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夫妻經歷四‧二五大上訪 見證神奇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一側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和平上訪。圖為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訪民眾。(明慧網)
人氣: 28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印象最深的就是,這麼多人,不同年齡、不同階層,但是大家真的是修煉人的狀態。特別平和、特別安靜。」來自北京的劉女士說。20年過去了,她對四二五上訪那種平和的場面記憶猶新。

劉瀏女士原在北京郵政系統工作,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先生王源是一名警察,1995年開始修煉。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劉瀏和王源每天早上都到崇文門一個煉功點上去煉功。每週末他們還會參加崇文門廣場(商場)的大型煉功洪法活動。

4月25日那天一大早,他們發現煉功點上沒有人來。後來碰到一名同修,同修說天津抓了學員大家都去天安門廣場了。劉瀏就跟先生說,那咱們也去天安門廣場吧。她說,「我們當時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的確是不知道。沒有人通知(我們),我們就是去煉功點。」

他們離得很近,騎著自行車十多分鐘就到了。「7點多我們到那兒之後,府右街已經站了很多人了。我們把車子停到小胡同裡,找地方站著,位置在府右街的中間段。因為紅牆(一側)是不讓站的,大家都站在紅牆對面的馬路牙子上。」

劉瀏回憶說,「那個時候,我能感覺到每個人那顆心啊特別純淨,感覺那個場特別地正。每個人的心都沒有目的心,我們就是去了,然後我們就在那兒默默地站著,一直站到了晚上9點鐘結束,沒有任何的口號,沒有任何不好的行為。我記得很清楚,年輕人是站在前邊,後面是老人可以坐下,還有孩子。」

「大家互相提醒,把盲人道全部讓出來了。有一段路的旁邊還是人的住家(臨街的房子),還不能把人家的門口堵上,還要把人家門口讓出來。」她說,「所以我們的空間非常小,當時的人很多很多,但是那個秩序非常井然,一點都不亂。大家知道應該做什麼,照顧著身邊的老人和孩子。」

劉瀏說,「你想想那麼多人,秩序井然。多少年回想起來,都覺得那個場就相當地出奇。大家都默默的,有的人帶著書就看書,根本就沒有聊天的。」

據描述,整個府右街都站滿了,都拐過去了,拐到北海公園中間的一條馬路。警察就站在邊上,沒有人去維持秩序。「那是修煉如初的狀態,不是靠人去維持,是靠修煉的境界。」劉瀏說。

她說,「當時我們確實一天沒有吃飯,一點兒都不餓。有人修煉天目是開的,看到天上一些仙女拿著一籃子果實,往下撒。我們從早上到晚上,真的一點都不餓,而且一點都不累。」

劉瀏還有一件事印象深刻。「最讓我感動的是,大家做得正的時候也在感染著路人的善念。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他不是法輪功學員,走到我們身邊。他自發地跑去買了好多水,給大家分水,『給您水!給您水!……』大家當時都不要,他就往每個人手裡塞。」

「因為我們修煉人不要別人的東西,後來就給老人和孩子。因為誰都沒有準備,有好多陸陸續續外省來的,他們可能還有一些吃的,有很多不知道的,什麼都沒帶。」劉瀏說。

「有幾個代表進去了,我們聽到的消息是一個一個傳出來的,聽到說代表已經見到了朱鎔基,可以走了。我們就慢慢地撤了,也是沒有任何人要求,大家把地上撿得乾乾淨淨,垃圾桶裡堆得滿滿的,地上撿得相當地乾淨,真的是連菸頭都沒有。」

「大家都去做,甚至遠的地方也去撿,這不就都乾淨了嗎?這也是讓中共不理解的地方,現在人你告訴他都不行,這些人你不用說他們都收拾得這麼乾淨。那真的是用心在做。沒有任何人約束,也沒有組織。我確實沒有人告訴,我就是自己去的。」她說。

劉瀏和王源當天晚上10點多鐘回到家,第二天正常上班。

歷經魔難 在紐約中領館前打橫幅

圖為2019年4月20日,上千名法輪功學員在紐約法拉盛舉行盛大遊行,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20周年。(明慧網)

四‧二五過後,緊接著就是七二零,中共全面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 。王源是崇文區交通管理局科研所的警察,和另一名消防局的軍官被時任北京政法委書記強衛點名迫害,因為他們都參加了720上訪。

「720以後,單位讓他們交出大法書資料,我先生被迫辭職。」她說,「當地的派出所把他看管起來,每天一堆警察到家裡盯著,最少的時候4人。」

2000年初,他們買了房子,從崇文區搬到朝陽區,但是朝陽區當地派出所接著又找上門。劉瀏擔心先生一旦被抓,在裡面會被迫害死。她跟王源說,「你不能在家待了,你走吧!」此後,王源在河北省流離失所了十年。

2009年,王源有機會去了泰國。2013年,聯合國難民署泰國辦事處把王源分配到了美國,劉瀏也飛到美國紐約,夫妻終於團聚。

到紐約後,劉瀏和先生積極參加當地的大法項目和活動。劉瀏每天早上到中領館打橫幅,她很早起床,早上6點到達中領館,7點半多打開橫幅,這時來中領館辦事的人已經開始排隊了。直到9點鐘,然後再上班去工作。

儘管受到來自中領館的騷擾,劉瀏說,「誰也阻擋不了我去中領館。我總感覺中領館就跟北京天安門一樣,它們在另外空間的天體中是對應的。我在這裡(講真相)已經堅持了6年,這是我來美國的使命。」

在去中領館的第一天,就有一個工作人員過來問她,你這麼年輕,你到這兒拿多少錢啊?劉瀏說,我們不拿一分錢,我們是用心在做。劉瀏想給他講中共的邪惡,這個人就走了,過馬路進入中領館的小門裡。

還有相關人員來鋸掉了原先固定橫幅的二根鐵桿,並指證是對面(中領館)讓他們做的。「後來學員自己做了白色的底托來固定橫幅,越做越正。 」她說。

圖為2018年3月20日,風雪中法輪功學員在紐約中領館前打橫幅。(大紀元)

劉瀏說,「中領館害怕我們天天在這裡打橫幅。(我們打出)五條橫幅震懾邪惡,上面寫著『真善忍』、『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功』、『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天理不容』、『法辦江澤民』。」

在劉瀏看來,到海外中領館和當年到北京中南海是一脈相承的。她說,「五條橫幅講述的是真相,我們站在這裡,就是要震懾邪惡,讓它不能再迫害法輪功。我們國內的同修在監獄裡遭受著迫害,我們站在這裡,就是要營救我們的同修。」#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4-25 7: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