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廣州殘障人煉法輪功被抓 加國妹妹要求放人

Falun Gong
2019年5月9日中午,高俏明在溫哥華中領館前要求中共當局立即釋放姐姐高素明,路過的溫哥華婦女人權組織的Ms.Lin特意過來,表示她的關切。(陳璐/大紀元)
人氣: 4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陳璐加拿大溫哥華報導)5月9日上午,溫哥華部分法輪功學員如往常一樣,來到固蘭湖街的中領館前抗議中共迫害法輪功。不同的是,這次多了一塊「立即釋放我姐姐」的展板,手持展板者是溫哥華人高俏明。

據高俏明介紹,她姐姐高素明是居住在廣州法輪功學員。4月23日開始與外界失去聯繫,近日經多方查找,得知高素明現被關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

高俏明說,她一直與姐姐保持有通訊聯繫,本地時間4月18日,姐姐告訴她,近期出門有人跟蹤,白天晚上樓下都有人24小時蹲守;廣州市荔灣區政法委、公安分局、多寶派出所、多寶派出所寶源社區、多寶街道辦等人員採用電話、敲門、拉電閘停電和派人在樓下蹲守等方式,持續騷擾她,她連日無法外出。高素明家裡只剩下糧食,沒有其它蔬菜和肉類。

4月23日凌晨1點35分是高俏明與姐姐的最後一次通短信,當時姐姐把參與迫害她的人員信息告知了高俏明。之後,高俏明一直無法聯繫到姐姐。

公安帶人撬門鎖入室綁架

4月25日,從明慧網中國大陸消息的報導中得知,當地時間4月23日上午,廣州市荔灣區多寶派出所所長徐國鋒上樓騷擾高素明的鄰居,並派人堵住樓梯口。下午5點45分,公安帶人撬門鎖入室綁架了高素明。

高俏明不得已委託廣州的朋友幾次到高素明樓下按門鈴,無人應答,後來據鄰居透露,公安帶人撬門把她姐姐帶走了。朋友打電話給多寶派出所片警翁廣委和多寶派出所所長徐國鋒,詢問高素明的行蹤,得到兩人的回答都是:「無可奉告」。

近期,高俏明自己多次打電話向國內公安部門詢問,對方的個人電話號碼一律不接海外電話;多次撥打多寶派出所電話,接通後,對方問明了高俏明的身分後,不但不告知姐姐因何被綁架、現關押在何處、本人近況如何,反而還只是一味要求高俏明親自回國到派出所來詢問了解。

同樣修煉法輪功的高俏明託人多方打聽,到5月7日才得知她姐姐被關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

Falun Gong
2019年5月9日中午,高俏明(左)在溫哥華中領館對面抗議中共非法關押姐姐高素明。(陳璐/大紀元)

高素明自幼患病有殘障

高俏明說,姐姐高素明今年59歲,自小患小兒麻痹,屬三級殘疾。目前姐姐一人獨居,國內沒有直系親人。自中共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高素明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多次被拘捕迫害,失去工作。

2008年4月14日,中共政權以「平安奧運」的藉口抓捕了高俏明的兩個姐姐,當時給她們扣上的罪名就是她們「與海外法輪功學員有聯繫」,高家三姐妹之間的電話往來竟然被列為罪名。

1999年至2012年,高素明多次被非法綁架,先後被關押在廣州市槎頭勞教所、「廣州法制學校」(廣州譚崗洗腦班),經歷了被強行洗腦、被勞教。高素明曾經歷過被警察用菸頭燒、連續近百個小時被剝奪睡眠、被毒打等酷刑折磨。

「我姐姐是守法公民」

高俏明說:「我姐姐是守法公民,僅僅因為修煉法輪功,多次被拘捕關押迫害。這次姐姐失蹤近20天,我無法獲得任何來自官方的消息,沒有任何人通知家屬告知她的去向。中國的看守所和監獄的環境惡劣是非人所能想像的,我不知道姐姐有沒有換洗的衣物?姐姐被非法綁架時家裡沒有任何親人,我也不知道家裡的鎖頭被撬後,是否一片狼藉?我不知道姐姐被強加了什麼罪名,也不知道她將會面臨什麼樣的精神與肉體折磨。」

高俏明說:「目前人們普遍以為中國大陸在公開場合不再對法輪功有公開的鋪天蓋地的輿論批判,相對來講迫害緩和了;而事實上,中共封鎖真相,他們從來沒有停止過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我要求中國政府無條件釋放我的姐姐和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請求加拿大政府幫助營救

溫哥華法輪大法協會發言人張素表示,1999年中共開始動用整個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修煉人,至今已有近20年。「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強烈抗議中共政權對高素明的迫害,我們將會把高素明列入加拿大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家屬名單(目前名單已有11人),遞交給加拿大國會與聯邦政府,儘一切可能營救她。」

中午時分,在固蘭湖大街路過的溫哥華婦女人權組織的Ms.Lin看見了法輪功學員橫幅上的信息,流著眼淚詢問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詳情,表示了她的關切,並與高俏明合影,留下了聯繫方式。#

責任編輯:李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