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了下一代 港人上街抗惡法 向中共說不

拒絕修訂逃犯條例引渡港人 促林鄭、李家超下台

繼上月底超過萬人上街反引渡惡法後,在佔中九子案被判刑後,民陣及民主派團體不足一個月內發起第二次大遊行,反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

人氣: 21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梁珍香港報導)28日13萬市民上街反對港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惡法破壞一國兩制,參加的市民來自不同的年齡層,為了下一代很多家長們帶著子女遊行。除了反對修例外,「林鄭月娥下台」、「李家超下台」的聲音不時在遊行隊伍中出現。有遊行人士批評中共近年為保政權箝制港人自由,侵害香港,一些當年由大陸逃難到香港的人感受更深,部分遊行人士更高呼「打倒共產黨」。

80多歲的曹伯自稱是《大紀元》的忠實讀者,他強調自己年紀大還是要上街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他自己在1962年「大逃亡」時逃到香港,就是為了離開共產黨,假若修訂通過了,就沒有自由了。「現在到最後一步,如果再不出來,我一點也不害怕,都80幾歲了,但關乎後代的勝負。」他相信中共接連推出惡法是因為已經無路可走了,「共產黨老虎已經死了,蘇聯已經變了俄羅斯,還有甚麼需要說,不需要說的。我讀小學六年級,在共產黨剛剛1949年的時間,從頭到尾所有運動我都看過,不過最後一個,文化大革命我已經逃出來了,幸好有命出來。」

曹伯。(蔡雯文/大紀元)

唐女士帶著10歲的孫子上街,她說:「幾十年來都越來越覺得香港變了,因為我六四的時候都已經感覺到不好的了,現在越來越壞。」她批評中共是權霸,「欺負我們香港人。」

唐女士帶著10歲的孫子上街。(蔡雯文/大紀元)

已退休的曾先生拄著兩個枴杖上街,旁邊市民也為他加油,「盡市民責任了……有用無用都要的了,因為我們生於斯長於斯。」他直言修例影響每位港人,「因為大陸隨時因為某一個原因,就羅織一些罪行,表面上好似成立的,然後押你上去,所謂的合法的那些手段去捉你,他不喜歡的人都可以。無論商界和我們這些社運人士都是的了。」

曾先生撐著兩個枴杖上街。(蔡雯文/大紀元)

梁同學:中共無法欺騙港人

梁同學。(蔡雯文/大紀元)

中五學生梁同學認為作為學生有責任出聲。「我們之後都會帶著香港,輪到我們做的嘛,我們絕對有這個責任去維持香港的自由。現在這樣的『送中』條例,是令到我們自己根本上是將槍交給別人,指著我們的太陽穴……變成我們全部人的痛腳都給人抓住,沒有一個香港人可以脫離這個恐懼。」

他認為中共恐懼港人是因為港人資訊太發達,中共無法欺騙。「我們自己是受過教育的,我們知道自由、我們知道這些東西。大陸那些全部都是由小教到大的,全部都是經過洗腦教育教出來的,當然沒有人會出聲。」又說:「他們的政權根本來得不義,所以由頭到尾那麼多年都那麼怕。最怕就是人民站出來,如果不是六四都不用開坦克車了。」

梁先生:林鄭將港人置於危地

梁先生。(梁珍/大紀元)

60歲的梁先生批發界出身,他以「吞併」形容中共與香港的關係,「它吞併了香港的主權,但是關於治權方面,它承諾是自治的,但是也是做了手腳的,因為它用了高度自治。因為高度這個詞是很含糊的」。他認為目前港府只是傀儡政府,若非中共授意,林鄭並無膽量提出《逃犯條例》修訂,「因為她的這個舉動,用我們南方人的說法來講是『犯眾憎』。她應該是將全香港的人,不分男女、不分左右派別,總之就是將所有人的都至於危地。」

今年60歲的梁先生提及自己曾受共產黨折磨,致使曾經的人生十分坎坷,而自己對中共的本質亦有深刻了解,「共產黨的本質就兩點,一個就是暴力、一個就是謊言。它這兩樣本質就註定了它是邪惡的。」

梁先生又強調,港人理應出來抗爭,因香港一直都是一個過客文化,很多人都是逃難,為了逃避暴政而來到香港,有人會選擇離開,但今天的香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走。他擔心中共繼續滲透本地社會,倘若港人不出來抗爭的話,只有「死路一條」。「如果我們不抗爭,將來就是現在大陸的新疆集中營等著我們,所以是輪不到我們怕的。」

為後代家長攜子女抗惡法

民陣反逃犯條例遊行
葉先生和太太帶著2名年幼子女參加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擔任社工的葉先生和太太帶著2名年幼子女參加遊行。遊行人多很擠,葉先生一家走到灣仔地鐵站時,已花了兩個多小時,兩個孩子都略有些疲態,4歲的哥哥更和2歲的妹妹同擠在一輛嬰兒車上,由父母推著前行。葉先生強調為反對引渡惡法,再辛苦也要來,已準備了傘和食物以備不時之需。「我覺得這是一條惡法,其實大家都對大陸還沒有信心,它在短時間內沒有諮詢就要強行通過一條惡法。」

他接著說將來子女在香港生活,希望社會安穩、有很獨立、很好的司法制度,但現時一國兩制完全變成了一國一制,擔心孩子在香港長大到底會不會安穩,生活是否有信心。他坦言現在的政府越來越「惡」,但無論怎樣都要走出來,「該做的還是要做」。

另一名社工邱小姐懷抱16個月的女兒遊行。她說,「逃犯條例對於香港法制的破壞更勝23條,所以我也擔心香港的將來,也會擔心下一代的未來。」她坦言如果引渡惡法通過,將來也會考慮移民或者做其它打算,又指現在中共政府對於香港的管治也是嚴厲了很多,所以不論結果如何,也會走出來。

民陣反逃犯條例遊行
邱小姐懷抱16個月的女兒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10歲的莊小朋友和9歲弟弟,在母親帶領下參加遊行,並自製展板,寫上「貪腐最強、冤獄大國」、「處處被監控、人人皆逃犯」以及「去年洗頭艇、明年莫須有」等字眼。莊小朋友說,今次已是第5次上街反對不民主的條例,今次則是「擔心中國(共)冤枉人。」

民陣反逃犯條例遊行
10歲的莊小朋友和9歲弟弟,在母親帶領下參加遊行,並自製展板。(宋碧龍/大紀元)

朱凱廸:林鄭李家超要問責下台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表示,修訂《逃犯條例》與23條影響一樣。「所以很多商界、新聞界不同的行業、外國政府也都是好似2003年那樣,那麼大規模的那樣出聲,現在你看到形勢其實很似的。」又指「送中」條例傷了香港人重要的基礎,不可以通過,「所以現在這個鬥爭,一是它死,一是香港人死,我們香港人沒有理由要自己死的。」又強調林鄭身為特首,是香港人的領袖,理應捍衛港人的權益,不應將港人引渡到大陸審訊,但她將香港的政治前途都賭在修例上,犯了一個沒有辦法饒恕的政治錯誤。形容林鄭「自掘墳墓」,她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都要負政治責任下台。

李安然:中共為保政權箝制港人自由

李安然。(蔡雯文/大紀元)

法政匯思召集人為李安然認為,這麼多人上街反映問題很嚴重。「大家真的『頂唔順』,就算可能覺得對香港很失望了,但今次一定都要走出來。」他直言中共為了保政權近年來一直箝制港人的自由,他相信越多人上街是有用的。「能夠持續發酵這件事,就可以令到更加多的國際社會成員都去發聲,自然就給到更加大壓力給香港政府的。所以我認為遊行是有用的。」

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強調上街不僅是為了IT界,而是惡法影響所有港人。「是對整個香港的一國兩制,對每一個香港人都有影響,將大陸的法例拿來香港實施。這個是我們整個一國兩制沒有了。所以我想今日你見到那麼多人出來,其實大家開始明白了,開始緊張了。」他認為接下來就要看林鄭是聽民意還是為北京做事。

劉細良批借機融合中港司法制度

民陣反逃犯條例遊行
劉細良。(宋碧龍/大紀元)

資深時事評論員劉細良認為,凶殺案只是政府強推惡法的藉口,實際上和凶殺案是無關的,只不過藉此來將中港司法制度融合,目的是為了「符合中共的要求,執行中國的任務。」他分析原因有二,一是為了將匿藏香港的中共貪官、富豪以及外逃的人士抓回大陸,另外則是「將香港的人過去對自己一個獨立的個人身分認同,一個獨特的國際地位取消,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原因。」對於能否再現2003年港人成功反對23條惡法的壯舉,他回應對香港有信心,「因為我相信香港人」,又相信未來反對浪潮會越來越多。

鍾劍華:港府手段卑劣

反逃犯條例遊行
鍾劍華。(宋碧龍/大紀元)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批評,早在1980年代討論香港前途問題時,都是說不會和同北京有任何交換逃犯的協議,「當時不是法律漏洞,是一個屏障。」現時政府借台灣的凶殺案達到政治目的的作法很卑劣。鍾劍華擔憂,如果條例通過,在北京政府要求下,港府沒有任何力量去抵擋北京的要求,一旦打破障礙,後果將不堪設想。「香港的言論空間、自由,一些所謂反對派,一些爭取民主的聲音,就更加沒有空間。」◇#

責任編輯:陳玟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