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各界人士同聲反對修訂引渡條例

3月31日上街反對政府強推修訂《逃犯條例》的市民,有政界名人、專業人士,也有一般市民大眾和學生。(蔡雯文/大紀元)

人氣: 11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香港報導)3月31日上街遊行反對香港政府強推修訂《逃犯條例》的民眾,有政界名人、專業人士,也有普通市民和學生。他們都同聲反對當局借修例製造白色恐怖,並批評當局所謂會「保障人權」是騙局。

成名:傳媒工作者很危險

科大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指,一旦修訂《逃犯條例》通過,對傳媒工作者而言很危險,「程翔因他曾經批評過共產黨,已經幫台灣通訊社寫一些文章,就被人『砌生豬肉』,就說他是台灣的間諜,就關了幾年⋯⋯可能將來大眾純粹在網上將一個批評共產黨的傳聞用媒體傳出去,都可以中招的,可以被引渡。」

而對整個傳媒界而言,記者面臨被秋後算賬押回大陸,「自我審查可能會加劇,連帶新聞自由質素再下降,其實很多地方的經驗、跨國研究都指出,新聞自由越差,外國的直接投資就會下降,所以不單止說香港金融中心越來越難保,直接投資也會進一步萎縮。」

法政匯思:「保障人權」是騙人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指出修訂《逃犯條例》草案當中的問題。(蔡雯文/大紀元)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指出修訂《逃犯條例》草案當中的問題,一是香港立法會的把關角色被移走;二是香港法院角色被動,「換言之它依然只會看由外地提交的證據,是否達到表面證據成立,然後去移交一個逃犯的。另一方面,在這個草案裏邊,也都沒有增加任何權力給法庭審視第二個司法管轄區會不會有一個公平的審訊的。」李指港府所稱的「草案只會有更大人權保障」是騙人的。

黃之鋒:以抗爭拉倒引渡條例

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強調拉倒逃犯條例不單要靠議會內民主派的議員,更加需要每一位港人的支持。(蔡雯文/大紀元)

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強調拉倒逃犯條例不單要靠議會內民主派的議員,更加需要每一位港人的支持。他透露香港眾志之前曾接連突襲政府官員要求撤回逃犯條例,未來還會有進一步行動,「香港眾志會有更加多的街頭抗爭,我很希望不只我們一班學生或者年青人,更加有在場的每一位,我們在未來的3個月,在暑期之前,我們一起拉倒逃犯條例。讓政府面對民意,李家超必須『跪低』。」

陳伯:中共講大話恐懼垮台

已退休的70歲張伯強調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蔡雯文/大紀元)

已退休的70歲張伯強調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如果它被通過,隨便可以拉人,莫須有的罪名都可以。」他強調不信中共司法制度,「它(中共政權)由頭到尾都是騙回來的,它一日不講大話,共產黨就倒台。所以它那些維穩費還多過軍費,這樣來打壓。」他認為中共近來大力箝制港人源於恐懼,「它非常怕,非常恐懼,你講幾句說一下,它都說你煽動顛覆……因為它自己心虛嘛,做事不得人心,人家一講它就心虛。」

吳先生:可強加罪名事態嚴重

正在就讀VTC職業學校的吳先生認為,今次逃犯條例修訂很嚴重,「就算普通一個平民,它都可以強行加一些罪名給你,例如經濟犯罪等等。(蔡雯文/大紀元)

正在就讀VTC職業學校的吳先生認為,今次逃犯條例修訂很嚴重,「就算普通一個平民,它都可以強行加一些罪名給你,例如經濟犯罪等等。明明根本沒有這個罪行,但它硬塞到你身上,然後叫你坐牢。」他表明不信中共司法制度,又認為中共加強控制香港,是出於恐懼其政權被推翻。

中大學生:上街發聲拒白色恐怖

中大社工系有6名學生出來參加遊行。(蔡雯文/大紀元)

中大社工系有6名學生出來參加遊行。周同學說:「我們是反對修訂這個引渡條例的,因為如果它修訂了,對於我們香港人的人權沒有保障,因為內地司法制度和是否有公平審訊都是令人存疑的。」她認為法例通過會製造白色恐怖,「因為對於我們的言論自由或者其它方面都沒有保障,我們講一些敏感的議題都可能會被人引渡回中國大陸。」

劉同學則表示:「我們覺得自由慢慢收窄的時候,都看到可能它希望進一步控制香港……你說會不會怕有一日都會變成好似大陸這樣,都不排除這樣的可能性。不要說50年,10年之後的香港其實都不知會發生甚麼事。所以都是做到多少得多少,趁還有權可以發聲的時候,都希望可以做多少少。」他透露周圍仍有不少同學不是很積極參與,希望今次上街能鼓勵更多人一起發聲。

袁小姐:通過修例將衝擊樓市

拿著黃傘上街的袁小姐表示,港人一向不信大陸司法制度。(蔡雯文/大紀元)

拿著黃傘上街的袁小姐表示,港人一向不信大陸司法制度,「中國在全世界來說,一向是沒有司法制度的,他們只有權貴制度,他們利用法律這個工具,來剝削、打劫和搶掠。」她強調香港「一國兩制」根本不需要中國的法律。

她相信一旦條例通過,受到最大的衝擊是香港樓市,「無論是商界也好,或者香港一般的中產也好,如果有這條條例,其實不走不可以的,所以房地產一定會首當其衝。當然股市這些投資者都走了,你說股市還可以怎樣繼續呢?」不過她認為屆時最受衝擊的不是香港人,而是在港擁有重大利益的中共政權。

她認為當局強推修例凸顯政權的恐懼,「政權不恐懼,根本不需要那麼多條例⋯⋯它因為每一日的工作就是與民為敵,當它的製造敵人越多的時候,它的恐懼就會越大。」她又說,不少港人因為連串事件覺得醒覺運動陷於低潮,好像沒用了。但她強調站出來發聲是有用的。

香港基督徒社關團契劉志雄牧師等人戴著囚犯的道具上街,他希望港人關注逃犯條例修改:「是非常嚴重的事情。你這樣修改之後,引渡香港人回大陸受審,大陸法治都是潛在很大的問題,人權都是很大的問題,這個不是一個法治的地方,經過法例修訂之後引渡回大陸,會製造很多冤獄。大陸可以用很多不同的理由,引渡人回去受審,好似過往桂民海,都是說他犯了交通條例,引渡(綁架)回去。」

他也認為後果比23條嚴重:「其實比二十三條都嚴重。因為二十三條始終都是香港做審訊,入香港監獄。但如果你開了逃犯條例之後,回大陸審訊可能你坐大陸的監,可能更加可怕。所以希望市民一定關注這件事,起來反對。」

劉志雄認為中共對港人的箝制皆出於恐懼:「肯定是一個政權的恐懼,所以它的維穩費比軍費還高,反而它最怕的是人民,它管治很多問題,它怕人民作反反對,所以它要那麼多的維穩費,那麼多嚴刑峻法的控制在當中。」

他又說中共政局不穩定:「我想中共最大的問題是它沒有一個合理方式去處理內部權力的鬥爭的問題,如果你是一個民主機制,可能有不同派系,透過民主選舉來解決鬥爭的問題,反而這個是文明的做法。如果不是的話,可能真的透過赤裸裸的權力鬥爭來解決內部的派系的矛盾,到最後這種矛盾都會影響全國人民。」◇#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