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倫多紀念4.25 加拿大政要為法輪功喝彩

4月20日,數百名法輪功學員冒雨在加拿大安省議會大廈前集會,紀念20年反中共迫害之路。(周行/大紀元)

人氣: 7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4月20日(週六),多倫多數百名法輪功學員冒雨在加拿大安省議會大廈前集會,紀念法輪功學員走過的20年反迫害之路。幾位長期支持法輪功學員的加拿大政要,冒雨來現場支持。

20年前,上萬名法輪功學員為爭取信仰權利,到北京上訪,創造了一個人類和平爭取權利的里程碑。20年時光中,法輪功學員持續爭取天賦人權,感動了國際社會。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的理性上訪讓世界注目。幾個月後,中共開始全面鎮壓法輪功,鎮壓手段之殘酷,令世界震驚。當年參加4.25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目前居住在多倫多的就有幾十位。

四位政要與近40位親歷4.25的法輪功學員合影。(周行/大紀元)

親身經歷當年4.25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紛紛回憶當時的情景。當年參加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來自全國各地,他們要求政府釋放天津公安局抓捕的45名法輪功學員,并給全國廣大的法輪功學員一個和平的修煉環境。

儘管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已達20年,但當年參加過4.25的法輪功學員們表示,中共編造的謊言最終掩蓋不了真相,中共殘酷的迫害始終摧毀不了修煉者的意志。

國會議員: 和你們在一起是我的榮幸

加拿大國會議員肯特(Peter Kent)。(周行/大紀元)

加拿大國會議員肯特(Peter Kent)是國會「法輪功之友」的主席。他在演講中提到,歷史上一些專制者對信仰鎮壓,但信仰一直承傳的故事。

他還表示,20年前的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要求可以自由地修煉法輪大法。幾個月後,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手段包括酷刑、非法監禁,等等,迫害持續了20年。

「我們今天的集會很重要,是在提醒中共政府,數以百萬計的人還在要求自由。」他說,法輪功學員仍在爭取「信仰真、善、忍的自由」。

「今天和你們站在一起,是我的榮幸。」肯特說,「我希望,那些可能在監視我們的中共代理人,將這信息傳遞給中共政府:尊重自由、人權、法治。」

前參議員:他們是英雄

前加拿大參議員迪尼諾(Consiglio Di Nino)。(周行/大紀元)

當天,數十位20年前萬名法輪功學員理性上訪的親歷者,站在了橫幅「堅守正信的輝煌」前面。前加拿大參議員迪尼諾(Consiglio Di Nino)對著他們說:「你們是見證人,歡迎你們來到自由的加拿大。請繼續為人權和自由抗爭。我們將和你們在一起。」

隨後,迪尼諾轉身對現場的數百名聽眾說:「他們是英雄!」

他說,中國共產黨犯下了反人類罪。「我們將繼續反迫害。只要我還活著,我都會參加,因為我不想讓這個『魔』擴散到我們的國家。發生在中國的、反人性的事,我們不允許在這裡出現。」

迪尼諾表示,要想讓中國人獲得人權和自由,需要有人每天站出來,告訴人們迫害是錯誤的。「我們會在這裡,和被迫害的人們在一起,我們將盡一切努力,結束迫害」。

「我認為,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今天的世界更需要法輪大法。」他說,人們已看到世界上發生了很多沒人性的事。「我為你們喝彩,因為你們持續站出來,以一種非暴力的形式,和平地展示對人權和自由的訴求」 。

迪尼諾最後說:「只要我還活著,我將和你們在一起。謝謝你們所做的這一切。」

前國會議員: 期望反迫害成功

前加拿大國會議員李申(Wladslaw Lizon)。(周行/大紀元)

前加拿大國會議員李申(Wladslaw Lizon)在演講中表示,他在當時的共產國家波蘭長大,他父親曾對他講,共產專制很強大,難以改變。後來,波蘭出現了團結運動,並成功推翻了共產政權。

在很多國家,在中歐和東歐,共產政權都倒塌了。他說:「我們在這裡集會很重要。最重要的是,讓那些在中國的法輪大法學員和其他中國人知道,他們不孤獨。」

「謝謝你們回顧20年前所見證過的事件,謝謝你們的勇氣。」李申說,「我們生活在自由國家,可以集會、抗議。當我們看到那些基本人權在其它國家被踐踏時,我們必須做出反應,並團結在一起。」

他說:「真、善、忍將繼續前行。我期望在不久的將來,當我們聚在一起時,我們慶祝勝利。」

華社領袖:民主自由是最大保障

世界民主自由聯盟海外發展委員會委員邢增輝。(周行/大紀元)

世界民主自由聯盟海外發展委員會委員邢增輝冒雨來支持當天的活動。他說,民主自由最重要的理念是:「就算你的看法和我的不一樣,我還是要尊重你的看法,甚至我要犧牲我的生命,去維護你的自由。」

「我覺得,人是最重要的。」 邢增輝說,「我在越南出生,我看到過戰爭,看到過共產黨,我知道(那些故事)。唯有民主自由能夠給我們最大的保障。」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