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抗生素使用危機四起 雞鴨牛魚全淪陷

中國是抗生素濫用最嚴重的國家。世界衛生組織曾發表文章表示,中國濫用抗生素,2050年後或致每年百萬人早死。圖為藥店中羅列的抗生素藥品。 (Joe Raedle/Getty Images)
人氣: 776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中國抗生素濫用最嚴重的國家。此前有報告稱,中國人每年使用近8萬噸抗生素,動物則更多;抗生素又通過各種方式進入水、土中,致使中國人飯桌上的雞、鴨、豬、牛、魚全部淪陷,循環後,再一次危及人體。

濫用抗生素不僅可以直接損害人體器官,導致二重感染,還能產生耐藥性超級細菌,使一些疾病無藥可治

2010年新京報曾報導,當年10月26日,寧夏兩名兒童就被檢出帶有一種耐藥基因——超級細菌NDM-1。此基因還可以生成一種β-內醯胺酶。該酶可以水解臨床應用最廣泛的抗菌藥物,「刀槍不入」,因而被稱為超級細菌。

2010年11月,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刊文稱,廣州市婦嬰醫院曾在搶救一名體重僅650克、25週的早產兒時,使用抗生素頭孢一代、二代、三代、四代均無效,又使用「頂級抗生素」——泰能、馬斯平、復興達,仍舊無效。

報導稱,新生兒對這7種抗生素產生耐藥性,或是來自新生兒母親。因為孕婦吃了大量抗生素殘留肉蛋禽後,很可能將這些抗生素攝入。

2015年4月,中共喉舌央視新聞報導稱,當年復旦大學的研究報告顯示,江蘇、浙江、上海1,000多名8到11歲在校兒童的尿液檢測中,有近6成的兒童尿液含有抗生素,四分之一檢出超過兩種抗生素,有些甚至有6種抗生素。

一般只限於畜禽使用的抗生素恩諾沙星、泰樂菌素等,也從這些兒童的檢測結果中發現。

時任衛生部合理用藥專家委員會委員肖永紅教授稱,此問題嚴重,因為健康的兒童不應被檢出抗生素。

中國濫用抗生素及其危害

陸媒界面新聞2015年6月17日報導稱,時任中國科學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研究員應光國說,「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抗生素生產國和使用國」。

當年,應和國的抗生素研究項目課題組,公布了他們近10年的研究,即首份中國抗生素使用量與排放量清單。該研究選取了36種常見抗生素,進行深入排放清單與多介質模擬研究。

清單顯示,2013年中國生產抗生素24.8萬噸,總使用量約為16.2萬噸。其中52%(約84,240噸)直接用於養殖業,而這部分抗生素可能最終吃進人的胃裡;48%(約77,760噸)直接用於人用抗生素。

該研究結果指出,中國每千人抗生素日使用量是英國的5.7倍,是美國的5.5倍之多,使用量占世界的一半左右。

報導說,濫用抗生素導致的耐藥性越來越嚴重。英國研究數據顯示,中國每年有超過8萬人因耐藥性死亡;而英國抗菌藥物耐藥評估委員會預估,若無法應對耐藥菌,到2050年,將有100萬中國人因此死亡。

應光國稱,若病原菌也耐藥的話,再生病就無藥可治了。

每年中國至少有8萬人因服用抗生素死亡。(大紀元資料室)

2015年6月,廣東中山大學藥學院藥物化學研究所教授黎星術,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抗生素在人體中被濫用的主要原因,一是病人希望用藥後儘快見效,而抗生素療效顯著;再有大陸存在「以藥養醫」的情況,但最大原因還是醫生用藥引起的。

「醫生為了提成,儘可能地給患者開好藥,開價錢貴一點的藥,廉價藥不願意開,這已經是公開的祕密了。」黎星術說。

2010年11月,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曾刊文稱,中國社會科學院中醫藥事業國情調研組發現,大陸中小養殖戶不僅大量使用有嚴重毒副作用的淘汰類別的抗生素,還將人類正在試用的某些抗生素也已經用於畜禽魚類的養殖中。「許多畜禽魚不是病死的,而是過量用藥致死。」

文章稱,含有抗生素殘留的動物食品,被人類食用後,即使是微量,也可能使人體出現蕁麻疹或過敏性等症狀;若被長期食用,人體的耐藥性會增強,如若患病,很可能就無藥可治。

抗生素排放至環境 再次危害人體

在中國,抗生素不僅直接被人體、養殖動物「食用」,還通過人與動物的排泄物,生活污水,醫療廢水以及動物飼料和水產養殖廢水等方式排放至環境(水、土)中。

而環境中的抗生素又會通過各種方式再次進入人體,比如食用了含有抗生素的水、有抗生素殘留的肉類和蔬菜等。

羊城晚報2015年6月報導稱,2014年5月,華東理工大學等機構發表的研究報告中顯示,中國地表水中含有68種抗生素。世界衛生組織也曾多次警告中共,若不控制中國的抗生素濫用,將會害了全世界。

報導說,2015年中國科學院研究員應光國團隊給出的報告指出,中國珠江、長江、黃河、海河、遼河等58條主要河流均檢出抗生素殘留,北方的海河、南方的珠江流域抗生素濃度值最高,年平均超過79.3千克/平方米;總體而言,中國東部流域的抗生素排放量密度是西部的6倍以上。

珠江廣州段。(Getty Images)

與國外相比,中國河流總體抗生素濃度較高,測量濃度最高達7560納克/升,平均也有303納克/升。而意大利僅9納克/升,美國120納克/升,德國20納克/升。

應光國還表示,廣東是養殖大省,雞、豬、水產養殖均發達,尤其是水產,廣東魚塘在全國最多,因此珠江流域抗生素使用量、排放量大,排放密度高。

2015年4月,中共喉舌央視新聞報導稱,時任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水業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付濤表示,畜禽養殖戶為了防止集中養殖的畜禽不生病,大量使用抗生素,而這些動物飼料、排泄物排出去進入天然水體,地下水體。

報導說,復旦大學的報告指出,抗生素被機體吸收後,絕大部分會按原形通過糞便和尿液直接排出體外,進而污染土壤和水體等環境介質。

環境中殘留的抗生素又會通過生物鏈,再次對人體和其它生物體造成潛在危害。廣州市飼料行業協會常務副會長馮定遠曾向媒體表示:「這是一種惡性循環。」

雞鴨兔魚等動物均被使用抗生素

中國抗生素濫用的情況,在養殖業非常廣泛。

2015年5月6日,齊魯網報導稱,據山東廣播電視台生活頻道《生活幫》報導,有些養豬場,防止豬得病,會餵些像土黴素、頭孢、阿莫西林一類的抗生素。

一位養了6年豬的飼養員表示,小豬出生3天後,就被注射土黴素。養殖戶通過使用抗生素來給豬防病,是養豬行業公開的祕密。

有些獸藥店為了賺錢,把標有「獸用處方藥」字樣的抗生素直接賣給普通養殖戶,例如抗生素「氧氟沙星注射液」。

2015年6月,羊城晚報報導,肇慶市蓮花鎮大步村生豬養殖戶老廖說,千把頭豬的養殖,一年用抗生素等各種獸藥花費就達50萬元。

這些養殖戶日常大量使用的抗生素包括:江西雙實藥業的鹽酸林可黴素注射液、山西芮城科龍獸藥生產的硫酸慶大黴素、廣東湛江製藥的麗高黴素(處方藥)、成都中牧地塞米松磷酸鈉注射液、天津藥業集團鹽酸腎上腺素注射液、硫酸卡納黴素注射液。

雞的示意圖。(Paolobon140/Wikimedia Commons)

報導稱,應光國所在的中科院團隊,在對廣東、廣西、湖南的豬場、雞場、鴨場進行檢測後,發現這些養殖業使用了不同的抗生素。其中,豬糞中的抗生素濃度最高,為四環素5.6毫克/千克;雞鴨糞中多種抗生素濃度最高的是6.11毫克/千克。

報導說,2014年4月,該團隊從中山三角鎮的魚塘水體中檢出磺胺嘧啶、磺胺二甲嘧啶等8種抗生素。

另外,奶牛、廣東人愛吃的走地雞等也被使用了抗生素。

2017年3月15日,陸媒經濟觀察網報導稱,在獺兔養殖中抗生素被濫用。如江蘇遠方中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產的「造肉一號」、山東省成武旺泰飼料有限公司生產的「速肥肽」、鄭州百瑞動物藥業公司的主打產品「厚祺崢重」、河南漯河宇信科技有限公司的主打產品「日長三斤」等。

這些飼料企業偷梁換柱,在飼料中非法添加各種違禁藥,如硫酸新黴素、磺胺喹噁啉等抗生素。#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3-08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