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沒有母親的「母親節」(下)

張羽和媽媽葉旭霞的合照(受訪者提供)
張羽和媽媽葉旭霞的合照(受訪者提供)
人氣: 9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1999年初那段時間是張羽感到最幸福、最美好的時間,因為她的母親葉旭霞終於不再打罵她了。

「那時媽媽對我的關懷,讓我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母愛,修煉法輪功使她從一個虐待者變成一個慈愛的母親。我們非常珍惜這得來不易的生活。」20年後的今天,張羽對那段短暫而美好的時光仍然記憶猶新。

(接上文)

在看守所做奴工

在看守所,雖然沒有像教養院那樣天天洗腦摧殘,但身心的折磨絲毫沒有減輕。思想像一張白紙的張羽每天面對的是一群殺人犯、搶劫犯和賣身的小姐,聽到的是他們的污言穢語,看到的是各種恃強凌弱的行為。

此外,張羽每天要做10多個小時的奴工(假花等工藝品),完不成任務不能吃飯也不讓睡覺。即使到了睡覺時間,由於看守所人滿為患,犯人們都爭先恐後的搶占地盤睡覺,「我們法輪功學員不去搶,結果睡覺的時候,只能去插一個縫隙,側立著睡,不能翻身,一夜下來腰酸背痛。晚上也不敢上廁所,因為回來就沒位置了。」

張羽到了看守所才得知母親葉旭霞比她早幾天關到了這裡。「明明知道母親就關在旁邊的監室,卻不能和母親見一面說上一句話,每一天都是這樣的煎熬,度日如年,而且看守所關押是沒有期限的。」張羽說。

一年後,張羽被當局以「擾亂社會治安」罪勞教一年半。那年,她只有18歲,是教養院裡年齡最小的「囚犯」。

而到了教養院,張羽才知道,她母親已經先於她被判勞教三年。

目睹人間煉獄

「最大的痛苦就是在撫順教養院的日子。」張羽說。這是張羽第二次被關進勞教所。

張羽回憶,剛一進教養院,她就被命令頭朝下「開飛機」(體罰的一種),然後就是被逼罵大法,不罵就被扇嘴巴,用棍子敲腦袋。再不妥協,就挨個方法試,「撓癢癢」,罰站不讓睡覺。「尤其是不讓睡覺,稍微一閉眼睛就要挨打,那時精神都要崩潰了。」張羽說。

張羽說,比起其他的法輪功學員,她所遭受的還算輕的。每天更多的法輪功學員是被打得面目皆非,「記得有一個30歲出頭、長得很漂亮阿姨,第一天進來就被管教帶走,晚上送回來時,我都沒認出來,她的整個臉都被打得變形了。」

「獄警還拿針去扎這位阿姨的手,扎得她雙手腫得像兩個紫色的大饅頭,後來這個阿姨被迫害死了。」

「撓癢癢」也是一種特別的折磨,獄警把法輪功學員壓在地上,用器物撓他們的腳心等敏感地方,一些法輪功學員被這種折磨「笑得喘不過氣」,「其實這些辦法讓人痛不欲生,還看不到傷。」張羽說。

獄警還經常強迫法輪功學員辱罵他們的信仰,如果不罵,他們就把鐵盆扣在這些學員的頭上,用鐵器敲打鐵盆,一邊罵一邊敲,一些學員從此失聰。

獄警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迫害非常殘忍,他們把法輪功學員打倒在地上,用腳直接往臉上踩,幾天一灌食,踩著他們的四肢灌。「各種酷刑數不勝數,簡直就是人間煉獄。」張羽說。

在監獄裡,每天都會聽到各種慘叫聲、打人的砰砰聲,獄警就用這種方式不僅迫害受害者,也讓看見的人心裡產生恐懼。張羽說,看到學員被摧殘虐待卻無能為力,心裡十分痛苦。「恨自己太懦弱,不敢站出來制止。因為敢於反抗的人,會遭受加倍的折磨。」

在教養院最在乎的是轉化率,高轉化率可以獲得當局的嘉獎,撫順教養院就特意派人前往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取經」,學習各種「轉化」手段(各種酷刑),張羽說,這些百分之百轉化率的背後,是大法弟子的鮮血和他們的生命。

「我後來在明慧網看到曝光的很多死亡案例中,很多人是曾經和我關押在一起的同修,她們那麼年輕卻在短短幾年裡就失去了生命,我就止不住掉眼淚。」張羽哽咽的說。

而被迫害致殘的法輪功學員更是多的無法統計,葉旭霞就是其中之一。「我不知道母親遭受了多少迫害,但是很多人一聽說我是葉旭霞的女兒,都翹起大拇指說『你媽媽真了不起!』」

葉旭霞後來被診斷患上「頸椎管狹窄」,在張羽姥姥的堅持下辦了保外就醫。「而導致這個病的原因,是獄警對她施加了暴力所致。」張羽說。

張羽媽媽葉旭霞被迫害致殘,癱瘓十餘年。(受訪者提供)

難以磨滅的創傷

雖然張羽和葉旭霞二人獲得了自由,但教養院中受迫害的經歷,給她們造成了巨大的身心創傷。

「我對一切跟警察有關的東西,本能產生一種恐懼。看到警察,警車都會發抖,懷疑他們在跟蹤我;聽見敲門聲就往衣櫃裡鑽,生怕是有人來抓我。」心理陰影讓張羽整日如同驚弓之鳥。

而葉旭霞則開始出現四肢麻木的症狀,張羽的姥姥帶著她去大醫院治療,醫生表示無能為力,她的身體太虛弱,做手術都會有風險。

儘管如此,母女二人依然受到警方的騷擾,要求她們定期到教養院觀察轉化情況,否則還要抓回去。為了不再踏入那片煉獄,她們決定離開撫順市。不幸的是,為躲避警車,她們竟在途中走散。

此後,葉旭霞回到家中煎熬的等待失散的女兒,張羽流離失所到山東,為找工作生活,期間被騙賣到一家「飯店」,「飯店」老闆企圖逼良為娼,她義正詞嚴的告訴老闆,她是修法輪功的修煉人,老闆那一刻被鎮住,之後再不敢動她,還敬而遠之。一年後,張羽在好心人幫助下回到了撫順的家,那時葉旭霞已經完全癱瘓。

「我永遠的失去了媽媽」

2006年,瀋陽血栓中西醫結合醫院被曝光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葉旭霞即擔心又緊張。「撫順和瀋陽緊鄰,媽媽聽說被活摘的大多數是年輕人,擔心有一天我被迫害。」張羽說。

之後,葉旭霞多次勸張羽想辦法逃離中國。而張羽卻撇不下葉旭霞,一直不作答應。直到2012年4月,撫順又大批抓捕法輪功學員,葉旭霞拿出家裡全部的積蓄兩萬元錢,再次請求張羽出逃。

張羽這次答應了葉旭霞的請求,心裡想著將來有一天把她媽媽也接出去。但在離別的一剎那,張羽突然有一種感覺,這是最後一次與葉旭霞在一起,「那時我後悔了,我跟媽媽說我不想走了。」

「就當是為了我,走吧,出國以後,你才會真正的開心。」葉旭霞勸說張羽。終於,張羽流著眼淚離開了相依為命的母親。

2014年,張羽輾轉來到美國,她第一件想要做的事,就是把葉旭霞接出來。但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心願卻在中共阻撓下成了永遠的遺憾。

當張羽的朋友推著輪椅帶葉旭霞去撫順出入境管理處辦理護照時,官員在電腦上發現了葉旭霞是法輪功學員,立刻拒絕給她辦理。葉旭霞對官員說,她只是想和她的女兒團聚,到國外治病。但出入境官員堅決表示,「只要是煉法輪功的,就不能出國。」

「媽媽等了那麼多年!」張羽說,「媽媽一直期盼著有一天和我團聚,早日過上沒有迫害的自由的生活,每次和她視頻時,她都要看看我周圍的街道。」

然而,這一次護照被拒,對葉旭霞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我能明顯感受到她的精神變得萎靡,因為她知道也許再也看不見自己的女兒了。」張羽說。

漸漸的,張羽發現葉旭霞的身體越來越差,短短一年間,葉旭霞身上的褥瘡出現大面積感染。張羽好幾次想奮不顧身回國回到葉旭霞的身邊,但都被葉旭霞勸住了。「媽媽說,如果你回來,我的付出就白費了。」張羽流著淚回憶。

2016年的母親節,張羽得知葉旭霞去世的噩耗,痛不欲生。

「法輪功是我和媽媽終身不渝的信仰,給我破碎的家庭帶來了幸福。然而,中共迫害打碎了這一切,甚至奪去了媽媽的生命,但我知道,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天,媽媽仍然堅持著她的信仰。今天是母親節,祝媽媽母親節快樂!」張羽說。#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5-16 10: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