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可心:從清華教授被學生舉報說起

人氣: 24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5日訊】近期,繼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之後,另一清華大學教授呂嘉再次因言獲罪。一名清華大學學生向校紀委上交了一封名為《霧霾天氣可能緩解》的舉報信。舉報者認為呂嘉「鼓吹宗教文化」涉嫌「反黨違憲」,並且他「熱切盼望上級機關儘快對呂嘉老師進行監督檢查,逐步掃除思政課上的牛鬼蛇神。」

學生以「掃除牛鬼蛇神」「掃除毒草」為名舉報老師並以此為豪,這一現象讓人不禁想起了「告密風」盛行的文革時期。現在中國有的學生就如同21世紀的紅衛兵

中共「文化大革命」,簡稱文革,是一場於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期間由毛澤東發動和領導的政治運動。文革本是中共內部爭權奪利的政治鬥爭,卻演變成了一場「全民運動」。因其時間長達十年之久,文革被人們稱為「十年動亂」、「十年浩劫」。文革帶來的災難,不僅是數百萬人的喪生,中國經濟的崩潰,更嚴重的是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徹底破壞。文革摧毀了中華民族維護道德的基石,導致了中國社會道德的大淪喪,一直影響到今天,這才是文革真正可怕之處。在中共的教唆下,人們瘋狂的破四舊、砸寺院、毀道觀、推佛像、燒古籍,無數珍貴文物、藝術精品、典籍史料被付之一炬,無數古蹟被毀滅的無影無蹤,死人的墳墓都沒被放過。文革是中國人人性惡的一面的一次集體大爆發。在中共黨文化鬥爭哲學的邪惡推手下,人們失去了傳統道德和良知理性的約束,人性被扭曲。同時中共運用各種宣傳手段—紅袖章、紅標語、紅海洋、忠字舞、大喇叭、大字報等等,鼓動人們以革命的名義,無所顧忌的幹著一切壞事。全民瘋狂、全民犯罪,人人推波助瀾。多部文革回憶錄記載,那時中國人極端的思想和行為觸目驚心,那種完全瘋狂的表現是有正常思維的人不可想像的:中共治下的世界禮儀之邦的中國人能夠被扭曲。

據史料記載,紅衛兵曾是毛澤東推行文革的主力。毛澤東利用人民對他的盲目崇拜,向政治對手示威,欲從精神上壓垮對方,然後任意宰割。毛澤東利用謊言和欺騙,得到了人民的擁護,然後驅使人民,為其個人邪惡目地賣命。

毛澤東曾站在天安門城樓上,面對山呼海嘯般的口號聲,接受紅衛兵的朝奉,頻頻揮手,發出了一道指令:「揪走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

「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砸爛舊世界,建設新中國!」「將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這些「紅衛兵」領取毛澤東的旨意後,奔赴全國各地,以狂熱的革命熱情,開始了史無前例的大破壞。這些昨日課堂裡謙恭的學生,家長膝下溫順的孩子,轉眼間就變成了無惡不作的暴徒。他們揪走資派,斗地富反壞右,破四舊,幹得興高采烈,得心應手。他們可以把昔日的老師用皮鞭抽死,把無辜的人關在黑屋裡餓死;在所謂的地主婆身上跳忠字舞,將她們活活的踩死;將地、富、反、壞、右的「狗崽子」活活摔死、砍死……他們做著這一切最邪惡的事情,沒有一絲不安和愧疚,反而認為這一切都是最正義的,是革命行動。他們從中共邪惡的教唆中為自己的罪行找依據,尋安慰,「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繪畫繡花,不是溫良恭儉讓,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行動」,「對敵人的同情就是對革命事業的犯罪」,因此而心安理得。他們把自己的犯罪理解為革命行為,是革命性的表現,因此爭先恐後,誰最殘忍就是最革命。革命本來就是殺人的代名詞,這件最恐怖的事情,在中共的宣傳中,卻變成了一件最崇高、正義、富有詩意的事情,也成了這些年輕人最嚮往憧憬的理想。在中共黨文化灌輸下長大的年輕人,用中共的標準來衡量一切,間接淪落為中共的殺人工具,反而認為自己最聰明、最正確,是正義的。他們認為人性是資產階級思想,是軟弱的表現,他們要的是最徹底的革命性。

但是這些紅衛兵們很快就自食其果,受到了懲罰遭到了報應。

在打倒了走資派,鬥垮了地、富、反、壞、右,砸爛了四舊後,這些造反派失去了鬥爭目標。於是,他們開始了內訌。為了爭權奪利,「保衛勝利果實」;也為了標榜自己是最正確、最革命的團體,各個造反派組織大打出手,開始了一場大混戰,「文攻武衛」,全面武鬥,其殘酷和慘烈不亞於國共內戰。在持續近三年的武鬥中,多少人喪生?官方至今仍諱莫如深。有學者估算武鬥死者約有二至三百萬人,其中最少有50萬是紅衛兵造反派。這些初出茅廬的紅衛兵死的毫無價值,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存在。

毛澤東利用紅衛兵把他自己最大的對手劉少奇打倒了,在其把劉少奇的勢力、所謂的走資派全部清洗後,這些紅衛兵就失去了利用價值,反而成了毛的包袱。在武鬥漸漸平息後,毛澤東又下令關押了一些紅衛兵頭頭,將紅衛兵組織解散了。他們砸爛了學校,上不成學了;搗毀了工廠,也無工可做。毛澤東又開始號召上山下鄉:「知識青年要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廣闊天地大有可為」!毛將這些年輕人驅逐到了農村、邊疆。他們又有了一個新的稱呼「知青」,他們其中的許多人又懷著滿腔熱情,改天換地的壯志去了,在現實面前很快被碰的一鼻子灰。艱苦的生活,枯燥的勞動,陌生的環境,渺茫的前途,不可測的命運,使他們沸騰的熱血漸漸冷卻,將他們的豪情壯志消磨的無影無蹤。「返城」成為他們的唯一希望和目標。

毛澤東死後,毛的路線被清算,被毛打倒的走資派紛紛復辟。這些造反派又成了老乾部復仇的對象,造反派頭頭有的被關押判刑,有的被開除放逐,有的被打入黑名單。

被放逐農村的青年們,歷經種種周折返鄉後卻發現自己完全成了社會的邊緣人,沒有工作,甚至沒有戶口。文革後雖然高考被恢復,可是他們在求學的年代,忙於鬧革命,沒有受到最起碼的教育,名為知識青年,其實比文盲高不了多少。能夠榜上有名的,只是極少數的幸運兒。到了中晚年,他們又遇到了下崗潮,很多人失去了工作。他們真正成了失落的一代,絕大多數人都生活在社會底層,終身潦倒。

看當今中國,這些21世紀紅衛兵們的心態和文革時期的紅衛兵先輩們的是何等的相似。他們的共同之處就是不自覺地用中共灌輸的觀點去看問題,從而喪失了正確的判斷能力;他們共同的悲哀就是被中共利用而不自知,反而自以為是。中共現在不講革命了,它又選擇了一個聽起來更高尚動聽的詞–「愛國」。中共以愛國之名,輕易的將當代年輕人們煽動起來,又利用他們的愛國熱情攻擊那些反對中共的正義敢言人士。但是,什麼是愛國?怎樣是愛國?

其實,用理性深入思考一下就會發現,中共所謂的愛國,其實是愛黨。中共誣衊在海外的反對者都是反華勢力、賣國者。殊不知,中共是蘇聯人組建的,早年是完全受蘇聯的遙控指揮,它們的領袖骨幹,像周恩來、鄧小平等一大批人物,在蘇聯都受過專門的政變訓練,中共才是真正的賣國者。那些反對共產黨黑暗專制腐敗統治的正義之士,才是真正的愛國者。不知道這些紅衛兵先輩們的命運是否會對中國當今年輕的以愛國之名學生們有所啟示。現在是時候清醒過來,不要再受中共的愚弄欺騙。

大陸作家秦牧曾這樣評述文革:「這真是空前的一場浩劫,多少百萬人顛連困頓,多少百萬人含恨以終,多少家庭分崩離析,多少少年兒童變成了流氓惡棍,多少書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勝古蹟橫遭破壞,多少先賢墳墓被挖掉,多少罪惡假革命之名以進行?

曾有人說,由於全社會對文革缺乏反思,更談不上從中吸取教訓,所以歷史才會重演,89年「六四」屠殺學生,99年鎮壓法輪功,到當今的大批關押新疆維族人,都是文革的再現。中國人永遠不應忘記文革這場空前的大災難給中華民族帶來的慘痛浩劫和深重巨創,年輕的一代也應該更多了解文革時期發生的一切。

現在再回顧文革這段歷史,當今人們最想知道的一件事就是:文革中究竟死了多少人?各種研究數字與中共官方數字均表明文革中至少數百萬人被迫害致死,而中共元老葉劍英曾在內部會議中透露,文革整了1億人,死了2千萬人。

據《鄧小平文選》記載,1980年8月21至23日,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兩次接受世界著名的意大利女記者法拉奇採訪。法拉奇曾經採訪過全世界卸任、在任國家元首200多人。法拉奇問鄧小平:「文化大革命究竟死了多少人?」鄧小平回答說:「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數字,永遠都無法估算的數字。」鄧小平還舉了一個經典冤案: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被康生當面指定為叛徒、國民黨特務。下令公安部長謝富治把趙健民當場抓起來,投入大牢。僅趙健民的一案就共牽連了138萬多人,打死了1萬7千多人,6萬多人被打殘。僅昆明地區就打死了1,493人,打殘了9,661人。

中共文革究竟死了多少人?這或許是個永恆的不解之謎。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4-15 6: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