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重磅】一文看懂 通俄門調查真相和發展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週四(3月28日)晚間在密歇根州參加「通俄門」調查結束後的首場公開集會活動,現場容納不下熱情選民,很多人在場外看直播螢幕。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週四(3月28日)晚間在密歇根州參加「通俄門」調查結束後的首場公開集會活動,現場容納不下熱情選民,很多人在場外看直播螢幕。(Nicholas Kamm / AFP)

人氣: 538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綜合報導)三月的最後一週,可說是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自2017年1月上任以來心情最愉悅的一個星期。

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前奧巴馬政府情報單位指控俄羅斯黑客入侵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計算機系統,將竊得的文件洩露給維基解密,並稱其目的是為了幫助當時的共和黨候選人川普當選。

在川普擊敗希拉里當選總統後,民主黨陣營持續攻擊俄羅斯試圖影響美國總統大選,並影射川普或與俄羅斯共謀。

川普總統於2017年1月上任,當年5月司法部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任命前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為特別檢察官,專司通俄門調查。調查重點為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以及川普總統是否妨礙司法公正。

3月22日,穆勒提出調查報告,為長達22個月的通俄門調查劃下句點,沒有起訴川普及其家人。

3月24日,美司法部長威廉姆‧巴爾(William Barr)向國會議員提交了調查總結摘要,指出沒有證據顯示川普總統及其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期間與俄羅斯政府「共謀」試圖影響大選,川普亦未犯下妨礙司法公正的罪行。

在獲得清白以及擺脫兩年多的通俄陰影後,川普總統及共和黨人士表示,這原本即是一場反對黨陣營編造出來充滿謊言的鬧劇,必須找出啟動通俄門調查的原因及揪出所有參與者。

他們指出,此等有心人士抹黑及彈劾美國的總統,是叛國罪的行為,必須受到懲罰,以避免未來再有人如此對待美國總統。

本文回顧美國司法部部長總結穆勒報告的摘要、通俄門調查終結後對川普連任及美中貿易談判的影響、川普總統及共和黨人即將展開反制行動,以及通俄調查密檔揭露奧巴馬政府五大祕事。

一、川普未通俄及妨礙司法調查結論重點摘譯

3月24日,巴爾致函給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傑里‧納德勒(Jerry Nadler)等國會議員,總結了調查報告的主要結論。

巴爾在信中說,穆勒已於22日提出《俄羅斯干預2016年總統選舉調查報告》(Report on the Investigation into Russian Interference in the 2016 Presidential Election),根據司法部對該報告的初步檢視,沒有發現川普或他的團隊,在2016年競選活動與俄羅斯「共謀」試圖影響當年的大選。

美司法部長威廉姆‧巴爾(William Barr)。
美司法部長威廉姆‧巴爾(William Barr)。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巴爾的信中說,他仍在檢視報告內容,但是基於公眾利益,先簡要說明穆勒團隊的調查結果及重要結論。

巴爾的信總計四頁,主要分為四大部分,包括調查團隊的工作、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妨礙司法公正、司法部檢視調查報告的現狀。

下面摘要巴爾信函有關「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以及「妨礙司法公正」等兩項調查的重點內容。

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

穆勒將這項調查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對俄羅斯干預2016年大選的調查結果。

針對第一部分,調查報告概述了俄羅斯影響美國大選的行動,並記錄了與俄羅斯政府有關的人士在這些行動中所犯下的罪行。該報告進一步解釋說,調查重點為是否有任何美國人,包括與川普競選活動有關的個人,參與俄羅斯的陰謀以影響選舉,若是,這將構成聯邦犯罪。

穆勒的調查沒有發現川普的競選團隊(活動)或任何與之相關的人士與俄羅斯共謀或協同,以影響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調查報告說:「本調查沒有證據證明川普競選團隊成員在選舉活動中,與俄羅斯政府密謀或協同干預大選。」

通俄門調查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
通俄門調查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Alex Wong/Getty Images)

俄羅斯致力影響美國大選的兩個方法

通過互聯網研究機構傳播虛假信息製造不安

穆勒的調查確認了俄羅斯致力影響2016年大選的兩個主要方法,其一是通過俄羅斯機構「互聯網研究機構」(Internet Research Agency,IRA),在美國進行虛假信息和社交媒體的操作,目的是製造社會不和,最終目的是干擾選舉。

如上所述,儘管穆勒在這部分的調查中起訴了一些俄羅斯公民和實體,但是他沒有發現任何美國人或川普競選團隊官員或成員,在其工作中與IRA共謀或協同。

網絡黑客行動

另一個方法是俄羅斯政府開展網絡黑客行動,旨在收集和傳播信息以影響美國大選。穆勒發現,為俄羅斯政府工作的人員,成功入侵希拉里競選團體和民主黨組織成員的計算機,並從中獲得大量電子郵件,同時通過包括維基解密在內的各種媒介傳播這些材料。

穆勒對一些俄羅斯軍官提出刑事起訴,指控他們涉嫌入侵美國的計算機,試圖影響美國總統選舉。但是如上所述,穆勒並未發現川普的競選活動或與之相關的任何人,在這方面與俄羅斯政府密謀或協調。

第二部分調查:妨礙司法公正

穆勒調查報告的第二部分涉及川普總統的一些行動,調查重點是該等行動是否可能引發妨礙司法的問題。

在進行「徹底的事實調查」後,穆勒根據司法部關於起訴和拒絕決定(不起訴)的準則評估這些行動,最終決定不提出起訴。

因此,穆勒沒有對這些行動是否構成妨礙司法做出結論。相反,穆勒對於每一項相關行動,都在報告中提出了問題(正反)兩面的證據,但是沒有提出解決之道。

針對總統的行動和意圖是否可被視為妨礙司法,穆勒認為要從法律和事實兩方面做出認定是個「困難的問題」。最後,穆勒在報告中指出:「雖然本報告沒有斷定總統犯了罪,但也沒有斷定無罪。」

穆勒決定不在報告中做出結論,只是描述所獲得的事實,由司法部部長根據這些事實,做出是否構成犯罪的決定。

在調查過程中,穆勒辦公室與某些司法部官員就這部分調查進行了討論。在檢視了穆勒對這些問題的最終報告,並且與司法部相關單位的官員討論後,巴爾與副檢察長羅森斯坦做出了結論:「穆勒在調查期間所獲得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總統犯了妨礙司法罪。

「我們做出這項決定並不是基於考慮,也不是根據有關對現任總統起訴及提起刑事訴訟的憲法。

「在做出這一決定時,我們注意到穆勒承認『所得到的證據,並未證明總統犯下參與俄羅斯干預大選的罪行』,以及缺乏總統意圖阻撓司法的證據。

「一般而言,為了獲得及維持阻撓司法的定罪,政府必須在合理懷疑之外證明個人具有腐敗的意圖,並對一項待決或預期的訴訟程序,進行有相當關聯的阻撓行為。

「在我們看來,調查報告說,總統的諸多行動是在公共場合進行的,並不是以腐敗的意圖行事,對相關的待決或預期的訴訟,並未構成阻礙行為。」

其它事項

根據巴爾的信,穆勒的特別檢察長辦公室聘請了19名律師及40名聯邦調查局官員。他們在調查期間,總共採訪了大約500名證人,並向法院申請了2,800多千張傳票,執行了近500份搜查令,獲得了230多份通訊記錄,向外國政府索取了13份證據。穆勒的特别檢察長辦公室通過法院系統和證人面談完成調查。

巴爾在信中寫道,他計劃最大限度地公開穆勒調查報告的內容,但是其中涉及依法應予以保護的內容,包括祕密的大陪審團等,因此司法部需要與特別檢察長徹底檢視報告,依法刪除不能公開的內容後才能公布。

後續

部分民主黨國會議員要求巴爾在4月2日前公開穆勒報告,司法部官員則表示,會在未來幾週內公布。

二、穆勒報告對美中貿易談判和川普連任的影響

在川普總統及其團隊在通俄門調查獲得清白後,專家認為,這將使川普總統大增2020年連任總統的機會,以及在對華貿易談判上處於更有利的地位,促使北京與美方達成協議。

穆勒報告會促使北京與美方達貿易協議

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亞洲區主管邁克爾‧赫爾森(Michael Hirson)在給CNBC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雖然穆勒的調查報告不會改變遊戲規則,但是它會促使北京與川普達成貿易協議。」

「北京仍有紅線,是否會與華府達成協議仍未有定數」,赫爾森說現在看起來反對派人士想要彈劾川普幾無可能,對想要採取拖延戰術的北京來說,這是個警訊。

華府政界分析人士認為,穆勒報告等同為川普總統鋪平了2020年競選連任之路。在這個情況下,北京將無法在美中貿易談判中繼續採取拖延戰術,必須認真地面對川普政府的要求。

「現在的一個問題是,川普是否會認為他現在對北京的談判擁有更多的籌碼,並且在談判中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赫爾森在電子郵件中寫道。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週五(3月29日)在北京結束與中共副總理劉鶴的高級別貿易談判。(NICOLAS ASFOURI/POOL/AFP)

穆勒報告鋪平川普連任之路 專家:中方應重視

經濟學人信息社(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亞洲區域主管鄧肯‧英尼斯克爾(Duncan Innes- Ker)25日在接受CNBC電話採訪時表示,與美中貿易談判相比,穆勒報告沒有引起中國社交媒體的太多注意。

英尼斯克爾指出,儘管如此,中國人必須關注穆勒報告對美中貿易談判的影響,更加重視川普繼續擔任下一屆美國總統的可能性。這意味著中方不能期待川普無法連任後,美國下屆政府會改變對華政策。

三、 川普總統及共和黨人將展開反制行動

美國長達兩年的通俄門調查終結,川普總統及共和黨人均認為應挖掘2016年促成通俄門調查的原因,以及揪出所有參與其中的「叛國者」,將他們繩之以法,以避免未來再有美國總統遭受同樣的恥辱。

川普:要公開密檔文件將真相公諸大眾

3月27日晚間,川普總統在通俄門終結後首次接受媒體專訪。他告訴福克斯新聞主播肖恩・漢尼提(Sean Hannity),打算「深挖」奧巴馬執政時期展開通俄門調查的原因、幕後指使者,以及參與其中的人士,並將這些「叛國者」繩之以法。

川普說,他計劃公開2016年FBI依《外國情報監聽法》申請監聽他競選團隊成員的手令及相關密檔文件。(有關此節,請參見下文)

「我們將深挖原因,這種事永遠不會再發生在美國總統身上了。這對我們國家來說,是一種恥辱和尷尬⋯⋯希望他們(參與者)都會被繩之以法。」川普說。

「我們必須知道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但是我會讓其他人,包括司法部長來做出這個決定」,川普說,「50年或100年後,如果有人想要嘗試做同樣的事情,他們必須知道,在東窗事發時將會面對嚴重的懲罰。」

川普總統還告訴漢尼提說:「有朝一日,德文‧努內斯(Devin Nunes)將被譽為偉大的美國英雄。」

「他們(指支持通俄門調查者)試圖摧毀這個人(努內斯),因為他為好人伸張正義,他說出所有必須揭露的事情,但是大多數人都沒有勇氣去這麼做。」川普繼續說道。

聯邦眾議員努內斯展開大反制 要求司法部進行間諜門調查

來自加州的聯邦眾議員努內斯,在民主黨今年1月重掌眾議院之前,是該院情報委員會主席。2018年2月2日,在獲得川普總統同意後,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公開他所撰寫的通俄門調查備忘錄。當時川普總統讚揚努內斯忍受一切,只為找出民主黨啟動通俄門調查幕後真相所付出的努力。

努內斯27日接受布萊特巴特(Breitbart)新聞網站獨家專訪時表示,他計劃根據過去調查司法部及FBI非法行為所獲得的事證,在下週向司法部提交刑事案件轉介(criminal referral),建議司法部展開「間諜門」(Spygate)刑事調查,罪名包括洩露機密信息。

美國長達兩年的通俄門調查終結,聯邦眾議員德文‧努內斯(Devin Nunes,來自加州,如圖)獲川普(特朗普)總統譽為「偉大的美國英雄」。
美國長達兩年的通俄門調查終結,聯邦眾議員德文‧努內斯(Devin Nunes,來自加州,如圖)獲川普(特朗普)總統譽為「偉大的美國英雄」。 (Mark Wilson/Getty Images)

努內斯表示,他計劃展開調查,目標大約50人,其中有些人從未在國會作證過。

對於穆勒的報告說沒有證據顯示川普總統通俄,努內斯表示,「打從一開始,我們就知道這是一個鬧劇,自從2018年我們的報告公開後,至少有一年了,我一直在這麼說。」

想要查出真相的努內斯說,「這一切都源於一個事實,即我們知道這項調查早在2016年7月底之前就開始了,我們非常有信心,這次調查早在他們告訴我們有這麼回事之前就開始了。」

至於調查是否會延燒到奧巴馬,努內斯說,他會追查到前總統奧巴馬執政時期的白宮高級官員,但是目前尚不清楚奧巴馬是否捲入其中。

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司法部應指派特別檢察官

擔任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的共和黨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25日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現在到了檢視2016總統大選期間,民主黨陣營所作所為的時候,並希望司法部能指定一名特別檢察官,專門負責這項調查。

格雷厄姆說,他將展開調查,以了解奧巴馬政府當時所做的部分決定、希拉里競選團隊的行動、部分反川普總統的聯邦調查局(FBI)官員的作為,以及民主黨陣營一手策劃的通俄密檔真相等。

美國資深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Win McNamee/Getty Images)

他告訴另一方陣營:「過去,你們沒有受到太多的審查,但是現在那個即將到來。」

格雷厄姆表示,他希望前FBI局長科米及前司法部助理副部長布魯斯‧奧爾(Bruce G. Ohr)能提出說明。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點名三位前奧巴馬政府高官

白宮發言人莎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25日在NBC《今日》(Today)節目呼籲國會調查批評川普的人,包括前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前中央情報局局長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FBI前局長科米及其他官員。

美國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桑德斯說:「媒體和民主黨人將川普總統稱為外國政府的代理人,這是等同於叛國的罪行,在這個國家,叛國可以獲判死刑。」

她還說,「我認為民主黨和自由派媒體欠總統以及欠美國人民一個道歉。」

四、通俄調查密檔公開揭露奧巴馬政府五大祕事

通俄調查終束後,川普及共和黨人在決定對民主黨陣營展開反制調查時都提到了一個密檔,以及努內斯眾議員在2018年公開的備忘錄。未來,如果司法部展開調查(可能任命另一位特別檢察官負責),努內斯當年的調查及其所寫的備忘錄將是焦點。

以下是2018年2月2日,在川普總統的同意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公布主席努內斯四頁備忘錄的部分內容(敏感內容遭刪節)。其內容涉及了奧巴馬政府的五大祕事。

該備忘錄主要論及兩大部分,即司法部(DOJ)及聯邦調查局(FBI)向外國情報監聽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簡稱FISC)申請監聽川普團隊的合法性,以及申請監聽美國公民的程序是否正當。

FBI用抺黑川普檔案申請監聽

2016年10月21日,在總統大選期間,DOJ及FBI依據《外國情報監聽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簡稱FISA),向FISC申請手令,監聽川普團隊外交事務顧問佩吉(Carter Page)的對外通訊。

由於佩吉是美國公民,FISA規定,監聽美國公民必須經過數道手續,首先必須取得FBI局長或副局長的同意,接下來應獲得司法部部長、副部長或者國家安全處(National Security Division)助理總檢察官的同意。此外,如果是持續監聽,必須每隔90天重新向FISC申請授權。

FBI及DOJ向FISC共提出一份首次監聽佩吉的申請以及三次更新申請,簽署申請文件的官員包括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和副局長麥卡比(Andrew McCabe),以及DOJ部長耶茨(Sally Yates)、代理副部長伯恩特(Dana Boente)和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在調查通俄門案中發現,DOJ及FBI在四次申請中,並未依FISA的要求,提出有利於佩吉的事實,而是片面地採用一份不利川普團隊的檔案。

備忘錄說,這份檔案係由英國前情報官員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撰寫(以下稱斯蒂爾檔案),幕後贊助者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及希拉里競選團隊,贊助金額總計為16萬美元,中間者是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及福森顧問公司(Fusion GPS)。斯蒂爾本人和FBI有著長期的合作關係。

FBI及DOJ的高層雖然都清楚斯蒂爾檔案和DNC、希拉里競選團隊,以及其他參與者的關聯性,但是在向FISC提出監聽佩吉總計四次的申請文件中,都沒有揭露這層關係。只有在首次申請時提到斯蒂爾和「一名美國人有關」,但是沒有提及福森公司及其創辦人辛普森(Glenn Simpson),也沒有說福森公司接受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委託,請蒂斯爾撰寫該檔案。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則是DNC的代表律師。

FBI及DOJ申請監聽的文件,更沒有提及FBI也委託斯蒂爾進行對川普團隊有無通俄的類似研究。

DOJ及FBI隱瞞斯蒂爾和媒體接觸事實

另外,DOJ及FBI在向FISC申請監聽佩吉時,提到了2016年9月23日的一則雅虎新聞,撰寫者為Mike Isikoff,內容是佩吉2016年7月到訪俄羅斯。這則新聞沒有引述斯蒂爾檔案,因為消息來源是斯蒂爾本人。

DOJ及FBI在申請文件中陳述斯蒂爾並未提供信息給雅虎新聞。然而,根據英國法庭文件,斯蒂爾承認,2016年9月,他依福森公司的指示,和雅虎新聞及其它媒體的人士會面。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也知道斯蒂爾和媒體接觸,因其在2016年,和斯蒂爾及福森公司在華府開會,討論和媒體接觸的事。

2016年10月30日,《瓊斯母親》(Mother Jones)雜誌報導,斯蒂爾透露他和FBI的關係後,FBI中斷和斯蒂爾的合作。

備忘錄說,FBI應該在2016年9月斯蒂爾和雅虎新聞及其它媒體接觸時,就中止和他的合作。

隱瞞斯蒂爾對川普有偏見的事實

即使在被FBI中止合作關係後,斯蒂爾仍和DOJ助理副部長布魯斯.奧爾(Bruce G. Ohr)有所接觸。在2016年總統大選後,FBI開始調查奧爾和斯蒂爾間的通訊,發現2016年9月,斯蒂爾向奧爾承認,他迫切地希望川普不要當選,以及不喜歡他當總統。

顯而易見,奧爾當時即已知道斯蒂爾對川普有偏見,但DOJ及FBI在申請監聽文件中都沒有提到這個。

在此期間,奧爾的夫人受僱於福森公司,協助攻擊川普的研究。奧爾將她的研究送到FBI,研究的幕後金主是DNC及希拉里競選團隊。

FBI及DOJ在向FISC申請監聽的文件中,隻字未提奧爾和斯蒂爾及福森公司的關係。

斯蒂爾檔案未經證實

FBI反情報小組主任普里斯坦帕(Bill Priestap)表示,在申請監聽當時,斯蒂爾檔案內容的真實性並不充分。FBI中止和斯蒂爾的合作關係後,FBI內部一個獨立小組完成一份報告,評估斯蒂爾檔案僅極少部分是真實的。然而,FBI前局長科米2017年1月在向川普做簡報時,仍提及斯蒂爾檔案。但是在2017年6月,科米在參議院作證時說,這份檔案的內容是「醜惡及未經證實的」。

DOJ及FBI運用了斯蒂爾檔案,但卻刻意忽視或隱匿其幕後反川普的金主及其動機。

2017年12月,前FBI副局長麥卡比在參議院作證時說,沒有斯蒂爾檔案,就拿不到FISC同意監聽的手令。

申請監聽案外案 FBI內部的反川普運動

在申請監聽佩吉的文件中提到了川普競選團隊的外交顧問巴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FBI特工彼得.斯佐克(Peter Strzok)在2016年7月底展開對巴帕多普洛斯的調查。

斯佐克和其情人、FBI律師佩吉(Lisa Page)在總統大選期間的通訊顯示兩人反對川普、支持希拉里,相互討論希拉里電郵門調查、安排把信息洩露給媒體,以及和麥卡比開會討論讓川普無法當選的「保險」(insurance)政策。#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3-31 7: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