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揚傳統文化」徵文大賽參賽作品

【徵文】古瀹:清明上河的拼圖

清院本《清明上河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6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7日訊】打開朋友送的清明上河圖複製捲軸,紅黑佤錦鋪開的桌子上,站著宋朝的人們。

在春天的一個上午沿河而上買賣、踏春、進城和出城的平凡生活,看上去淡淡而美好的生活。淡到剛剛好。

我曾經在宋朝生活過沒有,如果有前世?騎驢的是我,茶館裡坐著的是我,還是打梯形的城樓上身子探出窗張望的是我?

應該,停泊在河畔的那條大船上的旅人,才是我吧。宋朝的我是一個帶著小行李卷、在船第三層、靠近甲板的方向有個鋪位的的貧窮旅客。有時候我做水手;有時候我帶泉州的桂圓乾、蘇州的繡品來汴京作小買賣。我不會作生意,但運氣好,至少能周轉來下次的盤纏;有時候我粗心丟了繡品、有時候天氣變壞桂圓乾生了蟲,不得不在半路下船,另謀生路。可能會借住在一個好心老媽媽的馬廄裡,她再幫我介紹一位當地的商人,於是我又做了腳夫,一路挑著他的擔子、跟他去他的目的地。這時候我身無分文、漫無目的,商人的目的地是我的目的地,有時候遇到小氣的商人,有時候遇到的大方又投緣。

但清明上河的這一天,宋朝的我沒有那麼不走運。那一天,我懷裡揣了一點錢,肩上肩了一小卷行李——那種古中國式的自助背包,打大船的跳板上,往汴京的繁華裡慢悠悠地踱去。

來時的這一條水路上,我隔著窗,看了運河的河水;黃昏的時候躺在甲板上看,那時河水還清。從北京到杭州還顯得無比的漫長,那一年河面上的寄生植物,似乎比哪年都長得茂,波浪總愛把植物不耐煩地推向岸邊;小船的船家抱怨它們密得影響行船;岸上的孩子赤了腳到水邊拖它們直到拉扯斷。我每年都會和這些植物會面,他們在水中,既自在又不自主,黃黃黑黑、經折騰又皮實,那樣子真讓人愛。

一千年後,已經改成機動的客船將載著我再上運河,圍睏了夜行船的大霧散去的清晨,我將和這些植物再一次重逢。我們都皮實,活過了一千年,他們仍在水面浮搖,給衝來衝去,我仍在為旅途上的饑寒在船艙裡打哆嗦。不管怎麼折騰,現代化的旅行並不比一千年前從容,不管怎麼折騰,我和植物們,都能皮實地重回運河。

宋朝的那一生說不定一直窮困潦倒,如果這樣的話,不記得了也挺好。但無論如何,在清明上河這一天,我是幸福的。清明上河這一天,宋朝的我乘偉大的中國古船,到達了汴京。到達了宋朝最美好的一天。那個縮在臭皮囊裡已經穿過了許多世紀的靈魂,再一次抵達時光的驛站,自水路到達清明的春日,匯入人煙。

看到清明上河圖,我就相信一定是這樣。

我們一定曾經,完成過許許多多時光中的旅行,到訪過許許多多如今的空間裡已湮滅的地方,在古中國所有美好的時代,渺小而幸運地活過。不管捲起的滄桑之軸裡,到底收納著什麼樣的記憶,只要願意,展開這樣一幅畫,我們就能穿越時空,重返那些曾歇腳的光陰。

我們進出過許多肉體的靈魂,是位不倦的旅行者。每一世是整個巨大靈魂中的一部分,在不斷的輪迴旅行裡,為了最終的完整而接力,做漫長而複雜的拼圖工程。一小塊、一小塊,擺來,擺去,有時候對得準,有時候對不準,有時候拿錯了一小塊,後面拼錯了一大片,但卻不能當時發現。在要飛到時空以外,才能看清的靈魂全圖裡,每一世都在尋找自己真實的樣子,每一世都在行腳中,毫無線索地拼湊著最終那個不再殘缺的生命。每一生的旅程都不可或缺,每段旅程是拼圖上的一塊,一小塊一小塊,一小段一小段,想摸索到失落的原貌真神。

誰能告訴我,要拼全的,是塊七巧板般簡單又小號的,還是像清明上河圖般,複雜又大型?因為仍不完整,我們說不清,我們仍身在此山中。

只有神才看過完整的圖案。而神不作聲。他一言不發,觀看著我,用無為昭示自己的公正。

生命是無數次首尾相咬的旅行,旅行是無數枚局部細微的拼圖塊,拼圖是無數段悲喜際遇的交相輝映,際遇是無數輝映最後的萬法歸宗。完美的生命旅行,要拼出一幅巨大而完全的圖畫,在全部完成的那一刻,旅行,也許就回到生命的最初,神將畫著真我的圖畫捲起,收入懷中。

責任編輯:古言

(點閱「弘揚傳統文化」徵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們的生死禍福、貧富貴賤、窮通得失、乃至科場中舉、貨殖營利、婚姻等,世間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註定的,是神(上帝、上天)安排的。例如唐朝天祐初年,有個叫李甲的人預先得知三十年後將戰亂不斷,死傷人民六十餘萬人,三十年後事實真的得證;漢光武時代的賢才準確預測一個墓穴在葬後的一十八萬六千四百日那天坍塌。
  • 出定後的文天祥不禁淚流滿面地說:我都明白了!緣起、緣滅,是非成敗轉頭空,正道大法已得,生死僅是一念間,我已不復迷惘。說罷便提起筆繼續寫下未完成的《正氣歌》。
  • 2014年,上海教育電視台《特別傳真》欄目的視頻報導——「湖南發現100多人輪迴轉世」的案例。指在湖南省懷化市通道縣坪陽鄉,有不少再生人,就是指輪迴轉世後擁有前世記憶的人,他們去世投胎再次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竟然能夠清楚的記得前世發生的事情。 報導稱,幾位權威專家教授到實地考察後,排除了人為炒作和集體撒謊的可能性,認為很有研究價值,建議設立「再生人通道觀察站」。
  • 郭伯雄還一度秘密回到陝西張則村,特請樓觀台道士到郭家祖墳作法,以求自己能躲過劫難。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也曾請老和尚看相,傾聽老和尚「指點」,周還數次給家人打電話要求重修祖墳,希望通過此舉能帶給他好運。
  • 「這是一場非常棒的演出,遠遠超出我的想像!演出中所展示的神佛與人間的聯繫,以及生命輪迴所等待的意義,顯示了中國文化的深邃與神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