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德祠」傳奇 馮婦濟助寒士 受康熙皇帝嘉獎

文/杜若

馮氏貞節牌坊至今始終巋然屹立,彰顯馮氏濟人的美譽,光耀她的美德百代流芳。(fotolia)

  人氣: 4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中國古時,有一個傳統的民俗,百姓對施仁政的官員,或德行卓越的義士立下生祠,表達感戴與欽敬。鮮少聽說過為婦人立生祠,清朝時就有這樣一個例子。一位平凡的母親,做了一件事,看似尋常,卻使她的聲名光耀不朽。

海南的書生進京參加科舉考試,需要乘風破浪泛海而來,還要穿越大川,途經三千里,才能抵達京城。許多書生困於錢財、飲食及置辦行李,往往半途而歸。

順德(今廣東佛山下轄區)梁廷佐是定安縣的一名教諭,負責教育生員[1]。梁廷佐的母親馮氏二十歲時生下廷佐。不料小廷佐七個月大時,他的父親梁林建就去世了,從此馮氏寡居,獨自撫養廷佐,待他既慈愛又嚴厲。

濟助寒士

一天,她呼喚廷佐,對他說:「你身為人師,教導與訓育學生都是你的責任。如今定安的士子們,因為貧窮不能參加考試,而你能漠然以待嗎?我親手織得絲葛,得到數匹絹布,連同我的簪子耳環,你都拿去賣了,然後在鄉裡買些田地。日後,就取田裡耕種所得供給往來的貧寒學子,為他們準備行李,好使他們踴躍報名參加考試,取就功名。」

古人認為:「積金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守;積書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讀;不如積德於冥冥之中,以為子孫無窮之利。」積累錢財留給子孫,倘若子孫不肖,就會揮霍一空,日後不一定能守得住;積累書籍留給子孫,子孫志向不定,將來不一定就會學;不如多積些善德,這才是庇護子孫的長遠之計。所以,馮氏也效法古人,濟人的同時,也多為後代子孫積些福德。

梁廷佐遵奉母命,在居丁莊買下三百畝沃田,供給往來的寒門子弟應試所需。諸生感念馮氏的恩德,於居丁莊之左為馮氏建立生祠[2]。祠堂於康熙三十年(1691年)落成,當時有上千人來到這裡參加祭禮。位居「嶺南三大家」之首的屈大均(號翁山)為祠堂題寫匾額「食德」,以表眾志,永不忘記馮氏的恩德。

清朝官員鈕琇編修《觚剩續編》時曾考證,為婦人立生祠,從來沒有聽說過。馮氏生祠與冼夫人廟相鄰。冼夫人受國祿保護百姓,馮氏置田產養育士子。

康熙皇帝嘉獎豎匾

今日廣東佛山林頭有一座貞節旌表[3]牌坊,建於大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是康熙皇帝下旨,旌表馮氏。牌坊正中石檐鑲懸「聖旨」豎匾,匾框浮雕雲龍紋飾,「聖旨」下面是榜書「貞節」二字,旁邊署名「順德縣知縣何玉度」。

人事代謝,更迭無常,而這座牌坊經歷數百年的風風雨雨,以及近代中共「破四舊」,至今始終巋然屹立,彰顯馮氏濟人的美譽,光耀她的美德百代流芳。@*#

廣東佛山順德順峰山公園。(Caiguanhao/Wikimedia Commons)

注釋:
[1]生員:明清時期,經過本省各級考試進入府、州、縣的士子,即稱為生員(或諸生),俗稱為秀才。生員接受本地教官(即教授、學正、教諭、訓導等)以及學政的監督考核。

[2]生祠:為在世者修建祠堂,進行祭祀,以表感恩與欽敬。

[3]旌表:中國古代王朝提倡美德。自秦、漢以來,歷朝歷代推崇賢德之士、大義之人、貞節孝婦、孝子、敦厚和睦的世家等。由地方官申報朝廷,獲天子恩准,或賜以匾額,或由官府修造石坊,以旌表高德之士的名節。秦始皇為寡婦清築女清懷清台,被視為旌表之始。

事據《觚賸續編》卷二《食德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國時期,有一位賢惠的母親,是「楷書鼻祖」鍾繇夫人張昌蒲(199年─257年)。張昌蒲為人遵循禮義,蹈行正行,注重修身養德,平日講話,哪怕對位卑的僕役,也都很講信用,鍾家上下都很尊敬她。
  • 蘇洵、蘇軾和蘇轍這三個成功男人背後的那個好女人就是程氏,即蘇洵的妻子,蘇軾和蘇轍的母親。程氏除了經營布匹帛錦的營生,承擔家裡的生計之外,在先生蘇洵外出遊學的時候,還親自教導「大蘇」蘇東坡和「小蘇」蘇轍的學業。程氏真是名副其實的賢妻良母!
  • 著名的義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途經建甌時,盛讚這裡地域富庶,商業發達。但是有誰能想到這座美麗的建甌城曾經面臨屠城的命運。五代亂世「全城眾母」練夫人大義退兵
  • 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在台灣發表了Toledo 1952復刻錶款,包括全球限量100只的950鉑金、18K黃金和18K白金三種材質款式,分別搭配湛藍(950鉑金)、棕色(18K黃金)和黑色(18K白金)鱷魚皮錶帶,將重新呈現昔日的原創美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