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治不法官吏 百姓盼著他到來:清朝名臣彭玉麟

文/洪熙

彭玉麟。(公有領域)

  人氣: 38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清中興名臣中,有一人行事剛介坦直,官員怕他,百姓愛他。在朝為官,不與權貴結黨,也不居功自傲,不排擠他人。每次出巡,查出不法官吏,當即懲戒或彈劾。所以那些遭受冤屈的百姓,都盼著他的到來。此人就是彭玉麟,大清三傑之一。

彭玉麟(西元1816~1890),字雪琴,諡號「剛直」,所以後人稱他為「剛直公」。剛直公容貌清瘦,平日講話聲音低沉細微,不仔細聽還真難以聽到,但當他發怒時,凡是見到他的人都會不寒而慄。

惡少奪人財物妻女 終遭處置

有一年,彭玉麟以欽差大臣的身分巡閱長江水師,來到安徽。當時,合肥李家勢力強盛。李鴻章有一個侄兒時常侵奪他人財物,搶奪民妻民女,地方官府也不敢過問。

鄉民聽說來的欽差大臣是那位剛直公。於是遭到李家公子搶奪妻子的百姓,向彭剛直投訴。剛直公留下鄉民,派差吏拿著名帖請來李家公子,當堂相問:「鄉民告你搶奪他的妻子,可有此事?」李公子恃氣凌人,毫不避諱地說:「有啊。」言外之意,你又能拿我如何?

剛直公當堂大怒,命衙役杖打他。當時,府縣裡的官員全都來了,紛紛哀求不要得罪李家。不久,巡撫也快到了。剛直公一面派人接待,一面叮囑官吏:「此人當斬。」

巡撫剛登上船,官吏就來稟報,搶奪民妻的犯人已被處置。剛直公派人轉交給李鴻章一份文書,說:「令姪損壞您的聲譽,想必您也非常痛恨。我已依法為您處置了。」事後,李鴻章修書道謝。

彭玉麟。(公有領域)

管帶亂施淫威 遭懲處

平日,彭剛直穿著非常樸素,從外表看就像是村裡的老人。如果他不透露自己的身分,外人根本不會知道他就是當朝大臣。

有一次,他外出查訪,只帶著一個奴僕隨行。途中路過浙江石門灣。石門灣是一座大鎮,此地有四方往來的交通要道,並且還有水師管帶在此駐軍(水師等於現代海軍,管帶為清代軍事職官名稱)。

當時,臨近黃昏,剛直公命奴僕在鎮外等候。他到鎮中茶館休息,順便觀察當地民風。每天夜裡,都有人在茶館裡說書,鎮裡人聚在一起聽評書。正中間有一座位專為水師管帶而設,其他人不敢僭越。彭剛直起初不知,於是就坐下了。

茶館主人勸剛直公移到別個位子,他婉言相謝,說:「等到那名大人到了,我自會謹慎迴避,現在暫且不妨。」

不一會兒,二個兵卒提著燈籠,在前面為管帶帶路,剛進到茶館,眾人紛紛起身避席。茶館主人提醒彭剛直趕緊起身。管帶見自己的位置被人占了,當即大怒:「你是什麼東西,如此大膽,敢占我的座位。」二個兵卒也在旁幫襯,大聲呵斥。

彭剛直慢慢起身,移到其它的座位,蜷伏坐著,沒有再說話。管帶正在氣頭上,餘怒未消。茶館裡的客人均是戰戰兢兢。

不久,彭剛直就離開了。即刻來到水師駐處,派人召見管帶。管帶一見,高坐於大堂之上的人,正是那個被他呵斥的村人。彭剛直怒斥:水師駐紮民間,管帶不為民造福,反而亂施淫威。之後懲處了管帶。

彭玉麟。(公有領域)

巡閱長江 整治不正之風

清朝時,釐局在通商要道、市鎮設立分局或釐卡,徵收商業稅「釐金」(稅率為一釐,即百分之一)。分局或釐卡之下,還設有分卡和巡卡。分卡有兩種:一管徵收;二管查驗。巡卡則負責稽查和緝私。

在長江要道,設立釐卡,主管是監司。監司官差多行不法,向過往商旅船索賄,加重徵商稅,習以為常。所以走水路的商旅,常是寒心不已。

彭剛直巡閱長江,抵達一處釐卡,派兵去報請驗行。官吏並未答話。過了一會兒,兵卒又去請,司事嘲諷他說:「你的心真是急躁呀?怎麼著,現在我不樂意驗了!」兵卒回去覆命,彭剛直大怒,到監司訓責官吏:「請你驗,是為了遵法紀。今天,你有意滯留羈我,難道是想索賄嗎?」司事囂張地說:「就是羈束你,你敢控告我嗎?」

水上官差肆意徵稅索賄,扣押商船,欺壓商客,不正之風由來已久,彭剛直今日撞見,當眾將其正法。圍觀的人大驚失色,趕緊稟報監司。監司急忙出來,一看是彭剛直,頓時大驚失色。

從此,沿途的分卡巡卡,欺侮商旅的不正風氣減弱了。各分卡之間,彼此互相告戒,不敢再像以前仗勢凌人,隨意為難商旅了。由此,水上治安大為改善。

剛直公彭玉麟天性不喜安逸,治軍十多年,沒有為自己建一座屋子,增一畝田產,也沒有請過一天假。據《曾國藩全集》所載,剛直公於咸豐五年七月二十日起至同治元年正月十七日,將應得的養廉銀二萬一千五百餘兩全部捐出,作為軍餉,為國養兵。創辦水師,抗擊法軍,剿賊之後功成身退,為賢讓路。曾國藩評價他:「淡於榮利,公而忘私。」

《長崎貿易圖‧‧起貨》。(公有領域)
《長崎貿易圖‧‧起貨》。(公有領域)

事據:《清史稿》卷410,《清稗類鈔》卷55@*#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由時報記者王大中攝)記者王大中◎報導
     現代人重視休閒的風潮,讓資訊產品在設計上也逐漸往戶外發展,筆記型電腦在亮度、耐摔度上大作文章,除了強化液晶螢幕亮度,讓戶外觀賞影片也能看的清楚外,耐摔防水的特性更讓喜愛上山下海的玩家能夠安心攜帶。

      目前主流筆記型電腦螢幕亮度多在150nits左右,在戶外強光照射的環境下觀賞並不舒服,明基推出的筆記型電腦joybook 5000便以亮度200nits的液晶螢幕為訴求,就是希望高亮度螢幕讓使用者在戶外也能舒適觀賞,觀看影片也能清楚呈現細節。

      由於筆記型電腦逐漸被定位為「個人數位中心」,意即整合所有數位娛樂週邊裝置,成為個人工作與娛樂時的資訊中樞,例如與手機、數位相機連結,因此廠商推出筆電新品時,還會同時推出無線網路組,就連有線電視畫面也能藉此傳輸到電腦螢幕,講究娛樂功能。

      為了讓機身更耐用,目前筆電產品多以鋁鎂合金打造,不僅較以往輕薄,機體結構更強韌,散熱效果也較好,適合戶外的各種天氣,如果不放心,市面上還有專門訴求耐摔防水的筆記型電腦產品,高處摔落後仍可正常開機,鍵盤遭水潑灑後,作業系統仍可正常運作。

  • 裴伷先一生歷經艱難坎坷,但又時時峰迴路轉。數次歷劫難,總是能化險為夷,終是大難不死。這樁大唐奇聞,由眾人交織演繹的悲壯故事,讀來令人感嘆!
  • 後人評價哈剌哈孫:素來沉默寡言,喜怒不形於色,遠遠望去自有威嚴;為人光明正大,行事至誠皆出於天性,又蘊涵著猶如江海一樣的度量;不威而令行,不言而人服;「端委雍容而朝廷尊安,天下受其賜」。
  • 高士廉無論身在官場,還是留居在家,他待人處事都體現著一個「德」字。高士廉對太宗感懷知遇之恩,從始至終保持著君臣之義;對大唐的社稷江山,傾盡心力,化民俗,推善政,致力福惠芸芸百姓。高士廉的風範,正如太宗所說:「德范宏深,風猷遠著。」
  • 兩宋之交雖然是亂世,但是朝廷中武有「中興四將」,文有「南宋四名臣」,也算是亂世出英雄了!今天我們要講的就是四名臣中的李綱,他一生堅持抗金,如果說皇帝堅持重用他,可怕的「靖康之恥」也許就不會發生!
  • 湖北布政使陳寶箴評價彭玉麟:「不要錢,不要官,不要命。」不要錢財,不要高官厚祿,打仗不要命的儒將,卻有著痴情奇絕的一面,淡泊官場,遺世獨立,一生酷畫梅花,梅花也像是他的知己,與其魂夢相依。
  • 唐代大詩人李白在讚美守疆戰士忠君報國的組詩《塞下曲》中有這樣兩句:「功成畫麟閣,獨有霍嫖姚。」詩中所言的麒麟閣在漢代未央宮中,因漢武帝元狩年間打獵獲得麒麟而命名。公元前51年,漢宣帝因匈奴歸降大漢,回憶往昔輔佐漢室的有功之臣,遂令人將十一位功臣的畫像置於麒麟閣內,「法其容貌,署其官爵、姓名」,以示紀念和表彰。這十一位功臣是霍光、張安世、韓增、趙充國、魏相、丙吉、杜延年、劉德、梁丘賀、蕭望之、蘇武。
  • 老子曾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孔子亦從「天無私覆,地無私載,日月無私照」引申出「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的至理名言,即世人應當效法大自然對待萬物的公平,不以一己之私和個人好惡、不屈服於壓力對待人與事,換言之,就是依照公認的道理或公平的標準待人處事,謂之「秉公」。
  • 北宋名臣范仲淹,以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感動無數仁人志士。
  • 《宋史》中有一句話,「民之災患大者有四:一曰疫,二曰旱,三曰水,四曰畜災。」瘟疫可說是古人心中的災禍之首。風雅而富庶的北宋,同樣經歷了多次大瘟疫的考驗。大概每隔幾年或幾十年,地方州縣就會發生一次疫病。史書記錄了大大小小的疫災造成的悲劇,也見證了許多文人賢士濟世救民的感人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