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新關稅執行 北京偷雞不成蝕把米

1月31日,劉鶴在白宮向川普提議,2月下旬,在川普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峰會後,在中國海南舉行川習會。對此,川普表示,要視談判進展而定,「雙方都期待看到正面結果」,「當我們會面時,我們會想要有一些可以討論的具體事項。」(Photo by Mark Wilson/Getty Images)

人氣: 1029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4日訊】編者按:時事評論員橫河最近接受希望之聲的採訪。以下是採訪全文。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在過去的一個星期中,中、美貿易談判的起伏跌宕,情節變化如同電視連續劇一般,令人目不暇給。最新的進展是川普總統收到習近平主席的「一封美麗的信」,但是今天零點,新的關稅還是如期執行了,而且後面的3,250億美元產品的新關稅也在起動之中。

劉鶴的團隊是昨天傍晚和美國進行了90分鐘的會談,但是沒有明顯的結果,在關稅的壓力之下,雙方會繼續談判。白宮曾經透露劉鶴此行是來簽約的,情況果真會如此嗎?新的關稅政策會對兩國的經濟有什麼樣的影響呢?新增加的關稅會由誰來買單呢?我們就來聽一下橫河先生的分析。

在節目的過程中,我們和以前一樣歡迎您參與我們的討論,或者發表您的意見,希望您記住我們的Skype或者電子郵箱,我們的Skype帳號是hhpl;電子郵箱是hhplsoh@gmail.com。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分析一下這次局面突變以後,後面的原因是什麼。現在有越來越多的消息證實,是北京打算推翻之前雙方都同意的部分條款,引起了美國的不滿。您認為中方在協議達成前夕變卦,是預先計劃的呢?還是像很多人分析的那樣,是受最近一帶一路峰會盛會的影響?

橫河:我覺得主要是預先計劃的,因為一帶一路峰會雖然從表面上看很光彩,但實際上它的整個基調已經向下調整了,一帶一路其實並沒有什麼前途的,這個我們今天不講。

其實在這之前,我倒是覺得談判過於順利,而且美國方面似乎也過於樂觀,就在中共反悔之前,這些看上去都不是很實際的,我們預測過、也討論過很多中方不可能讓步的地方。而從美方角度看,似乎那些不可能讓步的都在沒有太多衝突的情況下做到了,雖然美方也說談判很艱苦,但從外面看仍然是順利得不敢相信。

一般來說,比較實際的談判,如果是別人談的話,過程當中肯定有多次的交鋒和反覆;但顯然中、美談判不是這樣的,這些問題當時都沒有真正解決,就是說表面上寫下來了,但都沒有解決,積累到最後爆發了。

我一直懷疑中共會就這麼甘心的去簽約。但是現在看來的話,確實是一個中共的談判策略,就是說它先做讓步,讓對方的所有的計劃和預期都在這個簽訂協議上面,然後它最後一刻反悔,要做大修改的話,對方眼看著這個協議就要完成了,就很難以拒絕。事實上在美國有不少這樣的人,就說不應該拒絕,好不容易談成。歐洲就有領導人這麼說。這就是綏靖政策之下鼓勵中共養成了這麼一種習慣。

這樣的話它自己目的達到了,別人什麼也沒得到。以前它是經常這樣做,而且都贏了。到現在歐洲還有不少國家的領導人抱著這種觀念,也就是說他們要跟中共談肯定輸。但是這次它們是用錯了對象。

我再講一下,這150頁的協議文本有7章,也就是說七個方面的結構改革,我們以前講過這裡有不少是結構性改革,是觸動中共保政權的底線的,儘管不是美國的目的,但是真正執行的話它會有這個作用。如果要是想讓中共沒有反覆變卦就簽,那倒是不正常的。

舉幾個例子,比如:知識產權盜竊、保護商業機密、不能強制技術轉讓、公平競爭的政策、金融服務準入、貨幣操縱等等,很多都是中共作為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放在那裡的,都沒有了,中共就不能操控經濟,它的權力也就受限了,是這樣的問題。

從變卦的根本原因看,七個方面,中方要求修改的都是修法方面的問題,就是說法律上要做相應的改動,因為中共的法律的各方面是保護剛才講的那些不公平競爭的做法的,所以中方就不願意改。

劉鶴在會談的時候曾經說過,說美國應該信任中國,中國政府可以用行政命令的方法去執行,不用修改法律。中方修改的,就是說它不能修改法律,只能用行政命令。他說的就是法律方面如果和這些美國提出的要求有衝突的,他不能改。

那麼為什麼要這樣堅持呢?我相信堅持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中共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執行這些內容;而修法是把這些內容,就是美國的要求,變成了中國的法律。在中國,中共當然不執行自己的法律,但是這是跟美國的關係,所以寫入法律的話等於就是美國政府就可以監督了,因為這是對外的一部分。它對中國老百姓可以耍無賴,但是它對美國耍無賴的日子大概就過去了。

中方還有人說修訂法律的時間和程序都太長了,太複雜了,那個既騙不了中國人也騙不了老外。中國的立法程序是共產黨決定的,人大只是蓋個章。立什麼法、多快立法,完全是由中共的利益來決定。對共產黨不利的,像新聞法,它就永遠不立,拿到人大討論都不討論;而為了針對法輪功,人大常委會只用了5天!1999年10月30日,用了5天就完成了所謂的立法,就是為了滿足江澤民講的一句話,5天就能立法。你這個來不急啊?這個貿易談判都談了這麼久了。

而且中國的立法程序也不僅是人大可以立法,人大常委會也可以立法和修法,所以不需要等到一年一度的人大開會,人大常委會每個月碰一次頭,而且不需要正式碰頭的時間,就這麼幾個人嘛,提前開會也可以。整個過程就是這樣子。

主持人:那麼這裡頭有一個問題,大家都知道中共即使立法也很大可能只是表面文章,真正到執行還差很遠,美國就一直有這種討論,說立了法可能也不管用,即使監督也有很大的難度。為什麼這次中共會這麼介意協議中有關立法的要求呢?

橫河:中國的國內法在立法的時候沒有這麼多考慮,因為它不執法,老百姓沒有辦法,反正老百姓也永遠打不贏這個官司。在中國嚴格地說,國內在絕大部分的情況下,根本就沒有法律。

就像王全璋律師,709失蹤的,到現在為止失蹤3年半了,沒有一個人見過他,家人沒有見過他,律師沒有見過他,只有官派的律師聲稱見過他了,但是官派的律師說話有幾分是真的?可以相信的?沒有人可以相信!官派律師可以見,那他家指定的律師就應該也可以見,家屬更應該見,這都是法律規定的。居然判了人家,開庭的時候都不讓人見。在中國法律就是這樣的。

但是這個不同,為什麼呢?這些法律都涉外,我剛才講的,如果你明目張胆的破壞法律,這是會有後果的,尤其是在美國放棄了綏靖政策以後,美國會虎視眈眈的盯著你對這些法律的執行情況。再一個就是中共的立法是希望易粗不易細,它就有很多解釋和運用的空間;但是美國這次要求改的都是細節,據說是每一條摳得非常細,也就是說它失去了自己任意解釋的餘地了。

中共立法是限制別人的,或者限制中國民眾的,但是這次如果按照美國要求這麼細的去立法的話,去修法的話,那等於就是限制中共自己了,所以中共肯定不願意。

其實這次整個簽協定,它也是類似的情況。上一次世貿簽協定它是存心不執行的,但是那個時候全世界都沒有跟中共打過交道;現在不會再次上當了,這次不可能說讓你簽了個協定,然後你就像當年世貿那樣任意不執行,就是說它連賴帳都回不到18年前的原點了。

西方有一句話就是你騙我一次是你的問題;但是如果你騙我兩次的話呢,第二次就是我的問題了,就是我如果再上你的當,就是我的問題了。這就是美國現在政策調整了以後,中共就不敢像當年那樣子胡亂地答應下來,然後不執行了。

主持人:那麼川普總統宣布增加關稅到25%之後呢,大家一度會擔心說,劉鶴可能會取消來美國談判的進程,那麼現在劉鶴也是如約前來了,白宮還說劉鶴這次來美國是來簽約的,但是外界普遍的不樂觀。那因為劉鶴的身分也不是習近平特使,中共發言人也說會對美國的加稅採取對應的措施,還說想談就談、想打就打。那您分析簽約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橫河:我是不看好簽約的。因為中共方面嘛,它本來有各種措施可以採取,第一個措施就是我剛才講的,就是它用這麼長談判時間的多個小折騰來代替這一次大折騰,這是一種做法。還有一種做法呢,就是乾脆全部答應,簽了以後再說,就像以前簽這個世貿協定一樣,它都沒有做,它做的是它選擇了最後關鍵時候的翻盤。就像我講的,它不可能再回到翻盤以前的原點了,因為它失去了信譽。

當然美方本來就不信任中共,那現在到了臨時翻盤,就更不可能相信中共簽的東西了。就說劉鶴即使這次來被授權了簽,美國都不會再相信他了。所以說很可能的話,或者說美國至少應該做到,就它要看到部分落實,就是美方要求中方改的那些部分,它這次全部答應了,也得等到它至少落實一半以上才能夠再簽這個協議。不是說你現在想簽就簽,那你反悔就反悔,你想簽就簽,沒這麼簡單。我認為至少美國應該是這樣的。

美國還有一個替代方案呢,就我們說不是回到原點,就是不是說簽原來的那個版本了,還有一個什麼辦法呢?就是目前的這個條約的草案的基礎上呢,美方再提出進一步的要求,也就是說中方再做讓步。當然「讓步」這個詞不太合適,因為本來就不是讓步,而是糾錯,是中共以前做錯了,現在要糾正,不是在讓步。中共方面的所謂對應措施主要是說給國內民眾聽的,因為它的手上的牌太少。

至於說劉鶴失去了習近平特使的身分呢,我覺得主要是這一次責任太大,就說人家都說要他完成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如果他是習近平特使的話,中共方面就少了迴旋的餘地,就說簽了就沒辦法反悔,因為你是特使。這更說明中共並不打算痛痛快快的去簽這個協議。

我覺得還是一種拖延戰術,只是說它拖延的空間越來越小了。因為川普跟別人不一樣,他隨時加碼。這就是我講的,就是按照原計劃的簽訂協議的可能性已經不大了,除非增加新的條件。因為他不是特使嘛,簽了也不算數嘛,所以我還是不看好現在能夠簽出一個協議來,而且是最後版本。

主持人:那麼對於川普總統突然宣布加稅,北京方面很顯然是出乎意料,因此就十分的被動。那很多人對中共至今不能正確判斷對手會感到非常的不解,因為畢竟跟川普已經打交道這麼久了。

橫河:這個確實就是有多種可能性吧,為什麼會判斷錯誤。第一個就是它確實是誤判,有一種說法,中方是根據川普總統的一個推文來判斷說是美國經濟並沒有那麼好,就川普總統在那個推文裡面說稱讚中共的經濟刺激的政策很有效,而抱怨美聯署加息。據說中共方面從這個推文判斷,就說它們可能以前做的讓步太大了,不應該這樣讓。從中共和川普打交道的過程來看的話呢,也確實是一再誤判了,這是第一種可能性。

第二種可能性就是中共必須翻盤,不得不翻盤。從它自己在國內的形象,而且那些條款對中共造成的實際的傷害,這個傷害對中共肯定是有的,包括中共作為一個整體,就是中共對國內經濟的控制和對各種全方位的控制,這個條款對中共是有影響的。

另外一個是中共的權貴集團。這兩者有時候是一致的,有的時候不完全一致。這個權貴集團實際上是另外一種謠言了:在這之前,有人說是因為紅二代、紅三代認為條約對他們的傷害太大,所以施壓習近平。我認為條約確實會使權勢集團的利益受損,但是我不認同這個說法,說習近平是受他們的壓力翻盤的。當然要是真的按照現在的版本去簽了,而且真的執行的話呢,對中國人民和對中國國家是有好處的,但是對中共不會有好處,所以中共肯定不會那麼做。

那麼再一個可能性呢,就是中共它一直拒絕尊重國際規則,也拒絕遵守那些國際規則。這是由它的本性決定的,就說這方面它沒有執行過,沒有這個先例。(中共)只有破壞。力量小的時候,它就搗亂;到它力量大的時候,它就強迫別人接受它的中國模式,就是說它是要輸出的。你像「一帶一路」就是輸出它的模式。那個模式是什麼呢?就是腐敗、黑箱、打壓新聞、信仰、言論自由、網絡監控、網絡封鎖等等,就都是這一類東西。也就是說呢,即使不誤判,中共也會用其它的手段在談判當中耍手腕;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它肯定不想做結構性的改變。

主持人:那麼川普宣布了加稅之後,劉鶴還是頂著壓力前來談判,就說明中共也是非常需要這個協議的。

橫河:對,這是一個問題,就是誰更需要這個協議。從美國方面來說,當然我們也討論過很多,美國方面也需要這個協議,所以才能坐下來談,才能夠花這麼多時間談到今天這個程度。

但是我們要再重新去審視一下的話,我們看到原來之所以發生貿易制裁,美國貿易制裁,其原因就是在這之前在貿易逆差方面、在知識產權方面、在匯率操控,或者政府補貼方面,違規的都是中共,吃虧的都是美國,所以美國才開始貿易制裁。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個協議是要改變那種狀況的,所以按說起來的話,就是美國更需要改變嘛,因為這個不平等狀況對美國不利,所以說美國更需要改變,從這個角度上來看,似乎中共更願意保持那種狀態,所以美國更需要這個協議。

但其實不是這樣的,美國貿易制裁開始以後,那個狀態已經變了,就說這是一個過渡期,你談判不可能永遠談下去,談判和制裁是一個過渡期,或者說是一個不穩定期,也可以說是一個變化期。在這個期間,雙方所處的地位已經發生了變化。就說從雙方的經濟走向看,美國已經開始占上風了,而且繼續在發展,美國的優勢還在繼續擴大。

而中共很可能由於這個原因呢,各方面的矛盾會集中爆發。我們講過,實際上它的出現問題並不是從貿易制裁開始的,在這之前就開始,只是說貿易制裁給它雪上加霜了。雖然現在只是貿易方面的問題,但是貿易會牽扯到全局,因為畢竟中共它幾十年的合法性的替代品經濟發展,主要靠的就是和美國的貿易,和其他國家貿易順差沒這麼大。沒有了這個,什麼一帶一路、什麼人類命運共同體,都是畫餅充飢,都沒有用的!所以說現在最急於簽協議的確實是中共。

主持人:那我們來看一下,就說這個關稅加上去之後對兩國的影響有多大。川普是說25%的關稅,其中的4%是由美國人來承擔,其餘的是由中國方面來承擔。那中共的媒體當然不會這麼說,它也不同意這種說法。那您覺得美國的川普的說法可信嗎?

橫河:先講一下這個關稅,因為妳講到關稅誰來承擔?先講一下這個關稅如期執行。在這次之前我已經做了兩個跟這個相關的節目了,我都認為2千億的關稅是要加的,為什麼呢?因為是中共最後一刻變卦的,然後美國採取了反制措施。也就是說對中方來說的話,它最後一刻的這個賭博賭輸了。既然賭輸了就要付出代價,也就是說它是不可能回到翻盤前的原點,說美國不加稅,它全部承認這個原來的協議,原本,不可能了。

那麼它的代價是什麼呢?代價就是美國加關稅。要就是它主動做出更大的結構的改變來替代美國加關稅,但顯然不可能。你想想看,劉鶴連習近平特使的頭銜都沒有了,他拿什麼來保證他說的話算數?

還有一個就是立即落實修改法律,但是因為它下賭注的時候,賭的就是這個時間點非常近,美國改變不了,就是美國沒辦法反應,沒辦法回擊。但是這個點到美國一旦反擊以後,它就麻煩了,因為它去修改的時間只有幾個小時,連一天都不到,所以說修法根本來不及,這個是真的來不及了。這個叫做自作自受!現在網絡上就流行一句中國話,叫作「no zuo no die(不作不死)」,中共這次真的是這樣。

中國很多出口商品它本來靠的就是低價優勢,就說本來利潤空間就很小,很多企業靠的是出口退稅,實際上出口退稅就是一種出口的補貼,政府補貼,如果沒有這個,很多企業出口根本就沒辦法生存的。

這個新增加的關稅肯定有一部分是要中國承擔的。當然我不是搞經濟的,所以我沒辦法去算百分之幾是什麼、百分之幾是什麼,但是我知道現在美國超市很多中國製造的產品都被其它國家代替了,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印度,甚至很多東歐國家,他們也在製造。你現在到商店去,前幾年全是Made in China,現在幾乎已經很少看到了。也就是說美國的進口商品只要有可能,他都可以去尋找替代供應商,如果承擔的關稅太重的話,那麼他們肯定不願意承擔,所以他就會到別的國家去。

昨天的消息是,香港在大陸的商人現在全部都在找往東南亞遷。中國供應商要就是接受美國進口商要求承擔大部分關稅的要求,要就是面臨失去市場。所以不管怎麼說,大部分可能不會由美國人來承擔,要就是轉移生產線、供應鏈,要就是由中方大部分承擔;那美方承擔一部分,這總是有的。

主持人:其實這個貿易戰談判這麼長的時間,也是給了各個企業尋找替代供應鏈的一個機會、一個時間點。您覺得加關稅之後,對兩國的GDP會有什麼影響?

橫河:對,妳剛才講的尋找新的供應鏈,就是從貿易戰開始我們講到兩國的情況,美國經濟狀況相當好,失業率上個月降到了3.6%,有人說是1969年以來的最低點。我不知道,沒算過,但是這個在美國來說就是全員就業了。

中國的GDP的增速已經明顯降低,我更傾向於說連GDP增速降低這句話都已經過好的描述它的情況了,我認為已經衰退了。但是就是妳剛才講到供應鏈,我覺得更嚴重的還不是GDP、也不是資金外逃,而是供應鏈的轉移。資金離開了,如果投資環境改變了,還可以很快的回流,這個熱錢回流很快的;但是供應鏈離開了,基本上就不會再回來了,所以對中國的經濟未來是有很大影響的。

主持人:那麼現在網上有幾位聽眾朋友提了問題,一個他是說中共這次的表現就像各位專家預測的那樣,中共會來「拖字訣」,那這次真的是拖不下去了,持續下去會怎麼樣?您能不能推測一下下一步的發展?另外一位聽眾是說中國經濟預期會怎麼樣?老百姓怎麼應對?我想經濟方面您剛才講了,那可能就是看一下老百姓怎麼應對?還有就是下一步,其它方面會有什麼樣的發展?

橫河:現在2千億的商品稅加上去以後,不管別的,中國輸出美國的商品量必然減少,在這之前就是加10%的時候,中國對美國輸出商品的量已經減少了,就說兩國的貿易逆差已經減小了,所以說如果再加到25%的話,中方的順差會進一步地減小,這大概可以預測到的。

未來的預測,就是它的下一步怎麼辦?談判還會繼續進行,中方更想達成一個協議。但是你要知道,美國本來就是說要保留一部分關稅來確保執行。這個保留關稅現在又增加了,所以說美國方面監督執行的力度應該更大了,就說他的條件更充分了,那中方迴旋餘地,就自己把自己坑得更小了。

我覺得中方既然回不到原點了,那就要看中共怎麼考慮了,就是說作讓步,使經濟有一定程度的恢復來保證它的統治合法性,還是破罐子破摔?這兩種可能性都有。因為中國的媒體已經開始在叫了,就是說準備過苦日子,你看現在在清點糧食嘛,就真的是做這個準備了,所以說兩種可能性都有。這就看中共怎麼決策了。

就說如果它真的為中國人民考慮,那它就應該接受這些條件。因為這些條件,我剛才講了,中共本來就不應該打這個貿易戰,那是對中國人民最好的。對中國人民來說的話,那怎麼辦呢?這個你沒有辦法,因為這兩個國家發生這樣的事情,個人很難做出選擇,因為個人你很難加入到這個裡面去,無能為力。

我覺得個人的選擇跟國家的選擇是一樣的,就說人們現在建議美國應該和中國的經濟在現在這個情況下脫鉤,因為你沒辦法讓它改變,那怎麼辦呢?就脫鉤。那中國人民從整體上來說,能做的事情就是讓中共退出中國的舞台,讓中國成為一個沒有中共的國家,這樣的話,美中貿易就不要脫鉤,中國的經濟就可以正常的發展。因為分析到現在,中國經濟之所以不能正常的發展是因為中共在那個地方搗亂,所以說這是唯一可做的。

但是你不可能發動全國人民來對不對?那怎麼辦呢?自己做。就是自己認清中共的本質,你只要認清了,其實很多時候是看不清形勢才會做出誤判,如果你認清中共的本質的話,你看清了形勢的話,做出正確的判斷相對要簡單一些,難的是看清楚。所以我覺得大家還是要多去看一看,就是認清中共的本質,做出自己個人的選擇,和中共決裂,個人和中共決裂,這是中國人能做的事情。

主持人:其實習近平自己都承認中國經濟目前碰到的問題是有很大的體制性的因素的。好,那麼關於這一次的話題我們就討論到這裡,因為時間已經到了,我們感謝您的收聽和參與,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5-14 6: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