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國(11)西人眼中的太平軍

作者:皇甫容
天王府遺址,洪秀全像。(Jakob Montrasio/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1558
【字號】    
   標籤: tags: , , ,

1851年,洪秀全(1814年1月1日—1864年6月1日)在金田村起義之前,曾說:「我當教各國各自保管其自有之產業,而不侵害別人所有;我們將要彼此有交誼,互通真理及知識,而各以禮相接」。洪秀全締建的太平天國,呈現的新氣象,令西人都為之讚歎。

洪秀全像(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太平軍洋兄弟助戰 抵禦英法入侵

廣州是港口城市,世界各國商人雲集此地。早年,洪秀全見識過不少外國人。他曾在廣州禮拜堂向美國傳教士羅孝全學習宗教知識。當時有不少西人來自非洲、歐洲、美洲,甘願為正義事業投效太平軍。太平軍稱這些外國人為「洋兄弟」。

1862年,清軍為圍剿駐紮在餘姚的太平軍,向外國請求武力支援。英國水師總兵丟樂德克、法國水師副將勒伯勒東、炮隊管帶達爾第福等糾集四艘英法輪船、數十艘廣艇以及上百艘「義勇」小船進犯餘姚,聯合攻打太平軍。太平軍在玉皇山頂以槍炮轟擊入侵者輪船,遭清軍和英法戰船夾擊。太平軍戰事失利,何文慶(1801年-1863年)只好撤軍,來到紹興。何文慶原本是蓮蓬黨首領。當年太平軍攻下寧波,因其立下軍功,被封為「志天義」爵位。太平天國爵位分為:王、義、安、福、燕、豫、侯。何文慶受封的義爵,僅次於王爵。

1863年2月18日,英國總兵丟樂德克率領英軍以及常安軍、定勝軍,並授權江蘇副將法國人達爾第福統率法軍,派出車輪大炮,攻打太平天國。何文慶與駐守紹興的周文佳等將領奮力抵抗。在此次戰役中,太平軍中就有五六十名黑人「洋兄弟」參戰,擊斃了法國入侵者達爾第福、英國參將定齡等兵將上百多人。

南京附近的太平軍海戰(公有領域)

哪些人詆毀太平天國?

在真正投效太平天國的外國人中,以英國人呤唎最為著名。1859年夏,19歲的呤唎(Augustus Frederick Lindley,1840年2月3日─1873年3月29日)來到香港,他在英國總司令部服役,是一名海軍下級軍官。對英國強迫清廷割讓香港並簽約一事,呤唎認為英國進行了不義之戰。

呤唎來到中國之前,聽說過不少醜化中國人的言論。當他抵達中國後,在汕頭、廈門、福州、上海等地朝夕和中國人的相處。中國人骨子裡的天良與勤奮,在面對不堪重負的奴役時展現出的驚人力量,呤唎都看在眼裡。

呤唎抵達中國的第二年春天,太平天國擊垮了清軍的江南大營,並乘勝攻克常州、蘇州和浙江嘉興,繼而向上海進軍。太平軍接連大捷的消息震驚各界,格外引人注意。呤唎一直想找機會了解太平軍,碰巧他喜愛的一個葡萄牙女孩瑪麗隨家人遷居上海,於是呤唎辭去英國海軍的工作,並在一艘商船上找到一份工作,任職大副。這艘商船往來於上海和太平軍轄區之間,呤唎如願以償地見到太平軍。

在太平天國統轄區實地觀察。他看到一個事實,那些詆毀太平天國的外國人中,包括這幾類人:熱衷鴉片貿易的商人;代表額爾金[1]對華政策的英國官員;貪慕清朝軍餉的外國僱傭兵等等。

而太平天國的外國朋友,則是這幾類人:關心中國人的民生疾苦遠過於從額爾金簽訂的條約中得到利益的人;反對歐洲人充任清軍僱傭兵,能進行公平貿易而不醉心於走私鴉片的外國商人。

重金錢,還是重公義,太平天國成為檢驗的標杆,因為太平天國反對鴉片貿易,主張天下為公。

18世紀中國人服食鴉片圖。(公有領域)

太平軍是殺人放火的強盜嗎?

在有關太平天國的謠言中,有一條認為太平天國極盡作惡之能事,四處燒殺搶奪。清軍宣傳太平軍都是殺人放火的強盜。此言論,呤唎也有所聞。後來他在太平天國轄區,又看到一個事實。

庚申十年(1860年)秋,由呤唎主管駕駛的商船準備前往太平天國統轄區。輪船啟航的前夜,一艘載著一箱箱白銀的船開過來,停在他所在的輪船旁。呤唎見狀大吃一驚,對船長說,怎麼會有人敢帶著現銀往來於太平天國?船長說,沒問題,太平軍不會阻攔的。船長還告訴他,外面(指清軍)的宣傳都是騙人的,恐嚇不知虛實的外國人,使他們不敢在太平天國境內做生意。

呤唎想了想:如果太平軍真是殺人放火的強盜,誰還會安心地在他們的轄地種桑養蠶,再安心的抽絲產絲呢?再者,如果太平軍真是專行劫掠的盜匪,誰還敢帶著大筆的現銀到他們轄地做生意呢?

呤唎主管駕駛的輪船帶了約四萬兩白銀向太平天國統轄區駛去。頗具諷刺意味,途中還真遇到了兩撥盜匪,不過一撥是陸上盜匪,即清軍陸軍;另一撥是水上盜匪,卻是清軍水師。

當呤唎進入太平天國轄境,看見防守軍士嚴整肅穆,並且彬彬有禮,充滿蓬勃生機,與此前所見的清軍大不相同。

太平軍轄區 百姓安然樂利

呤唎駕駛的商船駛進太平軍轄區蘇州蘆墟鎮。他看到鎮上停著許多船,人們正在忙著裝貨卸貨,鎮上的商店貨物充盈,生意非常興隆。鎮外的田間,穀物大豐收,鄉民正在忙著收割。太平軍轄區沒有乞丐,百姓熙熙攘攘地往來穿梭。在清軍轄區,乞討者流離失所,流浪於街頭小巷,很是常見。

商業上,太平天國用船運淮鹽到湖北興郭、蘄州、黃州一帶賣與百姓;回航時,則將湖北的布疋、棉花運回,賣與安徽、江南百姓。由於船運成本低廉,水路便利,所以太平軍轄地商業繁盛,民生安然樂利。

根據英國下議院統計系議員所著《1833~1865年對華貿易的進展》以及統計系所發行的《中國大陸貿易報》記錄數據顯示,太平天國統轄中國南方[2]期間,上海港對外貿易有增無減。1863年,上海港出口茶葉為1,200萬磅,比1858年翻了一番。1862年,有180艘輪船在上海報關,上海港進口關稅收入為3,370,114兩,貿易極其繁榮。

再比較國民風貌。在呤唎眼中,清軍轄區百姓的表現,多是半恐懼的奴隸態,且面部表情冷淡、麻木。太平天國轄區的人民富有活力,喜歡鑽研,且追求知識,「太平軍是聰敏的、直率的、英武的,尤其他們的自由風度特別具有吸引力」(出自《太平天國革命親歷記》)。

呤唎欽慕太平軍,甘願為太平天國效力。從此,他到上海和其它清軍轄區為太平天國採購歐洲軍火和糧食。

太平軍善學 且軍紀嚴明

因英國視太平軍為獲取利益的巨大障礙,嚴禁商人向太平軍供給軍火。當英方決定聯手清廷圍剿太平軍時,英國政府頒布條例,「嚴禁傳教士及任何英國臣民跟太平天國有所交往」。諸國與清廷合力封鎖軍火提供渠道,一旦被清軍查獲截獲,供應者就會被處以極刑。所以呤唎為太平軍提供軍火,設法得到幾門良好的大炮,改進和充實天京九洑洲要塞炮台的防守工作,這些都是極其冒險的工作。

呤唎向商船上的歐洲人宣傳太平天國理念,博得他們的理解和支持,同時鼓勵他們用行動支持太平軍。同時,他還找到幾家報館,在報紙上發表文章聲援太平天國。他原本就是軍人,他曾帶領太平軍炮隊出征,更多時候是教授太平軍炮術,以及鑄造炮彈、製造信線和炮位瞄準的知識。他教授太平軍英語及各種技能,中國人善於學習的本領著實令他驚歎。

對於太平軍的軍紀,清廷大臣容閎也曾表示,他曾親眼目睹這一場景,太平軍的一些不法士兵因縱火、劫掠和虐待百姓被太平軍高層依法處死。

本文擷取史料有限,未能面面俱到。不過僅從現有文獻也可看出,西人眼中的太平天國及其所轄境地人民表現出的精神風貌、民生活力、商業繁華程度,優於晚期清王朝統轄區。

南京太平天國天王府復原場景。(KongFu Wang/Wikimedia Commons)

注釋:

[1]額爾金,全名詹姆斯‧布魯斯,英國伯爵。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時,他作為英國全權談判代表,隨軍來到北京,與清廷簽署《北京條約》。據此條約,清廷割讓九龍半島。圓明園被焚毀,正是他所下的焚燒令。

[2]至甲寅四年春,包括西至湖南嶽州,東至江蘇鎮江,長江兩岸城邑都歸太平天國統轄,其領地遠至甘肅階州。@*#

參考資料:
《太平天國史》卷36,卷77
《太平天國》(六)
《定海方志》卷28《大事記》
《李鴻章奏稿》卷3《達爾第福陣亡請恤折》
邵雍:《近代會黨與民間信仰研究》,秀威資訊,2011年7月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