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13」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留守女孩的命運轉變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
如果您想要成為人生的智者,不妨去尋找一本《轉法輪》來讀一讀,相信也一定會讓您獲益良多。圖為待開的蓮花苞。(fotolia)
  人氣: 91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4日訊】「留守孩子」是中國近年出現的嚴重社會現象──父母雙方外出打工,把孩子留在家鄉或親戚家中,長期與父母分開居住、生活。我今天要給大家講述的是關於一個留守女孩的故事:

一、真真的同學緣

我的女兒真真從娘胎生出來就跟我們一起修煉法輪大法,很小就開始聽師尊的講法錄音,從小心地善良又很樂於助人。

去年,真真在高考結束後、分數出來的那幾天,我看她忙得很,不是陪同學去選學校,就是同學要聚會,整天都難得看到她的人。一天上午還有點早,真真跟她媽媽說要跟三個同學一起去辦點事。可是下午到了我給她規定的回家時間還不見她人影,她媽媽幾次打電話,她都說馬上就回來了。

傍晚六點多鐘,真真回家後就直接進了她的房間。我覺得女兒可能有什麼事,臨睡前我問她遲回來的原因,開始她支支吾吾:「就是同學間拉拉扯扯,不讓我先走拖遲了。」我不太相信,她們又不是小孩,玩了一天都該回家了,還有什麼好拉扯的。看出她有心事,我就說:「跟我說實話,你肯定有事,表情都不對,有什麼事說給我聽聽。」

沒想到真真一開口就如釋重負般嘆了一口氣,道:「爸爸,要出大事了,快點想辦法。」我看著真真那張從沒有見過的緊張憂愁的臉,忙問:「到底怎麼了,搞得這麼緊張?」「我的同學小穎要自殺!」真真說話聲音都顫抖了。

我一下跟著緊張起來:「哪個小穎要自殺,她人呢?」真真說:「前幾天小穎還到我們家來吃過飯,您忘了?不過她現在暫時沒有事,可是她的遺書早就寫好了,自殺用的藥也是她在網絡上學的,先單獨買幾種藥,但是這幾種藥混合在一起吃了就能讓人致命。今天我們幾個同學就是要勸她不要做傻事,可是怎麼勸她都不聽,一個同學都嚇哭了。到最後她跟我們表示,她媽媽剛從廣東回家了,她不想見到她媽媽,過幾天等她的媽媽回廣東後再自殺,這樣就可以讓她的家人更後悔。所以我們約好,讓她在我們三個同學家輪流住幾天,看住她,過三天她就要到我們家來住,爸爸您看可不可以讓她來?」

這一下我感覺到問題的嚴重性,大腦快速地運轉起來:真真放假後是帶過一個女孩來家,女孩給我的第一印象是:端莊大方、乖巧懂事,一見面就叔叔、阿姨叫個不停;但給我印象最深的兩點:一是她的飯量比真真大很多,記得過後我還問過真真她的飯量好像有點大?真真說,小穎的媽媽每個月匯給她的所有費用就三百元,她經常每天只到街上吃一碗麵條或炒個飯,要不就在家睡一天什麼都不吃。那時我還不相信會有這樣的母親,以為小穎對女兒開的玩笑,但我還是交待了真真讓她多帶小穎來家裡玩,但小穎也只來過兩次。

二是我與小穎談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方面的真相時,她拒絕了,表示不相信那些神奇的現象,自認為是個「無神論者」。難道真的會是她?

二、孤獨的留守女孩

我一連串問了真真幾個問題:「她怎麼不回家?她的媽媽不管她嗎?還有她的爸爸呢?如果住在同學家,她要是一想不開做了傻事,這個責任誰能承擔得了?這可是一條人命啊,你們想過嗎?你們有沒有想過報警?」這一問,真真更緊張了,忙說:「我們哪裡想這麼多,當時我們自己都一個個嚇得要死,這個警察能管嗎?她的父母和親戚都不管她死活了,爸爸您有什麼辦法嗎?」「你怎麼說她的父母和親戚都不管她死活了?」這時真真開始講她和小穎的結識經過和對她的了解:

小穎和真真沒有同過班,只是同一個年級,在高考結束以前互相只知道有這麼個同學,相互間也沒有接觸過,相識是因為今天一起去勸小穎的另外兩同學是她們的共同好朋友,高考結束後才大家才有了交往。

小穎的爸爸媽媽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在廣東跑運輸,父母一人開一輛貨車給人拉貨。她曾有一個姐姐夭折了,有一個六七歲的弟弟。她從小就跟奶奶生活,弟弟則一直跟他爸爸媽媽生活,奶奶去世後她就寄宿在姑媽家,或者在學校住校,所以她轉了好幾次學,但她的學習成績一直不錯。她和父母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有很大的矛盾,聽小穎說她的父母很偏心,不喜歡她,習過武的爸爸打她時下手很重,她的媽媽也不敢護她,她的媽媽也從來不敢反抗她的爸爸,爸爸說什麼媽媽就做什麼,老家所有的親戚也都聽她爸爸媽媽的話,還都不相信她,認為她經常隨意逃課不去學校,是個壞孩子,如果哪天死在外面了,就回來收屍。

這次她的媽媽回來就是轉達她爸爸的兩個意思:要麼這次就跟她的媽媽一起去廣東,給她找一個工廠去打工;如果她不去打工想要繼續讀大學,就只能報學費便宜的大學,反正她的爸爸每年最多只出一萬元的報名費,其它都不管,不夠就自己去申請辦貧困生助學貸款,生活費都還要她自己勤工儉學去賺。

媽媽還告訴小穎,每個月只給她三百元也是爸爸的意思,就是想用這種方法把她逼到廣東去。沒想到小穎性格很犟,寧願餓死也不去廣東。她的媽媽做不了主,她和媽媽也根本談不到一起去,兩人見面就吵。

聽了真真的敘述,我感覺怎麼跟我印象中那個乖巧、懂事的小穎對不上號,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但我能感受到了小穎的無助,就對真真說:「小穎的情況,要是你同學的家長知道了估計也不願意插手管,誰願意攬這種事在手裡啊,但是我們是修煉人,我們遇到了,可能就有我們要修的因素在裡面。」

師尊在法中告訴我們:「我講沒有自然現象,一切都是有序的,偶然是不存在的。」[1]我告訴真真:「你們的相識也許是小穎跟大法有某種緣分吧,我相信大法無邊的法力一定能善解小穎的這段冤緣。今天已經很晚了,你明天早一點去同學家把小穎接到我們家來吧。」真真一聽很高興的說:「好嘞!我等會就在電話裡告訴她,她以前就說過喜歡到我們家玩,就是爸爸媽媽太熱情了她不好意思常來。」

三、不被理解的慈愛

第二天早上,帶著簡單行李又顯得有些難為情的小穎來了,跟我們問了好。我就帶著真真和她進行了一次長談,也了解更多細節:

小穎說這次高考成績三百八十四分,比她預想的分數低了一些,但還是超過二本錄取線幾十分,就這個成績還是她高考那個學期跟家裡鬧矛盾而離校一個星期、還經常逃課後的成績;她已經有一年多沒有跟爸爸聯繫過,跟媽媽也只是用微信文字聯繫,也只有在她需要錢的時候。小穎說她聽到他們的聲音就特煩,但她三年高中期間花了父母近十萬元的費用,用的手機也是剛換不久的兩千多元的新手機。她覺得媽媽也很可憐,什麼都聽爸爸的,所以她就在家族中極力主張她的父母離婚,她要跟媽媽單獨過。

可能因為這事,她的爸爸不再跟她有任何聯繫;連她最抱有希望一直在她和父母之間充當「調和劑」的姑媽也遠離了她,只要她到姑媽家去,姑媽總會找各種理由先離開家。這次高考填志願時,她抱著不可能被錄取的心態,填了一所只在本省招兩名學生但她喜歡的學校,沒想到她還偏偏被錄取了,她填表時也沒注意報名費,事後才知道報名費要二萬五千元,高額的報名費和父母的做法讓她很傷心無助,還看不到任何希望,她認為是父母偏心弟弟不肯出錢讓她繼續讀書,她在家裡就是多餘的還浪費他們的錢;她甚至還去諮詢過律師怎麼樣才能告她的爸爸。

在小穎敘述的整個過程中,我觀察到她看似文靜的外表裡不時透露出倔強、任性、自私和那種玩世不恭的心態。父母謀生計要在外地掙錢,出於自我安慰式的彌補,就在金錢物質上滿足她,但多年的付出卻得不到女兒一絲感恩,換來的卻是「白眼狼」般的回報。處在青春叛逆期女孩的那種看誰都不服、唯我獨尊的心態,與父母的期望發生了強烈碰撞。我覺得這一切的根源是因缺少相互溝通和交流。

可有誰能夠走進女孩的內心,幫她看到父母、親人對她的辛苦付出、看到自己也有存在的不足、看到一個人活在世上的真正意義呢?就算我和她的父母取得聯繫又該從何說起?看看我自己:一個正走在修煉路上的人,即使傾盡我所有也不一定能真正幫助女孩走出所有困境。唯有法輪大法――那博大精深的法理,讓每一個誠心讀到他的人都有似醍醐灌頂的感覺,人生的迷茫與恩怨、家庭的煩惱與事業的困惑,無不在這裡找到答案,讓人身心釋懷、迷途知返!

但我也清楚,在推薦小穎了解大法之前,還要幫助她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清除邪靈對她的操控――表現在她的身上就是說假話、報復心強、不相信善惡有報。

四、虔誠拜讀《轉法輪

當天,我再一次比較系統地給她講了三退保平安的真相,並幫助她在不同角度分析了如果她自殺會帶來的各種嚴重後果。

我問她:「你願意改變你的現狀嗎?」小穎說:「當然想,但是可能嗎?」「當然可以,那麼多的真實事例擺在眼前,你如果相信我,就先從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這一步開始,只有你清除了自己曾經對它發的毒誓,才能擺脫這個邪靈對你的控制。你看你現在走的路,和中共邪靈要把全人類帶入地獄的目地有什麼不一樣?只有擺脫了邪靈的控制,認識到自己之前的不足之處,內心裡再裝進正信、正念,做的就是正的事,相信法輪大法好,這樣就會得到大法師父的護佑!」

小穎說:「好吧,我退出曾經加入的中共的團、隊組織,也希望大法師父能幫助我!」小穎說這話的時候,還虔誠地雙手合十在胸前。

我對小穎說:「你現在的情況要是按我們大法修煉者的方法處理,那就是先找自己的不足,只有自己先歸正了,周圍的環境也就會隨之向好的方向轉變。但你可能連自己錯在哪裡都不知道,沒有衡量好壞的標準怎麼改呢?今天我送一本大法師父的著作《轉法輪》給你看,希望你每天最少能看一講,有什麼不懂的我們可以每天交流,你現在就什麼都不要想,也許從現在開始,你最擔心的事就在你自己不斷的歸正時都在向好的方向變化。」小穎看著我,朝我似懂非懂的點著頭,用雙手接過了我遞給她的《轉法輪》。

這次,小穎一共在我們家裡住了十天,妻子就負責伙食,每天都做她喜歡吃的菜,十天內小穎還長胖了幾斤。

小穎學法也很認真,如果有一段沒看懂,她會重新看一遍,不懂就會問我。開始的一個星期,幾乎每天晚上我和妻子還有真真都會陪她交流到十二點左右。可喜的是我們每天都能看到小穎心性提高的變化,她也認識到自己以前做事很偏激,只在乎自己的感受。第二天她就想回去燒遺書,因為她媽媽在家就沒有回去。第三天趁媽媽去了親戚家,她趕緊要求真真陪她一起回家把遺書燒了,專為自殺買的藥她也全都扔了。

第四天晚上,小穎對我說:「叔叔,我真的沒有想到我還可以做個好人,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一個人像您這樣教我怎樣去做一個為別人著想的人,我覺得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前如果父母冤枉我做了什麼壞事,那我就一定會做給他們看,從來不管他們怎麼想,因為他們冤枉我時也沒有考慮我怎麼想。現在我學做好人真好!」

我告訴她:「你的救命恩人不是我,是我們的大法師父,我自己的命都是我師父救的,是你自己與大法有這樣的緣分化來的,你要謝謝師父!」小穎雙手合十說了聲:「謝謝大法師父!」

這段時間,小穎先嘗試著和她姑媽取得聯繫。她的姑媽竟哀求小穎不要聯繫她,有事去找她的父母,她自己的身體也不好,不要給她找事。小穎看了姑媽的回覆,這才知道她曾經有多傷姑媽的心。於是她趕緊在微信中向姑媽道歉,承認自己以前很不懂事,以後一定會改好,請求姑媽原諒她。沒想到姑媽不相信她說的話,反問她是不是又做了什麼錯事要找姑媽的麻煩?

小穎也告訴過我,她父母和姑媽被中共的電視宣傳誤導了都不明真相,姑媽雖然是一個基督教徒,也不太認同法輪功,所以她暫時不敢告訴姑媽是一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幫助了她,只是對姑媽說:「我這次是真的曉得自己以前有多麼不對,我遇到了一個同學的爸爸,他是一個高人,給我講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您要相信我以後一定會學好的。」這時姑媽才說:「你變好我巴不得,我相信你,但是你要讓你的爸爸原諒你才行。」

能取得姑媽的原諒小穎很開心,接下來也順利地取得了媽媽的原諒,媽媽也是叮囑她要跟爸爸好好說,特別是那麼高的學費是要經過爸爸同意的。

五、命運的轉機

接下來的兩天,小穎都是特意選一個估計她爸爸沒有開車的時間段撥打電話,但怎麼都接不通,估計是爸爸把她的號碼列入了黑名單,於是她用另一個號碼撥打,她的爸爸一聽是她的聲音竟直接掛掉了電話。看得出她很失落,眼淚充滿雙眼,我和妻子不停地寬慰她:「不要放棄,也許是自己還有哪裡認識還不夠,沒有感動爸爸,也或許是緣分還差一點點,我們也一起求師父幫助你!」接下來小穎給爸爸發了一篇較長的認錯並請求原諒的短信,但還是沒有任何回音。

第七天,事情有了戲劇性的轉變。晚上她再次鼓起勇氣撥通了爸爸的電話。這次她爸爸沒有掛電話,但很不客氣地問她有什麼事嗎?小穎就一直對爸爸說「對不起!」沒想到爸爸說:「你沒有什麼對不起我的,我以前的那個乖巧懂事的小穎早在兩年前就死了,現在這個叫我爸爸的小穎就是一頭白眼狼,吃了肉,喝了血,翻臉就不認人。」接著電話那邊就在不停數落著小穎以前的種種不是。我示意小穎要耐心地聽爸爸講,不要亂插話。

她爸爸說道:「我和你媽媽辛辛苦苦在外面掙錢,你三年高中花了我們十來萬,你看看你有幾個同學的父母像我們這樣,我們為了什麼,可是你卻考個二百分來報答我們,還要我們每年再出二萬五去供你上大學,你肯定是故意選這麼貴的學校報復我們吧?」

怎麼是二百分?我看著小穎,她也紅著臉不好意思地連忙跟爸爸道歉:「爸爸對不起,高考二百分是我騙媽媽的,我考了三百八十四分,過二本的錄取線,您以前老是說我沒用,所以我就騙了你們。」「啊!你說你考了三百八十四,過了二本線?你這個孩子,這個有什麼好騙我們的,你要真考二百分,我們覺得你再讀大學真沒有必要。是我以前教育方法不對,錯怪你了。既然是這樣,現在錄取你的學校報名費我們大人來想辦法,你以後安心讀書,勤工儉學就算了,那樣讀書不能安心,大學的生活費我們大人自己少用點都會給你想辦法,你就不要分心了!」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我看到小穎的臉上終於笑開了花,我們都感恩師父的慈悲幫助。

第九天,小穎的媽媽回廣東前,小穎和媽媽一起去了一趟外婆家。第十天小穎就看完了一遍《轉法輪》,她也要去她的姑媽家了,其實兩天前她的姑媽就接她去玩,因為沒有看完《轉法輪》所以就推遲了兩天。我也看得出小穎是捨不得離開我們,臨走的時候她再次給師父像前表示感激。因為法輪大法還在中國遭受迫害,她不知道新學校的環境怎樣,所以不敢把《轉法輪》帶去學校,但她承諾一定會再來我家看《轉法輪》。

一個人看了一本書,十天時間挽救了一個家庭的命運。人世間是什麼書有如此神奇的力量?就是這本書──《轉法輪》,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被列為禁書,億萬修煉者目前還在中國被執政黨殘酷迫害著。

朋友,如果您想要成為人生的智者,不妨去尋找一本《轉法輪》來讀一讀,相信也一定會讓您獲益良多。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文章來源:明慧網 #

責任編輯:高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