囚犯」,並且17年來一次次地「淪」為階下「囚」。
  • 可不要小看這些發黃的老照片,9張老照片中的主角是舉世聞名的物理學家愛因斯坦,但他身邊的人是誰呢?
  • 走近兩扇厚重的薑黃色木門,門上的原木紋理清晰可見,泛著被蠟漆打磨後的溫和光澤;展廳內精緻的陳設從半開的門中可略見一二,其中有著三根羽毛標識的皇家認證牌匾格外醒目。
  • 「今天是2月7日,是高智晟被強制失蹤第543天,依然沒有消息。」耿和辛酸地說。在中國新年閤家團圓之際,高智晟律師卻生死不明,令家人倍感寒心難過。
  • 相傳杜鵑鳥啼叫不止流出的血染紅了杜鵑花,它聲聲喚的都是「不如歸去」。
  • 知名自媒體公號「咪蒙」因推送的這篇題為「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文章引發網民對社會底層苦難的共鳴,被指「宣傳負能量」觸怒中共不滿,「咪蒙」2月21日被徹底註銷帳號,微信公眾號、微博帳戶、頭條號無一倖免。以下為被刪除的原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