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大哥無處不在 高科技使中國百姓遭殃

中共用高科技迫害中國人。(AF/PGetty images/大紀元資料/大紀元合成)

中共用高科技迫害中國人。(AFP/Getty Images/大紀元資料/大紀元合成)

人氣: 96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高科技應該用於造福人類,使人民的生活更便利,更安全。但在中國,高科技被中共當局濫用,作為於實現「老大哥」時刻監控社會的利器。學生被戴上手環,全天候受監控;微信、手機APP讓民眾隱私全無,形同「裸奔」;攝像頭、人臉識別將百姓置於無處不在的屏幕監視下;長城防火牆,將14億人民圍在露天的信息大監獄裡。「老大哥在看著你」——奧威爾諷刺小說描寫的極權社會已經在中國實現,並有過之而無不及。

智能手環侵犯私隱

今年3月初,廣東名校「廣雅中學」在網上公開招標,購買3500個供學生佩戴的智能手環

據悉,此類手環與各省市監控毋須服刑的輕微犯事者所佩戴的智能手環如出一轍,具有GPS定位監控、記錄心跳率和步行等功能,還會把記錄數據上傳至雲平台。意味著戴上這些手環的學生將受到學校的全天候監控。

然而,這種侵犯學生私隱的行為,已廣泛在各省市學校推行。據中共教育部中央電化教育館2018年印發的《中小學數字校園規範(試行)》解讀文件,首批共有351個試點遍布各省中小學。

Band 2智能手環採用曲面OLED屏幕,表面為第三代大猩猩玻璃覆蓋。內建GPS晶元,而且可以監測各項身體數據。(Andrew Burton/Getty Images)

除了定位監控,杭州第十一中學去年就開始使用人臉識別技術分析學生課堂行為。該系統供應商就是備受國際關注的海康威視,其也為新疆再教育營生產監控系統。

人權觀察亞洲部資深研究員王松蓮表示,中共學校要求學生使用智能手環的運作模式,與中共政府的管控思維一樣,令人憂慮監控魔爪伸延至校園。

搜狐「新校長傳媒」3月9日刊文表示,曾經試行過此手環的廣州市真光中學,因為該手環存在續航時間、結算管理等問題,在試用一年後停用。

網民「RR13還是想和西爾莎結婚」認為,用此手環代替校園卡多此一舉。原因是其部分功能與校園卡重疊,其本身無標識、易被盜或丟失,隨之而來的補辦費對學生而言是一種負擔。

微信、手機APP讓民眾「裸奔」

2017年4月,山東男子王江峰在微信群組使用「毛賊」和「習包子」等字眼,遭中共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判刑兩年。

同年9月,新疆回族男子黃世科在微信群,通過語音教學做禮拜、講解《古蘭經》,被控「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

2018年1月1日,中國汽車製造商吉利董事長李書福,在2018正和島新年論壇上發言,公開抨擊,微信涉嫌洩露用戶隱私,「我心裡就想,馬化騰肯定天天在看我們的微信,因為他都可以看的,隨便看,這些問題非常大」。

中共不僅使用微信監控老百姓,還使用手機APP監控民眾。

大陸社群平台微信(WeChat)。(大紀元資料室)
大陸社群平台微信(WeChat)。 (大紀元資料室)

近期,在18歲到45歲之間的大約4.6億的中國年輕人中,中共推出一款信用評級手機軟件。該款名為「優你通」的App由清華紫光集團開發,同時由中共團中央和中共國家發改委領導。

該軟件可以對一個人從其教育背景到在線購物等無所不包的龐大數據進行蒐集、分類和分析,對有「良好」社交記錄的大學生和應屆畢業生提供獎勵。

開發商、中青信用總裁史延瑩稱,目前這一系統主要針對大學生和應屆畢業生在找工作方面提供「獎勵」,但正在計劃擴展到使用者於未來在出國留學、租房、旅遊、約會甚至結婚等方方面面。

而另一款專門給中共黨員和部分未入黨的公職人員使用的「學習強國」APP,也成為監控、甚至操控民眾的工具。

由中共中宣部發布、阿里巴巴提供技術支援的「學習強國」APP,推出時原本只被視為發布有關習近平的新聞、評論、演講辭等網路工具,但如今已經變成一種強制綁架軟件——各級黨政機構下令黨員、公職人員實名註冊,上網學習、考試,交出位置資訊、照片資訊、系統設定等19個權限。

評論人士李平在《蘋果日報》撰文表示,「一言一行全受監控,足證中共高科技的邪惡」。有網民揶揄說,「有些間諜軟件可以修改用戶系統設置,中共都不需要間諜軟件了,因為用戶自己同意『全裸』。」

高科技落到中共手中成了監控民眾工具

2005年出版的,美國記者伊森.葛特曼《失去新中國——美商在中國的理想與背叛》一書中披露了另外幾款中共用於監視民眾的高科技,而這幾款技術多來自於加拿大公司北電網路(Nortel Networks)。

書中說,1980年代,在美國所有電話公司拒絕同聯邦調查局(FBI)合作(即截取電話通訊內容)時,加拿大公司北電網路率先答應合作,並於90年代,該公司通過廣東的合資公司,把FBI的技術轉讓給了中共國家安全部。

2001年4月以後,美國摩托羅拉公司把最先進的加密通訊系統(TETRA)賣給北京警察機關。

北電網路建議中共使用個人追蹤篩檢程式來檢查網頁內容,在上海推出了「個人化互聯網策略」光纖網路服務。中共花了一千萬美元買下這項技術,僅僅為了從用戶的IP地址找到用戶的統計資料,包括用戶與政治傾向有關的資料。

書中說,北電網路還推出了一套數位監控系統,聲稱不僅可以對遠端攝影機攝取的監控影像進行合成和分析,還可以對面貌、講話和聲音進行識別,相關資訊可以與身分證晶片的內容進行對比。

圖為一名男子於2013年10月31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檢查監視鏡頭。(Ed Jones/AFP/Getty Images)

北電網路還向中共控制的中國電信推銷了包裹交換設備,天安門和市內其它公共場所也已經開始使用北電網路的高點影像監控裝置。

現在,這些技術已經在大陸被廣泛使用。鄭州警方在2018年春運期間,啟用人像比對警務眼鏡查看人潮;2017年,大陸多地使用「人臉識別」來監測闖紅燈者,隨後,車站、機場,甚至連公租房都逐漸裝上了人臉識別系統。

據行業調研公司估計,大陸公共和私人領域共裝有1.76億個監控攝像頭,預計到2020年,大陸將新裝大約4.5億個攝像頭。

2013年《華爾街日報》曾報導,美國杜克大學利用美國國防部的贊助,研發了一款十億級圖元的相機,美國政府未採用。2016年,該技術首席研究員David Brady把它帶到了中國,兩年內他在上海的安科迪智慧技術有限公司就獲得了製造首款商用相機的足夠資金。

他的公司開發的已被安裝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一帶的這個名為「Mantis」的監控設備,配置了19個鏡頭及處理器,可將相片組合成超高像素的影像,即使是一個足球場距離外的人員也能被識別。

美國之音在今年2月17日報導稱,致力於維護網絡自由和開放的荷蘭非盈利機構GDI基金會網絡安全研究員德弗斯(Victor Gevers)披露,中國網絡安全公司深網視界(SenseNets)的一個數據庫中含有超過250萬中國新疆維吾爾人的個人信息跟蹤數據全部外泄,包括身分證號碼、性別、生日、地址、雇主,以及他們在過去24小時內通過面部識別發現的路過的攝像頭的位置。

前英特爾資深軟件工程師高木曾對大紀元表示,人臉識別監控技術如果被一個邪惡的政權使用,這對它治下的人民將是災難。

中共匯集網絡頂尖技術造防火長城

2011年5月,大陸社交媒體人人網上,一篇關於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簡稱GFW)的文章——《GFW的前世今生,一部GFW之父方濱興的發家史》廣為流傳,隨後即被中共刪除,不過已被網民保存下來。文章透露,華為也參與防火長城的構建。

該文章說,GFW的科研實力雄厚,大陸研究信息安全的頂尖人才和實驗室有不少在為其服務。

比如哈爾濱工業大學信息安全重點實驗室、中科院計算所、軟件所、高能所、國防科大總參三部、安全部9局、北京郵電大學、西安電子科技大學、 上海交通大學、北方交通大學、北京電子科技學院、解放軍信息工程學院、解放軍裝甲兵工程學院、信產部中電30所、總參56所等等。

另外,幾乎所有985、211高校都參與此工程;一些公司商業機構也參與某些外圍工程項目,如 Websense packeteer BlueCoat、華為、北大方正、港灣、啟明星辰、神州數碼也提供了一些輔助設備;中搜、奇虎、北京大正、雅虎等等參與了搜索引擎安全管理系統;在某些省市級的網絡機房裡,接入監控的部門五花八門,有安全、公安、紀檢、部隊等等,部署了各類設備。

中共利用防火牆加強了網絡控制,甚至將防火牆輸出海外。(Getty Images)

「GFW內部有很嚴格權限管理,技術與政治封裝隔離得非常徹底。封什麼還是解封什麼,都是完全由上峰決定,黨指揮槍,授權專門人員操作關鍵詞列表,與技術實現者隔離得很徹底,互相都不知道在做什麼。所以很多時候一些莫名其妙的封禁。」

「比如封freebsd.org封freepascal.org(可能都聯想到freetibet.org),或者把跟法輪功學員研究的GPass八杆子打不著的package.debian.org/zh-cn/lenny/gpass」 列為關鍵詞,都是那些擺弄著IE6的官僚們的頤指氣使,技術人員要是知道了都得氣死。」

文章還表示,GFW的創建者們,大多數是在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麼的情況下,簽訂了保密協議,不少人被中共政治擺弄。

「技術工作者們只關心也只被允許關心如何實現安全,並不能關心安全的定義到底如何。」結果這些人辛苦做的研究,不僅未能造福民生,反而成為「扼殺中國人權」,幫助中共的「納粹幫凶」。

責任編輯:葉梓明

評論
2019-04-01 4: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