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兩會期間遭打壓 上海女訪民欲以死抗爭

兩會維穩空前 上海女訪民欲自焚抗爭

上海訪民徐佩玲20年冤情得不到解決,兩會期間,她再次遭到當局警告不許進京。徐佩玲表示決心以死抗爭中共的迫害。(本人提供)

人氣: 25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今年中共兩會維穩異常嚴格,引發各地訪民的激烈抗爭。其中,20年冤情未得到解決的上海訪民徐佩玲近日再次遭到當局警告不許進京。徐佩玲表示,再不給解決,將以自焚抗議,向全世界控訴(中共)的罪惡。

徐佩玲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我是真這麼想的。曾經有醫生告訴我,我最多活20年,今年正好是第20年,所以我也不怕了,生命沒幾天的,要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

她在控訴信中寫道:「如果再不給我解決,難道一定要逼我到衛生局門口自焚以示抗議嗎?用我最後的殘生向全世界控訴它們的罪惡……」

用生命控訴

徐佩玲於1999年4月30日,因膽結石在上海中醫大學附屬曙光醫院做了膽囊切除手術,醫生失誤剪斷了她的膽總管,險些丟命,次年,醫院又做了補救手術,醫生將其左右肝管各一剪二接在大腸上,但造成了嚴重的後遺症,人殘疾了。當時醫生告訴徐佩玲,最多還有20年生存機會。

上海訪民徐佩玲。(本人提供)

在隨後近20年的維權中,曙光醫院、徐匯區衛生局、盧灣區法院、盧灣區檢察院等部門相互推諉,在鑑定機構已做出三級傷殘、醫院負全責的情況下,仍未給予徐佩玲合理的賠償。不僅如此,徐佩玲還多次被刑拘,2014年,她被判刑八個月。

「如果他們一定要讓我絕望,我又何必吝嗇我最後幾天的生命,我只能用我的死向全世界暴露他們的罪惡。」「但我不清楚我應該選擇在衛生局門口還是選擇在法院門口,或者選擇在人民廣場。」徐佩玲表示,自己真的是這麼想的。

「希望(共產黨)垮台越快越好,早一天好一天,它們必須滅亡,它們的存在是人民的災難。」

徐佩玲表示,已於3月6日,給上海市市長應勇發出公開信,看他們怎麼解決。

陜西訪民遭打壓 街道發紅包抓人

陜西咸陽市渭城區渭城街道社區訪民王小琴一家人,因冤情造成一死兩殘而堅持上訪,十多年來,她們家被當地列為重點維穩對象,以陝西省公安廳為首的各級政府對他們長年暴力維穩。

王小琴對記者說,今年兩會前半個月左右,她就早早地離家,去外地躲避維穩人員的騷擾。一個女子孤身在外,打零工收入不固定,節衣縮食,東躲西藏,很艱難。

3月1日,她得到當地朋友的消息說,區委負責人找到與她同社區的一居民,打聽王小琴的下落,並說如果幫助找到她,就發紅包。

小琴氣憤地說:「我被逼得有家不能歸,這是要懸賞抓我啊。」

今年1月27日,陜西省在西安市開兩會期間,王小琴無辜遭到渭城街道辦事處維穩打手國榮暴打,造成其眼鏡被摔碎,左眼充血,頭疼,全身酸疼,王小琴報警無果。

廣西李燕軍被口頭傳喚

兩會前,2月28日上午9時許,廣西南寧仙葫派出所黃姓副所長及綜治辦(綜合治理)的陸勇到李燕軍家裡,禁止他進京,稱如果去就帶去派出所調查。下午3時許,李燕軍出門時,被以養狗不辦證為由(拴養了一條小狗)傳喚到派出所。

「穩定就能壓倒一切了?綜治辦以及公安又可以無法無天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了?我沒有配合訊問,也沒有在筆錄上簽字。」「要把他們這些醜陋的東西讓外界知道,公布出去。」李燕軍說。

李燕軍表示:「他們越來越維持不下去了,我周邊的村子都在招保安,四五十歲的人都在做這個事情,專門用來維穩,就像看著陳光誠一樣看著我。」「現在就像周永康那時候維穩,得要多少經費啊?世界上、歷史上有哪個國家有這樣的維穩?」

李燕軍早年只是一名因農地遭發展商污染而維權的訪民,後來他參與了聲援黑龍江慶安徐純合被警察開槍打死的聲援活動,「鄭州十君子」聲援團,聲援建三江等活動,被多次抓捕遭受酷刑毒打。2015年6月15日,他與其它十名聲援團人員在濰坊被捕,遭超期羈押兩年半,期間遭警察毆打身體致殘。目前,他被南寧當局禁止出境。

「要改變這個體制,每個人才不會受到迫害。」李燕軍說。#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9-03-06 1: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