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使館干涉丹麥文化活動 媒體人曝光三實例

丹麥廣播電台24/7(Radio 24syv)調查記者托馬斯•福歐特(Thomas Foght)作為嘉賓參加此次研討會,並向來賓介紹了他在做媒體調查過程中,三個涉及中共駐哥本哈根大使館對丹麥文化機構和文化活動施壓的行徑。(Tobias/大紀元)

人氣: 29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丹麥報導)多年來,中共對西方國家政壇、社會和文化藝術活動的各種不正常干涉和滲透,早已引起各國的警覺和反制。最近,丹麥媒體的一名調查記者用三個實例,再次曝光中共駐外使領館干涉西方國家自由的行徑。

4月4日,在丹麥國會大廈裡舉行了一場特殊的主題研討會。與會專家學者和政治人物紛紛揭露中共駐丹麥大使館在丹麥的國土上做出的種種違反丹麥價值、違反人權的壓迫行為。

丹麥廣播電台24/7(Radio 24syv)調查記者托馬斯‧福歐特(Thomas Foght)作為嘉賓參加此次研討會,並向來賓介紹了他在做媒體調查過程中,三個涉及中共駐哥本哈根大使館對丹麥文化機構和文化活動施壓的行徑。

中共施壓皇家劇院:不許神韻演出租用設施

福歐特講述的第一個故事涉及丹麥文化藝術界的最高機構——丹麥皇家劇院(Det Kongelige Teater)。他說:「丹麥皇家劇院在2017年夏天快結束時受到了來自中共大使館的施壓,施壓原因是為了阻擋『神韻晚會』在皇家劇院上演。」

福歐特在演講中指出,皇家劇院已經連續多年拒絕神韻演出租用其劇院設施。作為一位媒體人,他對此非常好奇,他想知道,當皇家劇院接到租劇院的請求後,劇院內部管理層是如何討論並決策的。

他說:「我記得大概是在2017年的聖誕節後,我收到了很多資料,大概有兩三百頁,關於神韻這幾十年來申請使用劇院場地的信息。我決定坐下來好好看看劇院送來的資料。我對此並沒有抱太大希望,因為通常一些有用的信息往往會被編輯標黑。但我還是開始仔細閱讀這些資料。突然我看到了這樣的一小段文字。」

福歐特表示,他看到的這段文字是劇院在與文化部就神韻在過去多年來申請場地郵件來往中出現的。

他表示對這段文字的最後一句非常驚訝,並朗讀道:「在會議結束時,他們(中共官員)想知道我們是否正在與神韻溝通,並指示我們不能允許他們(神韻)租用我們的設施。」

這是福歐特第一次看到中共施壓的證據,因為之前劇院都是以藝術水平為由拒絕神韻,他說:「這是第一個我能揭示的例子:這證明神韻聯繫到了劇院,第一次證明中共大使館的代表事實上對劇院施加了壓力,不讓神韻使用劇院設施。」

哥本哈根紀錄片節播放有關「中國」影片 受到壓力

福歐特關於中共施壓皇家劇院的報導曝光後,引起各大媒體的關注,來自政黨紅綠聯盟(Enhedslisten)的政治家孫恩‧孫德高(Søren Søndergaard)詢問了丹麥文化部,是否有其它例子顯示有來自中共的壓力。

文化部表示,2013年的哥本哈根紀錄片節(CPH:DOX)遭到中共施壓。

於是,福歐特又開始了調查詢問的工作,並再次收到很多資料,他也再次曝光了中共的施壓行徑。他說:「2013年的哥本哈根紀錄片節關注點是中國影片,特別是對中共政權不滿的紀錄片。我所看到的第一個施壓證據,是中共大使館發給哥本哈根紀錄片節總裁的郵件。」

福歐特將這封郵件展示在研討會現場的投影屏幕上,他說:「(中共大使館)郵件中說:『我們知道你們今年的主題是『中國』,這讓我們很擔心,我們希望與你們的主管見面。』這事發生在紀錄片節開幕前幾週,而這只是開始,此後壓力就開始加強。」

福歐特介紹,一開始中共大使館只是對要播放的紀錄片表示「擔心」,它們認為紀錄片節組委會沒有那些電影的播放許可。但組委會回覆,他們獲得了播放許可證,並準備按計劃播放。

但中共並不就此收斂,紀錄片節總裁接著收到了很多來自中共大使館的郵件,以至於無法承受這樣的壓力,並要求丹麥的文化部、外交部介入。因為中共大使館開始威脅,如果繼續播放這些影片,將取消中丹的貿易合同、取消(丹麥)女王訪問中國等。

福歐特在調查中找到了紀錄片節的總裁拉斯‧赫爾曼(Lars Hermann),他告訴福歐特:「我很清晰地感到這是來自中共的威脅,而且牽扯到整個丹中關係,包括商貿、政治、合作等一切。」

哥本哈根政府遭施壓:拿下西藏標誌

熟悉了中共施壓方式的福歐特隨後又發現,在2017年秋,哥本哈根市政府在一次活動中向中共的壓力低頭。

他介紹,這是中共大使館和市長一起參加的一次「植樹活動」,因為中共送給哥本哈根市一些特殊的中國樹木作為禮物,需要種植在東橋(Østerbro)的一個特殊區域。

參加活動的一位名叫瑪麗亞‧阿斯穆森(Marie Asmussen)女士當時在圍巾上貼了一面小藏旗。當中共使館人員發現後,要求市政府官員讓阿斯穆森拿下小旗,否則大使將離開現場。阿斯穆森不想讓活動取消,所以她取下了藏旗,活動按原計劃進行。

當福歐特後來在查閱政府官員內部文檔時發現了對這一事件的記載。

媒體人解釋為何要調查中共在丹麥的行為

中共在丹麥的土地上還做了什麼?福歐特在會後接受採訪時表示,在研討會上他聽到了更多的實例,也聽到了很好的觀點,這給他今後的工作有很大的啟發。

他特別指出,格陵蘭作家的觀點引起了他強烈的興趣,他說:「我覺得丹麥格陵蘭作家納雅‧綠恩娥(Nauja Lynge)對格陵蘭問題的觀點很吸引人,作為記者來說,我覺得這個角度很吸引人,而我也要好好想想,自己是否可以做一些詢問和調查,看看中共在格陵蘭有什麼行為或影響。」

綠恩娥是丹麥格陵蘭島作家、講師、《日德蘭郵報》(Jyllands Posten)的博主,她對格陵蘭的未來表示擔心,並呼籲丹麥王國發揮更大的作用,共同抵制中共的外來侵襲。她說:「問題是,中共稱自己為近北極國家,這不是超現實了嗎?接下來會怎麼樣?我想,可能接下來它們(中共)會說,它們(中共)才是真正的格陵蘭人!」

在調查中共的過程中,福歐特並不忌諱主動與中共大使館聯繫,但每次都石沉大海,偶爾也會泛起一點波浪。他說:「我在寫文章時,只要有涉及中共大使館的,如果我希望得到它們的看法,或採訪它們,我都會去找它們,但它們都沒有反饋,也沒有表示過接受採訪。但它們給我寫過郵件,說它們對於我找到它們感到非常擔心,它們不喜歡我嘗試著抹黑中國(中共),它們在郵件中這樣寫。當然我沒有任何想抹黑任何人的意思,只是擺事實而已。但我並沒有感受到任何壓力。」

談到對調查中共行為的動力時,福歐特說:「我覺得我發現了中共和丹麥之間很有趣的碰撞點。丹麥是一個民主國家,我們對我們的基本人權很關注,然後我們要與中共這個專制政權合作,它們沒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等。那麼丹麥在與一個對生命、權利、民主沒有相同看法的國家合作時怎麼來關注人權呢?這是我想知道的。」

調查了中共在丹麥的所作所為後,福歐特認為,在他看來,中共對丹麥施加的壓力一目了然,而這也將成為他繼續深入調查中共的動力。

托馬斯‧福歐特(Thomas Foght)是丹麥廣播電台24/7(Radio 24syv)調查記者,他在對引起丹麥各界關注的「丹麥警察違憲案」的調查中,他發現原來是中共在幕後操縱一切,因此做了一套廣播系列節目「中共在幕後」(Kina i Kulissen)。他因此獲得2018年丹麥媒體聯合會頒發的克里斯汀戴爾紀念獎(Kristian Dahls Mindelegat)。#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4-11 9: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